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 第二百二十章 隐患
    w.co

    尽管顾景贤没看过,甚至一点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可红衣女子感觉像有无数把刀子扎在自己身上,疼得要命,也难堪极了。

    她慌乱地看眼四周的工匠们,只有他们还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她又偷瞄一眼苏小雪与顾景贤,拽好自己的衣衫。

    一片雪白隐藏在红衣之下,那红中透着白的隐约,令人无限遐想。

    红衣女子站到一边的树下,向几个工匠放电眼。

    工匠们感觉魂都要飞出去了。

    木虎喝道:“一个个的,仔细干活!不然,对得起苏姑娘给的给的工钱吗?”

    工匠们自知理亏,急忙要去做事。

    可那一抹春光仿佛刻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

    红衣女子很懂男人,将垂在胸前的长发撩到身后,又往前一挺,冲工匠们莞尔一笑。

    工匠们顿时气血上涌,恨不得立刻结束手上的活,迅速跟着这位风骚老板干活呢。

    苏小雪明显感觉到他们被红衣女子诱惑的心猿意马,干活没那么仔细了。

    她示意顾景贤在旁边等等,去找来若梅,“你给汪老板扇扇风,免得热着她,咱们得赔医药钱。”

    若梅得了她的指使,拿着一把大蒲扇在她面前扇风。

    “你挡着我了!”红衣女子再度焦虑。

    苏小雪笑道:“这不是怕晒着你吗?”

    若梅挡得更严实了。

    苏小雪快步回到工匠面前,“大家先喝一碗绿豆汤,解解暑热。”

    众人依言,拿了绿豆汤喝。

    楚家有冰窖,苏小雪每天会弄一些冰块回来,放在绿豆汤里,清凉解火。

    一碗绿豆汤下肚,一股冷意窜遍身,从内而外透着股凉爽感,工匠的鼻子们没那么疼了。

    木虎凶巴巴的喝道:“还不赶紧干活?”

    木匠们心虚的互相看看,赶紧老老实实做事。

    红衣女子的脸都白了。

    苏小雪挑衅的看她一眼,要求工匠重新的检查刚过手的木材。

    工匠们自知刚才盯着美女看,没认真做事被人看出来了,自己理亏的很,于是老老实实的重新检查。

    红衣女子脸上半点血色都无了,“怎么还要重新检查,你是故意折腾人,耽误我时间吗?”

    她气势汹汹的冲向苏小雪。

    半道,一条胳膊伸出来,挡住她的去路。

    “顾县令呀?”红衣女子立刻变脸,娇滴滴的冲顾景贤抛媚眼。

    顾景贤不为所动,背后打手势,示意苏小雪继续检查。

    苏小雪放心的招呼大家。

    顾景贤道:“买家检查好货物再付钱是理所应当,也免得将来出问题闹矛盾,影响你自己的名声。”

    红衣女子眼圈发红,委委屈屈道:“可苏小雪耽误了我一上午的时间,害我少赚了很多钱呢!”

    “少赚了多少?”

    红衣女子愣住,没想到顾景贤问的如此直白。

    她有些慌张的吸口烟,“赚多少钱的事,不好当着买家说吧?”

    “那你可以偷偷告诉我,本官查得清清楚楚,才好为你讨回公道,是不是?”顾景贤十分耐心。

    红衣女子发觉有机会,立刻又靠近顾景贤,一边嚣张地看着苏小雪,好像在告诉她——

    眨眼之后,顾景贤便是她的囊中之物。

    苏小雪不屑的耸肩,转过头去。

    红衣女子咬咬牙,对顾景贤勾手指,“来,靠近点儿,我都告诉您呢。”

    顾景贤没动,“旁边没人。”

    红衣女子就没见过顾景贤这样不动如山的男人,她靠着美色做成了多少生意,怎么这块硬石头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她试图再靠近一些,但是顾景贤后退了。

    “顾县令啊……”她眼中浮起一层水雾,“您这个男人,就一点儿也不懂女人心吗?”

    顾景贤不由地看眼苏小雪。

    她正忙碌着。

    如果他早点摸懂苏小雪的内心,他们可以更早的团聚吧?

    红衣女子很是受伤,捂着心口,“顾县令,求您多看看奴家一眼,可好?”

    顾景贤收敛心虚,冷漠的反问道:“这和你赚多少钱有关系吗?”

    红衣女子知道今天是踢到硬石头了。

    “若是姑娘打算勾引我,来搅乱苏小雪的心,借此让他们不能好好检查木材……我劝你省点心,别浪费力气了。”顾景贤幽幽开口。

    红衣女子的身体忽然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直勾勾的望着苏小雪他们,眼中透出无措。

    “说不出来吗?”顾景贤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最后盯着她的烟杆,若有所思。

    “我……”

    “苏姑娘,您快来。”

    木虎的叫声打断她的话。

    苏小雪迅速上前,“怎么了?”

    木虎拿出两根细铁棍,分别钉入两根木材内,“您看有何不同?”

    两根木材都是同一种木头,但是右边一根钉入铁棍的时候明显要吃力一些。

    苏小雪上前,问道:“为何这根很难打入铁棍?”

    “因为泡过水。”木虎严肃的瞪向红衣女子,“该问一问这位汪老板了。”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看向红衣女子。

    “我……我不知道!”红衣女子的脸上半点血色也不剩了,慌张的叫道。

    木虎冷哼,手掌贴在木材横断面上,死死的摁了会儿,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绝对是泡过水的,虽然晾晒了几日,但是内里仍然是湿的。”

    “这种木材做成支柱房梁,指不定哪天可就塌了呀!”另一个工匠惊呼。

    “怎么可能!”红衣女子尖声叫道,好像谁大声说话,谁就有道理一样。

    顾景贤来到木材前,直接拿起斧头,几下劈开木材。

    只见木材中心颜色暗,透出一股难闻的味道,似乎还有水要滴出来了。

    “你要做何解释?”顾景贤凉声问道。

    红衣女子跌坐在地上,哑口无声。

    木虎迅速检查了其它木材,“剩下的多少都泡过水,不能用了。”

    “其它的没问题吗?”苏小雪有些可惜,能用的只有二分之一,得头疼剩下的木材得从哪里进货。

    木虎点头,“若是苏姑娘不放心,我们再检查一遍。”

    苏小雪笑道:“木师傅,您做事,我很放心的。”

    话是如此,但木虎很负责的叫上工匠们检查第二遍。

    苏小雪便来到红衣女子面前,“没问题的木材,我仍会买下来。”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