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他是一无所知的等待 > 第二十五章 催眠找回记忆
    w.co

    F国街头,秦可夏被两个F国男人堵在一条小巷子里,秦可夏的F语不好,只能不停的用英语和他们交谈,不过显然是没什么用,两个男人一步一步的逼近秦可夏,嘴里叽哩哇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秦可夏害怕的浑身颤抖不停的往后退,直到整个人都靠在墙上退无可退。

    两个F国男人见状哈哈大笑起来,一步步逼近秦可夏,就在他们的手伸向秦可夏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握住了男人的手,秦可夏见状立即喊道:“救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

    男人回头,是一张很帅气的中国脸,他目光干净清澈,给人格外安心的感觉,他看着秦可夏,清冷的说:“我知道。”

    秦可夏不认识眼前的男人,甚至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可是此时秦可夏莫名的就是相信他,相信他一定会救自己。

    秦可夏用力的点头,身体下意识的往男人身后缩了缩,男人见状唇角不易察觉的翘了一下。

    两个F国男人见状很激动,摩拳擦掌,秦可夏不知道男人是否能打过两个高大的F国人,担忧的抓住男人的衣摆,男人感觉到秦可夏的恐慌,还算柔和的说了一句,“别怕。”

    秦可夏忍着害怕和颤抖,坚定的点了点头。

    男人转过头,说了一串流利的F语,两个F国男人本来怒气冲冲的脸瞬间变得复杂难看,不到一分钟的对话后,两个F国人转身落荒而逃。

    秦可夏不可置信看着落荒而逃的F国男人,“他们......就这么走了?”

    男人极淡的点了下头,秦可夏惊讶的目光立即变成崇拜,“好厉害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男人唇角微微翘起,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弧度,却在秦可夏心里炸开了一朵绚丽的烟花,短暂却格外夺目,秦可夏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快且杂。

    男人又恢复清清冷冷的样子,他看了看已经黑下来的天,“太晚了,你一个人在街上不安,我送你回去。”

    秦可夏心里一喜,面上却故作镇定,“那,谢谢啦!”

    “地址?”男人话很少,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恩赐。

    秦可夏偷偷撇了一下嘴,报了酒店地址,男人听完转身大步往前走。

    秦可夏反应了一下,小跑着跟着。

    男人没有说坐车,秦可夏也没提,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在法国街头。

    到了酒店门口,男人停住脚步,转头看着秦可夏清清淡淡的说了句,“到了。”

    “啊?”秦可夏有点难过,她睁大眼睛静静的看着男人,脑袋飞快的运转寻找着话题,“那个,我叫秦可夏,你叫什么啊?”

    男人目光淡淡的,并没有想回答的欲望。

    秦可夏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对了,你刚才跟那两个F国人说了什么?”

    “太晚了你该上去了。”男人语气不是很好。

    秦可夏有点生气,“这么着急?那......你刚才为什么不选择坐车送我回来?”

    男人微微掀了一下眼皮,“我怕你多想。”

    秦可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两个陌生人坐一辆出租车,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男人,她一个女孩子的确不安。

    垂下头,秦可夏踢了踢空气,她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但就是不想这样离开。

    “上去吧!”男人见秦可夏半天没有动静,开口催促。

    秦可夏闻言气鼓鼓的仰起头,“你没看出来,我......”她想说我挺喜欢你的吗?想了想又觉得不可思议,两个人只是见了一面,她会喜欢上对方吗?

    就算喜欢,第一次见面就说出来也未免给人太随便的感觉。

    可她砰砰乱跳的心,还有那双时刻想看对方的眼睛,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

    犹豫了几秒,秦可夏说:“你能给我个电话吗?”

    男人蹙起眉头,“有事?”

    秦可夏有种想骂人的冲动,这个男人还真是.......,咬了咬下唇,秦可夏理直气壮的说:“当然有事,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

    “不用。”男人拒绝的很快。

    秦可夏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她咬着唇将头垂了了下来,看着平滑的马路,一边晃悠着身体,一边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你救了我,我当然要谢你啦!”

    “你已经说过谢了,”男人看了一眼表,眉头微微蹙起,好像是有什么急事,“我该走了。”

    “别,”秦可夏焦急的去拉男人的手,就在这时,秦可夏突然眼前一黑,仿佛进入了一个山洞,四周漆黑一片,只有远处有一缕光明,秦可夏想要叫那个男人,但是几次张嘴都没有发出声音,四周越来越黑,秦可夏犹豫了一会朝着光明奔去,脚下的地突然变成了万丈深渊,秦可夏一声惊叫猛地睁开了眼睛。

    额头上溢出了细密的汗,秦可夏坐在躺椅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医生端了一杯温水递到秦可夏面前,秦可夏接过水一口气喝的干干净净,抹去唇角的水渍,秦可夏才觉得嗓子舒服了很多。

    医生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看着秦可夏缓和了情绪,才温和的出声,“你看见了什么?”

    秦可夏揉了揉额头,平稳呼吸说:“我看见我老公了,在F国他救了我。”

    医生点了点头,“挺好的,证明你这个不是妄想症,只是忘记了一段记忆。”

    秦可夏点头,脑袋里还回荡着刚刚的画面,一颗心狂跳不止,原来她真的认识贺知谦,四年前在F国的街头。

    从心里医院出来,坐在车里秦可夏脑袋还是晕晕的,心口处像是堵着一块石头,沉重又憋闷。

    F国街头,证明时间是高中那年的暑假,也就是四年前。

    贺知谦救了她,她爱上了贺知谦,可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为什么会出车祸?

    为什么她会忘记那段记忆?

    她忘记的那段记忆有会是什么?

    贺知谦有没有忘记?

    太多的疑问萦绕在秦可夏的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

    闭上眼睛,额头抵在方向盘上,努力回想着四年前发生的事,可是脑袋就像是用橡皮擦擦过一样,什么有用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秦可夏抬头,咬了咬下唇,脑袋里快速做了决定,启动车子,一脚油门车子快速驶离。

    不远处停着的车里走出来一个男人,他拿着手机看着秦可夏离开的方向,对着电话那头说:“她走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