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当初聚散 > 第十五章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新产品的成功,给可意带来了非同凡响的机遇,至此之后,她的事业是一路飙进,火花带闪电,始终走在最前面,人生像是开了挂。不过,此时的可意并没有这么好的预测能力,她只当自己完成了一项科研项目,并没有想到会带来足够大的经济效益。企业的利润最大化目标,对于她而言,不过是创造新产品之余附带的结果。

    可意遵照袁总的嘱咐,早早下班坐地铁回家。空出来的一天,准备去健身馆锻炼一下身体,然后回家看看新收到的杂志,还有,给自己做一顿丰富的美食犒劳一下疲惫的身体。

    可意这样安排着自己的周末生活,不知不觉地铁到站,难得时间比较早,可意顺便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食品蔬菜之类,然后拎着一堆东西慢慢往家走。走进小区,正巧遇到一位五、六十岁的大妈,提着一大堆东西,急冲冲地从身后赶上来,经过可意身边时,一个不小心,东西竟然掉了出来,滚了一地,有些东西滚到了可意脚下。

    可意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帮忙收拾大妈掉落的东西。大妈手忙脚乱地收捡着,一遍忙不迭地对着可意说着谢谢。可意帮忙把掉落的东西都收进了大妈的口袋里,说道:“阿姨,我帮你提点东西吧,您拿的太多了。”

    “太谢谢你啦,姑娘。”大妈感激地说。

    可意笑了笑,一手拎着自己的东西,一手帮大婶拎了一包东西,跟着大妈往前走。

    “姑娘,你是住在这个小区的吗?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大妈好奇地问。

    “嗯,我才搬过来没多久。”

    “那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啦?”

    “不是。”可意不是很想把自己的信息盘暴露,回答很简洁。

    “那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大妈穷追不舍发问。

    “我姓颜。”可意只说出自己的姓,忽略了自己的名。

    “我姓沈,是本地人,住在这个小区很多年了。不过我们在其他小区还有住房。”沈大妈有些炫耀地说。

    可意笑笑,没说什么,不喜欢恭维陌生人,其实也不喜欢大妈这么露骨的炫耀。

    “颜小姐在哪里上班呀?”沈大妈又发问了。

    “一家小企业。”可意模糊地回答了一下。

    “哦,是私人企业呀?那每个月工资够用吗?”大妈旁敲侧击。

    “还好。”

    “严小姐今年多大了?有男朋友了吗?”

    “不到三十。”可意淡淡地回答道,后面的问题自动略过。

    沈大妈的问题多如潮水,源源不断地涌过来,害得可意疲于招架。可意一边后悔帮这个忙,一边暗自下决心,自己年老了绝不能像这位大妈一样啰嗦烦人。

    好不容易到了沈大妈的家门口,可意长出一口气,还是耐心地礼貌地说:“沈阿姨,再见。”

    “哎,别忙别忙,进屋坐会吧,辛苦你半天了!”

    “不用不用,我还有事,沈阿姨不用客气。再见!”可意很坚决地告辞,沈大妈只好放行:“那。。。。好吧,下次有空再来玩。”

    “好的,沈阿姨,再见!”

    终于摆脱了沈大妈,可意落荒而逃,匆匆忙忙跑回了自己的小屋。隐隐约约,她觉得沈大妈的询问有些不近情理,暗含着某种目的。她哪里知道,沈大妈有一位“待字闺中”的儿子,如何为儿子找到合适的媳妇,这可是沈大妈目前唯一的任务。嗯,可意的外貌并没有太多吸引人之处,怕是儿子看不上,但她脾气好,性格好,善良,乐于助人,打扮也很朴实,以后会是孝顺公婆的好媳妇。沈大妈思忖着,一厢情愿地,简直已经吃定了可意。她在担心儿子看不上人家,完不想想可意会看上她儿子不?当妈的心里,儿子自然是最优秀的,只有别人配不上,哪有儿子配不上人家!

    沈大妈对可意倒是很中意,至少觉得她是个可靠的后备人员。沈大妈为了落实自己的计划,变着方子打听可意的资料,终于在物管那里获取了一些有重要价值的信息:颜可意,著名大学博士毕业生,单身(没见到有男人来找过她),大约25-30岁。沈大妈很满意,开始了自己拉郎配的计划。

    可意在家休息,哪里知道会“祸从天降”,如果能提前预知沈大妈接下来一系列的行动,可意宁可被人骂没有公德心,也不会去帮沈大妈捡东西。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沈大妈和她儿子的奇葩,真是给可意随后的一段时间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可意现在自然不知“危险”已近,悠闲地在小厨房里做着美食,难得今天心情好,又有闲时,正好可以练练厨艺,犒劳自己一下。这次要尝试的是西湖醋鱼,当然不好把握,不过可意充分发挥了博士做科研的精神,到底还是像模像样地做出来了。可意尝了一下,满意地点点头,准备开动,大吃一场。一块肥嫩的鱼肉还没进嘴,门铃响了!可意吓了一跳:谁?谁?会是谁?来找我?可意皱眉一想:水电天然气部网上缴足了,房租也是上个月才交了半年的;既没报物管,也没打过110、119之类,没惊动左邻右舍,更没有做第三者插足,会有谁打上门来?

    可意百思不得其解,悄悄走到门口,凑在猫儿眼上向外窥探:天啊,竟然是刚才帮助过的那位。。。。。。沈大妈!她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上门来啦!佩服佩服,比北京朝阳区群众还厉害!

    可意之前就对这位大妈印象不太好,加之自己回到家就卸了“妆”,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的真面目,索性屏住呼吸,想等沈大妈自己退去。哪知沈大妈锲而不舍,不停地按门铃,一边还嘀嘀咕咕:“奇怪,不是说没看见出去吗?怎么没人呢?”

    可意稳住不动,大气不敢喘,生怕一个声响,沈大妈就会冲进门来。终于,噪耳的铃声停止了,一阵重重的脚步声,沈大妈终于心有不甘地撤了。可意从猫眼看见外面没人了,这才长舒一口气,妈呀,没做亏心事,在自己家里竟也能吓出一身汗!

    可意摇摇头,回到厨房,继续舌尖上的美味之旅,迅速忘掉了刚才“惊险”的一幕。

    收拾完毕,可意慵懒地斜靠在沙发上,看起了最新的杂志。正看得起劲,手机突然响了,又吓了可意一跳。“真是怪了,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受惊!哎,闲不得,真是劳碌的命!”可意哀叹着,抓过手机一看,果然是黄鑫!

    “喂,师妹吗?有事?”

    “呀,师姐,你做出新产品竟然没有告诉我!太不厚道!”电话那头的黄鑫恨恨地说。

    “哦,抱歉,我一激动就忘了向你汇报。不过我知道你肯定会第一时间知道,你那么精灵的人儿。”可意赶紧安抚一下黄鑫。

    “嗯,我还不是下午从李经理那里才得知的。不过,公司已经传遍了,你的产品真的好棒!超级好闻,简直让人欲罢不能。销售部的同事们很兴奋,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为这款产品做一个绝佳的市场营销计划。师姐,你上次给我说的,你还记得吗?我可是指望你啦!”黄鑫说到后面,撒起娇来。

    “什么?哦哦,当然,我正在构思一个包括产品名字和营销的方案,等周一上班面谈。”

    “那你明天不上班呀?”

    “嗯,袁总放了我的假,让我好好休息。”

    “哇,袁公子好贴心!”黄鑫花痴病又发作了。

    “你还是想想明天怎么应付那个富二代学生吧!”可意残忍地打断了黄鑫的幻想。

    “就是啊,怎么办,怎么办,我还是挺心慌的。”黄鑫果然回过神来。

    “那你还不赶紧抓紧时间备课!”

    “好好,那我去备课了,师姐再见,周一等你啊!”

    “好的,再见!”

    搁了电话,可意沉思起来。周一要向师妹交代新产品的营销策划,自己还没有完整的构思,这两天休息,正好认真想想。又有事情做了,可意想着,真是闲不下来!

    可意经黄鑫善意的“提醒”,也意识到自己要尽快筹谋划策,拿出产品的营销

    方案来。这倒不光是为了帮助师妹,也是因为产品像自己的孩子,对自己孩子的照顾绝对应该。可意的事业心很强,她当然需要产品获得成功来证明自己。好啦,看来袁公子好心放的假是休息不成了。可意决定明天先去各大高端商场逛一逛,了解一下商场里的高端香氛的售卖情况,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然后要抽时间去美术馆、艺术馆、博物馆之类的地方瞧瞧,找找设计的灵感。

    其实可意并不喜欢逛商场的,对于很多女人热衷的买买买也不感兴趣。能够在网上解决的就在网上购买,某东的东西不错,还能迅速快递上门,方便。可意对物质需求比较低,她觉得人生的意义在于创造,不在于消费。不过,为了自己的事业,还是得去做一些并不喜欢的事情。人生无奈,大抵如此。

    第二天一早,可意还是按时起床,洗漱完毕,锻炼了一下身体,装扮停当,想着要逛街,穿得比较休闲,出了门。事先已经做好了功课,大致圈出几家高档百货,按着规划好的路线,挨着一家家去看看。

    可意出了门,坐着地铁到了市中心繁华地段,开始从选定的第一家百货逛起。她的目标比较明确,专注于高档化妆品柜台,特别留意香氛的造型、摆放和价格;然后注意观察来买香水的顾客的行为,默默记在心里。当然,可意偶尔也会装作客户,近距离和美丽的推销小姐姐们接触,亲切地问问她们相关的问题。小姐姐们在可意的恭维下,自然比较高兴,也乐意分享很多卖货的知识,让可意收集到不少信息。可意是比较特别的女人,和陌生人的接触,一般第一时间就会获得对方的好感和信任,也许是她态度谦和,外表朴实,观之可亲。

    可意连逛了三家百货店,来到了最后一家,时间已经接近12点,准备这家逛完就结束战斗,先去找点吃的,休息一下,下午再去美术馆和博物馆看看。最后一家百货公司规模最大,也最高端,卖场里是一线大牌,布置得也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这家百货公司的名字也很洋气,叫“卓采”。可意从没来过这里,因为没有需求和必要。

    可意进了门,四处打量,在引导牌前浏览,找寻化妆品柜台的位置。商场里人流量较少,毕竟太高端,一般人不敢进,加之临近中午的饭点,显得售货员比客人还多。

    好巧不巧,就在可意浏览引导牌时,袁公子和张潇肩并肩地走了进来。生活的丰富多彩真是远超戏剧化效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就这样,可意又和袁公子意外地碰上了,还捎带一位张潇。

    当然,这家商场就是张潇的产业,他陪着袁展祺来看地盘,协商产品销售的问题。两人都没带随行人员,边走边聊,进了门,袁公子一眼就看见一个背影站在指示牌前,貌似见过,定睛再看,颜可意?!

    张潇发现袁展祺愣在原地,眼神直直地瞧着前面,不解地顺着他的视线瞧了过去:一位背影看不出年龄的女人正站在指导牌前。

    袁展祺回过神,顾不得张潇,大踏步走过去,喊了一声:“颜总监!”

    可意正准备按着指示牌的线路去向化妆品柜台,突然听见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吓了一跳,心中暗暗叫苦:这是什么情况?好不容易逛个街,竟然也能碰到“熟人”?这运气,是否该考虑买买彩票?

    面上还是很淡定,微微笑了一下:“袁总好!”

    “怎么,也来实地考察?放了你的假也不好好休息?”袁公子聪明绝顶,当然一眼看出可意的基本意图,同时也再次表达了对下属的关心。

    “哦,顺便来逛逛,对于女人而言,逛街其实也是一种放松。”

    站在后面稍远一些的张潇听了他们的对话,大致清楚面前这位其貌不扬,装扮朴素的女人就是袁展祺公司的技术总监,颜总监。他远远地打量了一下颜可意,嗯,确实符合长期以来对高级知识分子的印象。身体很挺拔,裹在宽松的休闲服里,看出不身材好坏;面色偏黄(可能是搞科研顾不上身体),大眼镜遮住了很大一部分脸,厚厚的刘海也没给额头一个露脸的机会;整体脸部轮廓到还是很端正。虽说貌不出众,但整个人站在那里,却很干净利落,而且自带一种书香气息。凭着多年来的经验(当然是混迹于女人堆里的经验),张潇第一判断这个女人完不同于之前接触过的女人,有一种淡淡的很特别的味道,不过这种味道透露出暗含的信息:别靠近,别惹我。

    张潇不经意看了袁公子一眼,一惊之下不觉皱了眉:袁公子的姿态、神色最真实地出卖了他对这位颜总监的感情,绝对不是简单的上司对下属的感觉!他的语调和眼神里竟然有着温柔、怜惜,甚至。。。。。。宠溺?而这些表情在他和张洁一起相处时绝没出现过。凭着对袁展祺的了解和对男人的了解,张潇觉得事情不简单,不禁为张洁担心起来,同时也很纳闷,什么时候袁公子转了性,不再是颜值控,改为欣赏女人的内在美吗?于是,他大步走上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袁总,这位美女是谁呀?怎么也不做个介绍?”

    袁展祺这才反应过来,差点把张潇搞忘了。不管情不情愿,只有硬着头皮,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噢,对的。来,认识一下,颜总监。颜总监,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张总,这家商场就是他的产业。”

    张潇近距离面对可意,把可意上上下下再次打量了一番,伸出手,堆满笑意:“颜总监你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颜可意之前从黄鑫那里多多少少听了些“沪上四公子”的八卦,本来就没什么好印象,今天第一眼见到张潇,就不是很喜欢。虽然张潇还是比较注重外表,身高体重什么的也不逊于袁展祺,容貌显得比展祺更成熟些,也比较MAN,但长期混迹商场和情场所留下的油滑痞气是高档服装遮不住的,加之一出声就暴露了个人的修养,可意很反感有男人喊自己“美女”,还是完的陌生人,显得异常轻佻;所以,看着张潇伸出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出去,用几根指尖迅速碰了一下张潇的手掌,立马抽回,像是怕被什么细菌传染一样,面上没有笑容,轻轻地回了一句:“张总好”。

    被女人如此轻视,恐怕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张潇面上有些挂不住,习惯性皱皱眉。但可意清冷的态度竟让他无法生气。而旁边的袁展祺却在心里笑得前仰后合,为可意的态度和张潇的反应。

    可意完没了心情继续逛街,这两天的惊吓还挺多,可意想尽快溜走,赶紧说:“不打搅两位老总工作,我先告辞了!”

    袁展祺出于本能,本想出言挽留,转念一想,没有开口,默许了可意的离开。正准备说再见,旁边的张大公子开口了。

    “唉,等等。你看,都到吃中饭的时间了,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顺便一起谈谈产品销售的事。”张潇不知哪根筋出了问题,冒失地说出这句话。

    此话一出,袁公子和可意都很意外。袁公子的意外是以张潇的个性,不会主动请陌生人吃饭,除非美女或有利可图之人;可意的意外在于这位张总第一次见面就要请吃饭,未免太过随便,不知是何目的。

    可意警惕地说:“谢谢,我还有事,不打搅了。再见。”说罢转身就要走,张公子却又开了口:“你看,来都来了,不顺便看看商场情况,了解一下化妆品的销售渠道,可不是白跑一趟!正好我在,还可以给你们当当向导。”

    可意和袁公子都不明白张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袁公子不出声,想看可意如何应对。可意越发觉得张潇烦人,但此行目的被他一眼看出,倒觉得他不是白混了这么久的商场。可意很严肃很认真地说:“谢谢张总的邀请。我约了朋友,要迟到了,先走一步。”说罢,客气地对两位点了一下头,飘然而去。

    两位公子莅临商场,已经引起了众人的瞩目,特别是美丽的销售小姐姐们,都伸长脖子瞧着他们,巴不得两位公子走到她们的柜台前。可意的出现打乱了两位公子的计划,而他们和可意一起耽误了那么多时间,导致销售小姐姐们的满腹猜疑。可意走出去时,还感觉到身后背负着一众眼睛。

    眼看着可意背影消失在门口,展祺坏笑着看着一脸挫败的张潇。张潇恼怒地瞪了他一眼:“有那么好笑吗?”

    “嗯,张大公子怕是第一次被女人这么干脆绝情地拒绝吧!”

    “你别笑话我,还是管好自己吧。”张潇撇了一下嘴。

    “我怎么啦?”展祺心虚地问了一句。

    “你那眼神暴露了!注意,这种女人你是把握不了的,她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你天生和张洁是一对,别搞错了,后悔都来不及。”

    “我。。。。。。。她只是我很器重的得力干将,仅此而已,你别想多了。”展祺的解释虚弱得连自己都不能说服。

    “行啦,别解释了,这事我会替你保密,绝对不会告诉张洁。你还是赶紧回归正轨,把这种不恰当的感情扼杀在摇篮中吧。”

    两位公子的背后议论可意自然是听不到,但可意走出商场后,还是觉得不爽。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害的自己落荒而逃,怎么觉得这么不顺呢?

    可意摇摇头,暂时放弃逛商场的计划,找了一家小餐馆,准备吃了午饭后就去美术馆和博物馆逛逛。只是希望不要再有什么意外了。

    下午的行程也比较满,可意连续参观了好几个美术馆和博物馆。参观的过程中,她的大脑一直没有停止运行,捕捉着各种可能性,希望能够对产品的名字、包装、造型有所启发。这样高强度的参观,确实累人。不过好在参观中国文物器具展时,倒是有所启发。古时的器皿很特别,也很讲究,也许是那些时候的人们比较专注,没有太多外界事物打搅,选择狭窄,一辈子只能呆在一个地方,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做一件事业,所以才有了匠人精神,也才会出一些绝品。今人受外界诱惑太多,选择面太大,时间也被零碎化,往往无法专注于一件事,导致工匠精神缺失,做出来的东西不够精致,缺乏神韵。古人仪式感也很强,比如喝酒的花样就繁多。光是盛酒的器皿,就有樽、壶、爵、觚、杯、卮、彝、觥、卣、瓿、罍、缶、斝、斗、盉、觞、匜、罂等等二十余种,琳琅满目,各有其用,不一而足。可意在参观中不禁被古人的智慧和才华所折服,佩叹连连。也在这样的氛围中,才渐渐有了一些思路和线索,大致构思出香水樽的造型。

    可意拖着疲乏的脚步回到小区,还没走进单元门,就被一出急切高昂热烈如火的声音拦截住:“呀,颜小姐呀,你终于回来啦!”

    可意循声望去,小区花径冲过来一位大妈,竟然还是沈大妈。可意简直哭笑不得,逃也无处逃,只得停下来等沈大妈扑过来。

    “哎呀呀,小颜呀,这么晚才回来?工作很辛苦吧?来来来,大妈我买了一点新鲜的栗子,给你尝尝。”

    “不用不用,沈大妈,您真的不用这么客气。”可意用了比较重的语气。

    “哎呀,颜小姐,要谢谢你上次帮忙啦!你真是个好姑娘。”沈大妈越看可意越喜欢,把一包板栗使劲往可意手里塞。

    可意无奈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准备开溜。

    沈大妈哪里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拉着可意又要准备说上一大通,可意见势不妙,赶紧说:“沈阿姨,不好意思,我还有重要的工作赶着完成,我要赶紧回去。”

    “哦哦,颜小姐真是敬业啊!那好吧,你去忙,我们改天再聊啊!”沈大妈通情达理地放开了可意。

    可意匆匆说了声谢谢,一溜烟跑进单元门里,生怕慢了点就被沈大妈揪住脱不了身。回头一想,沈大妈还要改天聊,不禁浑身发抖,吓得不轻。

    可意为沈大妈的纠缠烦恼时,黄鑫还在积极备课,准备好周末给那位富二代上课,务必一举拿下,黄鑫对此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毕竟不知可意和黄鑫这个周末会有什么境遇,会遇到心悦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