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倾盛长歌 > 第七十二章:谈心
    无奈的扶额:“可是我没有自己跑到床上来吧?”

    “嗯,当然,我怕你不舒服,思来想去自己抱着你上来的。”秦笙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乌黑深邃的眸子一顺不顺的盯着她。

    信了你的邪!

    顾倾城无奈的瞪了他一眼,细细相处下来,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流氓。

    顾倾城毫不怀疑她要是跟秦笙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他估计能整出一大堆歪理来。毕竟这人本身就是罔顾世俗,不受约束离经叛道的典型代表。

    见女孩只是瞪着他也不说话,秦笙宠溺的摸摸她的头,手一伸再度将她揽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我要起来了……”顾倾城嘟喃着,拍了拍他的胸口。

    “你要干什么去?再躺会……”

    扬了扬眉,秦笙不仅没放开她反而揽的更紧了。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你快点放开啦。”

    顾倾城使劲的推了推他,没推动,只能无奈的抬头看着他。

    “再休息一会。”秦笙道。

    “不行,一定要现在做的,你好好休息吧。”顾倾城趁他松懈下来急忙推开他下了床。

    “那我陪你去。”微微皱了皱眉,秦笙说着就要下床。

    “哎,不行,你帮什么帮?你给我好好休息,我有其他人帮我呢!”顾倾城连忙按住他,不让他乱动。

    “其他人?其他什么人?有我好?”秦笙抓着她的手,一副她不好好说清楚不罢休的样子,惹的顾倾城一脸无奈。

    “你一觉醒来变成秦三岁了是不?村子里那么多人呢,你说谁帮我?嗯?好好休息,你要是再敢闹出什么病,再乱来的话,我可就不管你了。”顾倾城看着眼前一脸孩子气的人好气又好笑。

    “我知道了。”他低下头,闷闷的应了一声。

    顾倾城失笑,拍了拍他的头便走了出去。

    没有看见身后的男人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背影,想挽留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郁闷的捶了下床。

    顾倾城对某人幼稚的行为自然是不知晓的,此刻她正被一群人围着关心着,她耐心的一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且说明秦笙已经没有大碍,再确诊了一下那些病患的病情,这才走向厨房去,她得把秦笙瘦下去的身子补回来。

    “吱呀……”

    门打开了,顾倾城刚踏进来就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煞气,排山倒海般,压抑的令人心惊。

    “怎么了?”顾倾城疑惑的开口,眉头微皱,目光不着痕迹的往打开的窗户边看了一眼。

    “宝贝?”

    秦笙一怔,目光一敛,身上的气势瞬间部收拢起来,又恢复了一副温柔的样子。

    尽管如此,那目光中还未散去的混乱及令人心惊的煞气还是被顾倾城收入了眼中。

    “怎么了这是?不舒服?”

    顾倾城端着碗走进他,放下东西坐在床边,伸手抚了抚他的额头,见没发烧,又想帮他把把脉,却措不及防地被男人一把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力道大的似乎想把她牢牢嵌入怀中。

    顾倾城眼里划过一丝惊讶,却没有推开他,只是像他平时哄着她一样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一下又一下的,无声的安抚着他。

    秦笙抱着她,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无声的蹭了蹭,闭上了眼睛,遮住了眼里复杂的情绪。动作间满是依赖与一丝丝几不可见的慌张。

    “没事了,没事了,要相信黑暗终将逝去,黎明将会到来。”顾倾城轻轻的开口,声音温柔的令人心醉。

    秦笙抱着她的手一顿,有些纠结:“你不问问我什么事?”

    “你想要说自然会说。”顾倾城只是如是说着。

    可是秦笙抱着她的手却更加紧了几分。

    见他还是一副闷闷不乐抱着她不放手的样子,顾倾城无奈的叹了口气,悦耳的声音带着令人安心的安抚力:

    “哎……”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烦恼,过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需要思考的事情如果现在下不了决心,内心无措的话,那么不如先放下,等待你的心完静下来的时候,再去思考该如何做?怎么做?想怎么做?那时候,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心境了,说不定一切就会有答案了。”

    她的声音让秦笙暴躁的心突然奇异的安静了下来,他的手不自觉的松了几分:

    “宝贝,如果有一天我们之间有一道怎么也斩不断的鸿沟,到时候该怎么办?你会怎么办?”他突然有些激动的开口。

    “怎么会?”顾倾城莞尔,眼里却带着疑惑。

    “如果会呢?”秦笙放开她,双手改为紧握着她的肩膀,深邃的墨眸紧紧地盯着她。

    “那是什么样的事情?”顾倾城斟酌着开口。

    “如果……如果你还是一国公主,我却不再是那个单纯的相国了,那你还会……还会……”说到这里,秦笙低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呲……”

    顾倾城笑了出来,眉眼温软,精致的面容如诗如画。

    秦笙疑惑的抬头看向她,眉头微皱,声音带着不满:“我是很严肃的在跟你说话呢!”

    “嗯,我知道。”顾倾城点点头。

    “那你还……”秦笙语噎,他该说什么?骂舍不得,打更是舍不得,说一句重话肯定舍不得了。只能自己生闷气了。

    “傻瓜……”

    顾倾城拉过他的手放在掌心,双眸清澈的不染凡尘,认真的开口:“秦笙,你听好了,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事,如果有一天我还是那个公主,你却不再是秦相了,如果真如你所说有难以逾越的鸿沟,可是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我们手中的,我们如何选择,如何决定,才是最后的结果。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我除了公主之外,我还是顾倾城,而你呢?你还会选择当秦笙吗?”

    “我会……”

    秦笙手上一用劲,就着她的手一拉就把她揽入怀中,道:“说话算话,说定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许变,你还是顾倾城,我还是秦笙。”

    顾倾城笑了:“知道了,傻瓜。”

    秦笙这才笑了,灼灼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