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穿书女配有点怂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萧淮抓捕月国刺客
    w.co

    “想走?”

    萧淮从楼上飞身而下,站在说书人前面拦住他的去路。

    说书人眼睛灵光乍现:“大家说有没有这个理?我在茶楼说书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如此不讲道理!”

    “是啊!”

    “干什么干什么!”

    茯苓愣住:“大人,他告诉我结局了,我告诉你就是。”

    覃月走过来拉茯苓站远:“你怎么犯傻了,分明是这个说书人有问题。”

    茯苓反应过来,去看,那个说书人保持着警惕的状态,时刻在盘算着要从哪逃跑为好。

    萧淮冷冷道:“月国鼎鼎大名的百花剑竟然屈身小小的茶楼一年有余,可谓是能屈能伸。”

    在场哗然,百花剑是月国最有名的刺客,十年间刺杀过的政客和大臣不计其数,传闻他易容术极佳,所以从未有人见识过他的真面目。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萧淮,不过我很好奇,你何时发现我的?”

    萧淮抬手,黑卫从天而降,围在百花剑四周:“带走。”

    百花剑抽出利剑怒目而视:“我在问你话呢!”

    萧淮眼皮都没抬一下,黑卫围上去,双方交战,黑卫竟也未占据上风,百花剑果然名不虚传。

    覃月和茯苓上楼,段惜若忙道:“这是怎么回事?”

    覃月看下去:“月国可能有动作。”

    “那雅丽公主……”

    段惜若这一年经常去为雅丽公主制作衣服,虽然深交却是没有,但段惜若担心会影响到如意绸缎庄便问了句。

    覃月摇头:“还不知道是双方明面上要打起来,还是私下被发现有人潜入大历。”然后提醒道“最近还是不要进宫见雅丽公主为好。”

    段惜若点头:“我明白了。”

    覃月又道:“仔细梳理和雅丽公主每一件交易,以防万一。”

    段惜若沉声应是。

    茯苓惊讶的发现段惜若竟然凡事去问覃月的主意,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

    覃月紧盯着楼下的那些人,生怕百花剑伤了萧淮。

    “啊……”

    一娇滴滴的女声传来,覃月顺着源头看过去,青烟和骆欣然不知何时站在了茶楼门口,刚好被百花剑的两名同党抓住。

    黑卫停下来,百花剑趁机讲条件:“你若不放我一马,皇上的心肝宝贝可就要一命呜呼咯!”

    茶楼的人这时候哪还敢看热闹,纷纷跑出去,只有楼上的不敢轻易下楼,只得眼巴巴的看着。

    萧淮坐在椅子上幽幽道:“还等什么,抓百花剑。”

    黑卫继续与百花剑缠斗起来,一时竟然不分胜负,百花剑怒道:“她们一个是皇上宠妃,一个是皇后妹妹,你竟然敢不要她们的命了!”

    青烟凄厉的喊道:“大人……”

    骆欣然就没那般柔弱,发怒道:“萧淮,我二人若有好歹,皇上定要治你的罪!还不快让他把我们放了!”

    香蜜咋舌:“骆欣然这番话真不像曾经当过女先生的人。”

    覃月也很无奈,这两人一点轻重不知,故意来茶馆找她们麻烦,怕是以后得救还不忘把这个仇算在她们身上。

    萧淮一个冷眼都给她们,慢悠悠的指使着小二上茶,小二再见多识广也是哆哆嗦嗦把茶给沏了,躲在一旁不敢乱动。

    百花剑那两个人帮手一看萧淮竟然不管不顾,怒道:“我们动手了!”

    青烟闭眼:“大人!我若死了请大人为我收尸,我为大人尽忠职守而死,死得其所!求大人把属下葬在哥哥附近,死后也有照应!”

    死不死的另说,现在说这些分明是为了求个人情,让大家觉得她是为萧淮而死。

    果然,楼上一姑娘弱弱道:“萧大人,救救她!好歹曾经是您手下的黑卫,现在是皇上的妃子。”

    萧淮抬头,那姑娘害怕的躲了起来,覃月迎上他的目光笑了笑,他做什么心里有数,怕是这些人不会伤了这两人。

    “我可要动手了!”

    萧淮仍旧不说话,低头喝着茶,半晌百花剑终于体力不支,倒地:“还愣着干什么杀杀杀!”

    那两人提起剑,砍向青烟和骆欣然。

    一黑卫适时的出手,那两人倒地,百花剑和帮手部被捕,黑卫往他们嘴里放了什么。

    香蜜好奇道:“那是什么?”

    覃月探头:“没见过。”

    茯苓抱臂:“防止他们咬舌自尽,软骨散。”

    “原来如此。”覃月奇道“如果他们还是不说呢?”

    茯苓得意道:“有其他药,配合黑卫酷刑,想不招才是难上加难。”

    覃月笑道:“赛神仙制的?”

    茯苓惊讶道:“你如何得知?”

    覃月一时口快说出来了,忘了她现在还没认识赛神仙。

    “哦,萧大人连这个都跟你说了。”茯苓撇嘴。

    覃月笑笑,算是默认了。

    只是她没看到的地方,段惜若再次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心里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无法解释,覃月和青月真的太像了。

    “大人,多谢救命之恩!”青烟冲上前想要去抓萧淮的胳膊,被萧淮避开。

    萧淮淡淡道:“把人带走。”

    “诶!”骆欣然挣扎道“你们抓我们做什么?”

    曾舜上前恭敬道:“黑卫例行公事,请随卑职回黑卫府。”

    “黑卫府?”青烟脸铁青“我是美人,我是皇上的美人!你们不能抓我去黑卫府!”

    骆欣然也想到了黑卫府的厉害,吓得脸发白,一下晕了过去。

    青烟眼睛转了转:“大人,皇上正在附近,若您执意如此,请让皇上定夺!”

    萧淮冷哼:“皇上已经恩准相关人等一律听从黑卫府办事。”

    “大人!”青烟柔声道“大人,我并无犯错更是差点以身殉国,您为何如此啊?”

    曾舜见大人脸色不愉,立马使了个眼色,两人被黑卫拖走。

    “大人,属下这就带人回黑卫府。”

    萧淮颔首。

    李越心拄着脑袋一脸笑意:“萧大人真的太厉害了。”

    香蜜凑过去担忧道:“你不会看上他吧?”

    李越心拍她:“瞎说什么呢,像萧大人这种人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我就是崇拜强者罢了,不过说实话萧大人只怕没人能够驾驭,诶,我很期待他将来到底娶什么样的姑娘。”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