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真的不要?(七更)(第1/2页)
    严威和路为民没有多待,几人聊了半个小时,他俩就准备告辞了。临走的时候,严威问于采蓝:“采蓝,我跟你说的股份的事,你真的打算放弃啊?你不是说我这个地产公司以后肯定会发达吗?”

    “是啊,肯定会发达的,你那可是黄金行业啊。不过我还是不参与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高尚?”

    “高尚?是傻还差不多。”严威撇了撇嘴。

    路为民说道:“小于想要什么东西,她自己会去争取的,她可不想欠你的,跟你绑一块。”

    严威嘀咕了一句:“我巴不得她跟我绑一块。”

    于采蓝没听清,问他:“你说什么?”严威告诉她:“没说什么,走啦。”说着,镜子一戴,跟路为民两个走了出去。

    两人走出医院,上了严威的车之后,路为民说道:“你听说最近鹿港那边又抓到间谍的事没有?”

    严威一愣:“我最近忙着公司的事,还真没注意。到底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级别不够,只知道一点大概,听说何宸风受了点轻伤。这件事他应该是瞒着小于呢,你也别说出去。”

    严威知道事情轻重,点头答应:“你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呵,因为那个间谍明面上的身份是记者,妈蛋!为这事,咱们社长去开了好几次会。”

    严威一想,记者这个身份可以采访可以拍照,做这行还真是方便。

    这时路为民严肃地看着严威说道:“何宸风这个人很重要,他一个人甚至能顶多少人你我都说不清。你知道咱们国家的海军很弱,所以在外国挑衅咱们的时候,咱们总是口头上n,却做不出什么实际行动来。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咱们太弱吗?所以只有咱们的海军强大起来,各方面都强大起来,咱们才能硬起来。何宸风所做的一切不是你我能比的。所以你撬谁的墙角都可以,撬他的墙角你得问我能不能答应。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严威极少看到路为民这样对他说话,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说道:“你想什么呢?我根本就没想过怎么的。”

    严威说完,打了路为民一拳:“行啊,民子,当上主任了,还跟我厉害上了。”

    “不是厉害,我是提醒你别陷进去,做朋友,还可以轻轻松松的说笑,这样就很好。”

    严威听到这,沉默了,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五月的沂州城,夜幕降临,但是街上依然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喜欢在这个时候出门逛街。五月的夜风恰到好处,所以路人们的脚步大都很悠闲

    然而在沂州机场,一架从北安市途经沂州的飞机徐徐落下后,很快就有几个行色匆匆的人从机场内出来,坐上机场外专门等候的一辆中巴。

    这一伙人来自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为首的是肝胆乳腺专家,享受nn津贴的迟建国教授。

    他年近六十,国字脸,戴着眼镜,上车坐好之后,也不跟迎接的人客套,直接问道:“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迟教授是病人家属通过朋友关系,专门请他来人民医院会诊的。

    来迎接他的是人民医院肝胆乳腺科的副主任和病人家属、沂州大学的一位副校长。

    副主任说道:“情况很不乐观,病人因患急性胆囊炎先在四院保守治疗了十天,转到我院之后,病人每天下午二时就会发热,体温高达40或41度,发热时立即打针,约五六个小时候能退热,但体温仍然维持在35度到39度之间。高烧原因不明。因连续高烧多日,目前体质下降严重,身衰竭,已至病危状态。”

    病人家属看着迟教授接过人民医院方面递过去的各种检查单和片子、处方笺,虽然焦虑,却不敢打断迟教授的思路。

    良久,迟教授说道:“到医院先看看病人具体情况再说。”却没有说能不能治,有什么办法。病人家属心里就有些沉。

    因为是夜间九点多钟,路上车辆不太多,所以车子一路很顺利,半个小时就把这一行人拉到了人民医院。

    迟教授虽然年纪不小了,身体却很不错,下车后让人民医院肝胆乳腺科副主任带路,风一般地就往住院部四楼走去。

    早有十几个人等在住院部了,有的在病房门口守着,有的就在住院部楼下翘首企盼。看到这一队行色匆匆的人,外边等着的俩人,一个忙上前迎接,另一个年轻点的连忙跑上去报信:“三姨,来了来了,首都的专家来了。”

    眼睛红肿的一位年近六十的妇女听到声音,抬头像这边楼梯口往过来,在身边人的搀扶下,往前挪了几步:“真的来了?”她有点不敢相信。

    跑上来的年轻男子说道:“是真的,你看上来了。”

    那妇女眼里就有了些喜色,或许,儿子有救了吧?

    医院这边动作很快,已经有人给迟教授递上了白大褂,病人家属则殷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