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穿书女配有点怂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山庄度假 又见青烟
    回到越心山庄已经午后,天气燥热难耐,几人回去梳洗了一番才匆匆吃了口午饭。

    “你们去马场玩的可好?”段惜若看她们吃的快,赶紧为她们添茶水“慢点吃。”

    香蜜从饭碗里抽出空:“好得很呢!覃月这回可出了大风头,弓箭比赛第一,明天京城的谈资肯定是她!”

    茯苓笑道:“嘿,这就你就猜错了,马场在场的都是女子,谈资定在萧大人身上,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香蜜想了想,摆手:“这个赌明摆着我输。”

    段惜若目光落在远处走来的覃月身上:“覃姑娘会射箭?”

    茯苓替她回答:“那是相当不错了,和青月有一拼,不不不,她们射箭的路数极其相似。”

    段惜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覃月拿了冰沙过来,听见她们在讨论青月,笑道:“我在蜀州曾经学过一阵弓箭,但是当时力气不够,学的也是纸上谈兵,后来在京城身子好些,便跟着香蜜去练过几回,可能是运气好罢了。”

    香蜜夸奖道:“你哪是运气好,明明是天赋异禀。”

    段惜若笑笑:“覃月学什么都快。”

    覃月不好意思道:“缪赞了,我也偷偷下功夫了,香蜜不知道罢了。”

    香蜜没拆穿她,低头继续吃菜。

    段惜若见她不愿意提说便不再提:“这边有好些戏院、听书、听曲儿的地方,你们若想去下午一同去玩儿吧。”

    茯苓放下碗筷打了哈欠:“下午我必须要睡会儿。”

    李越心没出什么力听说要去玩赶紧道:“我去我去。”

    段惜若看向覃月:“小覃呢?”

    覃月摇头:“上午太费力气了,必须好好睡一觉。”

    香蜜摆手:“我也是。”

    李越心歉意道:“你们若想在这有件事得提前跟你们说,我怕吓到你们。”

    “什么事?”

    “我爹突然派人告诉我,骆欣然和青烟也要在山庄入住,你们若是碰见了千万别吵起来。”

    覃月放下碗筷:“我突然觉得体力充沛。”

    “我也是。”

    “我也是。”

    段惜若见状笑起来:“怎么了这是?”

    覃月解释道:“马场碰见了骆欣然和青烟,又刚好是对手。”

    “那还是能不见就不见得好。”

    到底是困的厉害,三人短短的小憩了一会,跟着大家前去城区玩。

    门口,果然碰见骆欣然和青烟二人,换了身华服,姿态高贵的走下马车。

    一宫女呵斥道:“见了烟美人怎么不下跪!”

    “参见烟美人。”

    青烟下马车,见到是她们,表情不愉:“呵,我道是谁,这不是射箭第一的覃姑娘嘛,怎么,你也在这?”

    覃月低头:“正是民女。”

    青烟拍了拍衣服:“呵,晦气,怎么和她们住在一起。”

    骆欣然昂起下巴:“你们搬出去。”

    李越心上前:“她们事先是我邀请来的,烟美人请多担待,府里已经为各位准备好酒席和下榻之处,家兄已在内等候多时。”

    李家富甲一方,在京城人脉错综复杂,青烟早前已经被人指点过,自然不能得罪,只得咽下这口气道:“李姑娘人美心善,可也要擦亮眼睛,这人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交的。”

    李越心笑笑:“烟美人说笑了。”

    李越心兄长刚好赶到,迎上来:“烟美人请随我来。”然后背地里冲李越心摆摆手,意思让她赶紧带人该干嘛干嘛去。

    李越心连忙挥手,几人会意,连轿子也不打算坐,走着去街上就是为了摆脱这人。

    段惜若早早定了一家这边有名的听书馆,几人并排坐在楼上,覃月刚开始还想认真听,后来越听越没意思,在现代17k小说网的小说那才是真有意思。

    “覃月。”香蜜拽了拽昏昏欲睡的覃月“你快看谁来了?”

    覃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顺着她的手往下看:“萧淮。”

    段惜若看向她,自知失言,覃月连忙坐正:“萧大人莫不是也爱听书?”

    萧淮径直走上楼在众位美女的目送中上了楼,小二带他正好坐在覃月旁边一桌。覃月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九九^九)xs(.

    段惜若再次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暗道,萧大人何时与覃月这般好,以前可没见萧淮休假过。

    “萧大人也来休假?”段惜若隔着人问道。

    萧淮侧头,先是在覃月身上顿了顿,才看向段惜若:“公事。”

    覃月有种自作多情的感觉,主要一天之内碰到两回太巧合了有没有?

    香蜜捂着嘴低头笑,没想到严肃冷峻的萧大人还能用这样蹩脚的借口张口就来,失敬失敬。

    说书人说到了**部分,突然一声拍板:“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哎呦呵!”茯苓拍桌子“这不是吊人胃口嘛,不行,我必须找他把结局告诉我,不然我做梦都能惊醒。”

    段惜若因为想事一时没看住,茯苓一溜烟下去拉住说书人要求告诉她。

    “姑奶奶,我还有事,你别拦着我啊!”

    茯苓扔给他银子:“你告诉我结局我绝对不告诉别人,你不说完今儿我就不让你走。”

    说书人怒道:“行规不可破,你就是再给我黄金万两我也不说!”

    茯苓冷笑:“真的?”

    说书人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秀才,就靠这个挣钱,自然不能轻易告诉她:“你若传出去我还怎么做生意,走走走,我还要去下一家,别挡路!”

    覃月走下来拉住茯苓:“别惹事,先生您先走。茯苓,下回我再陪你来听。”

    “说书讲究的是言简意赅,让人身临其境,他完全是把一个事写成了两件事,啰嗦。”

    这个比喻太恰当了,说书人脸都青了:“你们再来闹事我就通知官府拿你!”

    “不用你,我这就自己去找官府,看看到底是不是我的问题!”

    说书人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信了,赶紧道:“姑娘,唉,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偷偷告诉你,最后他们突破了万千苦难又到了一起!”

    茯苓对这个结局很满意:“你走吧。”

    说书人激动道:“好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