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当初聚散 > 第二十一章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可意的创意是受了关于小剧场文章的启发,目前的演艺界比较流行话剧表演,很多知名演员、主持人都很乐意参演舞台剧,以彰显自己的演技和文化水平,这已经是一种时尚的标志,而且一些社会名流也喜欢观看,即便是看不懂,类似音乐会和歌剧一样,但仍然会附庸风雅,狂热地追捧。(就像跑马拉松,有多少人真的是为了锻炼,是出于热爱?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钱有闲有思想有追求)最近的舞台剧正好有一场著名女演员韩雪为主角的《白夜行》,简直不能太凑巧,刚好又有假唱丑闻爆出,话题度很高,不成网红都难。这个契机太好啦,正好可以借助《白夜行》舞台剧,在大城市进行产品的推广。“白夜”这个新产品,定位对象也正是那些喜欢看舞台剧的群体,一定能伴随《白夜行》舞台剧的风头而一鸣惊人,获得受众的欢迎。

    可意精神大振,赶紧联系黄鑫,准备把这个绝佳的想法告知她,由她和她的团队共同去操作执行。

    黄鑫接到可意的电话,正身处娱乐场所,在和程婷、向杰一起泡酒吧,藉以联络感情。由于环境比较嘈杂,所以她急急跑出大厅,接到了可意的电话。当可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时,黄鑫简直乐开了花,尖叫一声,惹得路过的人都向她侧目。黄鑫顾不得形象,连声夸可意好主意,可意在电话那头都不好意思了。挂了电话,黄鑫镇定了一下,装作没事的样子回了座,面对两位同事下属的询问,说是快递打的电话,敷衍过去。她已经有些心神不宁,好不容易再挨了一会,终于说:“好了,今天有点累了,我要先撤了。回去找找灵感,说不定就想出推广的好办法了。你们两个做香水觯的修改,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于是三人出门各自归去,向杰因为是男生,本想送送两位女士,尤其是黄鑫,但两个人的路程不一样,都很客气谢绝。不过向杰还是很体贴地为两位女士叫了曹操专车,获得了黄鑫和程婷的好感。向杰是一所重点大学本科毕业,学历虽赶不上黄鑫,但毕业后就工作,几年下来,跳了几次槽,也积攒了不少工作经验;创意没多少,但人机灵,跑腿打杂执行力很好。他对黄鑫隐约有些想法,当然,碍于都是初来乍到的同事,黄鑫又有些高高在上,暂时还没敢对黄鑫下手。不过,他鞍前马后地为黄鑫跑腿,也逐渐得到黄鑫的好感。至于后面的发展,暂时不提。

    黄鑫回到宿舍,很快就把可意的创意记录下来,顺便再查了一些关于小剧场表演的资料,以便和营销推广结合。搞完这一切,也比较晚了,黄鑫满意地睡下,梦里竟然还有自己在卖香水的内容。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意将创意告诉了师妹,终于松了一口气。新产品从技术到营销的大事已经解决,就看最后的细节修改和执行了。这些自己就不必操心,自有专业团队去完成,对于分工合作,可意还是能够把握好尺度,什么该做,什么事情不能介入,职场上的一些规矩和学校的知识圈一样一样的。有人在的地方,太阳底下确实无新鲜事。

    可意放松下来,点开计算机,调出一首《六月船歌》,让舒缓的音乐静静地回荡在房间里,自己则静静地站在窗前,从12楼望下去,小区静悄悄的,露天停车场的车辆密密挤在一起,在昏黄的路灯下,像一个个机械玩具。偶尔小区外传来巨型泥头车或者运输车的轰隆声,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那么不切实际。天空乌云密布,看不到星光,更没有月色,像是被渐冷的深秋给冻住,瑟缩着躲着,不敢露面。可意突然有些寂寞的感觉,想起了父母和。。。。。。姐姐。那么多年过去了,她始终无法释怀,也无法忘记。即便是所有人告诉她那只是一个意外,她仍然无法原谅自己的迟钝。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究竟要用多长时间才能释然,才能看淡?也许,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坚强,独立;心中对爱的渴望强行被压住,包裹上一层冷静理智的伪装。有人说,女人外表再坚强,内心也一样会渴望有人宠爱,也希望有一个男人的臂膀来依靠。可意也是这样的人吧,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可以让她依靠的臂膀,她只能选择自立自强,成为女汉子。

    可意并不清楚(或者是有意回避),袁公子和张渡对自己的好感。袁公子结束和可意的谈话,怅怅不已,但无可奈何。他只有投入工作中,才能忘记私人情感。袁展祺和张潇约好,一起去了国土局。之前在原来的公司,展祺也和父亲一起会见过政府官员,大致也了解他们的做派,时不时也要和他们联络一下感情,多半是税务、工商之类的,这次还是第一次和国土部门打交道。好在张潇已经比较熟络,一副和谁都交情厚道的模样,直接就带着袁展祺见到了副局长。

    由于八项规定,政府官员对于应酬很谨慎,也不愿意和民企老板们吃吃喝喝,风险太大,反而是一本正经在办公室会谈比较多。当然,下班后一些隐秘的私人活动还是在进行,不过是换了花样和地方。

    张潇带着展祺进了叶副局长的办公室,叶局长大约50出头,头顶也秃了一圈,挺着个大肚子,带着冷峻和傲慢的神色接待了他们。

    张潇自然不会太在意叶局长的态度,很热情地和叶局长打招呼,并将展祺介绍给叶局长。叶局长淡淡地点点头,招呼两位坐下。

    落了座,展祺稍微有些尴尬,为叶局长的冷淡。张潇毕竟没有展祺那种书生气,混社会比较久,所以神态自然,和叶局长套起了近乎。

    “叶局,好久没见,您是越发精神啦!”

    叶局长淡淡地笑:“哪里哪里,事情多,忙得顾不上身体。老啦,比不上你们年轻人。”

    “您可千万别说老,您这精气神,简直比我们还好!我最近感觉身体不好,吃了朋友从西藏带回来的虫草,觉得精神是好了,也不怎么感冒,回头我拿些给您,您也尝尝。这局里上上下下都还指望着您坐镇,您的身体可是大家的福音。”张潇这张嘴,简直是溜须拍马的高手。展祺只能表示佩服。

    “不用不用,你留着自己吃。”叶局长很受用,对张潇的态度缓和多了。

    于是张潇进入正题:“叶局,我们那块地,您看,都几个月了,国土局的批文还没下,下一步流程就走不动了。公司上上下下几百号人,都还等米下锅呢。您看。。。。。。”

    “哦,你说的那块地,还有些问题。规划那边没有明确说是什么用途,一会儿是商住,一会儿又是公寓,最早还听你说要盖别墅?如果不明确性质,恐怕我们这里也不好办呀。”叶局长打起了官腔。

    “是是,我们之前考虑不周,给您添麻烦了。国家这限购令闹得,我们也没有办法,才改了几稿。不过,现在我们初步构想,配合市里面的发展规划,想用这片地打造一个创新孵化园,配套高档商业和公寓,以吸引高端人才,集中发展创新创业项目。这样,可以提升周围整体的地价,也可以吸引人才和项目,提升我们市的竞争力。我预计,这个项目在未来几年,可以为市上的GDP做出突出贡献,而且项目运行之后,也将带来持续的税收,创造更多当地就业的机会。”

    张潇的一番话显然对叶局长有所触动,当官的最在乎头上的帽子,叶局长也不例外,为了提升政绩,顺利在下一届坐上正局长的位置,他也绞尽了脑汁。听张潇这么一说,确实有些心动。创新创业是目前大气候,吸引人才,拉动GDP,都会对自己的业绩有帮助。如果促成这件事,大家都有好处,领导那里应该也喜欢这样的项目。

    叶局清了清嗓子,模棱两可地说:“嗯,张总的提议值得考虑。这样吧,我们还要研究研究,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张潇从叶局话里听出了希望,赶紧满脸堆笑:“好的好的,叶局,就拜托您啦!”话锋一转:“叶局,我们有完整的计划和沙盘,就在我们公司,欢迎叶局莅临指导。这样,叶局对整体项目也好有个直观的印象。”

    “嗯嗯,再说吧。”叶局没有明确表态。

    “那好,我随时恭候叶局大驾光临。不耽误您宝贵时间啦,我们就告辞了。”

    叶局抬了抬屁股,作势要起来送客,张潇和展祺赶紧劝叶局留步,迅速走出了办公室,离开了国土局。

    坐在展祺的跑车里,张潇长长吐了一口气。展祺有些不解地问:“张哥,你真的有沙盘?我不知道你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不是规划还没出来吗?”

    “当然没有。我只是以这个为借口,只要叶局愿意来我们公司,下一步就好办了。这些,你还得多学习。”

    展祺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只能表示佩服:“张哥,真有你的。”

    “哎,你和张洁怎么样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还好吧。”展祺不愿多说,一提张洁,脑海里竟不由自主闪现出可意的影子。

    张潇看出了展祺的不对,皱着眉:“怎么,还没进展?你和张洁都老大不小的了,安定下来,才可以好好干事业。张洁是很好的结婚对象,有她当你的贤内助,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而且,以我对张洁的了解,她绝对是贤妻良母,就算你在外面有什么,她也不会太计较。当然,我还是希望你对她好一些。”

    展祺没做声,心里并不赞成张潇的说法。不是说张洁怎么样,而是觉得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才是自己追求的理想爱情。

    张潇见展祺不做声,换了一个话题:“你那边的新产品怎么样了,什么时候正式上市啊?”

    提到产品,展祺活跃起来:“啊,产品进展不错,名字和造型都有了,保准让人眼前一亮。”

    “哦,有这么好?不会又是那位女博士的杰作吧?”

    “这次还真不是,不过也和她有关系,是她的师妹,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目前在我们市场部。不过,我一直怀疑是颜总监把创意给了她的师妹,或至少暗示了她。感觉她的师妹不像是那种聪明的人。”

    “也不一定,那位女博士。。。。。。。”话没说完,展祺打断了他:“她叫颜可意,你可以称呼她颜总监。”

    “好好,颜总监。这位颜总监技术很好,市场方面应该不会也那么出色。术术有专攻嘛!”

    “不一定。你猜我们产品的名字是什么?”

    “什么?我哪里猜得到!”

    “白夜。取自东野圭吾的《白夜行》。”

    “什么?没听说过,我不看小说。不过白夜这个名字倒是很特别啊!”张潇悻悻地说。

    “对不起,不是有意让你难堪。我看过很多日本推理小说,我分别和颜总监以及她的师妹——叫黄鑫——聊过,我发觉颜总监是真的看过很多小说,而黄鑫只能说略知一二。所以,我猜测白夜这个名字的创意来自颜总监,而不是他的师妹黄鑫。不过,黄鑫也很不错,你知道吗,她就是那个你委托我找的,让张渡很满意的英语家教。”

    “哦?就是她呀?不知有何本事,竟能让张渡服服帖帖,不简单。你是不知道,张渡请家教一事,简直让我幺爸幺妈操碎了心。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让他这么满意的家教,真是要感谢你。”

    “所以,我们公司可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啊!”展祺有些得意。

    张潇见不得展祺这么得意,促狭地说:“你对颜总监很看好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真是口味怪异,我堂妹不比她好看太多吗?”

    展祺心里暗笑了一声,默默说:你是没见过可意的真面貌,颜值并不输张洁。更何况,女人的颜值真的那么重要吗?灵魂的默契不比外表的相配更重要吗?不过他没说出来,只想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不愿与人分享。

    张潇以为自己的话奏了效,也就没有再说下去,转而提醒展祺对房产项目上点心,这将会获取巨大的利润,展祺点头应允。

    两人分手之后,展祺和张潇各自回家休息不提。

    话说张渡这些天是醉心于学习,只为周末给颜老师一个好印象,到时请她一起切磋游戏,她应该不会拒绝。这边张渡铆足了劲学习,不想被母亲大人的亲自到访给打断了。

    张夫人十分记挂儿子,但不方便经常打搅,因为张渡很明确地表示不希望他们经常来看自己,以免影响自己的学习。(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张夫人这次终于下定决心来瞅瞅,哪怕张渡发了脾气也在所不惜。她带着张渡喜欢的点心,熬了一锅鸡汤让司机把她送了过来。见到张渡,双方都吃了一惊。张渡没想到母亲大人这时候过来,没有预先通知;张夫人吃惊更甚,一来张渡整个儿清清爽爽,一改以前见到的颓废样儿;二来房间也是干净整洁,不像是单身男人住的地;三来张渡竟然没有打游戏,而是在桌边坐着复习英语!太意外了,太惊喜了!

    张夫人放了东西,拉着张渡,高兴地说:“渡儿,你转变真大,真让人惊讶。看到你这么用功,妈妈也就放心了。不过,你要注意身体,别累坏了。”

    张渡有些不好意思,想到之前对父母的阴奉阳违,心里有些歉意。

    “妈,天气冷了,你也别跑来跑去,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张夫人听见张渡这几句话,心里十分感动,张渡这么大以来,还没有这样关心过自己,忍不住眼睛有些潮湿:“渡儿,你真是变化大,长大了,懂事了。”

    张渡见母亲这么感动,顿时后悔自己这么多年对母亲的忽视。赶紧拉着母亲坐下,还找了杯子倒了茶水。(这倒是跟可意学的,可意给他上课时,也顺带教了他一些基本待人接物的礼仪)。

    张夫人欣喜地看着儿子为自己张罗,不知道张渡为何短时间内变化这么大。想了想,估摸着是这次家教的缘故,不禁对素未谋面的老师感激不尽。

    “渡儿,你来,坐下,跟妈说几句话。”

    张渡乖乖地坐在妈妈面前,真是一个乖儿子,张夫人越看越喜欢。“渡儿,这次的家教你很满意吧?”

    “嗯,很好,这位颜。。。。。。黄老师很好。我很满意。”张渡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哦,是黄老师啊?叫什么名字?是男老师还是女老师呀?”

    “叫黄鑫,是女老师,人很好。”

    “哦,女老师啊,多大岁数了?”张夫人突然有些警觉。

    “不清楚,可能不到30吧。”张渡含含糊糊。

    “长得漂亮不?”张夫人的好奇心无法压抑。

    张渡听出一些端倪,有些不高兴:“妈,你想哪里去了,她的样貌我没注意,没什么特别的。”

    “哦,妈就随便问问。”张夫人感觉气氛不对,知趣地停止了盘问。“不过,妈妈真是感谢这位黄老师,方不方便妈妈见见她,当面好好谢谢她。”

    “妈,不用不用,黄老师不是喜欢应酬的人,你就别多事了。”张渡一口回绝,虽然见可意才两面,但张渡对可意的脾性竟也有些了解。

    张夫人见张渡这么回护这位黄老师,反而越发好奇,不知是怎样一位老师,短短几天就会让张渡这么服帖,佩服,心里更加想一睹本尊。这暂且按下不表。

    张渡和张夫人聊了一会,张夫人见张渡的学习和生活井井有条,放下心来,再叮嘱几句就坐车回了家,把情况向张富越进行了汇报,张富越也表示满意,总算是有盼头了。

    张渡的苦心学习固然没有白费,这周周末,可意又来给张渡上课。张渡见到可意,心情很激动,对可意言听计从。可意把带来的两盆多肉植物放在阳台遮阴处,交代张渡一些注意事项,并认真警告他,如果把肉肉养死了,一定会找他算账。张渡吐吐舌头:“是,师父,我在肉肉在,就算牺牲我的性命,也要保住师父的植物。”可意忍不住笑:“什么我的你的,送给你了就是你的植物,你要对它们负责。”“Yes, da”张渡立正敬礼,一本正经。可意大笑,很满意这位徒弟的表现。之后检查张渡的作业,对张渡的进步表示了由衷的赞赏,同意课后陪他练习一下游戏。两人的相处越发默契,比起在展祺面前的不自然,可意在张渡面前很放松。事实上,可意确实把张渡当成自己的学生和徒弟,老师面对自己的学生当然不用紧张。张渡一开始有些怕可意,但随着两人的相处,他越发觉得可意有趣好玩,很有亲和力,也就很放松了。

    两人又打起了英雄联盟,当然又是大获胜。酣畅淋漓的大战,还是耗费了不少精力,张渡大嚷大叫,像个小孩子,惹得可意不停地嘲笑他。两人互怼,倒也其乐融融。

    一局打完,两人坐下来休息,可意笑着说:“陪你打游戏可比上课累多了。”

    “师父辛苦了,请喝茶!”张渡乖乖地奉上香茶一杯。

    “你打起游戏,简直像个。。。。。霸王龙。”可意嘲笑张渡。

    张渡也不示弱,回到:“师父,你也好不到哪去,像个。。。。。。灭绝师太!”

    可意佯装恼怒:“你叫我什么?灭绝师太?那我就叫你尝尝灭绝师太的厉害!”说着挥手一拳向张渡打去,张渡赶紧躲闪,不想可意这是虚招,脚下才是真的,伸脚一拌,张潇眼看着就要摔个狗啃泥,可意又恰到好处拉住了他,让他虚惊一场。

    张渡顾不得自己的惊吓,赶着问可意:“师父,你还会功夫?”

    “略知一二。对付你倒是绰绰有余。”可意很得意,在张渡面前,真不用藏着掖着。也许,可意是想到一个月以后,两人就一拍两散,再也没有交集,自然不用在张渡面前装腔作势。而且,难得有这样一个好玩又听话的徒弟,可意的童心也被激发,放开本性,总想逗着张渡玩。

    张渡还想再问,可意却说:“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该撤了。”张渡一百个不情愿,赶紧挽留可意:“师父,时间不早了,还是吃了饭再走吧。你饿着肚子走,我真是于心不忍啊!请满足徒弟对师父的一片孝心!”说罢,站直身体,弯腰拱手行了个礼。

    可意故意逗他,踮起脚,敲敲他的脑门,“乖徒儿,你之前说我是灭绝师太,你现在又称我为师父,那么你是峨眉派的哪一位弟子呢?不会想当周芷若吧?你这么五大三粗的,可当不了细皮嫩肉的美女啊!”

    张渡也玩心大发,故作正经:“我是张无忌,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哈哈哈,徒儿请起,乖徒儿。”可意笑得乐不可支,喝的茶水也喷了些出来,脸上都溅了水滴。张渡见状,赶紧拿纸巾给可意,可意接过来擦了擦脸。擦完脸,可意抬头却发现张渡以一种惊奇的目光看着自己,突然间恍然大悟,一定是茶水的碱性把自己脸上涂抹的黄色伪装弄掉了。果然,张渡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师父,你,你的脸。。。怎么黄一块,白一块的?”

    “哦,没什么,我之前涂了一层自制的隔离霜。好了,我该走了。好好完成我布置的作业,下次再见。”说罢,可以就想赶紧溜走,趁着天色渐晚,没人注意,赶紧回家。

    张渡却好奇心大发,拉住了可意:“师傅,你这样很怪异吧?你这样出门,别人会认为你是。。。。你得了白癜风,就像那个著名导演冯小刚。”

    “不会吧?”可意有些犹豫,看看窗外,还是有些亮,太阳并没完落土。

    “要不,师傅,你干脆在我这把脸洗干净再走吧。”张渡热心提议,其实是及其好奇,看到可意露出一点晶莹剔透白皙的皮肤,很想一窥貌。

    可意并不想让他的计划得逞,想了想,问:“你有口罩吗?”

    “什么?口罩?。。。。。。。嗯,好像没有。”

    “竟然连口罩都没有?你不知道秋冬雾霾很重吗?一旦出现重度污染天气,你出门不戴口罩吗?”可意皱着眉,不可思议地看住张渡:“你该是有多宅?不出门的吗?”越说越恼怒,仿佛都是张渡的错。想到自己就要顶着这张怪异的脸出门,还要挤地铁回家,引起众路人的窥视和猜测,心里止不住冒火。

    张渡见可意真的恼了,心里一阵心疼和紧张。也顾不得去想可意卸了妆会是怎样的,师父这事得赶紧解决。

    “师父,你别急,要不,我开摩托送你回去,你戴着头盔,就不会有人看见啦!”一着急,还真想出了个好主意。

    可意很犹豫,自己没坐过摩托车,还要近距离和张渡接触,感觉怎么越来越纠缠不清了。

    看出了可意的犹豫,张渡试探着说:“如果师父不愿意搭我的摩托回去,要不就还是在这里把脸洗干净,总比白一块黄一块好看吧?”

    可意确实没有勇气顶着这张古怪的脸出门,还要被人当成“白癜风”,这个自尊可受不了。但也不愿坐张渡的摩托,一旦和他有比较亲密的接触,就不再是单纯的师生关系了。思前想后,罢了罢了,还是赶紧简单洗洗,大致过得去就撤吧。

    于是可意躲进卫生间,取了眼镜,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确实很怪异。赶紧拿清水冲了冲,但没法,冲过后的脸更是黄不黄白不白的,不堪目睹,只有认真拿热水冲干净。这下好了,可意白皙剔透的肌肤部亮了出来,古语说“一白遮百丑”,果不其然,可意的颜值顿时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可意重新戴上眼镜,当然不会用张渡的毛巾,只有拿餐巾纸擦干净水分。

    可意打开门,做贼一样溜出卫生间,低着头,急急地从愣神的张渡面前走过,边走边说:“我走了,你好好复习。”

    张渡在可意出了卫生间的一刹那,就已经惊住了:没想到师父卸了妆竟然这么清秀水灵,皮肤白里透红,健康有光泽,让人想到剥了壳的荔枝,忍不住想咬一口。张渡愣在那里,直到可意从他身边溜过,已经到了门口,这才回过神来:“师。。。。。。师父,你等等,我送你到地铁站。”

    “不用不用,你赶紧做你的事。”可意头也不回,巴不得瞬间移形换影,离开这个房间。

    张渡哪里能放过这个近距离接触可意的好机会,一着急冲上去就抓住了可意的胳膊:“等一下,师父。”

    可意下意识地反手一挡,顺势抓住张渡的胳膊,反拧到身后:“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尊重师父吗?”

    “对。。。对不起。。。。哎呦,师父,你下手好重,我。。。。我。。。疼。。。”张渡半真半假地叫着。

    可意不知真假,赶紧放开张渡,匆匆打开房门,跑向电梯。偏偏电梯一时半会还没上来。

    张渡跟着追了出来,在电梯口追上可意,站在她身边。可意无奈,只有冷冷地说:“还不回去复习功课?师父的话你不听了吗?”

    “现在是下课时间,你暂时就不是我师父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你现在是需要我保护的女生,我有责任有义务护送你安到家。”

    “我是女汉子,不需要你的保护。”

    “师父,嗯,你现在颜值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在地铁上,正是高峰期,我怕师父受到不必要的骚扰。现在变态的人比较多。”

    “我是灭绝师太,来一个,灭一个。”

    “不管你是什么,我就是要跟着你,看你到家才放心。”张渡开始耍无赖。

    可意觉得自己是被牛皮糖给粘住了,一时不知该怎么摆脱他,只有闷不做声,暗想对策。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都无语,幸好没其他人,不然一定是当作小情侣闹矛盾了!

    出了电梯,进到凉爽的户外,张渡仍然一步不落跟着可意。可意想了想,停下脚步,张渡也停下来,等着可意下一步动作。可意回转身,终于无遮碍地面对张渡,张渡也终于正式面近距离看清了可意的脸,心脏顿时跳得快了好几个节拍。不过,可意脸无笑,异常严肃地开了口:“张渡,我是很认真地说下面的话,你听好了:如果今天你跟着我,护送我回家,我们就绝对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再担任你的家教,也不会再和你打游戏,你的一切都将与我完无关。AI clear?”

    听到可意这么严肃的话语,张渡明白她是认真的。想到不能再见可意,不能一起学习,一起开玩笑,一起打游戏,张渡心头一痛,这是完不能接受的,他赶紧说:“好好,师父,你别生气,我。。。我不跟着你了。我保证。”

    “行,那你赶紧回去,我看着你进电梯。还有,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给任何人说,一旦有泄漏,我也不会再和你有任何联系。”

    “别,别,师父,我以性命保证,打死也不会说出去。”

    “好,我相信你。”可意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张渡转身回房。张渡无可奈何地看了看可意,可意一脸凛然,丝毫没有回转的余地。为了不惹师父生气,张渡只有转身,拖着步子,一步三回头,走进了电梯。看着张渡进了电梯,可意松了一口气,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于是,可意迅速融进渐渐加深的夜色里。

    花底离愁三月雨,楼头残梦五更钟。今夜,又有人无心睡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