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他是一无所知的等待 > 第二十八章 我梦见了四年前
    w.co

    陈妈小心的看着秦可夏,“还在书房。”

    秦可夏点了下头,端着汤轻轻吹着,“陈妈,这个药是您在家熬的吗?”

    陈妈小心翼翼的看了秦可夏一眼,“是。”

    “哦!”秦可夏笑了一下,闲话家常的问:“好熬吗?”

    陈妈说:“和别的中药比这个还挺好熬的,熬四十分钟就行。”

    秦可夏点了点头,将汤一口气喝了下去,汤碗递给陈妈,“我先上去了。”

    .......

    秦可夏没有回卧室,而是直接去了书房。

    贺知谦的书房,平日里秦可夏几乎不会进去,倒不是贺知谦说过什么,而是秦可夏有自知之明。

    站在书房门口,秦可夏敲了敲门,“贺知谦?”

    里面没有人回答,秦可夏疑惑的蹙了下眉,又敲了敲门,“贺知谦,你在吗?”

    几秒后,门从里面拉开,贺知谦看着站在门口的秦可夏很是诧异,“有事?”

    秦可夏背着手,问的认真,“没有事我就不能过来吗?”

    贺知谦笑了,侧身让开了门,“欢迎。”

    秦可夏走了进去,四周打量了圈问:“做完工作了?”

    贺知谦捏了捏秦可夏还有些婴儿肥的脸,弯下身体和秦可夏视线持平,压低声音问:“想我了?”

    秦可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贺知谦平日里看上去清清冷冷的,没想到撩起人来,真是要命。

    秦可夏想到自己来找贺知谦的目的,清了清嗓子,“秦天逸的事怎么样了?”

    贺知谦眼睛眯了一下,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他站直身体,声音一下子冷淡了不少,“秦子豪找到钱了。”

    “啊!”秦可夏很好奇,就算她不关注商圈也知道秦氏的情况,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除非秦子豪贷款或是卖手里的股权,贷款手续多,时间长是不可能这么快拿到钱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他卖股权了?”

    贺知谦摇了摇头,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没有。”

    “那他......”秦可夏不解的歪着头,样子有点苦恼。

    贺知谦伸手将秦可夏拥入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目光清清冷冷的落在空中,“谁知道呢!”

    秦可夏依偎在贺知谦怀里,几秒后肩膀突然一塌有些泄气的说:“好吧!没想到他办法还挺多。”

    贺知谦嗤笑一声,满是不屑,几秒后贺知谦推开秦可夏说:“好了,你先去休息,我还有点工作。”

    秦可夏点了点头,“行,那你忙吧!”

    从书房出来,秦可夏看了一眼表,时间还早就转身进了画室。

    贺知谦站在窗边看着院子里的桂花,想到刚刚那通没有打完的电话,一双漆黑幽深的眸子不由的眯了起来。

    他伸手从兜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吸了一口,看着烟雾在空中袅袅飞舞,贺知谦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厌恶。

    叼着烟,拿起桌子上的手机,贺知谦将刚才没有打完的电话拨了回去,响了一声那边就迫不及待的接了起来,谄媚的声音响起,“知谦。”

    贺知谦厌烦的眯起眼睛,“我再多给你五百万,你顺便帮我办件小事。”

    ......

    秦可夏看着桌面上勾勒出的线条,想象着它上了色的样子,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由的渐渐收紧。

    她画的是F国街头,贺知谦转头看她的画面。

    棱角分明的五官,清清冷冷的瞳眸,蓦然回首顿时惊艳四方。

    周遭的景物仿佛失了颜色,虚虚幻幻的只有那张惊艳四方的脸清晰立体。

    秦可夏小心翼翼的将画纸收起了,伸了个懒腰又活动一下筋骨,才起身回了卧室。

    贺知谦还没回来,秦可夏简单的收拾一下,便在床上躺了下来。

    可能是累了,秦可夏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秦可夏做梦了,梦见法国的街道,她站在路边翘首以盼,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秦可夏笑着挥手而后朝着贺知谦的方向跑了过去,街道上人潮涌动车水马龙,突然秦可夏隔着人群,看见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面目狰狞,眸中带着嗜血的杀意,此时她正拿着一把刀对着秦可夏笑。

    秦可夏惊恐的顿住脚步,远远的秦可夏看见徐小雅笑着将刀插入贺知谦的背部,贺知谦惊恐的转头,而后软软的倒了下去,血,满地的血。

    徐小雅笑的得意,她将刀从贺知谦的身体里抽了出来,带出来的血溅了她一脸,让她看上去更加狰狞可怖,她阴沉着笑着说:“秦可夏,你是小偷,你偷走了我的人,不过我得不到的人,你也别想得到。永远。”

    秦可夏惊恐的长大嘴巴,她想喊想叫,想让徐小雅住手,奈何嗓子里发不出一丝声音,秦可夏急的要死,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一只手突然按住了秦可夏的肩,秦可夏一惊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俊脸,秦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贺知谦眉头紧蹙,“做噩梦了?”

    秦可夏哭着点头,“恩。”

    贺知谦伸手拥住秦可夏,拍着她的背说:“别怕,梦都是假的。”

    秦可夏脑袋还很混沌,思想还停留在梦里,她紧紧的拥着贺知谦,哭着说:“我梦见了四年前,我梦见我们在f国的街道,然后,然后徐小雅出现了.......”

    “秦可夏。”贺知谦突然叫了秦可夏的名字,秦可夏后知后觉的看向贺知谦,他薄唇紧抿,一脸严肃,那双清冷的眸子里酝酿着很久不曾见过的熟悉寒意,秦可夏迷惑的看着贺知谦,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贺知谦沉默着,半晌后他伸手盖住秦可夏的眼睛,“睡觉。”

    关了台灯,贺知谦才将手移开,秦可夏在黑夜里眨了眨眼,贺知谦不喜欢她提F国或者说不喜欢她提徐小雅。

    想到梦里徐小雅对她嘶吼的话,秦可夏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体,其实不止是梦里徐小雅不止一次说过,她是小偷,她偷走了徐小雅的幸福。

    秦可夏心有戚戚,可她不敢相信四年前她会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不可能,她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秦可夏有些头痛的闭上眼睛,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