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七十章:成功
    她每说一个字,田叔的脸色就沉下一分。

    气氛顿时沉默了一会,有种剑拔弩张的压抑感,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你真的很聪明,与你母亲一般。”田叔突然语气暗沉沉的开口,声音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顾倾城猛然抬头看向他,这是她极少极少听到有人提前她母亲的次数之一了。几乎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问顾清然,每次一提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宫里的人提起母亲更是讳莫如深,所以她对这具身体的母亲倒是了解的不多,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她的名字。

    “你认识我母亲?”想了想,顾倾城问道。

    “嗯,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你做你的事吧。”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田叔连忙转移了话题,语气有些不自然,说完便打算走出去。

    走到门口时略微顿了顿,开口道:“有时候人太聪明未必是好事,有些事情不要太好奇,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

    说完也不管身后顾倾城是什么表情,抬步走了出去。

    顾倾城目光深深地看着他的背影,这些地方真是卧虎藏龙,每个人都好像藏着秘密,无论是皇宫,还是这个村子,亦或者之前遇到的那个血阁,都藏着很深的目的。

    可是无论是什么,只要不触犯到她的底线,她也无心去插一脚,她向来随心所欲,凡事走一步看一步,一点也不想卷入这些纷争。

    想通之后,顾倾城端着粥和熬好的药出了门,走到房里,看着秦笙还睡着,眉头虽然依旧紧皱着,可状况已经比刚才好多了。

    微微舒了一口气,顾倾城走过去把东西放在床头边,轻轻地推了推秦笙:“阿笙,起来了,喝药了,阿笙……”

    秦笙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他,睡意立即清醒了一大半,他居然睡着了?平时在陌生的环境里,他的警惕性一向很高,这次居然睡的这么沉。

    “醒了?”见他睁开了眼,顾倾城笑了笑。

    秦笙微微一愣,刚醒来的他目光带着浓浓的警惕和防备,待看到床边坐着的少女时,记忆这才慢慢回笼。

    目光渐软,秦笙点了点头,两只胳膊撑着床板就要坐起来,顾倾城连忙上去扶住他,见他似乎是想开口说什么,想也没想便开口道:“再说一些惹我不开心的话,嗯?”

    分明很严肃的表情,可是看这秦笙的眼里,只觉得奶凶奶凶的,却也可爱到极点。

    秦笙顿了顿,这才开口道:“我饿了……”

    顾倾城扶着他的手一顿,抬头看他,就对上了一双魔渊深邃的瞳孔,细细一看,里面似是琥珀般剔透纯粹。里面现在乘满了恶作剧般的戏谑。

    “咳,粥已经熬好了。”尴尬的咳了一声,顾倾城连忙走到另一旁拿着粥喂他,心里同时有有些失笑,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传闻中生杀予夺的一国之相吗?确定不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

    “来……”

    扶他做好,顾倾城舀了一勺粥喂到他嘴边。

    秦笙眉眼柔和,张嘴就吃了下去,两人一人喂,一人吃,气氛安静美好。

    吃完饭,顾倾城拿起旁边的药,看着对面的男人:“准备好了吗?”

    秦笙微微一笑:“我一直在准备着。”

    “哎,那喝吧,你放心……”

    无奈的叹了口气,顾倾城眉宇间带着些许疲惫。

    秦笙一把抓住她的手,抬手轻轻地抚上她的眉梢:“别皱眉,我一点都不喜欢,我也不想做你不开心的事,可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答应我,永远不要为了任何事牵绊住自己,你该是自由的,没有人可以束缚你,不要为了琐事而牵绊住自己,不要顾忌太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跟着自己的心走。我绝不会让旁人多说一句话,因为,我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他的语气温柔的不像话,仿若一道春风般温柔的拂过她的心,令她这阵子躁动不安的心奇异般的稳定了下来。

    她抬眸,目光有些怔然,这个男子竟然说中了她的心思,而且都是她心中所想。

    确实,来到这古代之后,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哪怕她再不愿,也要卷入,身为一国公主,她要负起的责任在别人看来远远是重大的,身负医术,她治病救人好像也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

    是世人的敬仰吗?

    是那些百年后虚无缥缈的名利吗?

    不,她要的是自由,是一片广阔的天空,是自由自在地逍遥于山水间。

    想到这里,顾倾城笑了笑:“我从来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你放心。”

    她目光坚定,言笑晏晏,眉宇间如拨开云雾,美的如梦似幻。

    秦笙勾唇一笑,释然了,接过她手里的碗,一口气喝下了药。

    后半夜,顾倾城都是在照顾秦笙的过程中度过的。

    云嫂田婶等人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结果,顾倾城在屋里忙忙碌碌。

    喝了药之后他又发了烧,身火辣辣的,顾倾城不让其他人帮忙,亲手照顾着他,帮他细细的擦去额间的汗珠,不住的鼓励着他:

    “秦笙,撑住,要撑住……”

    “秦笙,别放弃……”

    “秦笙,你快点醒来……”

    “加油啊,秦笙……”

    “阿笙,别丢下我一个人……”

    秦笙烧的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浑身难受,如同在火烧一般,喉咙也灼热的不行,只觉得耳边不停地有人在呼唤他,那道声音很是悦耳,也很是熟悉,让他很想要睁开眼看一看。

    是谁,是谁的声音让他如此心疼,如此疼痛,如此刻苦铭心?

    终于,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秦笙缓缓的睁开了眼。

    “你终于醒来了。”一道很平静很平静的声音响起,没有惊喜激动的情绪,却仿佛比惊喜激动更加惊心动魄,就像是一直在等待着他的苏醒一般,如果他不醒来,她就会一直等下去。这种感觉,真好,真暖。

    他缓缓的朝她笑了笑,继而放心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