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鬼王神令 > 第15章:黄老
    枯木神魂依附在这些气体之中不断的窥视着四周战场。

    枯木看着四周打斗的人们不屑的说道“切,也没什么高手吗就一些先后天武者而,不好!”

    枯木大惊!!!枯木目光中只见一只苍老而有力的手臂正朝着他打来,手上携带着浓郁的灵力让枯木心神大震令枯木产生了浓浓的不安感。

    枯木刚想逃离就被手臂的主人擒了个正着,来人是一名一身补丁灰袍子一头花白发的驼背老翁。

    此时老翁原本浑浊的眼睛顿时精光四射一点也看不出原本的苍老之相,老翁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笑跟菊花似的,道“小友你想去哪啊?我可注意你老久了要不跟我回去待会儿”

    “得,老前辈我这小友很有可能比你祖宗年纪还大呢,你这么叫也不怕折寿喽到时候小子我可担待不起哟”

    魔气翻滚枯木一边与老翁扯皮掩盖内心的不安,一边伺机寻找着逃跑的机会。

    虽然此时枯木只是附带着一丝灵魂的魔气,但枯木也绝迹不想与老翁待在一起。

    虽然是枯木一时大意才被老翁擒住,但若不是老翁修为比他高也绝迹不可能发现枯木。

    更何况人族对魔族一向非杀既杀,枯木可不认为一个能发现自己的伪装的高手,会看不出自己的身份。

    驼背老翁扶了扶下巴的胡子,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有趣有趣!你这东西好不讲理你都自称小子,那老朽称你一声小友又何来折寿之理”

    “哈哈哈哈!垂朽老翁也敢口出狂言!真是好笑好笑”

    老翁拂袖负手傲然说道“有何好笑?难道老夫说的不对!”

    魔气四处翻滚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地抵制着枯木他,魔气之中再次传来枯木带着饥讽的话语。

    “好笑,当然好笑!我自称小子因我年少,看你半截入土我勉强称一声前辈这可有错”

    “无错!那老夫称之小友又何好笑又何错之由”

    “好笑,当然好笑了,不仅好笑而且大错特错!

    老翁揪着胡子怒目瞪着之,道“那你且说说看!老夫有何错之由!”

    “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从魔气中传来青黑色的魔气在空气中凝聚,凝聚出一张狰狞的鬼脸。

    鬼脸在空中冲老翁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张开满是獠牙的嘴阴森森说被“人寿不过百魔百年一岁我因年少称小子,而你以前辈之名倚老卖老称我为小友殊不知我大你几百岁,这岂不可笑这岂不是大错特错!”

    “呵呵呵哈哈。”老翁听此不禁摇头笑道“魔族果然是一群不堪教化之徒啊,那么既然如此还请魔族的朋友跟老夫走一趟吧!”

    说着老翁伸手朝着枯木魔气所化鬼脸抓了过去。

    “跟你走一趟?我还有命活真是笑话!老头小爷我不玩了!临走前送给你个礼物慢慢收着吧!哈哈哈哈”

    “不好!”老翁眼睛一跳心中暗叫道,刚想收回伸出的手可为时已晚。

    只见空中鬼脸化一条条小蛇争先恐后的缠绕在老翁伸出的手臂之上,魔气所化之蛇如腐骨之蛆在缠绕拄老翁手臂之后纷纷侵入老翁手臂皮肤之中。

    “该死!”老翁看着如树木一般枯败发黑手臂心中不由暗骂道。

    轰!一时间以老翁为中心一股强大的灵气爆发了,瞬间震散了枯木所留下的魔气。

    “哼!”老翁阴狠的巡视着四周,可并无寻获枯木身影便哼了一声负手离去……

    “黄老,何事让你如此生气”

    老翁回到了马车旁边,车上的公孙月出声问道。

    “无事,只不过看到了一只跟在后面的老鼠摆了”老翁说的轻描淡写可有些发黑的面庞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哦是吗~黄老您既然已经出手那便无需隐藏,出手解决了这些人吧正好我看着也心烦!”

    公孙月声音如磬悠扬动听,不过话中之意就似冬月之寒,令人毛骨悚然。

    “也罢,既然小姐都这么说了,那老头子只能活动活动骨头了”

    说摆被公孙月称之为黄老的老翁化为一道残影,出入战局之中每一次掠过都带起一道道血影,与其相应的就是不停倒下的玄衣卫……

    有了黄老这种高手加入原本旗鼓相当的局势顿时成了碾压,而这些作为试探的炮灰的玄衣卫自然成了黄老手下亡魂。

    解决完玄衣卫之后黄老回到马车旁边,对着马车上公孙月说道“小姐,人已经解决完了接下来,我们是否启程”

    “不,我看大家大战一场都有?疲惫不如就在此地歇息一夜,明日在做启程”

    “小姐不可”黄老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此时公孙月已经走出马车。

    满地尸骸血流成河之中,公孙月宛如淤泥之中绽放出的莲花濯清涟而不妖,一头秀发披肩英气十足的对着护卫发号施令到。

    “大家听我说我知大家大战一场身心俱疲所以我决定在此安营扎寨,原地整休一晚明日再做起启。”

    “小姐英明!”从护卫听此齐齐恭敬对公孙月说到。

    一旁黄老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也没办法,只能附和着公孙月朝着从护卫大手一挥说到。

    “行了,既然小姐这么说你们还不快去!先把死亡的人好好安葬,再把受伤人数统计到我这里剩下的人清扫战场安营扎寨”

    “是!”从护卫在黄老出声便也不怠慢,纷纷行动了起来疗伤的疗伤收尸的收尸……

    在一公孙月和黄老看不见的暗处一名护卫突然抬起头,眼中闪着丝丝红光看着发号施令的公孙月二人阴森道“老头,我的礼物你还没收完呢,咱们俩好好玩玩!!!”

    说完眼中红光消失,那名护卫仿佛失去了刚才的记忆,摇了摇头便加入了清扫战场的人群之中……

    咔咔咔,夜,树枝在火焰的燃烧之下,发出了咔咔咔的声音。

    一群护卫围坐在火堆,看着架在火堆上的烤肉,大口大口喝着酒驱散这夜晚的寒冷。

    “哎~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刚近山脉就折了不少人,真不是个好兆头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家里的婆娘和娃儿还等着我带钱回去呢”

    一名护卫喝一口酒突然长叹说道,四周护卫听了也不禁沉默了下来,静静的大口喝着酒似乎在发泄着某种情绪。

    “啪”一名比较年长的护卫伸手拍了拍刚才说话的那名年轻护卫,训斥道“说什么呢!既然来了就要做好死的准备,在这唉声叹气还不如好好吃一顿犒劳犒劳自己,说不准以后就吃不到喽说这些有什么用啊?”

    年青护卫也不生气反而靠近那名年长的护卫细声说道“诶,老哥你说这星光草也就寻常药草,对我们这些人视如珍宝但是对于大小姐来说,无疑就是一根杂草你说大小姐干嘛亲自过来,你说这是不是~”

    年长护卫喝口酒撇了他一眼不在乎的说道“你问这些干嘛?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行了,大小姐自然有大小姐的思量不是我们这些下人的能管的。!”

    年青护卫姗姗笑道“我这不好奇嘛?”

    “哼,好奇?小心祸从口出吧。”

    “是是是,还是老哥有见解,来我敬你一杯……”

    四周气氛重新活跃了起来,从护卫纷纷争抢架子上的烤肉,只有一人未曾动只是默默地喝着酒。

    正是那名出声的年轻护卫,护卫半睁的双眼看着争抢着烤肉从人,眼中红光丝丝闪烁着似乎思量着什么?

    “看来从这群护卫口中也得不出什么消息来,看来还得从公孙月下手了!……”

    一夜无事,微凉的夜晚散发着阴谋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