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鬼王神令 > 第21章:古墓(下)
    申屠战负手而立站在一众将士护卫前虎目横视这在场每一个人,眼神带着令人心颤威势压迫着在场所有将士护卫的神经。

    就在众人胆颤惊心时申屠战才缓缓开口道“我是南王申屠战!我想你们之中一些人一定也很想知道,你们此行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对吧!”

    众人听申屠战的话面面相觑但谁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他们只是下人,无权干预上面的决定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

    但是让不让你知道与你问不问这是两个意思,要是真问出来了无疑是在挑衅申屠战的脸面。

    所以一时间在场众人鸦雀无声,只是静静地竖着耳朵倾听申屠战接下来要说的话。

    申屠战见此不动痕迹的点了点头嘴角在脸上勾勒出一道满意的笑痕,森白的牙齿在月光的衬映之下平添了几分寒意让申屠战整个人宛如露出獠牙的凶兽一般令人心生畏惧。

    申屠战一只手朝下指着冲着众人说道“你们可知你们脚下这座山丘是什么地方吗?”

    还未等一众人回话申屠战就自问自答的说道“玄苍遗墓!玄苍就是我苍武最辉煌时刻!而这里就是各位玄苍前辈给我们这些后代子孙留下的遗产!”

    “咕噜~”

    一时间原本四周死寂的空间吞咽声响彻了整片空间,众护卫将士目光之中无一不闪烁着一抹贪婪不过很快便将其压制了下去。

    申屠战见到笑了“很好!要的就是你们这抺贪欲!”

    “不敢!”众人齐声道。

    一众人等纷纷低头,冷汗直冒心中不由大骂自己愚蠢!

    申屠战则不以为意大手一挥道“无妨我与你们说这些要的就是你们这抺贪欲,贪婪乃人之本性也此次玄苍古墓之行,你们其中表现最优越者我必有重赏但是~”

    申屠战话音突然一转冷目盯着众人杀气凛然的说道“如果有人把不该伸的手伸出来!我也不介意帮他收了这只手!你们可听明白!”

    众人齐跪拱手说道“是!我等自不复南王与公孙大小姐之意!”

    一旁公孙月也走了出来说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今夜子时便是古墓开启之时,而在此之前你们则都要听从范海大师的命令即可!”

    “范海大师若有什么需要,你即可吩咐他们去做。”公孙月对着与申屠战一起的那名老者笑了笑说道。

    范海见众人目光都盯向了自己,别抚了抚胡子走了出来,道“老夫阵师范海!……”

    月朗星辰……时近子时……

    圆月之下篝火明亮作为扎营之地的小山丘之下,一群人手拿火把围在一座奇异高台四周。

    高台类似古代祭祀用的木制平台成四方形,每个角落都插有特定的旗帜面上分别纹着,一条双头四脚蛇,一只赤红色的乌鸦,一只长有双羽的黑色巨虎,还有一只浑身尖刺长满了龟壳的玄色巨龟,按照摆放位置和形象来看这应该代表着天地四灵。

    平台中央上摆有文案香炉等祭祀常用物品,而范海则盘坐于文案之前双手放于双膝之上,捏着奇异法诀老神在在的坐在那。

    “哎,你觉得这是真的阵法师而不是神棍吗?为毛看他穿着那件衣服坐在上面总有一种跳大神的视觉感啊?”无名双手抱胸无语看着台上身穿道服的范海杵一杵站在一旁的枯木偏头过去说道。

    “唉”,枯木则转过头来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便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转过脸去不再看他。

    “你什么意思啊!”无名推了推枯木轻声说道。

    “啧”枯木还是未表给了无名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在心底里回道“如果你觉得我们的处境还不够危险,你可以再大声一点我可以保证活得逃离这里,你呢?”

    无名听了他的话用眼角余光撇了撇,站在不远处的公孙月和申屠战几人,见鬼森并没有出现便不动声色的朝着四周望望。

    枯木见了无名动作在心中连忙大喊道“白痴,别看!随意一个洞灵期灵修都有神识,你修为不够很容易被他们感知出来的。”

    “我艹你怎么不早说!”无名听此连忙收回了目光。

    “哈!”

    枯木刚想回话就被平台上的范海吸引住了目光。

    只见范海此时大喝一声站了起来祭出了三道灵符,朝着身前三碗水打了过去只见灵符一碰到水立马熊熊燃烧了起来。

    范海此时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木剑,一手持木剑朝着身前燃烧着的灵符一一点了一下,口中大喝道“赦!”

    话音一落木剑一下子熊熊燃烧了起来,范海将燃烧起来的木剑朝着空中一抛。

    木剑转了几圈便停在了半空中剑尖指的方向正是山丘的方向。

    “喝!”

    范海看着悬于半空中的木剑,脚轻轻一点便凭空飞越浮于剑柄前端。

    双手捏着复杂是手印口中念道“亥末子初!”

    “阴阳交界!日月之分!”

    “赦令四灵,四极,四方之位,号灵山地脉!藏龙开口,呈龙珠!”

    “阴府,开!”

    范海念完法决原本立于平台四方的四面旗子,纷纷摇动灵力喷涌幻化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

    由四面旗子幻化而来的四大神兽,纷纷抬头向范海身前的木剑注入了四股强大的灵力。

    范海右手食指中指一并,指着前方大喝道“去!”

    木剑顿时化为一道流光向着范海所指的方向飞了过去。

    咔!轰!

    只见木剑化为的流光直径插入山丘内部,形成了一道诡异的图案。

    由木剑所化流光所形成的诡异图案,在它形成的下一秒忽然爆发了一股强大的光芒。

    “咔咔咔咔咔~”一阵机扩之声突然响起。

    流光散去只见原本的山丘底部渐渐凹了进去,形成了一个大门的形状。

    而石门前面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从地底里缓缓升起了两只石狮子。

    在众人奇异的目光注视之下~两只石狮子的眼球突然动了一时间,两只石狮子原本石头的眼珠瞬间变成了红宝石般的眼睛……

    “吼!”

    两只石狮子身上的沾满青苔的石壳脱落,露出了棕黄色的身体两只狮子一活过了,就立马露出了獠牙朝着众人咆哮,上次是张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