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六十九章:傻瓜,怒火
    屋子里的人听着她明明以调侃语气说出来的话,却莫名觉得很是危险,纷纷不敢吭声,只是对坐在那里的男人报之以同情的目光。

    秦笙抬眼看着她,郁闷的发现除了把脉,从进门开始她就不怎么正眼看过他,一时间又是委屈又是懊恼的。

    他知道她肯定是生气了,前不久他才答应她不会再轻易伤害自己的,现在立马就狠狠地违反了自己许下的承诺,也难怪她会生气了。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他又不想她再忙个几天几夜的瘦了一大圈,所以虽然会惹她生气,但是他从不后悔。

    “你们按照我的药方,你煎药,煎好药立马端来我这里。”顾倾城走到桌前提笔写下药方交给他们。

    “好,你放心,那这里……”田叔拿过药方看了看点点头,转头又迟疑的看向秦笙,眼里带着担忧。

    “我来照顾他,去吧。”顾倾城道。

    “好。”田叔点点头走了出去。

    云嫂几人面面相觑,也接连着走了出去。

    一时间,屋子里就只剩下两人。

    “去床上休息一会。”顾倾城走过去就要扶他。

    谁知道他却突然像是遇到了什么洪水猛兽般倒退了好几步,直到与顾倾城保持着相对安的距离。

    “秦笙……”

    略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是顾倾城对他怒目而视。

    刚才不在屋里喊他的名字,为的就是怕有仇家寻过来,忍到现在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我……我可以自己走,你别过来……”

    目光微闪,秦笙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唯恐她多想,立马开口解释道。

    “你确定不让我近身吗?我等下要喂你喝药,观察病情,你现在防着也没有用。难道你是想要云嫂来喂你?”顾倾城淡淡的开口,语气不疾不徐。

    知道他是为了防止她被感染,但是这个男人瞒着她做的事情她还是很不高兴。

    他有着很严重的洁癖,这是她这阵子观察到的,除了她,他都不让任何人近身,尤其是女人。

    每次他跟田叔上山采药或者去卖鱼,他那张祸国殃民的脸自然是招到很多人的倾慕,村里的那些个姑娘总是悄悄地打量他,有些比较大胆的甚至敢上前搭讪,结果无一例外狼狈而逃。

    果然,一听到她的话,秦笙的脸立马黑了,看了她一眼,犹豫着开口:“我可以自己喝……”

    顾倾城被气笑了:“你喝药之后不让我诊断,不让我观察病情,不让我近身,那我怎么知道效果,难道你自己可以知道?这大夫让你来做好了,秦笙,你真是有气死我的本事……”

    说到最后,顾倾城已经是冷笑了,目光冰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出去。

    “别走,我什么都听你的……”

    秦笙见她转头就要走,背影毫不犹豫,心里一慌,快步到她面前阻止了她的去路,目光紧紧地盯着她,毫不掩饰的紧张。

    顾倾城抬眼看他,见他脸色阵阵苍白,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她,生怕她突然走了似的。

    “哎……”

    “走吧,我扶你去休息,等一下吃点东西就喝药……”

    心尖一软,顾倾城扶着他走到床边,脱了鞋子和外袍,顺势让他躺下去,给他盖好被子。

    顾倾城抚了抚他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已经开始发烧了,他的脸又红又白,红的滚烫,白的苍白。

    “睡吧,睡一觉,我给你施针……”顾倾城双手抚上他那双魔魅般的眼,轻声开口。

    秦笙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本来不想睡的,可能是她的声音太过温柔,太过醉人,他竟不自觉的睡了过去。

    顾倾城脱了手套,轻轻的抚上他精雕细琢的脸,一寸一寸地描绘着,目光怔怔的,而后轻声一叹:“傻瓜……”

    随即拿出银针开始为他施针,希望可以减少他的痛苦。

    之后走出了房门,开始吩咐一些需要准备的事情。

    顾倾城熬着粥和药,想着事情,突然一道声音冷不丁的响起:“你会治好他的,是吗?”

    顾倾城拿着汤勺的手一顿,目光望去,就见田叔站在门口处,他的身影一半隐在黑暗,一半现在光明,一时间,顾倾城倒是看不起他脸上的表情,可是却也能够敏锐的感觉到他此刻的气息是如此的不同于往。

    “你会治好他的,对吗?”见他不答,田叔再次开口道,这次说话与平时憨厚老实的他不同,竟是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带着久居上位者的气息。

    “呲……”

    顾倾城呲笑一声,淡淡的看向他,语气依旧温和淡雅,不疾不徐,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蓦然感到一阵冰霜刺骨,冷入人心:“能不能治好他,该担心的是我,与你何干?”

    站在门口的男人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得来的是这样一个回答,也没想到平日里温柔婉约的女孩子说出来的话会如此逼人,不,或许他不是没想到,只是下意识的忘记了,毕竟女孩子的长相已经平日里的性格太具欺骗性,以至于让人忘记她其实骨子里是那个说出‘如果不听话时她一个人也不会救’时毫不留情的那个少女。

    一时间田叔无话可说,抿了抿唇,他这才开口道:“我只是觉得……”

    “您觉着如何我并不想管,但是阿笙的事情自然有我负责,既然我是大夫,我自然会对他们负责,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越界好,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有些事情,还是深埋心底的好,你说呢?”

    悠悠的女声不疾不徐,说出来的话却让田叔胆战心惊。

    “你知道什么?”田叔猛然抬头,目光带着与他外貌不符的凶狠,像那草原上飞翔的鹰,又似那出鞘的宝剑,锋利嗜血。

    可他面前的女孩却丝毫没有被吓到,只是慢悠悠的放下汤勺,熄灭火种,把药倒入碗里,目光清淡的看着他,暗藏聪慧,这才开口道:“我知道什么?这话应该是我来说吧,你瞒了什么?与阿笙有关?这件事田婶是否知道?”

    ------题外话------

    作品快上架了,我不知道之后是否还有亲们的身影和足迹,但感谢你们都曾经来过,支持着我,在此之前多更一章!作者会努力码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