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穿书女配有点怂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萧淮覃月打平手
    青烟暗暗捏了把自己,千万别在大人面前失态,她必须在他面前表现的让他刮目相看!

    稳住心神,一只手牢牢地握住弓,抽出一支箭,果断射出,正中靶心。

    裁判激动道:“这才是高手对决啊!接下来就由覃月姑娘开始!”

    覃月早已准备好只等一声令下,一支箭飞速射出,正中靶心。

    赛场气氛凝固起来,以往这时候选手多少会紧张失误,这几个人竟然丝毫没有情绪变化,甚至丝毫没有停顿就射出一箭!

    “神啊。”李越心揪着茯苓衣服“覃月这么厉害刚刚竟然如此低调。”

    茯苓赞赏道:“高手。”

    香蜜碰了碰她:“怎么样,赌约可还记得?”

    茯苓瞪她:“我说到做到,赛后你们想让我做什么我绝无二话,大不了我离开如意绸缎庄!”

    李越心在旁边听她们斗嘴笑着摇摇头。

    裁判多年未见如此快速的对决,回过高举旗帜:“继续!”

    萧淮仿佛长在了靶心上,随手一射……

    “我的天!”

    场面一度失控,尖叫声乍起,原来那一箭穿过前一只。

    青烟脸都黑了,这一箭竟然和覃月刚才的那一箭一模一样,虽然高手能如此操作,但她知道这并不是巧合,因为连射箭的动作和方位都极其相似。

    青烟抬手射出,正中靶心,勉强穿过,她心里更加确定,覃月的箭术是萧淮所授。

    覃月没想到萧淮故意出难题,正中靶心不难,难的是次次正中前一只箭,力度、技巧都必须要到位,覃月目光凝在靶心,利落的抽出一箭射出。

    “三人连中!”裁判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识过这么惊人的一幕“继续!”

    三人又是接连两箭,萧淮丝毫没有弱势,青烟的手却已经在暗暗发抖,反观覃月,她的手也在时不时的抬起放下。

    青烟暗道,就算输给了萧淮也不难看,这一箭她一定无法射中前一只,力气不够,风险太大,容易被弹出去,为了保险起见,青烟决定只中靶心。

    萧淮毫不得劲的又是直穿前一箭。

    青烟努力控制手抖,瞄准靶心,缓缓射出,靶心,射完青烟舒了口气,侧头死死地盯着覃月。

    覃月已经将周围自我屏蔽,脑海里突然想起来当初自己气馁无法射中靶心时,萧淮曾经教她的画面。

    虽然只是短短几天,那之后他便失联了几年,也许是为了想念他也许是为了争一口气,那之后她便勤加苦练,未必连夺三年最佳。

    想到这,青月抽出一箭,用力射出。

    场上开始欢呼,裁判激动道:“平手!”

    青烟眼睛都快冒出火了,谁能想到一个常年缠绵病榻的覃月,能适应如此力度的射箭比赛,还能与萧淮比肩!

    青烟气的当场走人,骆欣然过来迎接她,拉住她:“千万别情绪外露。”

    青烟回过神,屏息静气站定微笑的看着他们:“我早晚要把今日之耻还给覃月!”

    骆欣然目光疑惑的看着覃月:“你有没有发现覃月和萧青月太像了,像到了骨子里。”

    青烟冷哼:“无非是东施效颦,想借此接近萧淮。”手机\端 一秒記住《.999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骆欣然摇头:“并非如此,这个覃月各方面都很像,你说是不是萧淮喜欢萧青月,所以把覃月培养成了她的替代品?”

    青烟瞪着骆欣然:“你如此诋毁萧淮,想干什么?”

    骆欣然讪讪道:“我并非故意说萧淮的不是,只是你在萧淮身边那么多年,何曾见过萧淮对谁这么上心,覃月又和萧青月这么像,很难不让人多想。”

    青烟早就觉得奇怪了,萧淮这么一个冷漠无情的人,怎么对萧青月那般关怀备至,甚至几次见到萧淮含情脉脉的眼神,但萧青月出嫁前后萧淮似乎也没有异常,她便没再多想。

    经过骆欣然一提,覃月确实很像萧青月的替代品,青烟心里发冷,以萧淮的做事风格,无论他喜欢的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

    青烟目光阴冷的看着覃月:“也许,萧青月才是替代品。”

    骆欣然恍然大悟:“他们以前就认识!”

    青烟冷哼:“瞒的倒是真好啊。”

    裁判过去和金主大大们商量,半晌走过来大喊道:“经决定双方一箭定胜负!输赢皆以这场为准!”

    萧淮和覃月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听到指令,萧淮果断射出一箭,覃月也同时射出一箭……

    裁判喊道:“今年最佳选手是萧淮……和覃月!”

    青烟克制着没发怒,萧淮这一箭明明可以射穿,却偏偏故意没有,分明是在给覃月机会,好一出郎情妾意。

    香蜜和茯苓磕到了,相视一笑,暗暗道,这么不知道避嫌真的好吗?

    谁知大家却觉得:“萧大人真懂得怜香惜玉呀。”

    “要不是萧大人觉得胜之不武,这回肯定是萧大人第一。”

    “说不定萧大人本就没想赢。”

    “萧大人真好看啊。”

    最佳选手的奖品是凤凰楼大餐一顿,以及一块玉佩。

    “今年没想到胜负难分,只有一块。”

    萧大人冷声道:“给她。”

    覃月接过那块熟悉的玉佩笑了笑:“多谢萧大人。”

    李越心冲过来拉着覃月小声嘀咕:“大餐带我。”

    香蜜赶紧道:“我也要去。”

    茯苓走过来扬起下巴:“我说到做到,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不违背道德,我都答应你。”

    香蜜不怀好意道:“那可得好好想想怎么整你。”

    覃月笑笑:“无妨,我们先去玩。”

    茯苓紧随其后:“你不说我玩都玩不好。”

    覃月认真道:“我就一个要求,以后不要故意针对我。”

    茯苓愣了一下,笑起来:“好。”

    香蜜撇嘴:“这么容易啊。”

    “你也有要求,你提。”

    香蜜高兴道:“差点忘了我也赢了你,那就以后也不许针对我。”

    茯苓一口答应,随后反应过来:“我什么时候针对你了?”

    香蜜想了想,拍了拍脑袋:“对哦。”

    茯苓吐舌头:“不能改了。”

    “茯苓!”

    覃月看着两人跑来跑去,竟然觉得自己像个慈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