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橘衣少女(第1/3页)
    谁也没有料到唐长安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下让长柱打晕天峰寺里的和尚,要知道这会虽快到正午,寺庙香客不多,可总归是有那么三两个的,如此做法,自然是被人给发现。

    “忒那猴毛小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伤天峰寺僧人,眼里可还有佛祖!”一名身着淡橘黄色长裙的少女跳了出来,手持一柄长剑指着他们,掷地有声的质问道。

    唐长安闻言连忙摆手,顺势扶住晕厥过去的无花,解释道:“这位姑娘误会了,我们并无恶意,无花师兄只是体力不支晕厥过去,我们正准备扶他进屋休息呢。”

    “呸!猴毛小贼,刚才分明是你让旁边那汉子出手打晕和尚,怎睁眼说瞎话!”橘衣少女当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差点手中的长剑便拔了出来,刺向唐长安。

    “姑娘就事论事,骂人就是你不对了,若是我要加害无花师兄,为何现在还跟你在这多费口舌?”唐长安看了一眼四周因动静吸引过来的香客,甚至先前大殿里面的僧人都跑出来一位,朝他们走来。

    “施主,这是……”僧人正是之前和唐长安辩驳的那位,不解地看着他怀里的无花。

    唐长安闻言,连忙解释道:“方才与无花师兄交谈时他突然昏厥过去,想必是这天气酷暑难耐的缘故,大师赶紧帮忙,一同把无花师兄扶进屋休息休息。”

    酷暑难耐?

    僧人抬头看了一眼太空,虽是阳光普照,可这初春的温度能有多高?

    不过当下也不是纠结这些的缘故,僧人连忙上前搀扶和唐长安一同将无花朝大殿后面的厢房走去。

    “无耻至极!”橘衣少女见唐长安依旧满嘴胡话,忍不住剁了剁脚,亦是跟了上去。

    ……

    “施主,将无花师弟放在这便可。”中年僧人把他们带到一间厢房内,里面是大通铺,最右边是无花的床榻。

    唐长安轻轻把无花放上去,不过手并没有离开,而是握住无花的手腕,道:“在下灵凉城药尘铺的药童,会一手号脉手艺,看看无花师兄的脉象如何。”

    毛遂自荐。

    中年僧人闻言双手合什表示感谢。

    一旁的长柱却有点发懵,凑到他耳旁问道:“长安,你什么时候会号脉了?”

    要说药尘铺里面谁的医术最差,那莫过于唐长安了。

    他连最基本的药材都分不清楚,更别提替人号脉治病。

    唐长安不动声色地用另一只手掐了掐长柱的大腿,长柱吃痛缩了回去,似乎也明白什么,乖乖站到一旁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距离一刻钟还有一段时间,脑海中的人物卡抽取倒计时一点一点的走着,犹如命运的枷锁禁锢着唐长安。

    中年僧人似乎也看出点问题,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唐长安,眼神里露出询问之意。

    没看见!

    唐长安索性把眼睛给闭起来,学那老中医摇头晃脑,闭目沉思,搭在无花手腕上的食指轻而有节奏的敲打着。

    不得不说长柱这一下打的够狠,这么长时间无花都没有醒过来。

    叮!获得‘无花’人物卡一张。

    呼!

    终于是获得了隐藏在无花身上的人物卡。

    “好了,无花师兄并无大碍,休息一下即可。我们就不叨扰了,告辞!”唐长安抱拳说完,直接拉着长柱就往外面走去。

    强装镇定半天,东西到手,自然是尽快开溜,若是等无花醒来指认他们,到时候估计就得让烟娘过来捞人了。

    “施主慢走。”中年僧人虽然对唐长安的行为举止有些疑惑,但并没有阻止他们离去。

    “无法……师兄……”虚弱的声音在厢房内响起,昏厥过去的无花缓缓地睁开双眼,视线内隐约还能看见两道离去的背影。

    这背影,有点眼熟。

    “无花师弟,你醒了。”无法连忙扶起无花。

    “师兄!快抓住他们!就是他们打晕师弟的!”无花一把抓住无法,瞪大了眼睛看着外面离去的两道身影。

    “不好,快跑!”唐长安一直都在关注身后的动静,一听无花这话哪里还能淡定,撒开脚就往外面跑去。

    “长安……你等等我!”

    “猴毛小贼,早就知道你心思不正,给本姑娘站住!”那橘衣少女不知道从哪里也蹿了出来,朝唐长安他们追去。

    “天峰寺武僧何在!”

    “无法师叔!”

    “拦下他们!”

    “是!”

    ‘哒哒哒~’

    一场阳光下的追逐即刻上演。

    “快快快,快些下山!”长柱现在也慌了,见后面先有橘衣女子追来,又有武僧持棍而来,顾不上其他,撒开脚丫子就往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