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他是一无所知的等待 > 第二十七章 贺家那边挺喜欢你的吧!
    w.co

    秦可夏摇了摇头,一双水眸复杂的看着贺知谦,“你会说F语吗?”

    问完秦可夏自己吓了一跳,手紧紧的抓着浴袍带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贺知谦。

    贺知谦觉得奇怪,微微挑了一下眉,将手中的烟捻灭,朝秦可夏走去,“怎么突然问这个?”

    面对突然走近的贺知谦,秦可夏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贺知谦见状眼眸微眯,一把将秦可夏拥入怀中,贺知谦的动作很快,秦可夏吓得尖叫一声,贺知谦立即将一指手指竖在秦可夏的唇瓣上,秦可夏身体一僵就听见贺知谦低沉性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怕什么?”

    秦可夏没有说话,僵着身体叫贺知谦的名字,“贺知谦。”

    “恩。”贺知谦轻声应着,牙齿轻磨秦可夏的耳垂,“陈妈说你下午出去了?”

    秦可夏身体一阵颤栗,“别......”

    贺知谦轻笑一声,手开始在不老实,“别什么?”

    “贺知谦。”秦可夏按住贺知谦的手,喘着气说:“我今天累了。”

    贺知谦顿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笑着说:“你不用动我来。”

    秦可夏没想到一直高高在上的贺知谦会说这么荤的话,一时间愣住,直到身体离开地面,才惊恐的叫喊,“贺知谦。”

    “嘘。”贺知谦将秦可夏放在床上,比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而后笑着低头精准的吻住秦可夏的唇。

    秦可夏颤栗的挣扎,奈何在体力上不是贺知谦的对手,几番较量后秦可夏彻底放弃反抗。

    只是情到深处时,秦可夏突然睁开眼睛,眸中没有半分情、欲只有一片清明,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额头溢出汗水,看着他平日里清清冷冷的眸中满是古谷望。

    爱情是会让人变傻,变幼稚,变得不分是非。

    可,也能让人变得多疑,变得敏感,变得胆小。

    她承认在这场爱情里,她是被动的一方,只要贺知谦给她点甜头,她就能开心到飞起。

    可她不是弱智,不是没有思想,不是没有防备心。

    四年前的事,像一团迷雾困扰着她,这个迷雾一天不散开,她就一天没有安感,就一天没有办法像之前那样心意的爱贺知谦。

    说白了就是她不够勇敢,她怕输,怕在这场爱情的迷宫里输的太惨,太难看。

    这场欢爱持续的时间很长,结束后秦可夏瘫在床上一动不想动,贺知谦吻了吻她的额头,光着身体下了床,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吸了起来。

    秦可夏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着贺知谦,他抽烟的动作很性感,特别是吐烟圈时,烟雾缭绕下他硬朗的五官虚虚渺渺的,神秘又肆意。

    看着看着眼前的画面突然和四年前重叠,F国的街头,她内心恐慌身颤抖,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她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如果真的发生了她想的那种事,她是用头撞墙还是咬舌自尽,就在她权衡哪个实现起来更容易时,一个像神一样的男人从天而降,驱赶掉坏人的同时也赶走了她内心所有的恐慌,没有人知道当贺知谦转过头的那一瞬间,秦可夏心里像似炸开了一朵绚丽的烟花,一下子就打乱了她的心跳。

    “还想要?”贺知谦吐了一口烟圈,眯着眼睛看着秦可夏。

    秦可夏眨了眨眼,忽然明白贺知谦的意思,“自恋。”

    贺知谦唇角翘了一下,压低声音警告道:“以后别用这种眼神,看除我之外的男人。”

    秦可夏马上get到贺知谦话里的意思,脸突然一红,假装不屑的“切。”了一声后转过头去。

    身后传来贺知谦低低的笑声,性感又撩人。

    贺知谦抽完烟,重新走回床边,他低头吻了吻秦可夏的额头,“要不要冲洗一下?”

    秦可夏点了点头,贺知谦刚要伸手抱她,就被秦可夏强烈的拒绝了。

    冲洗完,两个人下了楼,陈妈高兴的将饭菜端了上来,秦可夏心情不错,比平时多吃了半碗米饭。

    吃过饭,贺知谦嘱咐陈妈半个小时后,提醒秦可夏喝药。

    秦可夏不解,“什么药?”

    贺知谦笑的暧昧,压低声音,“避子汤。”

    秦可夏的脸一下子红个通透,狠狠的瞪了贺知谦一眼。

    贺知谦还有工作,吃完饭就进了书房,秦可夏吃撑了,就去院子里消食。

    初秋的夜晚有些冷,秦可夏刚走到花房的秋千旁,手机就响了起来,秦可夏从兜里拿出来,看着屏幕闪烁的名字,一时间五味杂陈,犹豫了一会才接了起来。

    “夏夏啊!我是叔叔。”秦子豪殷切的声音响了起来。

    想到上次的不欢而散,想到秦子豪自私的去打扰秦书豪,秦可夏冷淡的“恩”了一声。

    秦子豪感觉到了秦可夏的冷淡,没什么意思的撇了撇嘴,要不是昨天他听朋友说,秦可夏和贺知谦回了贺家,他才不会热脸贴秦可夏的冷屁股呢!

    “夏夏,听说你昨天去了贺家老宅。”

    秦可夏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秦子豪的消息倒是灵通,连她昨天去贺家老宅这么私密的事都知道。

    没有听到秦可夏的回答,秦子豪也不气馁,继续试探道:“贺家那边挺喜欢你的吧!”

    秦可夏没了耐心,“叔叔,您有事就直说。”

    “没有,没有。叔叔就是关心你,贺家那边喜欢你就好。”顿了一下,见秦可夏没有接话的意思,秦子豪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那你忙,叔叔就先挂了。”

    秦可夏看着黑了屏的手机,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秦天逸的事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秦家的资金链断了,在A市都不是什么秘密,这么一大笔钱,秦子豪除了卖股权,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

    她和贺知谦打过招呼,如果秦子豪有卖股权的打算,让贺知谦帮她盯着点,可这么多天过去,也没听贺知谦说起。

    这样想着,秦可夏便准备回去,问问贺知谦秦天逸的情况。

    刚走到客厅,就见陈妈端着汤从厨房出来,“太太,汤好了。”

    秦可夏眉头微微蹙起,目光落在陈妈端着的汤上,她沉默一会,还是接了过来,“先生呢?”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