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鬼王神令 > 第10章:被封存的记忆
    “怎么很奇怪?为何如此的失落!”

    “为什么?”吴晨征征的看着枯木。

    “想知道?那我就让你看个清清楚楚!”

    “咚!”

    枯木手中的枯木杖狠狠的向下一杵,四周空间斗转星移顿时大变了模样。

    原本了无生机的空间幻化成了,一略有破败的小院子,茅草屋,大槐树,一切都是这么的熟悉。

    “这是!”

    吴晨瞪大了眼睛,他非常熟悉这里因为这里根本就是赵天的小院子。

    “这是那群人离开的第二天,要是我见到她的第一天。”枯木看了吴晨一眼缓缓说道,脸上的表情有怀念有追忆甚至是温馨的笑容。

    “第二天?为什么我没有这段记忆!啊!!好痛!啊”吴晨脑海中不断地回想,剧烈的疼痛和恐惧跟随他的回想不断的涌上脑海。

    “别急慢慢看,她来了。”

    枯木一指门外,一道娇柔略带憨气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父亲!父亲你在这里吗?小灵来找你了。”一个小女孩儿推门而入,带着天真的笑容四处在寻找着口中所谓的父亲。

    “这是”吴晨看着声音的主人,顿时大惊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小女孩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正当吴晨不解时,一个中年女子闯入了他的视线。

    “小灵,快跟我回去,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中年女子似乎是她的母亲,正拉着小女孩的手把小女孩带里这里。

    而小女孩则一脸天真的对她母亲说道“母亲他们都说父亲在这,可为什么小灵找不父亲他?是不是父亲在根我玩捉迷藏呀?。”

    小女孩的话似乎触动了母亲心中的紧绷的那一根弦,小女孩的母亲努力的强忍眼眶中的泪水不然其流下,强行挤出一丝笑容摸着小女孩的头发颤声说到。

    “小灵乖,你父亲他……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给咱娘俩,挣钱花你要乖啊,这样你父亲才安心做工,这样才能回来的快,给你买好多好多的东西。”

    “真的吗?”

    孩童心性天真又怎会听出话中端倪,小女孩听到自己父亲要给自己买许多东西顿时喜笑颜开如同吃了几斤蜜糖一般。

    看着母女俩离去的背影,枯木又恢复了常态,阴霾,寒冷“她叫小灵。”

    “什么?。”吴晨似乎没听清楚疑惑的询问道。

    枯木则没有理会吴晨的询问,如同一名说书人一般,舒声说道“她叫小灵是尸槐的女儿也就是我第一具尸傀生前的女儿她母亲虽然并未告诉她,她父亲已死只是告诉她她父亲去了很远的地方但是就算如此小灵似乎有所感应自己父亲就在这里,几乎每一天都会来到这个地方待在槐树下玩耍,起初真是受不了她了每天都来吵的我连修行都没法修行,但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她就连枯木这名字要是她帮我取的。”

    “那她又是为何成了那一副样子?”

    “怎么?你想知道吗”

    此时枯木则异于常态并无疯魔,癫狂之意,反而是绕有兴趣的盯着吴晨。

    “不想”吴晨脱口而出,不知道为什么吴晨总感觉下意识在逃避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是这个答案!你在逃避,你无论怎么欺骗自己都无法欺骗到你的内心!”

    “不,我没有!告诉我是什么!那是什么东西!”吴晨指着自己的心脏目露癫狂,还有一丝颤抖他似乎在害怕着什么东西!

    “你想知道?那我告诉你!毕竟也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背负着!希望能承受得住,啪!。”

    枯木在吴晨面前打了一响指,四周的时间流似乎变快了!

    小女孩日复一日地来到院子陪伴着槐树,因为她坚信自己父亲并没有离自己太远,而槐树下则有自己熟悉的父亲的味道,她相信这槐树是她父亲用来陪伴她的化身。

    而槐树也从最初的鬼气森森,变成子现在一与普通大树无两样,的样子。

    在这个幻境之中转逝一个月过去了,吴晨就这样怔怔出神地看着,甚至有时候常常会露出一丝迷茫和不安的眼神。

    “啪!停下来”枯木在打一声响指,四周如同快进般的画面瞬间慢了下来。

    “瞪大了眼睛好好看!重头戏要来了!”

    癫狂,愤怒,阴冷,悲泣,在一时间写满在枯木的脸上,手中枯木杖被捏的咔咔作响,双目通红宛如随时可以择人而噬的饿狼!……

    “白兄!这个礼物你绝对满意!”

    “哦,那白某就拭目以待了”

    此时从门外传来两名男子的说笑声!

    “白子风!秋林虎!”吴晨见到声音的主人,瞳孔瞬间缩如针孔!。

    “快跑!不要待在这里”吴晨惊恐的向小灵喊道,不过很可惜这是幻境!所谓的小灵也只不过是幻化出来的摆了又怎么可能听得到他的声音。

    “啊!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畜生!”吴晨双目通红的看着眼前的一幅画面,只见此时白秋二人正满脸x笑对着小灵想做的不轨之事。

    “够了!妈的本来想用来折磨折磨你的事到如今反而是自己先受不了的!看来我还是不够坏,心也不够冷!”

    枯木叹了口气摇头自嘲道,手中枯木杖一挥,整个幻境空间瞬间分崩离析。

    “有何感想?。”

    枯木看着发呆的吴晨不带丝毫感情的出声询问道。

    吴晨盯着他征征说道“这是……真的吗?……。”

    “真的?假的?你这时候还发这种东西!有意思吗?。”

    呯!

    枯木似乎被吴晨激怒了!含怒给了他一拳,指着吴晨恕道“都这时候你为何还不执迷不悟!你只知我杀人如麻!又怎知我心中苦痛,你非鱼焉知鱼之乐!君非我焉知我之苦!。”

    “别说了!我也不想知道”吴晨无力的说道,吴晨自知这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他……自己无力面对而。

    “别说?你让我别说我就别说!我偏说!”

    枯木一指吴晨大声训斥道“你视我杀人如麻!你又何尝不是因为虚灵子有想害你之心而把他玩死了!。”

    而吴晨面对枯木的质问则情绪失控矢口否认道“不!我没有我只是让你清除他的记忆而以,而你却让他自爆!!!他的死不关我的事!。”

    “哈哈哈哈哈!”

    面对吴晨的反驳枯木盯着他阴森森开口道“你只知一切都是我控制的!但你若没这个想法你尽管别找我帮忙!我只不过顺水推舟罢了你不杀他虚灵子到时候虚灵子摆脱我的控制怎么办?”

    吴晨……

    枯木盯着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的吴晨继续冷笑道“你有没有想过!你没有!你只知道让我控制他说出你想让他说出的话然后再让他假死清除他的记忆!当做在无虚灵子这个人!……”

    “你比我更虚伪!……至少我杀了就杀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一切的理由都是借口!至少你做了!而你挂羊头卖狗肉做了婊子立牌坊!恶心!”

    “够了!别说了!我让你别说了!~!!!”

    吴晨抓枯木的黑袍双目赤红对着他咆哮道!枯木的每一句都恍如揭开他刚愈合的伤疤!痛彻心扉!

    “哈哈哈哈”枯木见他如此都是咧开嘴大笑脸上尽显嘲讽之意“生气了!记起来了那些根本不想面对黑暗,天启小区,三号楼,三层,305号房!听到这串熟悉的地址有什么感想?这就是我们的魔障!”

    “那只不过是意外而已!你别一切事都这么敏感!行不行?”

    吴晨虽然如此说装作轻描淡写但飘忽不定的眼神,额头微微冒出来的冷汗出卖了他此时内心的不平静。

    枯木则是一脸怜悯和悲凉的看着他“你太可悲了!到现在你还不想认清现实!赵伍,快递,车祸,穿越,一切看上去与我们无关,是啊没错看上去一切都的确是跟我们无关”

    枯木顿了顿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突然一时间枯木的情绪爆发了抓着吴晨衣服,用那满是血丝的眼睛瞪着他说道“但是我们无法自欺欺人!那装有鬼王令的快递上面的地址就是我们所住的也就是吴晨这个人!所租的公寓!!!到底是他赵伍为我们挡灾!还是有人操控着这一切而我们又会不会成为下一个赵伍!莫名其妙的被蹦出一个人给吞噬了!。”

    枯木撒开了手随手把吴晨推到了地冷冷地瞪着他毫无感情的开口说道“我们无从得知!未知的谜底就像索命的魔音一般,时时刻刻都在心底里提示着我们!压的我们连气都喘不过来!”

    “你,我,都不得不承认,虚灵子,秋白二人,秋家上下,甚至是沈丘,赵伍都不过是我们的发泄工具!只不过你从衍生一开始就开始逃避这段记忆,或者说我们在逃脱这段记忆……”

    枯木毫无遮掩的话为他揭开了血淋淋一般的事实赵伍他是谁!为何与自己有这么深的渊源!鬼王令又是何物?到底是谁在操控的棋局而自己又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

    吴晨无从得知也无人可以为他解答所做的只能是逃避!

    二人无话只能彼此相望着对方,气氛显得异常的尴尬

    “庆祝我吧!”枯木率先打破二人之间的寂静。

    “什么?”人族之身问道

    “我跳出来了,不管是谁在掌棋都无关紧要了,我有我所爱之人她能在我最孤独无助之时陪伴着我,这就够了!”枯木回头看着本体,或许枯木在看小灵的时候,才能露出温和的笑容吧。

    “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我想改个名”

    “哦?为何?赵伍?”枯木询问道。

    “我在嫉妒你,凭什么都是一体,你自己找了个伴了我还是单身狗!我严重的怀疑吴晨这个名字有毒!”此时话都已经说开了人族之身也略带玩笑地说道,二人在无刚见面时的剑拔弩张。

    “想好什么名字了吗?”

    “没有,暂时叫无名氏,总比吴晨这个名字好”

    “无名氏”枯木细细思量到,半响才点头说道“无名?剑修嗯,不错,是个好名字跟你身份很配,字面上还充满了逼气,和单身狗之气”

    “去你的,老子可不是风云里,那个跟基友剑,相爱相杀的万年单身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