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惊世绝俗 > 第197章 这次的可不一样
    林瑞阳主动要面见杜贺这位封疆其实次数还真不多,林瑞阳一直想通过各种方法把杜贺拉入自己的阵营,然而这种这座表面上“刚正不阿”的堡垒就是始终没有被林瑞阳攻破。

    要说杜贺有原则?那也不是,那是一种权衡利弊的手腕。作为封疆他不可能因为一些所谓的好处而受制于任何一位私人企业,信息量的掌握让他哪怕在MZL这个看起来并不发达的地方,他也没有被诱惑所动。

    这个块地方虽然经济不发达但确实是个毕竟好建功的封地,只是需要点运气和契机,否则京城那边的靠山也不会给他活动到这么一个关键的位置。

    钱、女人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不贪图的,但要把握一个度和其付出代价的利弊权衡,他眼中那一群本土的管理者还是眼界太短浅信息量太狭小才会上了林瑞阳的船。

    所以从骨子里杜贺是厌恶林瑞阳的,但是这些年要维持一定的及格的地方功绩,又不得不继续与虎谋皮,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瑞阳的求见并没有让杜贺吃惊,甚至林瑞阳此刻的那点焦躁不安都在他的预料之内。“杜老板,感谢您百忙之中接见我,实在是事出紧急,所以多有打扰还请您见谅!”林瑞阳放低姿态来了个中规中矩的开场白。

    “林总不必客气,你是我MZL的纳税大户,很多人还指望你吃饭呢!”杜贺不软不硬的说道。

    “诶……话虽这么说,这生意啊是一年不如一年。这不近些天还听到有南方的资本财团来MZL分一杯羹,我是诚惶诚恐,日不能食也不能寐啊!”林瑞阳也懒得跟杜贺打机锋,直接开门见山就直奔主题。

    “哦?林总消息这么灵通?”杜贺心里充满鄙夷,内部会议的内容不到两分钟就传到你林瑞阳耳朵里了吧,你当你是垂帘听政?

    “额……我就听说。”林瑞阳自然听出杜贺的话中带刺。杜贺也懒得盯着这事不放拿起茶杯喝了口热茶,仿佛这茶多么香浓让他回味。

    “林总,市场经济嘛自然有竞争,不管什么行业有竞争才有压力,有压力大家才有动力。有些事情我们要往前看往远看,拥抱变化嘛!”杜贺继续高唱大调举大旗,没有去回应林瑞阳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

    “杜老板,您说的我都明白。瑞阳能源这算是咱们MZL的明星企业,每年没少给地方缴税,整个集团旗下上万名员工,好几万张嘴等着吃饭,如果胡乱有什么资本财团来MZL搅和,这会引起很多不稳定因素的。到时我未必控制得住局面啊!”林瑞阳故作为难的表情,实则心里偷笑,你杜贺难道就不怕乱?到时我看你这封疆屁股就跟着火一样乱跳!

    这是**裸的威胁!好你个林瑞阳,果然是养虎为患。杜贺作为MZL的封疆竟然被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板威胁,就因为他垄断了重要的地方煤矿产业,这火气自然是烧得杜贺恨不得活寡了这混黑的土皇帝林瑞阳。

    “林总,这把控得了和把控不了应该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吧!MZL如果胆敢有人煽动群众做一些扰乱当地治安的事,我想这人不会有任何好果子吃!而且相信我们也有能力妥善处理。”杜贺字字灼灼的说道。

    “呵,您说得是,我这不是希望替杜老板您分忧么?”林瑞阳知道杜贺动了真火赶紧撤掉话头。

    “办企业要有办企业的胆识和魄力,有人自然有竞争,谁的位置都不是永恒不变,在变化中寻求不变,这才是大智慧!好了,还有其他什么事吗?我还有个会!”杜贺懒得跟林瑞阳继续废话,下了逐客令。

    “那杜老板我就先告辞了!”林瑞阳自然识趣告退。就在他转身离开的一瞬杜贺的声音又响起:“这次来的可不一样……”

    林瑞阳愣了一下,随后又假装没有听见匆匆离开了杜贺的官邸。虽然林瑞阳也听出了杜贺最后那句话里含有浓浓的警告意味,但是他内心还是怒火不甘远远多于妥协。他不可能拱手相让已经快要咽下去的肥肉,在他眼里杜贺无非是个高明的投机者,只要形势利于哪一方,他自然会随之而变。

    林瑞阳手下的上万名员工再加上自己黑道上的影响力,要在MZL闹出点大事还真不难。我就看你杜贺火烧屁股的时候,京城那边如何看待你这个封疆大吏。到时你杜贺给上面的感观不佳掉官帽子不说下场估计也会很凄惨。说不定还要跑来我这边求饶!

    想到这些林瑞阳更加笃定,他甚至仿佛已经看到了杜贺跪地求饶的狼狈相。而杜贺这边则是留下四个字“不知死活”!

    杜贺那晚的话没过一周,瑞阳能源就在股市上遭到了狙击,这种能源股其实一直都比较稳定,很少大起大落,然而瑞阳能源在当天股票被提升了好几倍,有一股力量在鲸吞大量的闲散股票,紧接着在重利的诱惑下开始有一些核心层股东也开始偷偷抛售自己手中的股票。

    林瑞阳顿时慌了神,他打算出血回购那些股票,然而节节攀升的股价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想回购必须要多出对方几倍的财力。他急忙召开股东大会要求那些核心股东不能出售自己手中的股票,然而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样的约束显得软弱无力。

    这些核心股东没有一个傻子,只要抛掉立刻就会成为华夏大陆的千万亿万富翁。能源股向来是不可能持续走高的,如果现在不在高位抛售掉错过了一夜暴富的机会,那么定然会悔恨一辈子。

    有了钱离开MZL,去南方甚至到国外生活做个上流社会的富家翁何乐而不为!如果瑞阳能源不是林瑞阳自己的命根子,估计连他自己都想出售手头的股票。

    一夜之间,瑞阳能源的股票瞬间被吸纳了53%进入揽旭的麾下,也就是说只要召开董事会可以立马踢掉林瑞阳这位董事会主席。林瑞阳的几个老婆手头上还有些股票,这个时候他谁都不相信,他派人把这些老婆软禁起来断了所有与外界的联系。他手头上加在一起47%的股份还可以与揽旭这个南方的财团斗上一斗,只要股价回落自己就有机会拿回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