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左眼星辰,右眼大海 > 第九章 想要做生长在海里的比目鱼
    听说赛壬女妖拥有着天籁般的歌喉,那么,在歌唱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能够听得到隐藏在歌声里的哀伤?

    听说潘多拉魔盒是一切不幸与灾难的源头,那么,在打开的时候,有没有人注意到里面还有“希望”的存在?

    听说海边比目鱼的眼睛是长在一起的,那么,凝视的时候,是不是专注的只有一个身影呢?

    “秋天里的雨总是很多变,有时是瓢泼大雨,洗涤着每个人的心灵;有时是淅沥沥的小雨,冲刷着这个泥泞的城市。秋天的雨时而欢快时而沉闷,让人难以琢磨它的心情,在秋雨中踢着球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洗去一身的疲惫留下愉悦……”

    舒志抒情的朗读着这篇《秋雨》,教室外的天气仿佛和他有心灵感应一般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雨点随风波动敲打着窗,滴答滴答滴答。

    维夏看着窗外的雨不知在想什么,伸出手任由雨点滴落在手心里而后又散开成为水滑落。

    “漫步在雨中的我是快乐的,像雨中的精灵一样自由自在,雨滴打落在树叶上的声音是最美妙的乐章。雨后的天空总是那么的蔚蓝,雨后的世界里总是会有一道绚丽的彩虹,传说,彩虹的那一边埋藏着宝藏,我想,那一定是因为秋雨的冲刷而显露出的。秋天的雨滴便是最珍贵的宝藏。”

    “这便是我眼中的秋雨,如果可以,我想去做秋季里的每一滴雨,随风飘落在她的掌心。”舒志读完后向维夏的方向悄悄瞥过一眼,很快又收回,没有人发现,维夏看着手心的雨滴也无从注意到舒志传来的目光。

    “好了,别鼓掌了,这次还有一位同学的作文也是这次的最高分,你们猜会是谁?”语文老师故意抛出疑问,教室里的同学们交头接耳的讨论着,纷纷拿出卷子查看。

    “老师,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我啊!”程帆突然开口说出这句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别贫了,你再多写几次能够赶上舒志的一半我就谢天谢地了,大家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吧。”

    “对啊老师,你快说是谁吧。让我们也来学习一下啊。”同学们异口同声的说着。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傅维夏同学的《海与比目鱼》。同学们掌声欢迎傅维夏同学来朗诵她的作文。”

    教室中响起阵阵掌声,然而故事的主角并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变化,专心致志的看着窗外的雨滴。

    “维夏,维夏。”掌声的余音已将消散,十二察觉到维夏并没有在状态,便用手肘拐了拐维夏。

    “啊?”维夏小声的发出惊讶,大家都在看着她,这让她感觉到很奇怪。

    “维夏,老师让你朗诵作文。”陈静将身子往后倾斜,靠近维夏,小声的嗫嚅。

    “抱歉!”维夏拿起试卷摊开,拉开凳子站了起来,眼睛环视着整个教室,同学们都在看向她,使得她的脸庞像个熟透的红苹果一样。

    “没有一滴水可以成为海洋,但每一滴水的汇聚可以;没有一粒沙子可以成为一片沙漠,但每一粒沙子的堆积可以。每一滴雨从天空中坠落,或倾盆大雨而下,或是绵绵细雨,融入之中大海永不干涸。”

    维夏一边朗诵着天空中的乌云也在慢慢的汇集,原本淅沥沥的小雨转变成了倾盆的大雨,敲打在窗子上发出声响“啪……啪啪……啪啪啪……”窗子也止不住的颤抖着。

    “我想做大海旁的比目鱼,躺在沙滩上,躺在浪花的余力中,下雨的时候看着雨滴滴入大海后消失不见。我想做深海里的比目鱼,自由的穿梭在海水里,与珊瑚为伴,在下雨的时候越出海面,聆听来自天空的声音。”

    “听说比目鱼的眼睛是长在一起的,那么,凝视的时候,是不是专注的只有一个身影呢?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因为作为比目鱼的我,只专注着大海。”

    天空中猝不及防的传出轰隆隆的雷声,吓了众人一跳,以致于维夏的最后一句话许多人都没有听到,不过维夏丝毫没有在意同学们有没有听到最后的那句话,眼睛看着窗外的大雨。

    舒志将维夏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将外面喧闹的世界与自己隔绝,他看着维夏,想要看到她那如大海一般的眼眸,在此刻会不会因为雨的滴落而泛起一点点的波澜。

    维夏闭上眼,听着雨落在窗子上、梧桐树叶上、各种各样的物品上的声音,想象着自己就是那条比目鱼,想象着所有雨滴的汇聚成心中的大海,想象着自己在大海里徜徉。

    “好了同学们,大家下课以后可以找傅维夏和舒志看一看他们写的作文,与他们交流一些写作的心得,希望咱们班下次还可以出现更多优秀的作文。下课。”

    语文老师说完后带着赞赏的眼光看着舒志与维夏,交代完事情后便走出教室,不理会身后学生们的欢笑和外面的雨点。

    “舒志,你的作文借我看看呗,说不定我看了下一次我写得比你还好。”程帆将脑袋凑过来,看着桌面上的试卷。

    “想要啊?先跑去买瓶可乐回来再说吧。”

    “切,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写得好,我看维夏的也一样。”程帆白了舒志一眼,用笔捅了捅维夏的背。

    “维夏,好维夏,你的优秀作文给我看一下呗,学习学习。”程帆向维夏撒娇,吧嗒吧嗒的眨着双眼。

    “哟,就你还想看我们维夏的作文啊,你旁边不是就有现成的吗?干嘛非要舍近求远。”陈静手里拿着维夏的试卷,看着程帆那无赖的样子开口。

    “你不知道,舒志怕我看了下次写得比他的还好,妒忌我,所以不给我看。”程帆边说着又边白了舒志一眼。

    “你就可劲的吹吧,你再写三年都不会超过舒志的。”本来在睡觉的十二也被吵醒,刚好听到了程帆的自吹自擂。

    “听到了吧。”舒志在一旁看着受气的程帆然后说。

    “舒志,维夏的我看完了,你的给我看看吧。”陈静放下手中的试卷,想了想又给程帆递过去,“给你吧,可怜虫。”陈静递过来的同时舒志也将自己的卷子从书桌中抽出递了出去。

    窗外的瓢泼大雨来得也快,去得也快,不知什么时候雨便慢慢的停下了,天空中的乌云也渐渐散去不见,彩虹的身影渐渐浮现在天空与大地之间。

    然而教室里的五人并没有察觉。十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维夏看着手里的数学书也昏昏欲睡,陈静拿着舒志的试卷在细细品读,时不时与旁人闲聊两句,程帆看着维夏的作文皱着眉头,舒志在戴着耳机放着不知名的歌曲。

    好像时间就定格在这一刻不会悄悄溜走。

    “舒志,舒志,你这作文里没有你说的那一句如果可以,我想去做秋季里的每一滴雨,随风飘落在她的掌心啊。”陈静的声响并没有影响到舒志,程帆不耐烦的用手碰了下舒志。

    “哦,那是我即兴发挥的。”舒志摘下一只耳机淡淡的说。

    “真厉害,即兴发挥。”陈静一脸崇拜的看着舒志。舒志却轻微的一笑带过,将垂在胸前的耳机重新戴上。

    “看!彩虹!”不知是谁在教室了大喊了一声,大家都跑到外面的阳台上看彩虹。

    “维夏,我们也去看一看吧。”陈静兴奋的拉着维夏的手说着。

    维夏点了点头,轻轻敲打十二的肩膀,“十二,我们去看彩虹吧。”陈静跑到最后一排,摘下舒志的耳机拿走程帆手中的试卷兴奋的对着他们说“出去看彩虹吧。”

    五人一起走出教室,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看向天空。

    “雨过天晴会有彩虹,真的挺好看的。”陈静看着彩虹说着。

    “是挺好看的,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消散。”程帆望着天空中淡淡的彩虹说着。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彩虹了。”十二看着彩虹感叹着。

    “不知道海里的比目鱼的眼睛是不是真的长在一起?”舒志看着维夏突然问道。

    “因为浪花的翻涌,比目鱼会被留在浅滩上,因为另一只眼睛也想看一眼太阳的光芒,所以它就慢慢的移动到能看到太阳的那一边,所以看起来比目鱼的眼睛就像生长在一起一样。”维夏缓缓的说着。

    “原来这样啊!”

    “不知道彩虹的尽头是否真的会有传说中宝藏?”维夏看着彩虹尽头问着。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舒志在维夏身边轻轻的说着。

    “叮……叮……叮……”

    上课的铃声响起,大部分的人群向教室里涌去,留下了还不愿离去的五个身影。

    “要遇到,才知道有没有吗?”

    “走吧,上课了。”

    舒志看着老师正在走来,轻声的说。维夏牵着陈静与十二走进教室,程帆与舒志在她们身后慢慢的走着。维夏回头想再看一眼天空中残留着的彩虹,看到的却是舒志那满载星辰的双眼。四目相对的那一刻,舒志怔住了,他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片海,海里有着比目鱼。

    “舒志,你眼里的浩瀚星海是我从未见过的,它很迷幻也很震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很想要看到你的双眼,每当我看到它时候,它都不会有着迷雾的覆盖。我也相信着你说的,彩虹的尽头会埋藏着宝藏。”

    ——2012年傅维夏

    “维夏,你眼里的那片一望无际的大海很蓝,比我见过的任何一片海洋都要纯净明亮,我原本以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眼里的海泛起波澜,我想我是错的,因为我看到了。我也相信着你说的,比目鱼的眼睛是生长在一起的,凝视的时候只专注着一个身影。”

    ——2012年舒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