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左眼星辰,右眼大海 > 第四章 如果再相见,你会想说什么
    你是否幻想过无数次与他相见的画面?

    你是否曾满怀期待地奔向某个人?

    你是否和他擦肩而过后回头张望?

    你是否曾经的世界里都有他的存在?

    如果,还有如果。

    再次见到时,你还会想说些什么?

    或许沉默,轻瞥一眼含笑带过。

    或许不舍,未开口眼眶就已深红。

    是谁在梧桐树下歌唱?

    是我啊!

    是谁在时光里流浪?

    是你呀!

    “维夏,你这次回来是想看一看他吧?”程帆打破寂静的画面开口。

    “是啊,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过他了。”维夏带着感叹的话语,望着远方。

    “维夏,这些东西我想应该归还给你了吧。”程帆回房间抱着一个纸箱子出现,上面没有灰尘,像是有人悉心照料着。

    “程帆,这些是……?”

    “维夏,这些东西本就是给你的,你自己打开看看吧。”

    维夏的手又忍不住的颤抖起来,一层一层的将纸箱打开,用尽了身的力气。不管过了多久,有那样一个人,总能轻而易举的颠覆你的世界。

    往昔是多么美好啊!我们总是这样感叹着、后悔着、遗憾着,却又不顾一切地寻找着、拥抱着,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青春吧!夏日的夜晚热得使人睡不着觉,思绪便一点一点的涌入脑海,那个男孩的脸庞也越来越清晰。

    自从舒梓期那件事情之后,维夏便没有和舒志说过一句话,刻意躲避似的。舒志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时间慢慢地在两人之间产生了一条间隙,越来越大。好在这个学期已经临近期末,每个人都忙着复习没有注意到彼此之间的距离。

    期末考试结束后,班主任召集大家开班会,简单的交代了假期的注意事项与收假时间便走了,同学们都兴奋地讨论着假期要去做什么。

    “哎,你们假期都要去哪里呀?”程帆兴奋地向着前桌的维夏和十二开口。陈静也从一旁加入讨论。

    “假期啊,还不知道要干嘛,喂,程帆,你们球队假期不是要训练吗?你那么兴奋干嘛?”陈静白了程帆一眼。

    “训练怎么啦?放假了还不能允许我兴奋兴奋,再说了,我还有舒志陪着我一起,像你这样的黄脸婆就应该孤独终老。哈哈哈。”程帆搂住舒志对着陈静说,在炫耀着自己的魅力。

    “程帆!你可别跑啊!”陈静握了握拳,对着程帆打去。

    程帆看到陈静的动作后一边大叫着向前面跑去,“你这黄脸婆,你这可是谋杀同学啊,救命啊!”

    程帆惹得众人大笑,看着两人打闹的背影,舒志、维夏、十二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维夏,你假期要回家吗?”十二边看着书边问维夏。

    “嗯,十二,你和我一起回去吧,我妈妈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的。”维夏闪烁着真诚的双眼看着十二,希望她能够答应自己。

    “不用了维夏,我还有工作,你还住在以前的地方吧?”十二问道。

    “嗯,十二,那你有时间就要去找我们哦。”维夏赶忙开口。

    “我一定会去的,你生日不也要到了吗?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喜欢花种吧。”十二微笑的看着维夏,不用猜想都知道彼此需要什么,喜欢什么,又讨厌什么。

    “嗯,就你最知道了。”维夏也看着十二笑了一下。

    夏天的夜晚过得很快,漫长的黑夜变得一点都不漫长了。孤寂的黑夜渐渐远去,让人满怀希望的阳光慢慢照射着大地。夏日里的清晨也是暖暖的,维夏起来后发现十二与陈静都不见了,便独自一人走去车站。

    “本来想与她们道别一下,这两人也不知道大清早的去哪里了。”维夏想着十二与陈静不知去哪里了,有点担心,步子也逐渐走得缓慢了一些。

    “维夏!”

    十二站在车站门口,看到维夏后便大声喊维夏的名字,引起呆滞维夏的注意。

    “你怎么在这里?我起来就没有看到你,还以为你都已经走了。”维夏有些生气、有些担心的看着十二。

    “你看,这是什么?”十二拿出口袋里的东西放到维夏的手心里。

    维夏打开手心看到后带着疑问与惊喜看着十二开口,“车票!你为什么要买车票,我们一起回去吗?”

    “不是我们一起,而是我们一起啦。”十二说完后藏在另一边的陈静、程帆、舒志一同走出来。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怎么?感动得要哭了吗?”陈静打趣的说,使得本就微红的眼眶变得更红了起来。

    舒志看了看手表对着正在嘻嘻哈哈的众人说,“走了,时间快到了。”

    沿途的风景使人流连忘返,重要的人在身边陪伴,最好的时光正在来临,未来还未来,当下最好。如果你问我什么最值得珍惜?那我会回答你就是现在。

    “到站了吗?”程帆看着车子停下便问维夏。

    “嗯,不过我们还要走一段路回去。你们不会介意吧。”维夏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大家。

    “不会,座了这么久的车走一走刚好有助于我们清醒一下,怎么可能会介意,特别像某些在车上一言不发装深沉的人,这样最能够让他清醒一下了。”陈静看着舒志正在把玩着手中的小物品说。

    “没想到受万人追捧的舒志也会有被人打击的一天啊,让我先笑一会儿。”程帆把手搭在舒志的肩上,带笑的站在舒志旁边说着。

    维夏看了一眼舒志的窘样也笑起来,然后开口解除舒志的尴尬。“走吧,不然啊晚饭都赶不上了,饿死你们。”

    回家的这条路维夏走了不知多好次,大多都是维夏一个人来来往往,维夏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陪她一起走的一天。一路打打闹闹便觉得走得再远也不会感觉到累。

    “前面有集市,我们去买点东西吧。不然我们这么多人去维夏家里蹭吃蹭住也怪不好意思的。”程帆指着前面的集市。

    “也对,那我们走吧。”舒志看了一眼几人都是两手空空的,便也一起前往。到了集市以后爱玩的陈静与程帆一起走了,十二说要去另外一边买一些东西也走了,只剩下维夏与舒志。

    “维夏,你爸妈喜欢什么?”舒志突然开口,维夏有些不知所措。

    “啊?他们,他们什么都喜欢。”维夏说出口后脸就红了起来。“傅维夏啊,你在说些什么,你真是猪脑子。”

    “前面的让一下啊,来,让让。”一个摊主推着车过来,东西堆得太高看不到前面的人,只能吆喝着让行人靠边让一让。然而维夏并没有注意到,还在为上一件事出神。

    舒志买完东西后看到维夏快要与车相撞时跑过去将维夏拉到自己的身旁来,两人撞了一下。

    “啊!”

    “以后记得看路。”

    维夏看着舒志走上前去了,也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走着,阳光将两人的影子交汇重叠。听说,在阳光下踩着喜欢人的影子,那个人就不会离开你。舒志的每一步都踩在维夏的影子上,步步皆是你。

    两人从集市出来后走到约定地点等着其他人,维夏站在路口看着集市里的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知什么时候舒志站到了维夏的身边。

    “傅维夏,你怨我么?”

    “什么?”

    “我说上次在食堂,我没有帮到你和十二,你怨我么?”

    “不怨。”

    “我怕舒梓期一开口她的话会比我的难听不知许多倍,我怕她的话会伤害到你们,所以我才开口不去计较,你懂了吗?”

    维夏也不知道舒志为何要与她说番话,或许是因为从那次以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过话,或许他因为自己的妹妹来跟自己说的吧,维夏这样想着,便想通了。

    “嗯,我懂了。”

    “维夏,我们走吧。”十二最后一个到达约定地点后,便看向维夏说。

    走了没多久就到了维夏家,门前有着两株海棠,穿过海棠便是庭院,院子里有许多花草,被料理得绿油油的。

    “妈,我回来了。”维夏还没有进到院内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大声的告诉里面的父母她回来了。

    除了十二以外,程帆、舒志、陈静都觉得维夏似乎与学校里的维夏不一样了。以前的维夏遥远,即使你在她的身边也感觉彼此之间有条银河相隔;现在的维夏很亲近,即使你离着她很远,也能感觉到她的温度。

    维夏妈妈从厨房里出来,看到维夏后特别开心,目光很慈爱。

    “阿姨好。”舒志四人笑嘻嘻的向维夏妈妈打招呼。

    “你们是维夏的朋友吧,饿了吧,阿姨做了些吃了,快进来。”

    月亮悄无声息的爬上了枝头,今夜的月色很美,风也很温柔。

    陈静,我一直欠你一句谢谢,谢你的出现改变了那个孤独自闭的维夏;谢你在所有人怀疑时义无反顾的站在她的身边;谢你一直在做她身后的盾;谢你愿意对她说“好朋友,若没有你的出现,就不会有现在那么自信的傅维夏。——维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