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当初聚散 > 第二十二章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张渡无奈地回了房,整个心思却挂着可意。但他又不敢打电话给可意,怕可意气恼之下再不见他。看书看不进,打游戏也了无趣,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只有到阳台,看到那两盆多肉,才有所平静。他把肉肉轻轻地搬起来,挪进了屋里,怕晚上的寒气冻坏了它们。看着长得及其精神的小肉肉,就仿佛看见了可意。环顾四周,房间里似乎还有可意的笑声,留着她的淡淡香气。张渡摸摸额头,可意敲打过的地方隐隐发热。张渡一点也不觉得饿,却在想可意是否吃了饭?会不会饿坏了?有没有安到家呢?他犹如一头困兽,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无所适从。生平第一次到颜可意这么特别的女人,和之前接触过交往过的女孩子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再想到可意讲课时的专注认真,打游戏时的沉着冷静,怼自己时的伶牙俐齿,开玩笑时的幽默有趣,还有就是卸了妆之后的轻灵秀雅。。。。。张渡简直痴迷了,难道,这就是。。。爱情?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可意是不能爱的,她是师父,高高在上,自己哪里配得上她。绝不能这样亵渎师父,绝不能!张渡拼命想把可意从脑海里赶跑,可是无法成功。他觉得自己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一定会疯掉。不行,得找个人喝酒倾诉。找谁呢?父母?绝对不可能!姐姐?算了,她自己感情还没理顺。找几个哥们?罢了,他们怎么能理解?对了,找张潇哥!他最有经验,一定能给出好主意。

    于是,张渡给张潇打了电话。

    “哥,是我。你在哪里?我想过来找你喝酒,聊一聊。”

    张潇接到张渡的电话,未免有些惊奇。张渡上大学之后,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很少单独联系自己。这个时间,突然打电话来,还要喝酒聊一聊,怕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张潇对弟妹的感情很深,对家人很在意,所以他约了张渡到自己的别墅,几下就把身边的人打发走,自己也赶紧赶回去等张渡。

    张渡骑着摩托,风驰电掣地来到张潇的门口,张潇的豪车反而到的晚了些。张潇看见门口守候的张渡一脸沮丧和迷惑的表情,大为不解。他带着张渡进了房间里,张渡一屁股坐下来,不说话,直愣愣地抬头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张潇没有打搅他,去厨房拿了两瓶啤酒,递给张渡一瓶,自己喝了一大口,看着张渡,仍然不做声。张渡狠狠灌了一大口啤酒,不小心呛着了,猛烈地咳嗽。张潇从没看见张渡这么进退失据过,又见他衣着打扮不同往常,心里有了底,大概猜到是因为什么了。

    张渡平复下来,声音嘶哑地对张潇说:“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我从来没有这样想念一个人,想和她一直呆在一起,聊天、看书、打游戏、开玩笑。。。。。。就是什么也不做,静静地坐着也好。关键是我不应该对她有这种念头,她高高在上,我只能仰望,我们不是一类人。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但我不敢告诉她,只怕一开口,她就消失,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我好怕见不到她,你说,我是不是有病了?”说完,又是一大口啤酒下肚。

    张潇彻底明白,张渡是陷入爱情了,只是,这很显然是一种单相思。哎,这两姐弟,怎么都这样?净是爱上不爱自己的人。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你这样失态?长得有多美,迷得你这样昏头转向的?”

    “美?是很美,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种美,但确实很美。”张渡像是在自言自语。

    张潇皱了皱眉:“你说什么?到底怎么样?不美还能吸引你?据我所知,你之前的女朋友都是美女吧。”

    “不,不要把她们拿来和她比较。完不同,你懂不懂?我之前找的女朋友,根本就是。。。很庸俗的美,只是美在外表,还得靠整容和化妆,而她才是真正的自然纯真。”张渡喃喃地说着。想到可意白皙的瓜子脸,映衬着红红的嘴唇,不由得嘴角上弯,沉溺在想象中。

    张潇倒是看得发傻,张渡怎么了,不会被下了蛊吧?才表示出悲伤,这会儿又在笑,啥情况?

    “喂,张渡,你没事吧?对女人我比你有经验,过了这三分钟的热情,自然就淡了。高高在上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一开始故作矜持,一副清高样,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罢了,到头来还不是乖乖地拜倒在我的物质引诱下。需要钱吗,我支援你,对女人就一招,买买买。当然,还得要甜言蜜语哄着。”

    “哥,你怎么这样说她。她才不是这样的女人。你都不知道情况,别乱说。”张渡很不满张潇把可意和他的女人相提并论。

    “好好好,我少说两句。你这么维护她,看来是真动感情了。”

    “那我怎么办?我不能这样,我不能对她动感情,不然她会吓跑的。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张渡沮丧地抱着脑袋,很苦恼。

    张潇看着张渡痛苦的样子,突然心生羡慕。自己这么多年,和很多女人好过,但从来没有像张渡这样的感情,甚至这辈子会不会有这样的感情都很难说。年轻就是好,没有太多经验,反而有激情有冲动,有爱的渴望。

    “好吧,让我想想,怎么帮你。既然你觉得她不会喜欢你,那你就是单相思,要不你就放弃。长痛不如短痛。不要见她,或者另找一女生,就把她淡忘了。”

    “不,不可能,我不可能不见她。至少现在不行。我宁可痛苦地掩藏自己的情感,也不想离开她。”

    “那你就大胆地追求她。年轻人,要有冲劲和勇气。如果错过了,你可能会后悔一辈子。就算被拒绝,也对自己有个交代。”

    “哥,我现在还不能。。。。。。你不了解她。我也不清楚对她的感情是不是爱情,或者还有其他成分。。。。”张渡努力想说服自己,努力想让自己相信是因为这段时间比较孤单,情感压抑较久的缘故,才会有这样充沛的感情爆发。

    “别挣扎了,你是陷入爱情了。虽然我还没经历过你这样的情感,但我判断的出来,你确实是在单相思。”

    张渡绝望地闭上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轻易地陷入一段不能存在的感情中。只能说,可意的吸引力太大,让他猝不及防就陷落了。

    张潇好奇地问:“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哪个女孩有此能力,这么吸引我们的帅哥?”

    “她。。。不,我不能说,绝对不能透露她的半点消息。决不能。哥,你就别问了。”

    “我不问清楚,怎么帮你想办法?我还想会会这位女生,看清她接触你的真实目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她接近我,是我死皮赖脸赖上她。”张渡赶紧解释。

    “什么?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我真不方便说,我今天说的这些,你千万别给其他任何人说。万一她知道我泄露了关于她的事情,她一定会翻脸,马上就会弃我而去。”

    “有那么严重吗?忘又不能忘,说又不能说,到底啥情况?”张潇越发好奇,这是什么样的女人?这么神秘?搞地下特工的吗?以为在拍谍战片?

    “总之,你不清楚情况,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算了,我不能再说了。今天就到这,我倾诉一下,感觉要好多了,不然会被憋死的。”

    “就这样?真不需要我帮忙?”

    “谢谢哥愿意听我胡言乱语,你已经帮了我的大忙。今天的事你不要给任何人说,拜托!”张渡恳切地说着,站起身准备告辞。

    “唉,你喝了酒,要不就别走了,就在我这休息一晚,明天再回去。反正我这就我一人。”张潇热情地挽留张渡,他实在是想有人陪着,不然,空荡的别墅有一种寂寞的气氛。也许是年纪越大,就越怕孤单,也许是在外面晃荡久了,想回归家庭。总之,张潇的寂寞在灯红酒緑之后越发清晰。

    张渡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去:“谢谢哥,我还是回去吧。一点啤酒,不碍事的。”

    在张潇的目送下,张渡骑着哈雷,飞一般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而今晚注定张渡难以入眠。诗经里第一篇《关雎》很好地形容了张渡的状态: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话说可意匆匆忙忙逃也似地回了家,还好,这次精明了,还是选择地下车库溜回房间,并没碰到经常在单元门口蹲守的沈大妈。可意一路回来比较顺利,即便是在明亮的地铁上,也没引起太多人注意,大多数人都在看手机,不看别人。电子设备加剧了这个世界的冷漠,人和人之间面对面的真诚交流越发显得稀少而珍贵。也许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们的语言和直接交际的能力都会退化。

    可意回房之后,照例是先洗漱一下,然后去照料了一下多肉植物,再简单吃了点水果,坐下来在电脑前查阅一些舞台剧的资料,为进一步完善营销策划做准备。她完没有想到张渡竟然会对自己动了超出师生之外的感情(或者是一时的沉醉),原因在于一是可意常常低估自己对男性的吸引力;二来现在的男生接触到的女生很多都不是很真实,反而对于可意这样自然真实不做作的女生有好感;三是可意思想上比较成熟,智商情商很高,对于越来越多注重内在的男人而言,确实有吸引力。

    可意并没有把今天的小插曲放在心上,自然不会受其所扰。她仍然按照计划一周两次去给张渡上课,仍然是往常一样的打扮和态度,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张渡这边对可意的感情有了质的变化之后,即便是拼命隐藏,多多少少还是会影响他和可意单独相处时的状况。所以当可意再次来到张渡的住处进行授课时,也感觉到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张渡貌似要拘谨些了,而且听课不够认真,思绪飘忽,不时盯着可意看着,而一旦可意看着他,他就立马把目光调转开。可意觉得上课效果不太好,索性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张渡。

    张渡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可意:“师。。。师父,怎么啦?”

    “我觉得今天你不在状态,有心事?”

    “没,没啥。可能是昨晚睡晚了。”张渡赶紧解释,心里却想着:还不是因为你。但这话确实没胆量说出口。

    可意想了一下,直截了当地说:“如果是关于我,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哪些地方我做的不够好,请明言,不需要藏着掖着。开诚布公最好。”

    张渡没想到可意这么直接,终于麻着胆子问了一句:“师父,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真实容貌呢?”

    可意这才明白张渡在想些啥,稍微愣了一下,原以为张渡不会在乎自己的外表,没想到他还是受了影响,女人的外貌就那么重要吗?张渡见过的美丽女生还会少吗?

    可意想了一下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终于很淡定地说:“首先,我的外表并不会影响我授课的质量,我觉得你的关注点不应该在这方面;其次,我并不是要刻意在你面前隐藏什么,平时我一直就是这样装扮,和其他女人一样,我也很注意对皮肤的保养,只不过其他女人是买现成的化妆品,而我是发挥自己的专长,自制护肤品罢了。第三,我们俩相处的时间很短,也纯属雇佣关系,私人事务最好不要介入;第四,我觉得你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专心准备,争取一举成功;最后,如果我之前的言行对你有什么误导,我道歉,并保证后面的几次课更加professional。”

    张渡听着,暗叫不妙,心里一阵惶恐,终于还是把可意得罪了!听完可意的话,他着急地解释:“不是,不是,师父,你没有任何问题,没有误导我,是我自己的问题。对不起,对不起!”缓了一口气,又急急地补充:“师父,你已经做的很professional,我们还是像之前那样相处就好。”心里暗下决心,绝对不再提有关容貌的问题,就当一切没发生。

    可意也不想把气氛弄得太紧张严肃,反正也就还有不到一个月结束这项任务,何必不欢而散,不如彼此留个好印象。她笑了笑,恢复了自然的态度,继续给张渡上课。张渡得了可意的一番教诲(警告),老实多了,也不敢再东想西想,只有认真学习。恐怕也只有认真学习,才能在师父面前提升好感度吧?

    学习完成,可意主动招呼张渡一起切磋游戏,在游戏过程中,两人又恢复了自然默契的相处状态。张渡真希望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下去,时间能停止在这一刻该多好!可是,时间哪里是凡人能够控制,开心的时间往往过得更快(符合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局游戏结束,可意也要告辞了。

    可意再次叮嘱了复习事项,转身出了门,张渡一来不敢再提吃饭的事,二来也不敢送可意,只有眼睁睁看着可意消失在走廊尽头,自己还呆呆地站在门口,内心失落无比;一想到又要隔一个星期才能再见到可意,心中无限酸楚,当然,还有无限期盼。

    张渡这边感情才如早春的杨柳,发出嫩枝;张洁那里的感情却似夏日的绿荫,已经繁荣茂盛。一吻定情之后,张洁再次约会展祺,展祺不能再推脱,只有答应下来。两人这次的约会是在一家网红店,吃日料。

    袁展祺对吃饭其实没有太讲究,形式大于内容的饭局往往不让人期待。不过好在张洁并不是讨人厌的女人,展祺对她仍然有超过对其他女人的好感,这次约会也不是那么尴尬。两人和正常恋爱的情侣一样,分享着美食。期间,张洁的话会多一些,展祺相对要沉默一些。不过,归功于新产品的进展很顺利,展祺的心情比较好,这次的约会还是比较的顺畅。

    张洁投其所好:“展祺,听说你们公司的新产品已经要上市啦?祝贺祝贺!”

    “嗯,已经在考虑推广策划。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月就会有大型推广活动,到时候还得请你多捧场啊!”

    “那是自然,我会请我的闺蜜好友都来参加,一定要把场面搞得热热闹闹的。要一鸣惊人嘛!”张洁甜甜地笑着,讨好地望着展祺,对展祺的邀约表达了了女主人的身份。

    展祺笑着表示感谢,同时很绅士地把一盘和牛推至张洁面前。张洁对展祺的贴心很满意,看着展祺英俊的脸,挺拔的身姿,越发喜欢,心里如蜜一样甜。展祺虽然不如张洁那样动情,但毕竟在潜意识中已经把张洁当作女朋友,张洁今天的装扮确实也很迷人,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瞩目,也给展祺带来了心理上的满足,所以还是面面俱到照顾张洁。两人在外人看来,真是一对玉人。

    “对了,你们的产品名字叫白夜?听张潇哥说的。”

    “是的,你觉得怎样?”

    “倒是很特别,不知是谁提出的创意,很文艺的感觉。”

    “是我们市场部的同事。据说灵感来自于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也符合我们产品的特色。”

    “东野圭吾?是日本人?”张洁的记忆中还没有这位小说家的一席之地。

    “怎么,你不大看日本推理小说吗?”

    “嗯,我看的言情小说比较多。”张洁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炫耀地说。

    “哦,我以为最近流行东野圭吾的小说,你也会看看。”

    “我不是很赶潮流,流行的东西不一定能持久。”张洁颇有见地地说出这句话来,要显得自己与众不同。

    “嗯,不过东野圭吾的小说倒是值得一看。”

    “你推荐的自然是好的,我一定要看的。你工作繁忙,还有时间看这些闲书,真是不简单。”张洁甜甜地笑,崇拜地看着展祺,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爱意。

    “现在不是流行跨界吗?我们做妆品这个行业,多接触些其他专业的知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对工作是有帮助的。”

    “对的啦,展祺,每次和你聊天,都有收获。你真得多教教我,我要多多向你请教。”张洁再次崇拜地看着展祺,令展祺自尊心得到了满足。展祺回应着笑了笑,这一笑,竟让张洁心神不宁半晌。唉,颜值高的男人,怎么说怎么做都是对的。女人花痴起来,简直就像老房子着火,没救!

    两人终于把这顿高颜值的晚餐解决了,展祺犹豫着,下一步将干些什么?总不能就这样把张洁送回去吧?时间还早,约会也还得继续进行下去。做什么?还是看电影?泡酒吧?

    正当展祺犹豫不决的时候,张洁恰到好处给他解了围:“还要谢谢你帮忙给张渡找到的家教,他满意得很。听我妈说,张渡整个人完变了,看来考试出国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我爸妈也嘱咐我要好好谢谢你。下一次,我和张渡一起请你吃饭吧。”

    展祺表示不客气,乐意效劳;顺便问张洁的意见,接下来到哪里去?张洁想了想,说:“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张渡?”

    展祺一开始有点犹豫,但转念一想,觉得比两个人呆在一起好,就爽快地答应了。张洁解读的意思却是展祺乐意和自己去见家人,已经是把自己当一家人,心下欢喜,于是两个人出门去超市买吃的带给张渡。张洁自然而然挽起了展祺的手臂,展祺僵了一下,顺其自然。街上出现的郎才女貌一对情侣,吸引了不少眼球。展祺并不想这样高调,以免被狗仔队做成八卦登出来,回头又被老爷子批评;而张洁却是巴不得世界人民都知道自己恋爱了,堂堂袁公子就是自己的男朋友。好在袁展祺还没有那么吸引八卦记者的能力,而且现在的新闻导向是宣传正能量,所以记者们的风向转变,暂时也就顾不得袁公子的八卦了。

    张洁和展祺到达张渡租借的房门口,张洁按响了门铃。张渡正在做英语模拟题,边做边想着可意,有点三心二意;突闻门铃响,一惊之间,理想中是可意回来了,但现实往往和理想背道而驰,开门一看,竟然是姐姐和。。。袁公子?!

    “张渡,我和展祺来看你。”张洁笑语盈盈,关心地看着张渡,顺便把展祺拉了过来,推至弟弟面前。

    “张渡你好!”展祺热情地伸出手,对这个看起来高大魁梧阳光的小伙子很有好感。之前见过面,也是比较早的时候,而那时的张渡还比较小,并且形象可没现在这么清爽。

    张渡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见到姐姐很亲切,见到展祺很意外,但目光落在姐姐挽着展祺的手臂上,一切都很明了。

    “姐姐,展祺哥,快进来坐吧。”张渡替姐姐高兴,前一段时间进展还不顺利,今天竟然就一起来看自己,顺带撒一把狗粮。生活呀,真是太多姿多彩,太意外了!也许,师父和我会。。。。。。赶紧打住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张渡把精力集中到姐姐和未来的姐夫身上。

    张洁和展祺进屋坐下,张渡张罗着泡茶,并把母亲大人带来的点心摆出来。张洁一边帮忙,一边夸张渡:“张渡,你真是越来越能干了。不但把自己收拾的整整洁洁,房间也打扫得这么干净,还知道招呼客人。真是一日不见,当刮目相看。”

    展祺也环视了房间,暗暗点头,张渡作为一个单身汉,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倒是不知道这是可意的功劳)

    突然,展祺看见书桌上摆着两盆多肉植物,貌似在哪里见过,很眼熟。(当然比较眼熟,这两盆多肉是可意从实验室拿过来的。可意不但在家里,同时在办公室和实验室也养了很多肉肉。之前,展祺在实验室见过的。由于肉肉们被可意伺候得很好,所以比较吸引眼球,展祺自然是注意到了)

    当然,展祺以为是黄鑫在做家教,想到黄鑫和可意既然是同门,关系又好,和可意一样养养多肉,顺理成章;甚至找可意要几盆多肉也是很有可能的。但是,一想到可意,心里经不住又高频度跳了几下。赶紧回过神,看着张杰和张渡。

    张洁也注意到那两盆多肉,惊讶地问:“弟,你好久养的这些植物?真好看。”正准备动手去摸一下,张渡着急地喊:“别动!”把张洁吓了一跳:“怎么啦?这么金贵?碰都不能碰?”

    “对不起,姐,不是有意要吓你。确实这两盆肉肉很重要。”张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嗯,肉肉?你喊它们肉肉?怎么一下子你对这些植物感兴趣了?”张洁表示很不解。

    “这一盆是桃蛋,这一盆是熊童子。”张渡把话岔开,主动介绍两盆多肉。

    “嗯,养得真好。”展祺接了一句,由衷夸奖道。

    张洁却还在纠结张渡得转性,追着问:“你以前没有耐心和心情养植物啊,转变还真大。”凭着女性得直觉,张洁试探着问:“是哪个女生送你的?”

    张渡只有坦白:“是师父送的。”

    “什么,师父?”

    “就是我的英语家教老师。”

    张洁这才恍然大悟,展祺是老早心里有数,不动声色罢了。

    张洁继续追问:“你的老师为什么要送你多肉植物?”

    这时展祺出来解围:“是这样的,因为家教是我们公司的,正好是生物专业毕业,所以喜欢养植物,送两盆给张渡也很自然。”

    “就是就是,师父喜欢植物,送我这两盆肉肉,是为了帮助我保持房间空气清新点。”张渡一边说着,一边转向展祺:“谢谢展祺哥,我知道这个家教是你帮我找到的,麻烦展祺哥了。”

    展祺笑着表示不客气,不过大家都看得出来,张渡确实对这位老师及其重视和尊重。展祺心里略微嘀咕了一下,不知道黄鑫是否会对张渡有另外的“影响”。不过,张渡应该不会对黄鑫产生其他情绪,毕竟黄鑫不是那种能够吸引张渡这种愣头青的类型;而且,据展祺对黄鑫的判断,黄鑫也不会对张渡有什么想法。两个人完不是一类,不合拍。(他哪里知道,这位家教竟是可意冒名顶替的)

    张洁知趣地不再追问,表示对展祺和张渡的信任。不过,凭着女性的第六感,她隐隐约约觉得弟弟和这位家教之间不是那么简单。(这点倒是和张夫人的感觉一致,第六感也能遗传吗?)

    张洁又问了问张渡学习和生活的情况,叮嘱了张渡几句,准备和展祺告辞。这时,张渡悄悄拉着张洁,把她带到一旁,不好意思地说:“姐,给点赞助吧。我要考试,总得吃好点,还要买资料,不好意思再管爸妈要,还是你支援点吧。”张洁宠爱地拍拍张渡,笑着用微信转了一笔钱给张渡。张渡搂着张洁,亲昵地说:“还是姐姐最好啦!”

    张洁娇嗔地推开张渡,不好意思地瞟了一眼展祺,说到:“肉麻!”

    展祺看着他俩这么亲热,心生羡慕,想到自己的姐姐,可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亲热过。一想到又有一段时间没回家看看家人,特别是可爱的侄女,不禁有些愧疚。

    张洁和展祺告别了张渡,展祺把张洁送回家,仍然是迫不及待地告别,主要是展祺还没打算见张洁父母,张洁也知道这种事急不得,今天展祺陪着见了弟弟,已经很不错了。一切进展顺利,倒不急这一时半会,所以她很体贴地放展祺离开。不过,告别吻还是保留了。在张洁的暗示下,在皎洁的月光下,展祺还是吻别了张洁,唇边留着张洁的脂粉香,一路伴着展祺回到自己的住处,但不自觉地,展祺竟然回味起电梯里闻到的可意的香气,那种淡淡的体香,那么遥远,又那么清晰。这是怎样一种混乱的情绪?和张洁约会,却想着另外一个相距遥远的女人。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