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当初聚散 > 第二十章 相期丹霄路,遥听清风颂
    关于香水容器的会议及时召开,李经理有些神秘地展开了PPT,一帧帧slides放出,酒觯造型、典雅的香水瓶出现在众人眼前,和常规的香水瓶有很大区别,令人眼前一亮。袁展祺初看展示的两款造型,也觉得比较特别,很有新意,不觉微笑着点点头,表示赞许。这创意本是可意提出的,并且经师妹领导的团队打磨的两款造型可意已经看过了,所以并不惊奇,但还是频频点头,表示肯定。

    放完PPT,李经理得意地环视大家。各位经理对香水樽表达了赞叹和喜爱之情。展祺高兴地对李经理说:“辛苦啦!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干得好!”环视了众位经理一周,尤其是颜可意,一瞥之间,发现可意似乎并不是很兴奋。于是,展祺又坏坏地冲着可意开口了:“颜总监,你觉得这两款造型怎么样?”

    可意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把意见堂堂正正地提出来,不需要将自己的才华假借他人之口展示出来,于是可意定定神,清脆镇定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这两款酒觯造型的香水瓶确实很有创意(夸自己呢),典雅优美,有古意;不过,感觉太过庄重,有沉重的历史感,略显沉闷,不够轻灵,缺乏现代感。香水本是一种舶来品,在使用者的眼里,她代表的是一种生活的品质和时尚。而我们的香水,虽然材质上有历史传承,也有一点保健作用,但毕竟受众是30-40岁左右的轻奢品爱好者,也就是新富阶层,但又不是暴发户。这些目标客户喜欢类似星巴克的猫爪杯之类有符号意义的产品,年轻、时尚、活力、神秘;所以造型上,外部可以继续采用现有的古朴样式,而内部可以借鉴猫爪杯的方式,用瑞香的花瓣形状来做镂空的造型,材质上可以考虑用水晶来弥补时尚感不足的缺点。”

    此言一出,众皆惊叹。各位经理的表情各异,不一而足。颜可意的发言让众人都有“于我心有戚戚焉”的同感。之前没有想到的,经颜总监这么一说,都觉得很有道理。大家频频颔首,想不到颜总监不但技术上是一把好手,市场竟也如此熟稔。李经理对可意也是更加佩服,觉得她不去做市场简直是浪费了资源,把可意引为同道中人。最激动的还是展祺吧,一份工资相当于请到了两位人才,划得来!

    于是,兴奋之余,袁总对李经理下达指示:“李经理,你看,袁总监的建议是否可以放在你们的设计里?这样的成品应该更具有时代感,也更能吸引潜在的目标消费人群。”

    “好的,袁总。我也非常赞同颜总监的建议。之前我们也觉得设计有哪点不够完美,经颜总监这么说,简直有画龙点睛的效果。”李经理的特点就是自己的业务能力不强,但性格像刘备,脾气好,会笼络下属,善于发掘人才,所以算是个好上司。

    可意感激地对李经理点头致谢,并表示会竭尽力帮助市场部同仁完成任务。看着下属们如此精诚团结,袁总满意地点点头,再交代了几句,宣布散会。当然,鬼使神差地,他又把颜可意给截留下来。

    可意看着大家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惶惶。不知袁总会问些什么,或者说些什么,搞不懂他留下自己的用意。

    等大家都走完了,袁总看着可意,慢慢开了口:“颜总监,你的创意非常好。现在我才知道,你不但胜任技术职位,对市场也很有见解。据蒲总说,你在财务方面也有学过?”

    “都是些皮毛,不值一哂。和专业的比起来,还是班门弄斧了。”可意很谦虚。

    “你还有什么特长?方便透露一下吗?”

    “暂时没有了。”

    “市场部的黄鑫和你是同门师妹,你俩经常一起讨论工作吧?”

    “是的,我们在学校接触比较多,现在稍微少些,工作比较忙。”

    “业余时间你喜欢看小说吗?你的师妹提出白夜的名字,就是因为看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而有了创意。”

    “嗯,我也喜欢这个名字。也喜欢《白夜行》,挺好的现实小说,社会派代表作。”

    “哦,看来你对日本推理小说还挺有了解?”

    “业余时间看过一些。”

    “喜欢本格推理小说吗?”

    “还可以。”可意有些不解,不知其意,只有含糊回答,期望袁公子能进入正题。

    “江户川乱步的喜欢吗?”紧追不舍。

    “一般,不太喜欢他的有些作品,对暴力的描写很恶心。”可意坦诚地说。

    “哦?你真是这样想的?”

    “暴力就是暴力,非得把暴力美化成所谓的暴力美学,这是对美的亵渎。”

    袁展祺点点头,可意不随波逐流的看法令其很佩服,难得遇到有自己见解的女性了。(其实,当今社会女性独立自主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只是很多男人仍然抱有陈旧的看法,只顾看女人的脸,看不到她们的思想。处在男性主导的世界,很多女人也只能卖弄颜值,而不是智商来获取更多生存的空间。可见,男女实现真正平等的道路阻且长。)

    展祺是一个小说迷,对侦探推理小说很入迷。在国外求学期间,他翻看了大量的日本推理小说。难得今天遇到一知己,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那你还看过哪些日本推理小说家的作品?”

    “松本清张、宫部美雪、京极夏彦、岛田庄司、连城三纪彦、绫辻行人、横沟正史这些作家的代表作品都看过。”

    “哇,你看过这么多?”袁公子真的很惊讶。

    “我在学校读书的时间比较充裕。”可意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炫耀,她读过的书只怕很多人一辈子也读不完。

    “那你最喜欢哪一位作家?或者哪本作品?”

    “东野圭吾的很多作品我都挺喜欢,松本清张的《点与线》我也喜欢,还有宫部美雪的《火车》也还不错;绫辻行人的馆系列也还好;其余的倒是一般。”可意想了想,老老实实回答。

    “你也喜欢松本清张的小说?他还有一本《砂器》你看过吗?”

    “我想想,《砂器》是松本清张的代表作之一,我看过,不过我更喜欢另一部《零的焦点》。”

    “为什么呢?”袁公子很好奇,一般作者会更喜欢《砂器》。

    “可能是因为我出于女性的视角,更关注对结婚对象的选择,不希望自己的新婚老公隐藏着众多秘密,还玩突然消失的把戏。”

    “你的视角很独特。我喜欢松本清张的小说,情节性很强,文笔也不错,节奏感把握很好。”

    “嗯,相比较这些作家而言,松本清张的逻辑性是比较突出的,犯罪的动机、情节都合情合理,人物细节描写也很到位。很多日本推理过于注重气氛的渲染,故弄玄虚,反而不够清爽简洁。”

    “那你喜不喜欢欧美作家的小说?”

    “代表性的一些作家作品我都有涉猎,比较喜欢阿婆的《无人生还》、《东方快车谋杀案》、《五只小猪》等作品;柯南的福尔摩斯探案集部看过,对《血字研究》印象比较深;艾伦·坡、希区柯克的也喜欢,不过有些太惊悚,描写人性的恶太直接。”

    “哦,你看的推理小说还挺多的嘛!我也喜欢阿婆的小说,不过没时间看太多;其他的看的也比较少。在英国读书期间,倒是看了很多日本推理小说。所以,你提到的那些作家和作品我都比较熟悉。相比较而言,日本小说里的人情世故反而和我们更接近,因为都是东方国家,而且日本长期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在文化中双方有共同点。”

    “对,所以在看日本社会派的小说时,有代入感。不过中国文化的一些糟粕在日本发扬光大,有些人物描写得很龌蹉,很阴暗,很。。。。。。恶心。”

    “对,你说的很对,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对东方文化有些瞧不起,认为我们没有贵族精神。包括一些恐怖小说,西方更强调技术上的渲染,而东方则是心里上的压迫。”

    “就是,所以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是很明显的。即便是现在所谓的地球是平的,还有地球村的概念,但地理意义上的亲近和融合改变不了文化上的疏离和排斥。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已经很深刻地提到了这方面的问题。”

    两人越聊越起劲,袁公子一直把自己当成有思想有灵魂的新青年,不甘心做了商人,也应该是文化儒商,偏偏打交道的人并没有同类中人,聊个天都挺费力,不是钱就是女人;不是升官就是发财;不是明争就是暗斗。。。。。。难得今天遇到对的人,还能和自己的趣味如此合拍,真是欣喜若狂。

    而可意也是很久没有和人这么聊过小说,其实她看过很多侦探小说,当然有自己的大量想法,甚至想自己写一篇完美的杀人之类的推理小说,可惜一直没有好的思路,久拖至现在也没动笔。可意虽然学的理工科,实际是一位文艺青年,难得同时兼具文科生的浪漫想象力和理工科生的理智逻辑性;平时也无知音,今天竟碰到一位也喜欢推理小说的人,对文化也有自己的见解,且不管他是什么来头,可意反正想把自己憋了很久的一些想法一股脑说出来。(也是虚荣心作怪,肚子里有货,巴不得赶紧秀出来并获得共鸣)

    聊起共同的话题,时间过得真快,俩人浑然不觉,直到袁展祺的电话响起,两人才恍然醒悟,回到工作中来。

    等展祺接电话期间,可意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话多,图一时痛快,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也回忆不出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她有些懊恼,皱了皱眉。

    展祺接到的是张潇打来的电话,和他商量去国土管理局的事。展祺很快和他确定好时间,挂断了电话。

    展祺回头看着可意,可意反而有些局促,展祺也有些微尴尬,赶紧说:“很高兴和你聊了这么多业余爱好。不过,业余爱好也有用,你看,很多创意都从这些业余爱好里激发出来。”

    可意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以询问的神情看着展祺,清楚地表示要离开的意愿。

    展祺只有说了结束语:“那就辛苦你多多帮助市场部做出更好的产品营销策划了。谢谢!”

    “袁总客气了,再见!”可意迅速离开了会议室。

    看着可意远去的背影,展祺越发觉得自己的揣测是正确的,黄鑫的创意多半是可意告诉她的,再不济也是得到了可意的提示。展祺的心又有些不安分了:好看的皮囊千千万,有趣的灵魂却万里挑一。人世间的孤独,常常是因为没有找到对的人,无人诉衷情吧。

    可意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暂且不去想和袁总的一番长聊,想了想后面工作的思路。这时,黄鑫找上门来了,和可意讨论营销方案。这次黄鑫是拿了尚方宝剑,正大光明地来找可意商量。

    对于黄鑫的到来,可意并不意外。黄鑫奉旨出征,见到可意,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地说:“师姐,你的创意还留了一手呀!“

    可意明白黄鑫的意思,笑了笑:“其实也是后来灵光一闪才想到的,并不是有意有所保留。而且也是在你们完善了酒觯的创意上才有了一点新想法。“

    黄鑫听师姐这么一说,神色才缓解下来。可意其实很想告诉黄鑫:初入职场,最好不要一开始就锋芒毕露,否则容易折戟沉沙。黄鑫拿着可意的创意,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如果弄得太完美,反而会出事。可意一直觉得凡事不可过于完美,自己的才华也不能倾尽部,谦受益,满招损就是这个道理。引起同事的嫉妒很有可能会致命,让别人同情,虽然面子上不好过,但至少可以保命。职场一些潜规则,还需要认真学习啊!

    当然,这些想法可意暂时还没给黄鑫说,找机会慢慢来,有些事情她要亲身经历一下,才会成长。

    可意和黄鑫就香水瓶开始了讨论,可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黄鑫,黄鑫也提了一些看法,最终落实了具体的内容,准备交给黄鑫手下的两个同事去完成最后的设计。关于香水容器告一段落,可意又和师妹讨论起推广的方式。

    黄鑫说:“师姐,我觉得可以模仿香奶奶或者CD的广告,要不,按照星巴克的套路在网络上推广?或者借助微信公众号或者微博之类的新媒体?之前我们在市场部讨论时,大家也都是这几方面的建议。或者就是派人到商场进行地推,采用人海战术,迅速占领市场。”

    可意赞许地笑了:“嗯,想不到你短时间内就从技术转向了专业的市场,学习能力很强嘛!“

    黄鑫在师姐面前是很放得开的,她得意地说:“也不看看我是谁,从海夏大学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如假包换,学习能力那是没话说。师姐,你以为我天天吃喝玩乐吗?才不是,我即便是和同事一起吃饭、玩耍,也是在和他们交流感情,学习一些市场方面的知识,你知道吗,市场部的同事除了我,基本都是科班出生,再不济也有销售的经验。所以,我不但要自学,也要向他们学习。”

    “很好,想不到你是智慧和美貌并重,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要靠才华。”可意真心地夸了夸黄鑫,黄鑫听得很受用,精致的小脸笑成了一朵花。

    “好了,我们想想有没有其他更别致的推广手段,配得起产品的独特性。”可意正经地说。

    “还能有什么好的创意啊?我感觉广告创意就那些,再想不出好的IDEA了。”黄鑫发出一声悲鸣。

    “不一定非得用传统或新媒体打广告的方式,过于直白的方式反而不能成功吸引眼球。而且我们是新产品,要想一鸣惊人,还得想想其他方法。”

    “搞一个大型Party?请社会名流出席?他们是我们的潜在客户。”黄鑫提出了一个想法。

    “嗯,这个还比较靠谱,但以什么名义开Party?如果以新产品发布会,怕是没有那么多人捧场,毕竟我们公司的吸引力还没那么大。而且这种类似的Party一些大品牌也喜欢用,通常是找一些明星,结合了时尚杂志或者慈善,也比较常见,人们也会有审美疲劳的。”

    “也是哈,我们的品牌还没推出去,怕是没有大明星或名流愿意来捧场。即便是请到了一线明星,价格怕是承受不了。”

    “就是,预算过大,你不怕蒲总吃了你!”可意故作瞪眼狰狞状,黄鑫忍不住笑了:“好怕怕!”

    “另外,现在开Party 风险还是有的,涉及到明星、上流人士这些敏感词,容易招黑。海南的海天盛筵就惹出不少麻烦,一些人因此身败名裂,最好还是不要走这条路。“可意思忖了一下,提出了另一种担忧。

    “是哦,那怎么办?要不我还是和市场部的同事们再讨论一下?”黄鑫试探着问,其实她很想从师姐这里得到好消息,总觉得师姐是无所不能的。

    “我还得再想想,不然就只有外包给第三方专业的广告公司了。”

    “师姐,我还是希望能听到你的好点子。我咋觉得你的创意最好呢?”黄鑫讨好地看着可意。

    可意笑了(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啊!),作势要敲黄鑫的脑门:“就你嘴甜。”

    “噢,对了,师姐,家教那边多亏你,李经理还特意感谢我了。还有,袁总也召见了我,对我的,哦,不,你的创意表示赞赏。谢谢师姐,有你在真好。”

    可意心里也有些得意,不过,对于袁总召见黄鑫心有疑虑,总觉得怪怪的。但她没有说什么。

    “袁公子真是帅啊!坐在宽大的写字台后面,真是英气逼人。”黄鑫一瞬间就变花痴了。

    可意无奈地翻了一下白眼,敲敲桌子:“喂喂,讨论工作,你怎么又跑偏啦?”

    黄鑫做了个鬼脸,又问:“那个学生怎么样?你还能适应吧?对不起,把这个包袱丢给你,还让我白赚一份工钱。”

    “还好,已经比较听话了。他人倒是聪明,富二代嘛,难免有些毛病。不过,还是比较好相处。他认真学习,考一个比较好的托福分数应该不困难。还有一个多月,咬咬牙也就过了。”

    “谢谢师姐,我拿到课时费一定要请你好好吃一顿。”

    “自己人,哪里用得着这么客气!还是先解决当下推广的策划吧。我再好好想想,你也发动群众,集思广益。”

    结束了和黄鑫的会面,可意收拾一下,准备好准点下班,先去健身房锻炼一下,再回家好好休息,看看书,翻翻杂志,寻找灵感。

    这样的安排本来是很完美的,但是当可意从健身房返回住处,却大意了,完忘了对沈阿姨的防范。这才踏进小区门,冷不防沈阿姨又冲出来,吓了可意一跳,回过神来,才暗暗叫苦。沈阿姨见到可意,灿烂的笑容真挚无比:“严小姐,你终于回来啦?!好几天没见到你,工作很忙呀?要注意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喏,我给你带的包子,我自己蒸的,都有些凉了,赶紧拿着回去可以稍微热一下再吃,可别吃凉的,免得胃不舒服。”沈阿姨连珠炮似地说着,可意生无可恋地听着,出于良好的教养,强行按压住内心的千军万马,趁着沈大妈换气的间歇,客气不失疏远地说:“谢谢沈阿姨,但是您真的不需要这样,我自己完可以照顾好自己。”

    沈阿姨深情地说:“这是阿姨的一片心意。看着你,就想到自己的孩子。你一个人孤身在外,父母一定很牵挂。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和你挺有缘,把你当自己女儿,就想照顾你一下。”说着说着,眼里竟然有泪光,在明亮的路灯下闪烁。(这么好的演技,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

    可意无可奈何,她的心肠也挺软的,最怕人家来这一手,更何况这是一位母亲的话语,令自己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可意只有接过包子,僵硬地笑笑:“谢谢阿姨。”

    “哎,这就对啦!喜欢吃阿姨以后多给你做!”

    “啊?哦,不不不,阿姨,别麻烦,我经常不在家,都在外面吃。”

    “那怎么行,外面的东西不卫生,你还是要经常回家吃,喜欢吃什么,阿姨可以做给你吃。年轻人热爱工作是对的,但也别把身体弄坏了。”沈大妈并不打算放过可意,难得看上一个好女孩,得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可意不想再和沈阿姨纠缠下去,只有再次表示感谢,并撒了个谎:“不好意思,沈阿姨,我还有个电话会议,要晚了。”

    沈大妈再次表示了对可意的关心,在沈大妈恋恋不舍温情脉脉的注视下,可意终于脱身了。

    可意飞奔回到房间,重重关上门,出了口大气。包子自然是不想吃的,仿佛吃了沈大妈的东西,就好像在向她承诺了什么一样,可意心里不舒服,坚持不受沈大妈糖衣炮弹的诱惑。隐隐约约,总觉得沈大妈另有所图。

    洗完澡出来,可意闲闲地蜷在沙发上,看起了《三联生活周刊》。在看杂志的过程中,读到一篇介绍流行舞台剧表演的文章,突然灵光一闪,对啦!不错,就这样了,完美的营销方式。可意对自己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哎,人聪明了,干啥都行。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究竟可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