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左眼星辰,右眼大海 > 第二章 你是向日葵 向着太阳生长
    “你,喜欢向日葵吗?”

    “不喜欢”

    “你,为什么不喜欢”

    喜欢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去喜欢,有能力去喜欢。年少的我们总是很容易就说出“喜欢”,却忘了为什么喜欢,有没有能力去说出喜欢。也许是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动作,一场球赛,而在你看到的时候一切都刚刚好。

    盛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漫长,夏天的阳光很长,风里带着湿润的感觉,吹在脸庞上凉凉的。维夏总说,“不管经历了什么,到了夏天一切都会变得美好了。”

    “维夏,原来你在这里啊。”陈静的到来打断了在树荫下思考的维夏。“恩,怎么了?”维夏转过头看着陈静。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里透着淡淡忧伤。

    “没什么,维夏,你怎么总是一个人呢?这样,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因为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朋友,那种最好最好的朋友。”

    “恩,好—朋—友。”

    维夏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丝的颤抖,从未过会有人与她说出“好朋友”这个词语。从记事以来,她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睡觉、吃饭,一个人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维夏很喜欢夏天,因为夏天的她有影子的陪伴,不会感到孤独。

    坚硬的内心慢慢被打开,起初只能容纳一束光的存在,慢慢的能够容纳一个人的存在,而后是更多的花鸟虫鱼,是整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从那以后,维夏的身边总会有陈静的存在。

    “你说,阳光的影子会是什么样子?和太阳一样的耀眼,还是,暗淡的存在着。”维夏站在阳光下,看着自己的影子。

    身旁的陈静接过话说道,“你的影子、我的影子、树的影子,都是太阳的影子,它不像太阳那样的耀眼,让所有人都有所期待;它也不曾暗淡的存在,因为有光照进的地方,它都会存在。”

    “恩,只要有光,都会存在;只要有光,就有所期待。”

    两人还在看着太阳发懵的时候,程帆从两人之间冲撞而出。将两人毫无防备的撞倒在地。

    “抱歉,抱歉啊,我刚刚都没有注意到你们,真不好意思啊。”程帆边说边将两人扶起,一脸歉意的看着维夏与陈静。

    “哎,你这么着急忙慌的要去干什么啊,我和维夏这么大的两个人你都没有看到,还把我们都撞倒了。你说吧,你要怎么赔偿我们。”陈静边说边撇撇嘴,发泄着自己的愤懑。

    维夏嗫嚅的说,“还是别了陈静,他又不是故意的,我们走吧。”

    程帆着急的开口,“我请你们看我们球队踢球吧,踢得不错,舒志也在球队里,刚好我们可以认识啊,说不定还能做朋友呢!”

    “恩,听起来还不错,行吧。”

    “得嘞,两位走着。”

    球场旁

    “舒——志”

    程帆扯着喉咙喊着他的名字,好像惊到了树上的鸟儿,它们纷纷起飞逃离,去往新的树枝栖息。

    “喂,程帆,你瞎叫唤什么啊?”舒志把球踢向其他人后转过身看向程帆,”你怎么还带着女孩子来了?”

    “是这样的……”程帆将刚刚发生的事解释一番后便安排陈静与维夏坐在旁边看着他们踢球。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夕阳西下了,蔚蓝色的天空成为了昏黄,球场旁的路灯与月儿一起亮了起来,将每个人的影子都延长,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多好。

    “维夏,今天的星空真好看,你说是吧。”

    “恩,是很好看。”

    “维夏,我们以后一起看星空吧。”

    “恩。”

    陈静与维夏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程帆突然起身,跑向小卖部买了四瓶可乐,递给每一个人,而后竟介绍起自己来,“你们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谁说不知道啊,前程似锦,扬帆起航不就是你吗?”陈静接过话。程帆挺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随后看向维夏,想了一会儿便问“你呢?”

    “傅维夏,四月维夏,六月徂暑。我说的对吧?”舒志在一旁淡淡的说着,雾气掩盖了他的眼睛,让人读不到他的表情。

    维夏惊愕的抬起双眼看着他,穿过雾气看到了舒志的双眼,让人看一眼便挪不开。那一刻,时间停止了流逝,风也停止了流动,一切都停止了,只有舒志眼里的星河在转动着。

    很多年后维夏告诉陈静“他的眼睛明亮并且清澈,眼里有浩瀚的星辰,容纳整个宇宙。他的眼睛会发光,像星光一样闪烁。”

    “时间不早了,我和维夏要回宿舍了,你们也快回去吧。”陈静站起来拉着维夏对程帆说。

    “好,那明天见啊。”程帆笑嘻嘻的说。

    四人分别向学校的两端走去,沿着路灯,沿着月光照亮的地方,一步,两步……

    “舒志,没想到你这么高冷的一个人竟然能够记住一个女孩的名字,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没什么,听过就记下了。”舒志无奈的耸耸肩表达。

    夏夜里的风微凉,催人入梦乡。

    可维夏却彻夜未眠。舒志也是。

    他,怎么会记得我的名字呢?每次看到他,都是一脸生人勿进的模样。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今天是怎么了,那句本不应该我说的话语竟然脱口而出。舒志啊,你可真让人意外啊。

    “维夏,你怎么还没有起来啊,你不会忘了今天要出早操吧?”

    “什么?出早操!糟了糟了,要迟到了。”在睡梦中的维夏听到后慌忙起床,与陈静一同向操场跑去。

    操场上

    “哎,这里这里。”程帆看到陈静与维夏后向她们招手。陈静拖着维夏赶忙跑去。

    “你们俩怎么来这么晚?只能跟在我们后面了,嘻嘻。”

    太阳慢慢从东方爬出来,让人厌恶的早操也终于结束了。陈静和维夏赶紧跑回宿舍洗漱,准备上课需要的教材。

    两人压着铃声踏进教室,而美术老师紧随其后。

    “同学们,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想要听哪一个?”

    “老师,肯定是好消息啊。”同学们都不约而同的说着。

    “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好消息是市里要举行一个绘画比赛,拿到奖的同学会得到一本画册。”

    “那坏消息呢?”有同学好奇的发问。

    “坏消息就是,你们每个人都得画一幅自己喜欢的花卉给我,然后选出去参赛的选手,开始画吧同学们。”

    半个小时之后,所有人都上交了自己的作品。

    “许多同学画的都不错,但是我最看好的是舒志和傅维夏的画,刚好这次比赛需要两个人一起作画,你们两个好好准备吧。”

    临近比赛,舒志与维夏还没有确定要一起画什么,维夏鼓足勇气,转过头问坐在后桌的舒志,“我们,比赛时要画什么?”

    舒志看着手里的课本没有作答,维夏看了一眼后便知趣的转过头,默不作声。

    “傅维夏。”后桌的舒志突然开口。

    “你,喜欢向日葵吗?”

    “不喜欢。”维夏像是赌气般的回答。

    “为什么不喜欢?”

    “因为向日葵总向着太阳,看不到影子的悲伤。”

    “那我们就画向日葵吧。”

    舒志说完后又一如既往的挂上了“生人勿进”的牌子,若是旁人仔细观察,定会发觉舒志嘴角微微上扬而后恢复平缓。

    比赛在学校一楼的教室举行,教室里座无虚席,维夏看了一眼后不禁有些发抖。拿着画笔手微微颤抖起来,一不小心,便将颜料弄得整张纸上都是,不知怎么办才好。

    “别怕。”舒志将画纸上的颜料摊开,一点一点的抹匀,慢慢的画着。

    “好了,各位同学,时间到了。”比赛的评委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说。

    “介绍一下你们的画吧。”一位评委看着舒志与维夏的作品说。

    “这是夜晚的向日葵,因为向日葵总是向着太阳生长而忽略了自己的影子,所以我们画的是向日葵的影子,只在月光里生长。”舒志看着画淡淡的说,话音未落得到了评委们的掌声与赞赏。

    舒志与维夏的作品毫无意外的获得了比赛的一等奖,颁奖结束后舒志一个人先走了,维夏看着画发了好一会儿的呆,然后说了一句“谢谢你,舒志。”

    青葱岁月里不论经历了什么事,都值得去纪念。春雷、夏雨、秋月、冬雪里的你,你们都弥足珍贵。

    舒志,我觉得你一直欠我一句“谢谢”,虽然你从未与我道谢,但是我知道,你在用自己的方式向我表达着。舒志,我觉得你是一个孤独的人,有着自己想法,不论对的错的,我都会一直支持着你。每次看向你那大雾弥漫的双眼,我总想把雾气吹散。把维夏带进你的世界里,是我迄今为止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吧。

    ——2018年程帆

    维夏,每次看到你孤独的一个人我都会想要去保护你,每次看着你就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没有朋友,没有人愿意越过人海拥抱你,但是维夏,我会在你身旁陪伴着你,一直都在!

    ——2018年陈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