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左眼星辰,右眼大海 > 第一章 如果,你也是孤独的星体
    “哎,”程帆递给维夏一瓶冰水将她从呆滞的状态中唤醒。维夏接过程帆的水,冰冷的感觉从手指一直蔓延至心脏跳动的最深处,拧开盖子,喝下一口,冰冷的水从口腔一直一直延伸到身体的五脏六腑。

    程帆喝了口水,皱着眉头望向维夏对她说,“傅维夏,从高中毕业到现在咱们可是五年没有见过了,搞得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不,你就是人间蒸发了。”

    傅维夏转过头看着他,对他说,“我不过是换了个地方求生活了,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你看,现在,不也回来看你了。”

    “得,维夏,高中毕业那场聚会你怎么没去?好像,舒志那天也没有去。”程帆一脸疑惑的看着维夏,好像在等着某种内心已经知晓的答案,却仍旧想听到对面的那个人亲自说出。

    “噢,那天啊。我忘了!”维夏漫不经心的回应。却似乎碰到了某根神经,握着水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两下。

    每个孤独的岛都可以漂泊成屿,然后与毗邻的同伴一起看日升日落。

    每颗孤独的星都会发光,一颗、两颗,直至连成为一片星空。每一束微光都能够照亮一个孤独的世界。舒志的光芒,一点一点地点亮了维夏的整个世界。

    十六岁的维夏带着父母的希冀进入了明扬中学,带着对什么都感到好奇的心里对明扬高中的三年满怀期待。

    “维夏,没有生活费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啊,生病了要记得去看医生,要多交朋友,还有,还有,你的胃药可记得一定要吃啊。”维夏妈妈眼里噙着泪水看着维夏,把这几句话交代了一遍又一遍。

    “好了,妈,你说的我都记住了。”维夏带着哭腔看着父母。

    明扬中学是市里最好的中学,春天樱花花瓣铺满道路两旁,夏天梧桐树上的知了吱吱地叫个不停,秋天的落叶在落霞中映得红黄相间,凌冽的冬日里,细微的雪花给明扬中学穿上了银色的衣裳。

    十六岁的傅维夏便在这个充满无数希望的中学里遇到了带给她无数希望与光芒的舒志。在那些昏暗的时间里,在那些将暗未暗的傍晚里。舒志总在维夏身边发着微弱的光,如萤火的光。正是这些光,陪伴了维夏好久好久,久到时间可以忘记,久到路过了一个又一个四季。

    “喂,舒志,看什么啊这么出神,这球你还踢不踢了?专心一点啊,兄弟。”程帆一脸愤怒的望着他,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一个黑白相间的足球向着舒志砸来,正好砸到了舒志的手臂上,顿痛的感觉将他从发愣的状态里砸了出来。

    “啊呀,你这黄金右脚能不能轻一点呀?还好是砸到我了,你要是砸到哪个女孩子,还不得把人家砸哭了啊!”舒志被砸到后打趣的望着程帆说。

    “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你们回家好好休息,希望着你们以后能够更加的认真、专注训练。同时,也要注重你们的文化课,刚开学,就让你们轻松一点,但是也不能够掉以轻心。我们球队奉行坚持不懈,努力奋斗的宗旨。”球队教练严肃的对着他的队员们说。

    舒志和程帆又一次踏着余晖回家,斜阳将两人的影子折射得很长很长,长到了可以留在时光里封存着,长到在每一次的日落前怀念。树影摇晃着,风轻轻佛过带着汗水的脸庞,夏天,才刚刚开始。

    “舒志,你刚刚是不是在看球场外的那个女孩子啊,我觉得啊,那女孩也就还行吧。和大多数的女孩子一样,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就奇怪了,你怎么还看出神了?”程帆带着好奇的心理问舒志。

    “没有啊,是你自己看出神的吧,你不说我还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个人吗?”舒志满脸写满了疑惑反问程帆。

    “恩,有吧,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程帆淡淡的回复舒志。

    “今天的晚霞很美啊,好久都没有看到了,对吧舒志。”

    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程帆都没有这样惬意的看过晚霞,夕阳透过梧桐树拓落在他的白色球服上,衣服上带着淡淡的百合清香,影子却再也没有被拉得很长很长。程帆时常在想,这样的晚霞舒志一定很喜欢,舒志那里的晚霞也很美吧。

    你后来有没有再次见到他。那个总把笑脸挂在脸上的少年,那个总是给人温暖的少年,那个带着光照亮你孤独世界的少年,那个是傅维夏世界的少年。

    他再也没有见到他。

    他也再也没有见到她。

    正式上课的第一天,维夏是最后一个踏进教室的,看着乌泱泱的人头维夏似乎有些发抖,她以极慢的速度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长舒一口气,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去适应这里的环境。就像生活在深海里的alice一样努力发出声,看着身旁的同伴,希望它们能够听懂自己的言语,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你好,我是陈静,耳东陈的陈,安安静静的静。很高兴认识你,你呢?”陈静眨着干净且明亮的眼睛真诚地问着维夏。维夏一时间不知所措,刚调整好的状态就这样被打破,像犯错被抓到的孩子一样红着脸,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挤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你,你好,我,我是维夏,傅维夏。”

    话语声刚落,新的班主任踩着铃声进入教室,站在那永久不变的三尺讲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喧闹的教室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没有了旁人的打扰,维夏暗自庆幸可以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优哉游哉,不必费力合群

    “你们好,我是你们在明扬中学的班主任,未来的三年你们可能会烦我,恨我,怨我。但是我都不会在意,接下来,让我来认识你们。”班主任的话语刚落,意味着百年老套的“自我介绍”要开始了,这是维夏最讨厌的一个环节。好像要把一个裸的自己展现在众人面前,而她们用着最犀利的眼光打量着你。

    若是这个世界能够允许每一个人取消一种事物的存在,那么维夏一定会把“自我介绍”这四个字从这个世界里抹灭得不留痕迹。

    同学们依次介绍,很快就轮到了陈静。“我是陈静,耳东陈的陈,安安静静的静。可我一点也不安静,我喜欢活泼的自己,喜欢和所有人交朋友,喜欢这个喧闹的世界。”陈静落落大方的介绍了自己,赢得班主任的青睐和同学们的鼓掌。维夏想,要是自己像陈静一样就好了,能做喜欢的事情,能够和每一个陌生人在三分钟里变得熟络,打打闹闹,像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然而这些对于维夏而言是遥不可及的。

    “哎,维夏,到你了。”陈静用手碰了碰维夏。维夏低着头慢慢地站了起来,刚想开口说话时被一声“报告”打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教室门口。他倚着门,眉眼低垂,树叶的影子落在他的脸廓上泛着一层薄薄的微光,像极了冬日里的刚露出阳光,一寸一寸的温暖了整个世界。

    “好了,进来吧,那就你们两个自我介绍一下吧。”班主任看了舒志一眼说道。

    舒志微微抬起眼,淡淡的说,“我是舒志,遭周文而舒志的舒志。”

    “我是程帆,前程似锦的程,扬帆起航的帆。”程帆学着舒志的话语笑着介绍自己,并看向维夏示意让她也介绍自己。

    维夏微微褪下的羞涩被程帆看了一眼后又瞬间通红起来,支支吾吾的介绍着自己的名字,“我,我是傅维夏,四月维夏,六月徂暑的维夏。”

    这是维夏第一次见到舒志,从阳光的缝隙中偷瞥过一眼,却没有想到这一眼让维夏在很多年里想念着。

    这是舒志第一次认真的看着维夏,她的双眼很清澈,像一片从未见过的大海,丢块石头进去也泛不起涟漪。这双眼,舒志在梦里追寻了很多遍。

    舒志,回想在拥有你的那几年里,是你让我从冰冷的世界里慢慢触摸到了温暖,是你让我从灰暗的时间里渐渐认识到了光彩。每到夏季我都会想到那个有你夏天,“四月维夏,六月徂暑”这句话因为你响彻了一个又一个夏天。

    ——2018年维夏

    维夏,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我能够勇敢一点就好了,是不是我能够细心一点就好了。当我每次在深夜里看到月亮时,我都会想到曾经那么孤独的你,那么需要人保护的你,那么和我一样渴望能够人理解的你。对不起,维夏,是我发现得太晚了。

    ——2018年舒志

    每个孤独的星体都在努力发声,一生所愿能有其他星体听得到它的呐喊,它的开心,它的难过,懂得它的一切言语。不论距离多遥远,彼此都在自己最快地速度一步步的向对方靠近。穿过无数星河,越过无数大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