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谁最亲(第1/2页)
    “看那云梦山,有个白云洞。洞中刻有天书,学会大有用……”自从江小悠来了之后,每天的动画播出时段,电视便被她承包了,此时她正入神地看着《天书奇谭》,等看完了回头一看,刚才坐在她身边的于采蓝已经不见了。

    她外婆正和张妈在厨房里说话,商量着明天出门要买什么。江小悠从她外婆那里知道她大姨一家人后天就能到,说是今年过年他们一家几口人就在鹿港过了。她外婆这是要多准备点菜,好迎接她大女儿一家人。

    江小悠看完了动画,一个人觉得有点无趣,便走到于采蓝的房间门口,见房门虚掩着,里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她大哥还没下班昵,她想知道于采蓝一个人在干嘛,怎么没动静呢?

    想到这儿,她就探头往里看了看,发现于采蓝手里拿着的书耷拉到一边,半个身子盖着被,躺在床边就睡着了。胳膊还露在外边。

    她便轻手轻脚地猫一般走过去,把被子轻轻往上拽了拽。然后又悄没声地退了出去。

    “外婆,大嫂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天天这么早睡啊?”江小悠跑到厨房去找她外婆说话。

    “不是告诉你了吗?你大嫂肚子里怀了小宝宝,就容易困,需要多休息,别去吵她。”何老太太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便转身出了厨房,去了一趟于采蓝的卧室。平时她是不会过来的,这也是因为于采蓝怀孕嗜睡,不瞅一眼不太放心,这才过来。

    她在门口看了一眼,睡得挺香的,被子也盖严实了,便拉着江小悠退了出来。

    江小悠邀功地说道:“外婆,刚才被都没盖好,就盖到腰,是我给她盖好的。”

    “这丫头,有一点功劳就嚷得谁都知道。”何老太太说着,抓了一把糖霜花生给她吃。

    江小悠张嘴露出自己的牙:“我不吃甜的了,再吃牙就完了,你看看,再掉就难看透了。”

    老太太也不揭破她的话,她主要是不爱吃花生,头天还吃了奶糖,那时候怎么不说不能吃甜的呢。

    老太太嘱咐她:“后天你大姨他们到了之后,你到时候懂点礼貌,记住没。别让你大姨难做。”

    她大姨家的人,除了余刚和他妈妈,其他人江小悠都没什么印象了,所以她答应得很痛快:“知道了,外婆。”

    然后她又奇怪地说道:“外婆,我看夏莉莉她姐怀孕总是吐。”说着,她捂住嘴假装要吐,然后又问:“大嫂怎么没吐呢?”

    “没吐还不好啊?整天吐得遭多少罪啊。每个人怀宝宝都不一样的。以前你妈妈有你的时候吐得就厉害,你以后记着可得对你妈好点。别老跟她顶嘴。”何老太太借机给江小悠同学上了一堂品德课。

    又来了!江小悠早习惯何老太太这一套,简直可以说得上是闻弦歌而知雅意了。很多时候她外婆说了上句她就知道下句老人家要说啥。

    她很识时务地转移话题,开始跟她外婆告状:“外婆,对面那家养的大黄狗好烦人。一点都不好。”

    何老太太倒没觉得,她觉得那只黄色的土狗还挺好的。便问:“那狗怎么惹着你了?”

    “没惹我,就是那个狗天天上大哥家门口旁边那棵树下边尿尿,那地方都让它给浇出来一个小坑了。太讨厌了。”

    这事何老太太知道,大黄狗一直都这样的。老太太劝她:“那树不是你大哥家的,咱们管不着。”

    “哦……”江小悠不再说这事儿,心里却暗想:转移话题成功了……

    何宸风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挺晚了。因为他跟何老太太他们说好,第二天带他们一起出门去转转。上次要出门的,结果路战的女儿路春佳突然发烧,打电话叫于采蓝去会诊,就没去成。他今天特意回来晚一些,把第二天的活赶出来一部分,这才有时间陪家人。

    回来的时候,于采蓝已经醒来吃过饭了,这时正坐在床上休息。何宸风回来关上门,搂着她温存了一会儿,然后跟她开玩笑:“蓝蓝,咱大闺女怎么样?有动静没?”

    “这才多长时间,哪来的动静?”还不知道胎儿的性别,但是何宸风已经这么叫开了。于采蓝也不管他,这点小事儿随他去。等他洗漱完上床之后,于采蓝让他躺着休息会。整天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何宸风一点都不轻松。

    何宸风听话地躺在她身边,然后把脸在她肚子上贴了一会儿,什么特别的动静都没有,也知道现在还太早了。便重新枕着枕头挨着媳妇闭眼休息,他确实累了。可是想睡,一时半会儿又睡不着。

    想到焦市长那边给他的信儿,他便告诉于采蓝:“蓝蓝,你诊所那边的事基本定下来了,那边应该会改造成仿古一条街,你的诊所不会动。”

    于采蓝坐起来,把他的头抱到腿上,轻轻柔柔地给他按摩着头皮,说道:“嗯,知道了。”她知道他这一句话,背后其实做了挺多事。

    她这边说着话,手下却不停,给他又捏了捏颈椎那里,老何经常伏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