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当初聚散 > 第二章 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
    雨在后半夜就停了,等到天要亮时,晨曦终于冲破了乌云,一扫昨日的阴霾,将透亮的阳光洒向大地。雨后清新的空气不仅有秋日的凉意,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甜意,拂动着花草树木一并甜美起来。万物从睡梦中初醒,积攒了一夜的力量重新勃发,一切预示着今天将是一个生机蓬勃的好日子。

    可意昨晚虽然睡的晚点,但生物钟还是很准时地将其唤醒,时间刚刚好。拉开窗帘,乍见窗外碧空如洗,阳光灿烂,可意的心情一下子就无比舒畅,整个人顿时精神焕发,忍不住热情高涨,积极地想做些事情,不辜负这大好秋日。

    对的,今天要去参加面试,约了黄鑫师妹8:30在公司门口会合。可意看看时间,7点过一点,还好,时间比较充裕。接到面试通知,可意就已经将交通情况查清楚,赶地铁大约20分钟能够到;提前半小时出发即可,一个小时完可以完成洗漱、早餐和装扮。

    住校时,可意的一日三餐尽量在食堂解决。博士论文答辩完毕,为了方便找工作,可意就租了目前这间一套一的房子,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了一下,收拾得整洁清爽,一日三餐就自己做。一个人的饭菜不复杂,可意吃得并不多,而且以蔬菜水果为主,不仅仅是因为女生都很注意的身材管理,更是为了身体健康,避免肥胖带来的一系列不良影响,比如导致智力下降等。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可意总觉得吃肉太多、油腻的、高脂肪、高热量的饮食会导致身体体味不佳,自己长期和植物打交道,身体的气味会影响植物的生长发育,也会影响自己感官的灵敏度。可意一心想当一名出色的调香师,对气味的判别实在重要。

    早餐是煎鸡蛋、水果蔬菜混合麦片沙拉,一杯纯牛奶。吃完早餐,收拾完毕,可意仔细检查好需要带的所有证件和资料,确保无一遗漏,然后坐在了梳妆镜前,开始“装扮”自己。将头发扎起一个较低的马尾,厚厚的刘海盖住前额,带上一架比较土的黑框眼睛,皮肤上淡淡抹了一层姜黄水(可意自己从植物中榨取的,对生物系高材生而言,小菜一碟),把皮肤变得不那么白嫩。装扮完毕,镜子里出现了可意平时的模样:普通的刻板的科研女生,完符合人们惯常对理工科女博士的印象。有个笑话说:世界上有三种人,一是男人,二是女人,三是女博士。好吧,可意愿意被划归另类,她本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也不愿有人来烦她,特别是男人。这也就是可意刻意将自己扮丑一点的原因,可意躲着很多社交活动,不愿和人过多接触,所以这么长时间,在学校里、在实习单位,大家就把她当作“女博士”--醉心科研、没有生活情趣、颜值平平的学霸。男人会把可意当作同类人,而不是女人,和她探讨学术问题,而不是花前月下;女人只会嫉妒比自己年轻、比自己美丽的女人,不会嫉妒聪明的学霸,她们只会同情可意,乐意和她交往,她们要防火防盗防闺蜜,压根不会提防着可意。这就够了,可意的伪装成功地瞒过了周围的人,在读书期间,一切顺顺利利,可意在自己的生活圈子中如鱼得水,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不断充实自己,博览群书,行万里路,终于成长为优秀的博士。其实优秀到什么程度,可意自己并不是很清楚,因为她一直韬光养晦,低调处事,宁可让人同情,也不愿让人嫉妒,所以长期以来大家只知道她学习很好,自制力很强,聪明,有主见,其他的倒真是不太了解。就连和她关系最好的黄鑫,恐怕也不知道可意很多的特长和本领吧。今天的面试,对可意而言,其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按照一贯做事原则,可意还是非常认真地准备妥当。

    最后检查一遍所有必须的东西都带好了,可意穿上一套略微宽大的藏青色职业套装,中规中矩,再配上平底黑皮鞋,自认为自己是元气少女,能量满满(其实这一身打扮在外人眼里看来应该更接近中年大婶吧),迎着阳光出发啦!

    赶地铁的最大好处就是不会堵车,时间很精确。这也是可意当初租房子首要考虑的因素,离地铁站很近。可意在读书期间考过驾照,但她一直没有买车,她并不喜欢开车,一来各大城市堵车是常态,太浪费时间;二来不环保。赶地铁、骑自行车、走路其实很方便,时间也好掌握。可意是一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这归因于父母遗传和在国外进修养成的习惯。

    按照预定时间提前了5分钟到达约定地点--雅舒公司所在办公大楼的一楼大门入口处。这栋大楼是乐舒集团在本市新修不久的一座标志性建筑,外观时尚而靓丽,云集了不少大公司在这里办公,进进出出是白领丽人和青年才俊。

    果不其然,师妹黄鑫还没到。幸好可意要黄鑫提前半个小时到,不然一准迟到。面试迟到是一件很重大的失误,一般的企业都不会录用面试迟到的候选人,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正逢上班早高峰,人流如织,可意站在门口不显眼的地方,刻意立在一根柱子后面,但仍然有好奇的目光打量她,因为她的形象和这里的氛围不太相符。可意并不觉得尴尬,见惯不怪,镇静地听着耳机,学习英语,同时目光犀利地扫视来往的人群,找寻黄鑫师妹的身影。

    当时间指向8:45时,可意终于看到一个粉红身影匆匆向门口奔来,看体形步态是黄鑫没错了。可意略有诧异:啥情况?昨天不是叮嘱师妹穿的素淡点,怎么今天还是打扮得这么娇嫩?以为参加聚会呢?

    可意取了耳机,及时从柱子后面闪出来,恰到好处阻止住黄鑫向前狂冲的身体,“在这呢!”

    黄鑫喘着气停下来,“哎呀,师姐,我起来晚啦!”

    “先别说了,缓口气,我们赶紧上楼去,别迟到。”可意冷静地说,拉着黄鑫到柱子后面,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黄鑫接过水,大灌了两口,这才平复了一下气息。可意看着她,嗯,脸上的妆容还好,不太过分。

    “走吧,还有十分钟,我们得赶到面试地点,在25楼。”

    “好的好的,师姐,我们赶紧走吧,幸好你还带了水,我一早起床啥都没吃,水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黄鑫嘟嘟囔囔地抱怨。

    可意心里叹了口气:谁叫你不准时起床,自己把自己弄得手忙脚乱!

    但她没表露出来,深知黄鑫的疏懒个性,用不着说出来。可意笑了笑,微微地扶着黄鑫的胳膊走进了大楼。

    电梯口等电梯时,黄鑫悄悄地附在可意耳朵边说了一句“听说今天的面试那个人要亲自来!”可意略微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那个人”就是指的袁公子本尊了啊,难怪黄鑫会打扮的粉嫩粉嫩的!不过拜托,这不一定是真的,一般的员工面试需要CEO亲自出马吗?就算他本人来了,对面试有什么影响吗?他找的是员工,不是女朋友!只怕他本人面试会更加苛刻,这根本就是一个利空消息好吧!但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可意对黄鑫点点头,轻轻地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干嘛就干嘛,按既定方针,别受影响。”

    黄鑫羡慕地说:“师姐,还是你稳得住。我好紧张,腿肚子都发抖。”

    可意淡淡地笑了,拉着黄鑫上了电梯。

    来到25楼,已经看到很多面试者聚集在大厅,一位类似秘书模样的女士正在收材料、交代面试事宜。

    黄鑫莫名惊诧地叫了起来:“哎呀,快点啦,这么多人呀!”拉着可意往前跑,不顾自己穿着10公分的高跟鞋,竟能灵活地穿过面试人群,冲到秘书面前。对此,可意只能表示万分佩服。

    黄鑫人乖嘴甜,她堆着满脸的笑容,冲着秘书甜甜地说:“姐姐好!我们来面试的。”说着双手递上资料,回过头拉了拉可意,示意她把资料递过去。秘书看了看黄鑫,又看了看可意,目光在可意身上多停留了几秒,毫无疑问,她一定在诧异可意与其他面试者格格不入的装扮吧。可意面不改色递上材料,秘书公事公办地收了两人的材料,比对了一下和电脑里的资料,对可意和黄鑫说:“销售代表面试在2503室,技术员面试在2505室,请到休息室等候,到时候会有工作人员来叫你们的。”

    可意和黄鑫来到了旁边的休息室,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彼此互不相识的众多男女,因为一个共同的目的聚集到同一个屋檐下,也不知有没有缘继续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下去。大家都比较沉默,可能是将其他人当作竞争对手,最好的策略就是保持沉默,轻易不能暴露实力。一些人警惕地打量着其他人,一些人故作镇定地研究着手中资料,一些人则低头看手机。可意和黄鑫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一些人的眼光已经在瞧向他们了。可意明白,黄鑫的打扮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多数人是在打量黄鑫,偶尔飘到自己身上的,只是因为自己比较老气的装扮,明显落后一个时代。

    黄鑫略显不安,悄悄问可意:“有这么多人呢!竞争好激烈啊!不知这中间有多少是应聘销售的?你看那边几个西装革履的男的,多半是应聘市场部的,会不会和我应聘同一职位?公司招人会不会有性别歧视?还有,你说还有这么多女生,个个打扮这么招眼,是不是都是因为‘那个人’呀?”

    可意无奈地笑了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面试会把师妹搞得神经兮兮的。她拍拍黄鑫的手背,示意黄鑫不要焦虑,稍安勿躁。

    陆陆续续不停地有人被工作人员带走去面试,房间里剩下的人越来越少。等待是很消磨人的意志的,这一点在剩下的面试候选人身上表现得越来越明显。有一两个人已经不安地在踱步,一面不停地看向门外;而黄鑫则从座位上站起来,忍不住瞧瞧门口,又瞧瞧可意。她就不明白了,可意为什么能够戴着耳机淡定地听着什么劳什子英语,自己却坐立不安。唉,师姐就是师姐,学霸就是学霸,心理素质确实高人一等啊。似乎是要回馈黄鑫的想法,可意看向黄鑫,低声笑着说:“师妹,你说如果‘那个人’亲自面试你,你会不会激动得晕过去?然后他来个英雄救美,一切就像是小说里的男女主人公初次见面的情节。你想象一下,是不是很期待?”

    黄鑫一下笑出声,惊觉不妥,赶紧捂住嘴,娇嗔地瞪了可意一眼,终于安静地坐回了座位。

    终于,一位工作人员进来喊道:“黄鑫,2503室;颜可意,2505室,请跟我来。”

    黄鑫腾地跳起来,抓住可意的手,可意取了耳机,握了握黄鑫微微渗汗的手,站起身来,对师妹鼓励地笑了笑,轻轻说:“还好,我们是同一时间面试,可能会同一时间结束面试。总之别紧张,谁先面试完谁就在门口等着。不见不散。”

    二人跟着工作人员,分别进入了各自的面试房间。分手那一刻,可意对黄鑫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镇定地走进了面试的2505。面试对于可意而言实属小菜一碟,从小到大,参加的面试多如牛毛,各式各样,不胜枚举。印象最深的该是博研时申请国外一所著名大学进修而飞到北京参加的一场英文面试吧。还好,几乎所有重要的面试都能拿下。所以,这次的面试并不会对可意造成情绪上的波动。其实可意没有想到,这次面试带来的不仅仅是职业生涯的开始,也是一段纠结的感情的开始,这段感情的曲折复杂,远远超出了可意所有对感情的想象。人的选择真是很奇怪,有些选择,很快就能知道是对是错,可以及时止损;有些选择,要很长时间才能明白对错;还有些选择,恐怕穷其一生也无法判断对错。可意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当局者迷,她并不清楚今天的决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以至于在几年后回想起今天的情景,可意甚至认为冥冥中一切都是天意。

    可意进了门,迅速扫了一眼屋内的局面:很现代化的一间办公室,对着门是一张长桌,后面坐着5个面试官,清一水男士;离长桌稍微有些距离,大约2米左右,背靠近门,是一张椅子,面对长桌。毫无疑问,自己将坐在这张椅子上接受五位面试官的“拷问”。

    可意明白自己一进门时,五位男士就都在盯着自己。她清了清嗓子,落落大方开口了:“各位早上好!我是来参加技术员岗位面试的颜可意。请问,我能坐下吗?”

    在说话的同时,可意认真地看了看对面五位男士,她戴的其实是平光眼镜,视力很好,看得很清楚。当看到正对着自己的中间那位面试官,可意不免一愣:竟然是他--大名鼎鼎的袁公子!看来师妹的消息很可靠,但奇怪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理论上袁公子就是参加面试也应该去销售或者财务之类的,不应该来技术部门。在可意的印象中和推测下,袁公子的学术方向和学术造诣是无法掌控生物学技术上的问题的。这位袁公子真人比照片还要耐看些,个子应该在180公分以上,落座后明显比其他几个人高出一个头;肤色倒是比较健康,身体也很匀称,可见经常锻炼着,没有花天酒地,自暴自弃。电光火石之下,竟然想到这样的袁公子,黄鑫更要喜欢了吧?师妹会不会很失望?面试没有见到袁公子本尊?可意心底突然就鄙视自己,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忍不住内心笑了一下,没意料到心底的笑意竟然浮在了脸上,虽然是一纵即逝,但很凑巧或者很不凑巧,这丝来无影去无踪的笑容竟然被袁公子捕捉到了。

    其实当可意一进门,袁公子就被“吸引”住了,在看了可意的基本资料后,他就很好奇,这么优秀的一位女博士为什么不继续搞科研,而要应聘一家初成立的公司的研发技术员?那么这位女博士和自己读书期间遇到的几个女博士会有什么不同吗?

    袁展祺是一位比较有经商头脑,综合素质比较高的公子哥,至少比起很多只知吃喝玩乐的富二代,他已经是出类拔萃了。对于办公司,他有自己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单独出来承担新公司的责任,并且在招兵买马时力排众议,坚持研发部门是公司的核心所在,并坚持要亲自面试,找到合适的首席技术官。

    于是,颜可意就在这样的情境下和袁展祺见面了。

    袁展祺对可意的初步印象很一般,嗯,果真是理工科女博士,服饰装扮果真老土。大约是做研究太久,对其他事情反应已经钝化了吧。但等到可意开口,袁展祺突然觉得对面这位普普通通土里土气的女博士是有些不同的。她的姿势、她的嗓音、她的话语都是那么自然和柔和,淡淡地透露着从容和自信。袁展祺不由自主定睛再看,竟然发现一丝笑容在可意脸上掠过,而这抹笑容竟突如其来地带给袁展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温暖很舒适,很……亲切。

    旁边的李经理轻轻咳了一声,袁展祺回过神来,答了一句:“请坐吧。”

    可意落了座,平静地看着袁展祺,袁展祺迎着她的目光,问了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应聘我公司的研发技术员职位?按理说,你这么优秀,可以在高校或者研究院有更好的发展,那些地方也许更适合你。”

    可意早就准备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从容不迫地回答道:“谢谢您的问题。我知道很多人都会怀疑我的选择是否理智或明智,但别人不是我,无法知晓我究竟喜欢什么,原意做什么。我愿意从事科研,但不是在科研院或高校。这些地方相对比较高大上,但不接地气,写论文可以,做产品不行。我希望自己能够学以致用,真正把知识转化为产品。只有在你们这样的大公司,才会和市场、客户有直接的接触,也才能在第一时间将技术应用于产品,并推向市场。”

    可意的有条有理的回答再次吸引了袁展祺,他毫无疑问地被这番话说服了。

    “嗯,很有说服力,我接受这种解释。那么,请谈谈你在技术方面有什么优势?如果应聘成功,你将怎么开展工作?准备做些什么产品?”

    这些问题当然也在可意的意料之中。可意还是略做思考,回答道:“先生您问了三个问题,我就按顺序一一作答。首先,我的专业是生物学,主攻植物学方向;我的技术特长就是善于提取植物中的液体,制作天然香料,这个应该可以广泛应用于贵公司的香氛和美妆产品中。关于第二个问题,我想如果应聘成功,我会着手建立一个暖房,种植需要的植物;再建立一个实验室,配备必须的实验设施,研发一种新的植物体液,就是两种以上植物的混合汁液,提取新型香精;接下来的第三个问题紧接第二问,我将会利用这种新型香精制作一款高端的香氛,尽快推向市场。”

    面试的几位考官面面相觑,遇见了怎样一位面试者?其貌不扬,但一开口就知道她的优秀名不虚传。袁展祺的兴趣越发浓厚,在可意侃侃而谈时,他竟然有些入迷地观察着她:那黑框眼镜、偏蜡黄的脸色、厚重的刘海、宽大的衣服,怎么看都和这清脆的声音、自信的神态、端庄的坐姿有些不搭,感觉怪怪的,也不知哪里不对劲,反正就觉得这外表和内心应该不是一个人。

    可意话音一落,袁展祺忍不住又问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说要推出高端产品?”

    “我看过贵公司的股权结构和两家大股东的基本情况。海外公司和国内公司目前存在同样的问题:发展达到一定的瓶颈,存货和应收账款周转率都创了新低,意味着市场需求比较疲软,迫切需要开发新市场和新产品。贵公司的成立应该是为解决市场问题而诞生的,双方都需要对方的市场,而且新公司的成立不能沿袭老公司的产品套路,需要新产品,这种新产品要弥补双方的市场空缺,而不是挤占原有产品的市场。据我研究发现,两家控股公司的产品线比较缺乏的就是高端的香水和相关产品,而且市场在这方面是有需求潜力的,尤其是中国大陆市场。虽然两家控股公司最近经营不佳,但以前积累还在,现金流还比较充裕,没有其他大的投资项目,贵公司可以得到母公司的较充裕的资金支持,可以支持新产品的研发费用。这就是我希望能尽快推出高端香氛的原因。”

    几位面试官几乎惊掉下巴,一位经理忍不住问道:“你确定不是来应聘市场部或者财务部的?”

    可意笑了笑:“我的专长在技术。”

    袁展祺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位应聘人,他继续追问:“你打算推出什么味道的香水?从哪些植物中提取?”

    可意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不好意思,先生,鉴于我们还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我还不是贵公司的员工,请允许我对具体的技术细节保密。谢谢理解。”

    袁展祺简直要佩服的五体投地,有理有节的回答,天衣无缝,方方面面无一不知,无一不晓。这是上帝派下来帮自己的吗?坚持亲自面试真是太明智啦!

    “好,就这么定了!明天就来上班,担任我们公司的首席技术官。”袁展祺说着转向旁边的李经理,吩咐道“明天优先给这位颜女士办理入职手续,划拨需要的资金到位,再配几个助手。”

    李经理忙不迭地点头答应着,急急忙忙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

    袁展祺回过头来对可意说:“就这样吧!好好干,我看好你,你直接向我报告,我希望尽快有成果。”

    可意稍有惊诧,就这么定啦?竟然比想象中的还顺利,首席技术官?简直不能太满意!自己终于可以独立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啦!太棒啦!可意越想越兴奋,忍不住站起来,满面笑容地说:“谢谢老板的赏识,谢谢大家给我这样的机会,我相信自己定会不负众望。那么,各位明天见!”

    可意对着大家点点头,弯了弯腰以示谢意,转身走出了房间,将一干满腹狐疑和五味杂陈的面试官,包括袁公子关在了身后。

    袁展祺看着可意消失的背影,隐隐约约觉得这位未来的首席技术官不简单。他一直疑惑,为什么会对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产生兴趣,这在以前真是无法想象,因为自己是出了名的颜值控,一般的女人不会多看一眼,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竟然面对这样一位女人,还是女博士,失神了。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她的身上有一种吸引力,很亲切的吸引力,忍不住想多了解她,和她多聊聊。袁展祺安慰了自己,因为这是自己最满意的应聘者,她的学识和水平一定会给公司带来良好的业绩,自己很看好她,有些亲近感难免的吧。

    这实在是一个牵强的解释,不过在当时,这样的解释足以抚平袁公子内心的一些波澜。他又何曾预料到,这位女博士将会和自己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怎样的分分合合,怎样的兜兜转转,怎样的痛苦折磨,怎样的柳暗花不明……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明天,对于可意和袁展祺而言,又是新的一天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