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后悔
    w.co

    宁雪没有办法再忍受这种可怕的感觉,揪住宁邪的衬衫衣领,用强势的语气命令:“说!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我的确都知道了。”宁邪握住她的手,一张俊逸的脸漫不经心的,力道却极大,轻而易举就将宁雪的手给掰开。

    宁雪面露震惊。

    宁邪俯身,压低声音在她耳边一字一句道:“宁雪,有些事情不管再怎么努力隐瞒,终究都是藏不住的。除此之外,你真的不好奇,秦墨云为什么含辛茹苦维护了你这么多年吗?”

    轰隆!

    三言两语,像是一道惊雷,猛地劈进了宁雪的大脑。

    宁雪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凝固,震惊的张大了嘴,身体更是绷紧了神经,完无法动弹。

    他真的知道了!

    宁邪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不等她回应,又笑着道:“没错,我知道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他站起身,“还想要活命的话,就跟我走。”

    说完将她丢下,大步流星往外走。

    宁雪浑身颤抖了起来。

    明明是盛夏,她却觉得自己被人推进了一个冰窟,周围都是冷意!

    但宁邪的话,她没有办法不在意。

    而且……活命……

    关乎到自己的性命,宁雪大脑根本转不过来,只下意识的跟上宁邪的脚步。

    宁邪一路来到了自己住的那栋小别墅,宁雪也完没有犹豫,本能的跟上。

    最终宁邪进了自己的房间,才终于停下脚步。

    宁雪见他关上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鬼使神差跟了他一路。

    “坐下!”宁邪指着前面的一张木椅。

    宁雪知道他的古怪脾气,握了握拳后,哪怕不甘心对他的顺从,但为了解开心里的疑惑,还是不得不配合。

    宁邪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喝了起来,“我知道你很震惊,你也没必要了解我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因为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一件关乎到我们彼此生死的事。”

    他说到这,就像是没事人一般,自顾自的喝了口红酒。

    宁雪已经因为他今晚的一番话提心吊胆了,见到他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忍不住走过去夺走了他的酒杯。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吗?”宁雪眉心拧成了一团。

    她知道,今晚必定风起云涌!

    “这就着急了?”宁邪笑得邪肆,“在被秦墨云当棋子,安排人来对我下手的时候,怎么就不着急?”

    再次被戳中了要害,宁雪面上无光。

    而宁邪的话,也让人她脚步不禁往后退,心虚的像是想要隐藏些什么。

    宁邪站起身来,一步步朝她逼近。

    周身再次被一股浓浓的冷意给包裹,宁雪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直到身体被他逼得贴到了墙壁上,宁雪才不得已抬头对上他的视线,“你……你怎么知道的?”

    她和宁邪敌对也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但这男人,偏偏在她准备动手的时候,说出这些话来,难免让她心存畏惧。

    “出来!”宁邪扬声一喊,窗帘突然被人一扯,几个面色阴冷的男人走了出来。

    宁雪一看,认出那几个男人的身份后,又差点失声尖叫。

    因为那几个人,正是她安排的国际顶尖杀手!

    可为什么她安排过来准备对宁邪动手的人,会突然出现在宁邪的房间?

    不对!

    既然他们是针对宁邪而来的,那么出现在宁邪的房间,倒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可匪夷所思的是,他们一个个的居然都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

    “宁少爷!”为首的一名杀手恭敬的看向宁邪。

    宁雪心中一惊,也当即就明白了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杀手居然叛变了!

    宁邪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旋即笑看着宁雪,笑意不达眼底,“现在后悔了?”

    宁雪咽了口吐沫,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后悔?

    她怎么可能不后悔?

    今晚听到宁邪的那些话时,她就知道,自己看向设计了一个完美的圈套,实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宁邪没有等她回应,脸色突然变得阴狠,“可是,你觉得现在后悔有用吗?”

    话音落下,为首的一名杀手将尖锐的刀子直直刺向宁雪的喉咙。

    惊得她又是连连尖叫!

    可叫声还没能发出来,那名杀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让她只能发出闷闷的声音。

    宁邪嗤笑一声,“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关系都错综复杂,是不是没料到你找的这一批杀手,正好和我的朋友有些牵连?”

    说到这里,他在心中由衷的感激着沈庭律。

    事实上这个消息,也是沈庭律透露给了他的。

    要不然,他真没办法那么快的就做出了应对措施。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不是我自己想安排的,宁邪,你就放过我吧!”

    恐惧的感觉再次在心里涌出,而杀手抵在她喉咙上的那把锋利小刀,更是吓得她脸色惨白,像是感受到了浓浓的临近死亡的气息!

    宁邪眯了眯眼,“除此之外,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觉悟了吗?”

    话音落下,宁雪一愣。

    觉悟?

    她还能有什么觉悟?

    宁邪笑了,摇着头,语气讽刺,“难怪你这么蠢,秦墨云还一直将你留在她身边,我现在总算明白她的意图了。”

    “你这是什么话!”被他这么一说,宁雪面上无光,可才刚想发火,杀手又将那把小刀朝她的脖颈贴近了几分。

    宁邪又回到沙发上坐下,双腿交叠,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平时吊儿郎当的男人,此刻竟也开始彰显出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气。

    宁雪有些意外的多看了他一眼。

    因为从没见过宁邪还有这么霸气的一面,总觉得新鲜。

    但宁邪的话,让她没心思再胡思乱想。

    “宁雪,你知道今晚你原本的计划一旦顺利实施,你将会面临什么吗?”

    宁雪抿了抿唇,“当然……当然是你会死……”

    “除此之外呢?”宁邪语调意味深长,“难道遭遇的人,就只有我一个?”

    “你的意思是……”脑海中闪过某些想法,宁雪不禁攥紧拳头,“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宁邪突然变得冰冷的声音,震得宁雪不禁闭了嘴。

    男人冷眸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直直刺向她的心口,“你觉得我真的出了事后,我爷爷和我父亲不会着手调查这件事情吗?而事情总得查出答案来,秦墨云为了不惹火烧身……”

    宁邪说到这里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宁雪脑海里却已经浮现出了不少画面。

    秦墨云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一定会努力摆脱这件事情的嫌疑。

    可如果没能找出真的想要对他下毒手的人,宁老爷子和宁正阳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依照秦墨云的性子,一定会找出人来背锅。

    而那个最适合被推出来背锅的人,只能是……她!

    “噗通!”

    宁雪想到最后,双脚一软,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可她仍然不愿意相信这么一个说法,眼神迷茫,疯狂的摇着头,“不可能!这不可能发生!”

    宁邪看着她有些癫疯的样子,没有一丝同情。

    宁雪虽然也只是秦墨云的一颗棋子,可反过来想想,一旦秦墨云得势了,宁雪也一定能够沾点光!

    现在也只是因为事情出了意外,所以宁雪才没有办法接受这么一个事实。

    宁邪将放在桌上的一张DNA鉴定报告扔到了她面前,冷笑一声,“你本来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难道你真认为她含辛茹苦养了你这么多年,是为了让你陪她一起享福的吗?”

    宁雪的视线移到那张鉴定报告上,当看到“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几个字眼后,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没错!

    她不是秦墨云的女儿。

    这是在她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的事实!

    “所以现在,你还想继续帮她做事?”宁邪身体慵懒靠在沙发上,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他知道宁雪一旦还有一点智商,就应该知道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才能够抱住她自己的性命。

    宁雪头疼欲裂,但还是本能的朝宁邪爬了过去。

    “宁邪……宁少爷!你救救我!我是无辜的!”事情已经被揭穿,她也没有必要再伪装下去。

    而且反过来想想,秦墨云的手段才更加的毒辣。

    因为宁邪说的完没有错,一旦她今晚的计划真的成功实施了,那么秦墨云一定会为了自保放弃她这颗棋子!

    没准秦墨云抚养了她那么多年,为的……也正是这一天!

    反正只是抛弃一个完没有血缘的女孩,对秦墨云而言,又有什么损失?

    宁雪抓住宁邪的西装裤腿,像是要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我现在就去找宁老爷子,跟他说明事情的真相!”

    “你觉得说了之后,他们还会理睬你这个无关紧要的人?一旦你不是宁家的后代这件事情被曝光,你认为还有谁会站在你身边?”

    宁雪本来也只是想要帮自己争取最后的一丝希望,但宁邪的话再次就将她推进了绝望的深渊!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