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承医者 > 第78章 光珠杨家
    w.co

    头带男强忍着右手上传来的疼痛感,见旁边的几个小弟像是吓傻了似的,站在原地无动于衷,不由得愤怒地骂了起来。

    四个小弟回过神来,迫于头带男平时所带来的淫威,只能硬着头皮挥起棍棒,朝着他们看起来威胁最大的天心砸去。

    对于这些小虾米,天心也不想跟他们磨蹭,在他们棍棒还未砸下来前,快速地踹出了四脚,将四人给踢飞了出去。

    也许是想着报仇,头带男抛开了之前对天心的恐惧,一个膝撞就向天心的胸部飞撞了过去,天心扬起右拳,向对方的膝盖对撞了过去。

    一个比之前更加脆响的咔嚓声传来,头带男惨叫着跌倒在地,双手抱着骨头已经碎裂了的膝盖,冷汗从额头上滑落而下,此时,在头带男眼中,天心就是个魔鬼。

    头带男用仅存完好的一只手和一条腿,挣扎着向后退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量远离这个恶魔。

    其他四个小弟本还想冲上来,见识到了天心的恐怖后,也不再顾忌头带男,转身就逃,生怕慢点自己的腿就会断了似的。

    见围着的人都被打跑了,那名女子抱着自己儿子一句话也没说,就慌忙地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这时有三个保镖才拖着受伤的身体赶了过来,在他们看来,雇主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自己等人的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

    当三人看到地上那头带男的悲惨模样时,也是一脸愕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好老板跟小姐都没什么事,让他们放心了下来。

    眼前的一幕,也出乎了杨江华的意料之外,本以为躲不过这一劫了,没想到天心带来了一个意外之喜,脸上挂着感激的笑容:“天心!想不到你这么年轻,身手却那么好,这次真的是多亏了你的出手相助了。”

    天心倒没觉得有什么,对杨江华点了点头,本不想管这闲事的,现在既然已经插手了,也就打算尽快解决,不想再浪费时间。

    当三人再次回到双方打斗的现场时,却意外地发现对方除了那个大块头外,其余人都被放倒在地,此时保镖队长带着几个保镖,正围着那个大块头凶猛地挥动着甩棍。

    少了头带男的配合,大块头最终还是双拳难敌众保镖,没过多久就被甩棍打得鼻青脸肿,不甘心地倒了下来。

    杨江华见对方都已被制服,想到警察也快到了,就让那个保镖队长对那些人审问了一番,结果却让天心有点意外,这些人竟然都是猛虎集团的人,只不过是从省城那边跟过来的。

    天心觉得自己跟猛虎集团的人,还是挺有缘分的,这段时间以来,已经多次跟他们打交道,也算是多次破坏他们的好事了,估计对方也是恨死了自己,看来之前那个赏金猎人就是他们请来的。

    最后将那些人都捆起来后,杨江华决定留下两个保镖,等着警察过来后交接,至于后面的事,就由家族里的律师接手,自己可没那么多时间耗在这里,交代完后,带着众人向停车场走去。

    来到停车场,除了杨江华的专车外,另外还有三辆保镖使用的黑色轿车,天心看着杨江华的车,总觉得有种熟悉感,片刻后,才想起张玄雪父亲的座驾,不也是跟这辆一样么,心里感叹了下,有钱人真是会享受。

    杨江华父女先上了车,保镖队长则坐在副驾驶位,天心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杨轻舞,帮她将车门给关上,绕到另一边坐在了杨江华身边,跟前面的司机说了下自己的住处。

    随后三辆车子启动后,便向天心的住处驶去,留下了一辆轿车,等待后面的另外两个保镖。

    车子刚启动不久,杨轻舞便轻哼了一声:“小医生,你坐那边去干嘛?我还有事想要问你呢。”

    天心奇怪地看了一眼隔了一个位的杨轻舞:“杨小姐,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听得到。”

    杨轻舞不满地嘟了一下红唇:“你那么能打,是不是学过武?”

    前面的保镖队长也竖起了耳朵,虽然之前的那三个队员,也跟自己提过了那个头带男的伤势,但却不清楚他是怎么受伤的,现在看来,是后面的这年轻人动的手了,不由得升起了强烈的好奇心。

    天心也意料到他们可能会问起这事,就随意地敷衍了一句:“只是从小学过一些防身之术而已。”

    杨轻舞显然不是个好糊弄的人,撇了撇嘴:“你骗谁呢,小医生!我们那么多保镖都打不过那人,你却三两下就收拾掉了。”

    这话让保镖队长的脸上有些发烫,小姐这还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给自己等人留啊,保镖又不是神,肯定也会遇上身手厉害的对手嘛,这也是不可控的啊。

    见天心没回话,杨轻舞想起之前的事,又有些不乐意了:“小医生!你既然那么能打,刚开始怎么不出手帮忙啊?”

    天心觉得再不开口的话,就凭她这喋喋不休的样子,都不知道能问到什么时候去:“杨小姐!你要清楚,我只是你们请来看病的医生,并不是你们家的保镖。”

    一时间,杨轻舞竟让天心的话呛得无言以对,想反击却又无从反驳,杨江华见女儿吃瘪,只好出来打圆场:“小舞,你别一口一个小医生这样称呼天心,这样多不礼貌。”

    杨轻舞眼珠子转了转,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爸,你说得是,我也觉得这样不太好,不过我比他大,那以后我就叫他天心弟弟吧。”

    心里似是打了个冷颤,天心感觉浑身鸡皮都快起来了,自己可不想无缘无故地冒出一个姐来,要是比自己大的都这样称呼,那不得冒出一大堆哥哥姐姐来,似乎认识的人当中,好像还没比自己小的。

    “杨小姐,你叫我天心就好了,后面的弟弟两个字就无需带上了吧。”

    杨轻舞似是下定了决心,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你的反对无效,我决定了的事,别人都无权干预。”

    天心顿时有种挫败感,这感觉即使面对魔毒门的人时也未曾出现过,不自觉地将她跟张玄雪比起来,还是觉得张玄雪为人比较好,聪慧,体贴,善解人意,也不会胡搅蛮缠。

    天心也只是在心里随性的对比了下,并没有其它的想法,既然说了人家不听,也不再跟她理论,反正大家也只是萍水相逢,这次过后,往后的日子里,估计都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

    当三辆车子来到天心的住处时,杨轻舞看着眼前破旧的楼房,惊奇地看向天心:“天心弟弟!你就住在这啊?”

    天心已经习惯了别人这样的语气,也就见怪不怪:“我觉得这挺好的,又安静,不远处还有个公园,每天都可以去练功。”

    “还说你没练武,这下自己承认了吧,那么小就撒谎,可不是个好孩子哦。”杨轻舞似是为自己抓到了天心的话语中的漏洞,而感到得意。

    天心也没觉得这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认识的人当中,几乎都知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不再搭理她,打开车门向房子里走去。

    几分钟后,天心手里提着一个双肩包回来,只是刚打开车门,却发现他们父女俩换了个位置,杨轻舞坐在了中间,看着她那笑眯眯的眼神,天心就有点头大,这一路上不得让她给烦死。

    在天心上车后,车子开始向一百多公里外的省城开去,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杨江华,谁知他却把头扭向了窗外,无奈之下,只能闭目养神。

    杨轻舞用手摇了摇天心的手臂:“天心弟弟!先不要睡嘛,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你呢,你多大了?还有。。。”

    紧闭着双眼的天心,现在是眼睛都不想睁开,自己要是回答了她一个问题,后面就可能会有无穷无尽的问题等着自己,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哪来那么强的求知欲。

    在被她摇晃了多次后,天心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想到刚遇见她时,似乎还是一脸忧虑的模样,自从上了车后,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也许可以从这方面,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

    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你似乎是忘了这次来这里的目的了。”

    果然,杨轻舞在听了天心的话后,之前还一副雀跃神情的她,突然之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眼中的那份忧虑重新浮现了出来,整个人都沉寂了下来,也不再搭理天心了。

    看到她这副模样,天心感觉自己似乎是做错了,不应该提起她心中的伤心事来的,想安慰一下她,又找不到合适的话来,不由得有些懊恼,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杨小姐!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尽量将你爷爷医治好的。”

    杨轻舞回过神来,一脸认真地看着天心:“我不要你尽量,你一定要将我爷爷治好,我会把我这些年来的私房钱都给你。”

    “哦。。。”天心都有扇自己两下的冲动了,这治病的事,哪有医生敢保证绝对能医好的,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杨江华也很想救自己的父亲,但在这事上还是比较理智的,轻叹了一下:“小舞,不要胡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爷爷的病情,这种事天底下哪有医生敢许下承诺的。”

    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要求,过于强人所难,杨轻舞的神色有些黯然:“天心弟弟!对不起了。”

    天心也不忍看到她这副模样,也只能跟她吹嘘一下自己了:“放心吧,前段时间一个将死的病人,我都还能将他从阎王手中给抢回来,对于你爷爷中毒之事,应该也不会有很大问题的。”

    即使觉得天心的话有夸大的成分,杨轻舞的脸色还是好了许多:“记住你说的话,等你将我爷爷治好后,我就把我的小金库给你。”

    天心不知道她嘴里的小金库有多少钱,想来像她这样的富家千金,应该不会少到哪去,只是也未曾想过要从她手里收取报酬。

    由于车流量过大,才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到达光珠市时,已经花去了近三个小时,继续行驶了快半小时后,车子来到一座庄园门前不远处。

    天心透过前挡风玻璃,抬头看了下庄园的大门上,有块雕刻着杨氏庄园四个烫金大字的牌匾,只是此时庄园的大门却是敞开着,似是遭到了人为的强制打开。

    杨江华见此情形,脸上露出着急之色,对着司机催促起来:“快,开快点,那些人估计是想来硬的了。”

    天心虽然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从杨江华那急切的神色来看,也能猜到里面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只是现在猜也没用,一切都要等到进入里面后才清楚。

    进入庄园后,远处十几座别墅映入天心眼帘,不禁感叹杨家的家大业大,难怪让人给惦记上了,车子径直向中间最大的一座别墅驶去。

    此刻,中间最大的那座别墅,豪华的大厅里面挤满了人,杨家众人在几十个保镖的簇拥之下,与对面的十几个人对峙着,只是杨家的那群保镖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

    杨家老二杨江富,带着一双愤怒的眼神,瞪着对方前面的一人:“杜纹左,你这老混蛋,我们杨家几十年来待你不薄,现在你竟然串通外人,来谋害我们杨家,你良心被狗吃了。”

    对面一个戴着眼镜的地中海杜纹左,听了杨江富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凭什么你们杨家几百年来,能一直屹立不倒,我给你们杨家打工了一辈子,又凭什么每次都你们吃肉,就只施舍一点汤给我。”

    杨江富听了杜纹左那无耻的话,不禁怒极反笑:“你自问为我们杨家做过些什么,只不过为老爷子开了一些年的车而已,老爷子也没亏待你,给了你一些股份,让你做了个董事,那些钱都够你吃几辈子的了。”

    杜纹左对此却不以为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些都是我用命换回来的,要不是当初我为你父亲挡下一刀,估计你早都成了没爹的孩子了。”

    被杜纹左提到父亲的事,旁边的杨家老三杨江海就暴跳如雷:“我问你,我爸中毒的事,是不是你这老混蛋下的毒?”

    到了这一步,大家都已经撕破了脸皮,杜纹左也不再遮遮掩掩,嗤笑了一声:“谁干的已不重要,我劝你们还是好好配合为好,也许那老家伙还有机会活命,要不然你们杨家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杨江海愤怒地骂了一声,就想冲上前去跟杜纹左拼命,却被杨江富给拦了下来。

    杨江富眼神凝重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其中三人,虽说自己这边有几十名保镖在,但还是底气不足,之前几十个人都没在对方手里坚持多久,就都败下阵来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