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他是一无所知的等待 > 第二十九章 这个车位我买了
    w.co

    翌日一早,秦可夏睁开眼睛贺知谦已经不在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有些失落又有些痛更多的是对这段感情的迷茫,简单的洗漱一下,秦可夏下楼。

    吃饭时,秦可夏不经意的问:“先生几点走的?”

    陈妈一边给秦可夏舀粥一边回,“七点多。”

    秦可夏点了点头。

    吃完饭秦可夏上了楼,从画桶里将昨天的画拿了出来,看着桌子上的半成品,秦可夏心无波澜,一点也没了上色的欲望。

    叹了口气,秦可夏将画纸重新放回画桶里,拿起手机拨打了宋医生的电话。

    宋医生是唐华介绍给秦可夏的心里医生,电话响了五声,那端接了起来,“喂!”

    秦可夏自报家门,“宋医生您好,我是秦可夏。”

    “秦小姐你好,是又想起什么了吗?”宋医生声音很轻很温和。

    秦可夏说:“不是。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四年前在F国的街道。”

    秦可夏将昨天的梦徐徐到来,宋医生一直没有打断,直到秦可夏说完,宋医生才说:“这个不好断定是发生过还是只是一个梦。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想太多,尽量放轻松。”

    “我知道,但我心里难受,今天.....”秦可夏咬着唇,小声的问:“我可以再去您那边做一次催眠吗?”

    事情已经掀开了一角,未知貌的日子每一天对秦可夏都是煎熬。

    宋医生说:“不行,你现在的状况一个月后才能再做一次。放轻松不要急,你只有放轻松才能顺其自然的想起以前的事。”

    “好吧!”

    挂了电话,秦可夏看了一眼表,起身去了厨房。

    这个时间陈妈已经去超市采购了,秦可夏在厨房的抽屉里找到包好的中药,她随便拿了一包,开车去了北城一家很出名的中医院。

    来看中医的人很多,秦可夏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轮到她,将中药放在桌上,秦可夏说:“麻烦您帮我看看,这个药对避孕有用吗?”

    老中医抬头看了秦可夏几秒,才低下头打开药包,一样一样的查看,几分钟后老中医鉴定完毕,“是避子汤,对身体无害,可以长期使用。”

    秦可夏笑了一下,恭敬的说:“谢谢你。”

    秦可夏走后,肖泽宇从后门走了出来,对着老中医双手合十鞠躬,“姥爷,我就知道您最疼我了。”

    老中医不客气的瞪了肖泽宇一眼,“你小子一天不好好的给病人看病,竟整些歪门邪道的。”

    肖泽宇不愿意了,大长腿一抬半个屁股坐在老中医的桌子上,“我这怎么是歪门邪道,我这是造福人类。”

    老中医拿起桌子上捣药的小棒就朝肖泽宇后背打去,“下去,你看看你那里像个大夫,简直......”

    肖泽宇从桌子上蹦了下来,弯着身体看着老中医问:“简直什么?”

    老中医想了半天,才憋出几个字,“像个小流氓。”

    肖泽宇站直身体,拿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劲说:“您说像什么就像什么,你高兴就好。”

    老中医拿肖泽宇没办法,脸都气红了,“你,你这小子脸皮怎么这么厚。”

    “恩。”肖泽宇承认,理所当然的说:“还不是遗传了您。”

    “小兔崽子。”老中医说话的瞬间,手里的小棒也飞了出去。

    肖泽宇瞪大眼睛,一个漂亮的转身,小棒清脆的落了地。

    肖泽宇知道老中医这是真生气了,收起脸上的嬉笑恭敬的将小棒捡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老中医的桌子上,陪着笑说:“您老还真生气啊!我开玩笑的。”

    小棒放在桌子上,老中医伸手去拿,肖泽宇立即后退一步,夸张的大喊,“姥爷别打,姥爷别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老中医看着肖泽宇滑稽的样子,绷不住就笑了,“你小子,行了回去和你那个朋友说说,想要孩子也不是坏事,跟他爱人好好谈谈。我看那个小姑娘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说清楚不会不同意的。”

    肖泽宇不敢造次,乖巧的应着,“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老中医从小看着肖泽宇长大,怎么看不出来他的敷衍,“你不用敷衍我,我这都是为了你那个朋友好,这么骗人家小姑娘,不厚道啊!”

    “是是是。”肖泽宇连连点头。

    老中医懒着看肖泽宇装腔作势,挥了挥手,“赶紧走,别在这耽误我看病。”

    出了老中医的办公室,肖泽宇打了个响指,从兜里拿出手机打给了贺知谦,“搞定了,那批仪器什么时候送到研究院?”

    贺知谦叼着烟,目光落在窗外,“已经在路上了。”

    .......

    秦可夏从中医院出来,接到一家传媒公司的电话,是她前几天投过简历的,人事部门约她下午二点过去面试,传媒公司的地址在中心街附近,秦可夏看了一眼时间,打消了回别墅的想法,而是开车去了中心街。

    中心街是A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这条街常年堵车,停车位更是供不应求,秦可夏绕了五圈才找到一个停车位,刚要倒进去,一辆蓝色跑车先一步轧了进去,看着好不容易找到的停车位就这样被人占了,秦可夏一口气堵到了嗓子眼,熄火拉手刹秦可夏从车上下来,拦住了想要走的男人,“等等......”

    齐思雨低着头,想要快速离开停车场,没想到被人拦住了去路,他微微蹙眉抬眼就看见秦可夏,神情微楞,“是你?”

    秦可夏眨了眨眼,“你占了我的停车位。”

    齐思雨似笑非笑,一副痞态,“大姐,这是公共停车位,谁都可以停。”

    秦可夏微微蹙眉,“第一,这个停车位是我先看见的。第二,我的车在你前面。先来后到的道理......”

    齐思雨当然知道秦可夏刚才是想倒进去,但是后面有几个私生饭紧跟着他,他不想浪费时间就抢了前面车的停车位,只是没想到这女人这么上纲上线。烦躁的从兜里拿出几张红票,往秦可夏手里一塞,“这个车位我买了,你去找别的车位。”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