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 陌上花开,魂归故里 > 第四章
    天将明,阴霾散去,露水悬挂在枝头,风吹来摇曳了树,露珠滴落泥土瞬息被大地吸纳。密林出现一个人影,纤细而不应弱,踩着枯叶沙沙作响,红衣随风舞动,她骤然闷哼一声手持着剑插到了地面上似是疼苦,她把面纱摘取,面纱下是一张精致而绝艳的脸,唇已经干裂了,脸上早已出现虚汗,苍白的皮肤下还有诡异的红血丝,血丝从心脏开始蔓延一直到五脏六腑遍布身,看来她已经支撑很久,现在已经是穷途末将了。

    这就是罗刹控制杀手的方法,每到十五之日,便会发作。这种东西叫蛊。他不会让你死却让你生不如死。即便已经受过无数次的她依然扛不住这蚀骨之痛。忽然从林中出现了一个人,一身玄衣,红衣女子紧握着剑,眼神犀利的望着来人。

    “呵呵呵,沐颜夕,想不到你也有今天”来人是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一身玄衣衬显得肌肤更加白泽,样貌很妖艳,妖治的唇微合。嘲讽的看着地上撑着的红衣女子。

    “暮雨,你来做什么。”沐颜夕紧咬着唇,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她抬起头望着这个嚣张拨扈的人,恨不得把耻笑的嘴脸撕下来。她不想在她面前倒下,这是她最后倔强。

    “是主上让我来的,他想知道没有了丹药你会不会痛苦到想要自我了断,哈哈哈”她看着沐颜夕这狼狈的样子,大笑起来,这个让自己痛恨的人,居然有一天会倒在地上像条狗一样。

    “丹药呢?给我”沐颜夕借着长剑踉跄的站起来,目光凌厉的看着她。

    暮雨一怔,想不到到了这种时候还能这么强势,她轻抚了一下衣袖,从衣襟拿出丹药。“这可是唯一一颗,你求我我就给你,不然你就等着承受五脏六腑蚀骨之痛吧”

    “这丹药是左护法让你给我的吧,你不给,可是失职之罪。”她嗤笑,剑因为支撑她的身体又陷进了土壤几分。

    “是又怎样,左护法让我给你又没让我何时给你,你就这样承受这蚀骨之痛”暮雨突然声嘶力竭的对她喊,确实是左护法让她找到她然后给丹药的。她恨,她恨沐颜夕,恨她为何能得到他的怜惜。

    “恐怕让你失望了。”沐颜夕冷笑,快速地挥动了剑。落叶被翻起,一股凌厉之气迎面而来,风沙起模糊了眼。

    “你……”暮雨惊叫,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流着血的手,居然把她刺伤了。她捂住伤口,看见丹药已在沐颜夕手上,她一时间心中填满气愤,不甘,还有羞辱感。她看着沐颜夕虚弱的身体,起了杀意。

    暮雨封住经脉,以免失血过多,她神色有些诡异,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沐颜夕随后她从袖口拿出一把短匕首藏于身后。

    沐颜夕把药吃了后,身体逐渐恢复,但是现在的她只有一成的功力,如遇截杀她的人,便自身难保,她思索着,并未发现正靠近的暮雨。

    暮雨看准时机拿出匕首,毫不留情的刺向她,沐颜夕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她侧身都未能躲过,匕首插在了她的肩骨处。没想到,沐颜夕反手一掌用尽部功力打在了她的胸口,她被击退数丈,只觉得气血翻涌吐出一口鲜血。

    沐颜夕竭力而倒,匕首插入位置刚好堵住经脉,血气无法运转,锥心之痛让她神识变得模糊。

    暮雨站了起来,慢慢走向她,她蹲了下来,冷笑地看着她,眼眸流转到她的肩上,手握住匕首往里进了几分,鲜血不停地流,她的神情似是疯狂。

    “啊……”沐颜夕卷缩着身,根本无力防抗。想不到,居然会死在这,还是这种死法,。难道是老天爷看她的杀怒太多,想让她死都不瞑目吗?她苍凉地笑了起来,只觉得好冷好冷,她的血快要流干净了吧,也好,她的血太肮脏了。在她快要晕厥的时候,暮雨抽出了匕首,举起来对准她的心脏……

    大雾,让人看不清眼前的景色。风声唏嘘作响,偶有水滴落地,滴答滴答……周边静谧的有些诡异。

    就在暮雨举起匕首的时候,一把银箭射入她的手臂,她闷哼一声,匕首应声而倒,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射入她手臂的银箭。瞳孔不知觉放大了,惶恐的站起了身,不,不可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她往银箭射来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位男子身穿浅金色长袍出现在密林中。她不甘心地看着沐颜夕,为什么你的命总是这么大?她紧握着拳头,眼里的仇恨越发燃烧。

    “沐颜夕,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幸运了。”暮雨冷笑着,她带着不甘转离去,因为她知道来的人她惹不起,既然他出手了,就证明无论沐颜夕,他管了就是管了。

    那男子来到沐颜夕身边,轻叹了一声,端下来把她抱了起来,想不到再次见面又是伤痕累累的样子,他拿出一条浅金色的手帕轻抚她的脸,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你说这次又是我救了你,怎么算?”男子轻笑。

    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恢复了神智,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她记得她是被暮雨刺成重伤的,。难道她已经死了?不然怎连一丝知觉都没有。周围传来一阵熟悉的味道不知在哪问过,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她渴得厉害喉咙干得发不出一丝声响,忽然一丝甘润从唇上传来,她极力想要这丝甘甜,缓和她的痛苦。模糊间似乎听见有人在谈话。

    “怎么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很温和但是没有一丝温度。有种熟悉的感觉,总觉得是认识的,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她中了一种叫噬心蛊的蛊毒,毒性发作时正好经脉逆转压制了她的神经现在都没有知觉。之前她吃过的丹药虽然压制了蛊毒但也只是暂缓而已,想要解除她的蛊毒除非要找到蛊母。”是一位女子,玲儿般的声音。难道是

    “呵,想不到他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去束缚自己的属下。南宫明月这次大难不死,下次肯定会有所防范,这游戏倒是挺有趣的”那男子看着沐颜夕,眼里的玩味易于表面,仿佛一切只是他的玩物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主上下次能不能不要一个人行动,毕竟很多的人在注意你。”女子有些担忧,毕竟无论是朝中还是武林中人都太多人想要抓他的把柄,想要除之而后快。

    “恩?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斗不过这些蝼蚁之辈吗?”他挑眉,看向那女子,似乎对她的担心有些可笑。

    “不,落月并不是这意思。”她焦急道,在她心里谁都比不上他,她也很清楚,以他的武功和才智这些人都不值一提,但是她还是怕,怕万一……

    “你下去吧,这些事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他皱了下眉,不厌其烦。

    “是”她低下头,垂下眼帘掩盖眼中的伤。是啊,还轮不到她来操心。

    月落走后,那男子随后做到了她的床边,波动了床帘上的珠子,发出愉悦的声响。那男子似乎没有要走的打算。

    “你想要装到什么时候?”那男子抚弄着她的秀发。

    “你,怎么发现的?”沐颜夕声音沙哑,连说法都困难。她木然睁开眼对上了他的瞳孔。有些讶异,她从她们谈话开始就已经有些神智了,她自认为自己影藏的很好,想不到居然被他发现了。

    “因为你皱眉了。”他笑着说,似乎发现这事是件很开心的事,

    “额……。”沐颜夕无语的看向他,一时间相对两无言。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在不经意间拨动了你的心弦,你是否愿意为他弹一曲销魂。

    假如有那么一个人,即使再退一步便是万丈深渊,我依然奋不顾身如飞蛾扑火。

    大雪纷飞,细雨绵绵。

    我站在桥上,和你陌路相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