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o

    “……”

    看着笑得一脸明媚张扬的苏黛,明汝僵在当场,饶她有多么丰富的主持经验、救场技能,现在派不上用场。主要是俩人的过往即便到不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也是见面三分笑、背后互捅刀的“交情”。来之前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可真正面对上了,明汝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她轻轻地撩了下额前纹丝不乱的刘海儿,通过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的掩饰后,她脸上的僵硬瞬间得到了缓解,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更加真挚了些:“黛黛,今天的气色可真好,红光满面的,看来周老先生的福气是能传染的哦!”

    苏黛的眼睛朝她这边瞟了一下,接着嘴角又是一勾:“是啊,那就借明汝姐吉言啦!”

    苏黛样子随意中又透着明显的漫不经心,很像是在说“算你识相”。

    “……”

    明汝被她的态度气得有点儿心梗,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表情差点儿崩塌。

    苏黛今天“很忙”的,没空和她这么个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作了个请的手势,把她座位上带,却又故意把人带到了一个较为偏僻些的角落。

    明汝在角落坐定后,心口梗得那口气还没落下来,堵得她嗓子只冒烟。

    她看着来往的人群,发现来的宾客中,商界人士居多,大多还都是大佬级别,以她目前的咖位上前寒暄倒也够格。只是她毕竟初来乍到,就这么贸然上前,显得太过刻意,也掉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在场中的人,除了苏黛,她还真没有相熟的。

    可苏黛的态度太明显不过了,是打算就这么晾着自己了!

    她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请柬,总不能就是为了来这儿坐一晚上的吧?

    这时,又来客人了。

    明汝抬眼一看,还真是打瞌睡呢就有人来送枕头了。

    一位姓孟的富商进入了她的视线,以前她做过一个和财经相关的案子,和这位打过交道。虽然已经是很多年前了,想必他还记得自己。

    明汝起身理了理裙子,脸上带着明艳且自信的笑容朝对方走了过去。

    这边主楼里灯火辉煌、衣香鬓影;另一边臭臭的乐园里,阮非带着三小只闹得也是热火朝天、大汗淋漓。

    而秦慕言的视频电话也就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阮非抹了吧额头的汗,按下接通键:“秦老师,你忙完了啊?”

    “……”几道黑影从阮非身后一闪而过,秦慕言忍不住把脸往屏幕前伸了伸,“你在哪儿呢?什么东西从你后面跑过去了?”

    阮非回头看了看,笑:“是亲戚家的小孩儿,我陪他们玩儿呢。”

    正说着,一双小手交叉着搂上了阮非的脖子,然后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进了秦慕言的耳朵:“姐姐,不要玩儿手机,陪我们玩儿——”

    紧接着,另外两道小奶音也传了过来——

    “姑姑,手机,不要——”

    “要玩儿——”

    阮非哭笑不得地把身后的小人儿拉到前面,握着他的手冲着手机挥了几下:“来,给对面的叔叔打个招呼,说,‘叔叔好’。”

    一个五六岁的小萌娃出现在了屏幕中,大大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对面的秦慕言,好一会儿才一脸严肃地说:“叔叔好。”

    马上,另外两张小萌脸也争先恐后地挤进了屏幕,一声高过一声地大喊着:“叔叔好——”

    震得秦慕言差点儿堵耳朵的时候,又听到对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你们几个小家伙喊什么呢?哪儿来的叔叔?”

    只见一只小手突然在秦慕言的眼前一闪,接着就是一阵让他头昏眼花的乱晃。

    等晃动静止下来,不见人影只闻奶音:“妈妈妈妈,姑姑——叔叔——”

    江雪带着柳絮和沐清伊过来找她们的娃,还没进屋就听到一阵大呼小叫的“叔叔”。刚一进屋,她家的臭小子就拿着阮非的手机一路小跑到自己面前,又是指阮非又是指手机的。

    江雪好奇地从臭小子手里拿过手机,往屏幕上一看:“……老秦?”

    “……”秦慕言也愣了,难怪刚才觉得某只小豆丁的脸那么熟悉,“这你家宝贝儿啊?”

    “对啊,”江雪点点头,随即又是一脸狐疑,“咦?这大半夜的,你们孤男寡女打视频,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慕言又愣了一下,马上又笑得一脸开怀,“我找我女朋友,这不犯法吧?”

    江雪一脸嫌弃地说:“你找你女朋友打阮非电——”

    她突然卡顿了,反应过来后,一脸愤怒地冲着阮非喊道:“阮非,你给我滚过来!”

    一阵“严刑拷问”之下,阮非和秦慕言共同交代了俩人“奸情”的发生、发展的过程。

    后面,江雪一脸坏笑着还准备向不可言说的方向询问俩人,秦慕言的手机却响起了红色警报,后来干脆直接自动关机了。

    看着黑掉的屏幕,秦慕言无奈地摇头笑了笑,心里却是很满意的。至少,他已经成功打入对方的内部了,就等着他个个击破吧!

    另一边“仙女帮”的三位成员有志一同地谴责完阮非的不讲义气后,江雪用肩撞了撞阮非:“诶,你不会还没和家里人说吧?”

    “呃……”阮非咬了咬指甲,“我和我大哥说了,还有外公,外公也知道的。”

    江雪嗤了一声:“就你哥安插在你身边的那个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眼线,还用你跟他说啊!”

    她这么一说,柳絮和沐清伊也跟着笑了起来。

    江雪突然又想起什么,脸上露出一个惊讶到夸张的神情:“你别告诉我,你的家庭情况也没和老秦说过!”

    “……”阮非视线在仨人同样夸张的表情上扫了一圈,却是一脸的无辜,“他没问过啊。”

    江雪、柳絮、沐清伊:“……”

    好吧,是她们思想太复杂了。

    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头上都顶着小磨角,等他俩打起来的时候,她们再去看戏也不迟。

    所以,接下来的话题就转移到酒会上。

    阮非奇怪地问:“诶,你们怎么这么早就离场了?”三小只的睡觉时间都还没到呢。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