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承医者 > 第77章 杨家父女
    w.co

    上午接近十点,天心刚看完一个病人,忽觉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手机看了下屏幕,是林中良的来电,接通后边讲边向门外走去。

    林中良这次来电,主要是为了告知天心,关于瘦长腿的审讯结果,心里也清楚这有违于组织的规定,看在天心昨晚救了那么多队员的份上,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只是结果再次让天心失望,对方的嘴很硬,整整一晚上,审讯员用尽了各种方法,但无论怎样,都闭口不言,甚至还尝试过自杀。

    林中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准备将他交给安部门的人处理,到下午人就会被提走,天心本人就更没辙了,又不是官方的人员,插不上手。

    有些失望地挂断了林中良的电话,本还想着能拿到一些魔毒门的信息,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人倒是抓到了,可惜他们撬不开对方的嘴。

    刚想跨门而入,旁边突然冒出一群人来,天心往旁边移了两步,让对方先行,打量了下眼前的这群人,除了前面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和旁边一个看起来二十一二岁的女孩外,其他十来人都是统一的黑色西服装扮。

    在天心看来,这个排场应该就是某个大家族之人,不会是官场人士,中年人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商场上成功人士的富贵之气,却没有长居官位的那份威严气质。

    而那女孩却拥有着,类似于张玄雪身上的高贵气质,只是不如张玄雪那般沉稳,淡定,此刻那张白皙的俏脸上带着些许忧虑,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瞥了天心一眼,见他一身似乎是医生的穿扮,不由皱了皱她那乌黑细眉。

    进入慈仁堂后,女孩伸出小手拉了拉旁边的中年人:“爸,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怎么感觉这里不太靠谱的样子,你看那人应该比我还小点吧,却是这里的医生。”

    中年人看了一眼后面的天心,正如女儿所说那样,确实是挺年轻的,若是在以前,恐怕也会跟女儿一样的想法,只是在清楚了来这的目的后,也就不敢以貌取人。

    中年人这次前来,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年轻人,若是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人家,那这一趟也就白跑了,伸手示意女儿不要乱说话,走到正在收账的徐志年面前。

    “老板,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位名叫天心的小神医。”

    徐志年愕然地抬起头看向中年人,天心这小子什么时候那么出名了,连小神医的称号都让人冠上了,回过神来,对着中年人歉意地笑了笑:“我这是有个医生叫天心,至于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就不知道了。”

    中年人脸上神色一喜:“敢问小神医此刻在不在?”

    中年人一口一个小神医的叫法,让徐志年听得有点刺耳,好歹本人也是名医之后,学医几十载,何时得到过如此之高的荣誉,有些不爽地朝天心方向呶了呶嘴。

    “喏!你后面不远处那个年轻人就是天心了,你自己过去问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父女两人转过身去,看到天心后,不由得也是愣了一下,中年人庆幸刚才没听女儿的话,给人家脸色看,女孩在父亲的目光下,脸上也是有点发烫。

    中年人快步来到天心身前,向他抱了一拳:“你好!天心小神医是吧?我叫杨江华,这是我女儿杨轻舞。”

    见杨江华给自己行礼,天心也忙给他回了个礼,顺便跟杨轻舞也点了下头,虽杨江华一身富贵之气逼人,但天心并没当一回事,只是有些不解他对自己的称呼:“你好!杨先生,我是叫天心,至于小神医这称呼可不敢当。”

    杨江华一时之间也不敢肯定,眼前之人就是自己想要找之人,扶了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省医院的董建军董主任,你认识吗?”

    天心对董建军还是有印象的,在医学交流会上还跟自己抬过杠,后来又想打回魂针法的主意,想来眼前的杨江华,应该就是董建军引荐来的了。

    对着杨江华点点头:“我是跟董主任有过一面之缘,杨先生此次前来找我何事?”

    经过天心的点头确认,杨江华算是放下心来,总算是没找错人,很诚恳地跟天心握了下手。

    “小神医,我是专程从省城光珠市过来找你的,家父前些时日,不知何因身中剧毒,时至今日,还尚未苏醒。”

    天心对杨江华这小神医的称呼,心里感觉很是别扭,自己未曾救治过几人,也不像以前那些在大灾难之时,救济于天下苍生百姓的行医圣者。

    对着杨江华摆了摆手:“杨先生,莫要以小神医称呼于我,叫我天心即可,至于你父亲中毒之事,我想以省城的医学水平,应该不是件难事才对。”

    杨江华对于天心多次拒绝自己对他的尊称,也不再坚持,心里对他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随之又叹了一口气。

    “不瞒你说,省城各知名的医生,我都请过了,连京城的针王沈肖丰我都请来了,都表示束手无策。”

    “既然那么多名医都没有办法,杨先生又凭什么觉得我可以帮到你?”天心可不认为自己的医术,比之那些名医更厉害。

    杨江华来之前,心底也确实这么想过,可是现在已走投无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针王之前给我们家提到过,有一种针法,也许可以驱除我父亲体内的剧毒,只是他本人说功力不够,无法施针,也想不出比他针法更好的人来,最后还是董主任提到了你。”

    听他这么一说,天心倒想起了一种能驱除绝大部分毒素的针法来,据天圣宫古医籍记载,有一种叫驱毒七神针的针法,确实能做到这一步,连魔毒门秘制的绝大部分毒药都能驱除,只有少数无效。

    “杨先生,跟你走一趟倒没问题,只是我现在还在上班,要不你等我下班后?”

    杨江华哪有时间等到天心下班,闻言就给他打下了包票:“你尽管收拾看病所需器具便可,至于你老板的损失由我来负责。”

    杨江华说完转头便向徐志年走去,天心只见他们两人商量了一会后,就见杨江华拿出一个本子来,在上面刷刷刷地写了一会,撕下一张递给了徐志年。

    天心也认了出来那是一张支票,曾经也拥有过一张,看徐志年那笑得合不拢嘴的模样,就知道上面是一笔不菲的金额。

    天心也知道这下被老板给卖了,果然,收下支票的徐志年即刻就将天心叫了过去:“天心啊,承蒙这位杨老板那么看得起你,你就跟他走一趟吧,时间不急,完事了,在光珠市玩几天都行。”

    天心给徐志年翻了个白眼,这老板还真是够现实的,若是没有这张支票的话,估计会叫自己早去早回,还得把诊金收回来。

    没有理会徐志年,径直向医馆外走去,杨江华父女也随之跟上,后面还跟着一个保镖队长模样的中年壮汉,来到医馆外见到一群十来个的黑衣壮汉,不由看了杨江华父女两人一眼,随后向前走去。

    杨江华也看出了天心眼中的疑惑,脸上也换上了些许凝重:“不瞒天心你,我带这么多人出来,也是迫不得已,自从我爸中毒后,我们家人就经常受到袭击,这也是无奈之举。”

    天心理解地点点头,并没说什么,这是人家的私事,也不好过问。

    “之前我们过来时,就发现有车跟着我们,也许是见我们人多,一直也没见他们敢动手,你不用担心,有什么事,他们都会解决的。”

    见天心没开口说话,杨江华以为他是在担心什么,神情郑重地向他做出了保证。

    天心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应该是对方没找到适合的时机,才选择暂时没向你们出手吧,心中轻叹,看来这一趟,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啊。

    “杨先生,我需要先回趟住处,带上一些医疗用品。”

    刚见天心空手出来,杨江华还满腹疑问,听他这么一说,也是放下了心中的疑问:“没问题,等会我送你回去。”

    众人刚走到一处人少的拐角之处,前面的五名保镖就停下了脚步,天心看了一眼,原来是前方出现了一群手提棍棒的人,大概估算了下,近二十来人左右。

    见到此情形,后面的几名保镖也赶忙走上前去,留下那名保镖队长在杨江华身边,随即众保镖拿出随身携带的甩棍,警惕地盯着前面的那群人。

    既然是杨江华的私事,天心也没打算去多管闲事,何况他身边还有众多保镖,前方的保镖试图跟对方交涉,只是那些人,似乎不想说什么,领头之人怒喝了一声,便带着一群人挥舞着棍棒冲了上来。

    前面的保镖见交涉无果,随即做出了防御状态,双方刚一接触,便凶狠地斗在了一起,保镖们出于职责,也是力出手,而对方则是为了利益,拼了命地往前冲。

    天心看了一下双方打斗场面,明显地保镖们的身手要厉害一些,类似于之前那些武警的格斗方式,应该都是些退伍军人。

    相对于保镖们,对方那些人则更像是一些社会上的一些地痞流氓,只知道挥动着棍棒一通乱砸,没过一会,对方的人就倒下了七八个。

    杨轻舞的脸上倒是还算淡定,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情来,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天心,见他竟然也是一副神情自若的表情,不禁心中好奇:“喂!小医生,你不怕吗?”

    天心没有开口回应她,只是摇了摇头,这种小场面要是都能怕的话,以后都不用出现在魔毒门人的面前了,继续盯着前方的打斗场面。

    突然,对方阵营出现了两个勇猛的壮汉,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大块头,挥着一双铁拳,在众保镖面前横冲直撞,不一会在他手里就倒下了两个人。

    另一个头上扎着一条红色头带的男子,出手狠辣,凡是被正面击中的保镖都只能躺在地上,一时半会都起不来,在天心看来,这人的格斗技巧很是古怪,常用手肘或膝盖作为主要攻击手段。

    保镖队长见状也不再淡定了,这样下去,迟早前面的人都得被放倒,脸上带着些许急切看向杨江华:“老板,我安排一个人带你跟小姐先绕路回车里吧。”

    杨江华看了下眼前的情势,似乎对自己这一方不利,自己留在这也只会拖累他们,先行离开的话,也许他们还能少受点皮肉之苦,随即对那队长点点头,打算带女儿离开先。

    可是眼前的情况似乎有点来不及了,因为对方那两人的关系,前面保镖组成的防御线已经被撕破,对方的一群人顿时蜂拥而上,保镖队长看情况紧急,给杨江华交代了一句也迎了上去。

    保镖队长本人也只能拦下一个大块头,至于另一个头带男,带着几个人依然向杨江华这边冲来,几个保镖本想上前阻止,只是在头带男面前,坚持了没多久就被放倒在地。

    杨江华带着女儿叫上天心就往后退去,天心看了一眼正在打斗的双方,也不太想参与这事,感觉身上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而且都还未解决。

    要是跟着杨江华能安离开就算了,至于那些保镖,这本是他们的职业,受伤是很正常的事,甚至于丢掉性命也再正常不过。

    三人刚拐个弯,差点就跟一对母子撞上,一名女子拉着一个小男孩正往这边走来,杨轻舞就想劝母子两人离开不要往前走,这时头带男却带着几个人冲了过来,将众人都给围了起来。

    小男孩顿时被吓得瑟瑟发抖,小手紧紧抓住那女子的手掌,女子也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神情紧张地将自己儿子抱了起来。

    杨轻舞此时的脸上也无法再维持镇定,神情也开始紧张了起来,瞄了一眼旁边的天心,见他依旧是那副面不改色的模样,这家伙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杨江华见已没机会离开,脸上也没露出害怕的神情来,只是担心女儿受到伤害,便打算跟对方谈判:“放他们离开,我跟你们走就是。”

    也许是怕时间拖得过长,会招来警察,从头到尾那些人都没开口说过话,头带男此时同样没理会杨江华,也不多说一句废话,刚好天心就在他面前,挥舞着拳头就砸了过去。

    事已至此,天心也知道无法逃避,伸出右手抓住了头带男砸过来的拳头。

    头带男见自己打出去的拳头被接下了,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正想着抽回拳头,惊惧地发现不管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回来。

    正想用膝撞攻击对方小腹,众人就都听到了一阵咔嚓声响起,一股钻心的疼痛感从拳头处传来,头带男差点晕死过去。

    当天心松开手时,头带男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吓得惊叫了起来,只见刚才握着的拳头,已经被捏成了一团,尝试着张开手掌,除了一阵剧痛外,手指丝毫未动,头带男深知整个右手掌的骨头已被捏碎。

    杨轻舞看着头带男被捏成一团的拳头,就像看怪物似的盯着天心,这得要多大的手劲才能做到这地步,难怪这家伙一直那么淡定,原来是有恃无恐。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