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鬼王神令 > 第17章:玄苍
    “玄苍?。”听此无名眼皮一跳心中思量许久,才开囗道“这不是苍武前一任王国的国号吗?你提他干嘛!。”

    枯木冲着无名诡异一笑,撇了他一眼细声说道“干嘛?当是消息喽~”

    “什么?”无名似乎没听清楚在次询问向他道。

    枯木看着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继续说道“玄苍!苍武前任国号,也就是那个差点打出玄灵版图的超级帝国的国号!”

    “然后?。”无名眼皮一跳声音有些颤抖,不知为何无名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出无名所料枯木听到他的询问,嘴角勾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眼睛发亮的盯着他道“你说呢?”

    咕噜~无名喉结上下动了动吞了口口水,额头汗水直冒不知是兴奋还是什么“你是说~这个超级帝国的~”

    “啪”无名话末说完枯木就打了个响指,笑道“宾果,恭喜你无名先生你猜对了!怎么样有兴趣吧!”

    看着枯木近在咫尺的笑脸无名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来了个180°大转弯冷冷地说道“没有!”

    “切!。”枯木见此脸色垮了下来顿时不爽地偏过头去切了一声,极其烦闷说道“没意思。”

    见此无名不禁摇了摇头笑道“你这自己坑自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别动不动的就是给我下套好不好,很烦啊!。”

    无名说完顿时遭到了枯木奇异的目光,枯木双目闪烁着怪异的眼神一直盯着无名看似乎想看出朵花来。

    “你想干什么?”被枯木盯的脖颈发凉的无名双手抱胸,一脸警惕的看着枯木。

    枯木冲则无名诡异一笑在夜色的衬托之下显得异常渗人,让无名看了不禁打了个冷颤。

    “嘿嘿嘿嘿!无名啊无名啊,我看不透啊!”

    “看不透什么?”无名一边回道一边不由离枯木拉开了些距离,无名总觉得现在离枯木比较近的话,很有可能给他造成了某种人身安隐患。

    而枯木则是转过身去装作一副高人的模样,神秘莫测的说道“我看不透~~”

    “看不透什么?”无名似乎没听清楚,不由好奇的靠近枯木一些附耳询问道。

    枯木似乎感知到无名的动作,嘴角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勾勒出一到奸计得逞的笑容。

    枯木突然转身!直径往无名的头,狠狠地就是一拳“我就是看不透,你脑子咋这么死呢?”

    “哦,你干嘛!”无名捂着受伤的头,愤怒的向枯木咆哮道。

    枯木则不在意地挖了挖耳朵,看着他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没干什么!只不过一时兴趣来了而已,不过我真的很好奇这么一大块肉放在你面前你居然不上去咬一口?真是太奇怪了!。”

    由于想到二者实力的悬殊无名默默放下握紧的拳头在心头上暗暗的记上这一笔,脸上没好气瞪着枯木说道“咬?还肥肉呢那就是一块腐肉,不仅臭还馊而且咬了搞不好还食物中毒!我吃饱没事干咬它干什么?。”

    枯木点了点头“嗯,有道理。”

    无名见此继续说道“玄苍二字那,赵天的二十多年咱们先不说,来咱们说说赵伍那八十多年里出现了到底有多少名叫玄苍遗墓的疑冢!”

    枯木转了转眼睛细细思量到,最后得出结论缓缓的点头说道“好像是有点多哦!!”

    无名大手一拍一脸不耐烦地道“那不就得了吗,这么多玄苍遗墓,我要是有那实力我还至于在这里转悠吗?开玩笑”

    “但你不要剑了吗?”……咔咔咔咔……

    枯木的话犹如利剑一般直插无名心头,无名瞬间石化头顶上仿佛飞过无数的乌鸦,在叫着“傻瓜~傻瓜~傻瓜~”……

    “哦,那这么说你不要剑了。”枯木玩味的看着无名。

    “这。”

    无名脸色一僵嘴角莫名的抽动,心中无数羊驼狂奔而来……

    无名思考许久~一脸颓废地说道“在那?。”

    “什么?”枯木故意装作听不见把手放在耳朵旁扬声说道。

    无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无奈的提高声音,道“我说玄苍古墓在哪里!。”

    “哦~!我~不知道!”

    “你!”无名脸色涨红盯着枯木,枯木这个大喘气差点没把无名喘过去了。

    “安啦安啦~放心啦我早想好办法,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枯木冲着无名一脸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示意无名放心他自有办法。

    无名心中警笛大鸣满目质疑的扫视着枯木“你有什么办法?说出来听听。”

    并不是无名太多疑而是这些日子,无名实在是被枯木坑怕了不得不警惕一些。

    “切。”枯木满脸不爽的撇了撇嘴,但还是从鬼王令中扔给了无名一套衣物。

    “这是什么?”无名看着手上的衣服不解道。

    枯木翻了翻白眼一脸疲惫的盯着无名向他解释道“这是我从那群龙图商队护卫那边顺过来的你现在穿上走过去喝的醉醺醺的,然后随便找个帐篷睡一觉只要不是公孙月和那两个死老头都可以,明天就能跟着她们找到你的剑了。”

    “这就是你说的主意?”无名脸色差异看着他,嘴角微微抽动似乎在忍着极大的情绪。

    “废话,你爱信不信反正我帮你打听清楚了反正这群护卫是被拉来当炮灰的都是临时拉来的,谁跟谁都不太熟你过去喝的醉醺醺的再一躺就完事了。”

    “真的?”无名挑了挑眉。

    枯木一脸不耐烦冲着无名“你爱信不信!反正小爷陪你耍了一整天我是乏了,不陪你玩儿了消息都帮你打听好了你爱干嘛干嘛去?”

    枯木摆了摆手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夜色之色。

    “这?算了吧~将就的过去吧反正被认出来,到时候跑鬼王令里去我看谁搞得死我”

    无名心下一叹满脸不情愿的穿上了护卫的衣服,跌跌撞撞装作醉酒的模样向龙图商队的营地走去。

    走到半路无名突然停了下来手上突然多出了一个瓷土坛子,无名摇了摇瓷土坛子听着里面所剩不多液体所发声音,道“真是的差点忘了装醉也得有一点酒的味道啊不然过去了还不得露馅了”

    无名看着手中的酒坛子,道“幸好老子有先见之明当初为了以防万一药物用完了,事先买了点高度酒以备不时之需用来充当应用酒精”

    原来无名从一开始就打算在红叶山脉之中打持久战为了以防虚灵子储物戒指之中药物用完,便提前在白石镇酒楼里面买了些高度酒水放在戒指之中以备不时之需。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蒸馏酒这项技术但是就连无名都不得不感叹科技线真他妈偏科,用这个世界土法发酵酿酒虽然只是普通酒水但这度数居然不比前世白酒差。

    无名甚至在白石镇上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酒楼里,就见到了不下三种堪比前世医用酒精的酒。

    让无名不经无语修炼世界的人都是这么彪的吗?

    无名把坛中所剩不多的酒水分别撒在身上衣物之上和涂抹在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皮肤之上,在用内力逼红了脸在配上身上酒水所散发的酒气倒是有了一些醉鬼的模样。

    无名见都差不多了便心满意足,跌跌撞撞的继续向着龙图商队的营地走去……

    “妈的,这样真的行吗?但愿枯木那小子别再吭爷我了”无名看着前方不断巡视的值夜护卫心中不由泛起嘀咕道。

    无名睡眼惺忪半睁半闭一步一跌东倒西歪,直线带偏的向前走去活脱脱一副喝断片了。

    随着他不断的接近值夜的护卫也发现了他,纷纷打起了手中武器对准无名。

    “谁!给我站住”一名穿的装备比一般护卫要好一些估计是领头的护卫,站了出来拦住无名的去路在离无名一两米远拔出腰间的长剑对准无名。

    “艹”无名见此心中大衰,不过还是有模有样的装了起来,无名装作没有听到他的话继续摇摇晃晃的前进。

    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嘴里发出了哼哼的声音似乎真是喝醉了,而且是那种喝的不轻的程度。

    不过无名意识却非常的清醒警戒着四周护卫们的动静,要是稍有不妥无名立马开启鬼王令逃跑。

    “给我站住!再不讲清楚你是谁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