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逃不了这一劫
    w.co

    笃定的话,让明曦脸上浮起些许暖意。

    接下来这一天,沈庭律都在家里陪伴着她,明显担心李慧如又来闹出。

    两人依偎在沙发上,明曦为了不让他担心,继续若无其事般的翻看母婴杂志。

    只不过李慧如的那番话,终究让她心里很不自在。

    沈庭律也察觉到了她的好几次失神,他取下了明曦抓在手里的杂志。

    明曦掩饰似的笑道:“我又困了,想回房间休息一下。”

    “明曦。”沈庭律明显发觉了她眼眶变得湿润,紧紧握住她的手,没有让她离开,“你真的以为,我妈说的话有道理?”

    明曦抿着唇,不知该怎么回答。

    其实李慧如的那番话虽然难听,但她也不可否认。

    豪门世家将就的是强强联合。

    虽然几年前她之所以能够和沈庭律结婚,也都是因为沈家还没正式踏入上流圈子。

    但这些年来沈庭律积累的势力不容小觑,直接让沈家“冲上云霄”,成为了人口相传的经典案例。

    沈氏从此在上流圈子中也终于抬得起头来,也正是那个时候,李慧如才开始看不上她,觉得她不再配得上沈庭律了。

    她也没有办法否认沈家现在的实力,依照沈庭律现在的背景和能力,娶一个背景更加雄厚的女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沈庭律轻笑一声,嗓音透着几分无奈:“胡思乱想。”

    他在女人的脑袋上亲了下,耐心的安抚:“看来我在你心里,还没有强大到一定的程度,才会让你对我的性格有了错误的认知。”

    明曦一愣,眨了眨眼,见他神色认真,这才静下心来思考他刚才说的话。

    想了好一会,她释然一笑,“你说的没错,是我低估了你。”

    沈庭律能够凭借一己之力让沈氏稳固了在上流圈子里的地位,那么容易也都是不容小觑的。

    而他如果真的想要靠着联姻来让自己更上一个台阶的话,也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终于见到她脸上浮起一抹浅浅的笑容,沈庭律悬着的心才终于落回原地。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所以以后不管是谁和你胡乱说话,你也压根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我知道了。”明曦主动伸出手,紧紧抱住他的腰身。

    沈庭律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眼角余光朝茶几上那本母婴杂志扫了一眼,那股沉甸甸的感叹再次在心里浮现。

    他心里轻声叹息,但也只能被迫的接受老天爷给他的这些惩罚……

    宁家。

    秦墨云在网络上看到宁邪让人曝光出来的,卢烁菲被他“教训”后的悲惨模样,以及宁邪放出来的那些警告,眉心微蹙。

    虽然她安排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挑拨宁邪和卢烁菲的关系,但也没想到宁邪真的会对一个女孩子下这么狠辣的手段。

    但转念一想,宁邪那个吊儿郎当的人做事向来没有章法,也最让人捉摸不透。

    秦墨云也不再怀疑,将手机放下后,宁雪神秘兮兮的来到她面前,“妈,我已经将您吩咐的事情安排好了,今晚宁邪一定逃不了这一劫!”

    “很好。”秦墨云满意一笑,拉着她在身边坐下,“你和刘少爷的婚礼也快举行了,我让人给你定制了几款婚纱,一定会让你成为最美的新娘。”

    她说这话时脸上虽然挂着笑,但笑意是完没有到达眼底。

    宁雪的心更是咯噔了一下。

    想到了之前在饭局上,刘家那个少爷总是对她挤眉弄眼动手动脚,她就心生作呕的感觉。

    可是,秦墨云的话她不得不从。

    宁雪勉强挤出一抹笑,“妈,你真是太好了。”

    秦墨云也没心思理会她这句感谢的话里有几分真假,松开她的手后,捏着眉心道:“我有些累了,你先出去吧。”

    “妈您好好休息。”宁雪起身离开,走到外面,脸上的笑容立刻出现几道裂痕。

    之前她就一直不愿意和刘家联姻,而在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秦墨云的亲生女儿后,对那个女人安排的一切更是心生不满。

    可是这辈子,自己注定是她的棋子……

    “宁雪!”

    她才往外走了几步,宁邪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吓的不轻。

    “宁邪!能不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的!你吓唬谁呢!”宁雪不满的瞪着他。

    宁邪笑得痞里痞气,“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胆小的,难不成是在谋划什么坏事,所以心虚了?”

    “你才做了坏事!你才心虚!”宁雪冷着脸反驳,说完就转身,不想让他发现自己的心虚。

    宁邪挑眉,跟在她身后,继续喋喋不休,“你这几天的状态好像有恢复正常了,是不是终于想明白了什么事情,所以无奈接受了?”

    他话中有话,加上笑得意味深长,宁雪的心又是一个咯噔,“你……你胡说什么!”

    “怎么这么心虚?难不成真的被我说中了?”宁邪摸着下巴,“让我猜猜,你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雪担心受怕的看着他,但许久也没见宁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又很快安慰自己这男人只是闲着没事干来找她耍乐。

    她按捺住了心里的担忧,冷哼一声:“是不是成为宁家的继承人之后,高兴得了?整天吊儿郎当的,没一会正经,要是宁家真的落入你这种人手里,只怕没两年就会彻底破产!”

    宁邪听了这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认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没什么经商的本事,所以我根本就没有资格继承宁家的家业。”

    没想到他这么识趣,宁雪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你总算明白了,既然这么识趣的话,就自己去和爷爷说,卸下宁氏总裁的职位,宁家比你能干的人可不少!”

    宁邪再次点头,“的确是这样,但我不仅仅得卸下这个职位,还得从宁家消失。”

    说着,意味深长一笑,“而且不仅我自己想消失,还有人会帮忙让我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除!”

    “你这是什么话?”想到了秦墨云让她今晚安排的几个杀手,宁雪的脸变得惨白。

    难道宁邪知道了些什么,所以故意来警告她的?

    可偏偏宁邪笑得没个正经,她压根就无法从这种人身上看穿他的心思。

    宁邪朝她走近一步,借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盯着她,“难道我说错了?你不想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宁雪咽了口吐沫,好在还残留着些许理智,坚定的否认:“你别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恶毒到做那种事情?”

    “除此之外,你不害怕自己也被迫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宁邪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目光变得犀利,“宁雪,你知不知道当一颗棋子没了作用之后,不仅会被抛弃,还会因为要被封口而——”

    他说着,手掌在宁雪喉咙上划了一下。

    指尖的凉意触碰到她的肌肤,加上本来就心虚,他这么一动作,让宁雪仿佛真的感受到有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脖颈,脸色难看,但所以反驳的话却像是被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因为宁邪此刻的眼神实在太可怕,可刚才吊儿郎当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的眼神锐利得像是一把手术刀,像是能够将所有人的心思都一一剖析!

    更主要的是,宁邪刚才的一番话,简直就戳中了她的软肋。

    宁雪捂住自己的耳朵,“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没关系,我只是希望你记住这一点,可别等到真正出事的时候还想不明白。”宁邪说完这话,就像是懒得再应付她,绕过她就往外走。

    宁雪咬紧唇瓣,手掌紧拢成拳。

    她努力让自己冷静,告诉自己宁邪只是一个将死之人,压根没必要将他忽悠人的话放在心上。

    可偏偏,男人刚才的一番话就像是在她心里中下了蛊,让她情不自禁挪动脚步朝他走了过去。

    “宁邪!你给我站住!”

    男人的脚步越来越快,宁雪不得不紧紧跟上。

    像是被她缠得烦了,宁邪不得不停下脚步,漫不经心的掀起眼眸,“宁小姐,你到底还想说些什么。”

    他说到这,就像是意识到了不对劲,摇着头改口道:“不对,我好像不能称呼你为宁小姐。”

    以前宁邪压根没将她放在眼里,所以今天突然这么多话,难免让宁雪觉得不对劲。

    更何况宁邪每一次无意识的话,都像是一只有力的爪子,牢牢掐住她的心脏,拿捏住了她最重要的命脉!

    宁雪努力按捺住心里萌生出来的猜测,可不管再怎么安慰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完淡定。

    最后,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问:“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世瞒不住了!

    宁邪挑眉,“你好像也终于知道了些什么。”

    “宁邪!”

    心中的紧张感压抑得她格外难受,偏偏这个男人就像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直吊着她,让她坐立难安。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