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 陌上花开,魂归故里 > 第五章
    珠帘摇动发出清脆的声音,珠光摇曳,男子俯身靠近沐颜夕,两人的气息混合在一起,两人就这样不知对视了多久,远远望去像是恩爱缠绵的情人。

    “你想怎样?”沐颜夕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距离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离她这么近,恐怕这样的人估计现在不知在哪个阴曹地府了。要不是现在她比普通人还虚弱,估计这人也不会还呆在这了。

    “我?想仔细看看你的伤怎么样。”那男子很不知廉耻摸了她的脸颊,双手压着沐颜夕的手,无论她怎么挣扎,好像都没什么用。

    “哦?是吗?要不让你看仔细一点?”沐颜夕眼眸微合,在男子耳畔说道。转眼他们就转换了位置,。沐颜夕压制在男子上方,呼吸有些急促,脸有点微红,刚恢复没多久,又耗费了一半精力。

    “你知道男人跟女人这样的姿势,还是在床上,是干什么吗。”男子不知何时声音有些嘶哑性感,他咽了下,感觉口干舌燥的。看着沐颜夕的唇,想要品尝一下它的味道。

    “滚!”她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侧身到了床的另一边。

    他依然躺在那,从不近女色的他,似乎对女人也不反感,反而很享受,看向这个女人,他想或许只是对她不反感吧。唇角勾起一丝弧度,或许他自己都未曾想过。

    “你到底是谁”沐颜夕盯着他,这个人三番四次的出现,到底是什么目的。

    “之前你不是说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吗?”他笑起来,侧首撑着头看她。

    “你…。”沐颜夕吃了个嗝,无奈这人脸皮真够厚的。

    “沐颜夕,我是陌瞿。”他收起来玩世不恭的模样,一字一句如利剑般刺入她的心。

    “我知道了,你走吧。”她撇过脸,安耐住自己的心神,那种像是内心最柔软的那块地方,好像有人拿着灯去摸索一番的感觉。她慌乱了。

    “哈哈哈,赶我走吗?这可是我的地盘。不过你好好休息,明日你去东院找我。对了!上次你完成的很好,值得我救了你。”陌瞿从床上下来,整理衣裳,墨色的秀发弄到了胸前,丝丝缠绕。没等沐颜夕回话便离开了。

    “陌瞿?…。”沐颜夕痴痴的念着,她不知道她这般慌神是为了什么。她再次躺下闭目养神,不知何时沉睡了过去。

    她做了个梦,梦里天下起了雪,整幅光景都是雪白,她穿着一抹红,踩在白雪皑皑的雪地上竟然一丝痕迹都没有,天地一色,何等苍凉,只有无尽的寂静和冰冷。她感到寒冷,她只能一直走一直走想要找个温暖的地方栖息。她已经精疲力竭了,待她转眼出现了一座桥,桥对面细雨绵绵,万物复苏的模样,她欣喜加快了脚步。她踏上桥的台阶,在桥中央,她看见一个背影,很模糊。忽然她的心脏一顿,窒息的痛楚感来袭,她跌落在桥上。她捂住胸口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背影,慕容枫…。

    她惊醒,发现她的脸颊上早已泪痕布满,她擦了擦,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眼神空洞的像是个木偶。

    她想着,既然决定要放手,何必苦苦作践自己呢?她终究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就连梦里他都不放过自己。多少个日夜她也曾梦见过他,但现在剩下的只有锥心之痛。

    “你醒了?正好,主上让我来请姑娘到东院去。”月落踏进房门,她在门口已经站了一刻钟了,刚来时她就看见沐颜夕呆坐着,她观察许久也不曾见她有何动作,只见她时而苦笑时而呆滞。

    “恩。”沐颜夕反射性的防备,她收拾好情绪对月落莞尔一笑。

    “我准备一下,待会自己过去吧。”她不愿与月落过多接触,那次谈话中她知道这人护主心切,她必定不会容忍一个一次次让她主子犯险的人。宽且自己也不愿有人监视她。

    “好。”月落一顿,本想扶她起来的手僵在空中。她对上沐颜夕的双眸,眼中已经没有刚才的神色,有的只是空。让人忍不住陷阱去,想要看看这眼中是怎样的光景,如此神秘。她回过神,收回手,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便退下了。

    月落走后,她起身,寻找她的衣物发现早已被换走了,她看向梳妆台上放着的两套衣裳,一套浅金色衣裙,一套白色衣裙。这两套她都不喜欢,吸了一口气深叹,这人都是什么眼光?

    她伸手拿起浅金色衣裙,蓦然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同样身穿浅金色长袍的身影,她一颤连忙收回手,转手拿起白色衣裙。待她穿好后,看向铜镜,镜子里的人白衣飘飘,身材苗条,看上去就像个弱不禁风的女子,面容娇嫩,唇不点而丹,一双上挑的狐狸眼深邃而不妩媚。她看着发现自己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她看着眼前人有点恍惚,若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是不是也该到了嫁娶的年纪?

    “呵呵,沐颜夕,你看,没有一身红衣你也只不过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她自嘲道。从梳妆台上拿了红色发带,把她及腰的秀发束起来。她满意的笑了笑,这才是她啊。只见束起头发后,眉宇间居然有点硬气,刚中带柔。

    她穿过回廊,来到东院。这里的光景依旧,整洁的让人有些心慌。她四处打量并未发现这里有任何异常,依然静谧如常。她并不喜欢这样地方,原因大概是小时候除了训练就是被困在一个牢笼里的缘故吧,那里也是一样,只不过是只有死寂,并没有娇艳的花也没有挺拔的树。她拂过花朵,低头闻着花香,心情有点舒缓。

    她在院子里逗留了片刻,并未见到任何人,她走进去,推开了房门,还是原来的桂花香,她转头看向珠帘处,那日初见他便是站在那。她坐了下来也并未客气,自顾自的泡起了茶来。

    “你这样,倒像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了。”他进来时看到的景象竟是她悠闲地泡着茶,宛如她本该就在这里一样。今天的她穿着一身雪白,束起了头发,有点不沾世俗的模样,他有些痴迷,这样的她似乎比平时更加吸引人。

    “你来了?我在这已经等了几炷香的时间了,总不能干坐着吧?”她看着他,语气有些不耐烦。

    “呵呵,那不好意思,久等了。”陌瞿失笑,她这是恼他了?

    “你叫我来,什么事?”她也不必拐弯抹角了。她品尝着她自己茶,发现自己的手艺有些许生疏,若不是他的茶叶好不然真是难以下口。

    “怎么,叫你来不能只是闲聊?你整日躺着也不好,不如多走动。”他坐下,拿起她泡的茶给自己倒了一杯,他闻了闻,然后喝了一口,皱了下眉便放下了。

    “我看你倒是挺悠闲的。陌瞿你到底是什么人?”她失笑,看着他皱眉的模样甚是好笑。对面这人三番四次地救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她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顶多只是帮他除掉几个人而已,以他这种实力难道还缺像她这样的杀手吗?

    “我?我只不过是个闲人罢了。”陌瞿看着眼前这位女子,曾几何时他想过竟然还有这幅景象,不带一丝算计,心平气和的只是聊聊?他看着沐颜夕的眼眸,默然。

    霎时间,空气就像凝结一样,流转缓慢。沐颜夕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喝着茶,脸上没有一丝波动。陌瞿看着她,也不做声,只是手上一样拿着茶杯,却一口没喝。两人不知各自都在在思虑着什么,也许是的,都只是闲人罢了。

    “陌瞿,你的目标是罗刹阁还是朝廷。”沐颜夕缓缓开口。

    “呵呵。既然知道了我也不想隐瞒什么,我是借罗刹阁的手来杀这许老贼”他浅笑,提到许丞相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憎恨,却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你知道朝廷一直对江湖之事不管不问,但是如今却杀了丞相,朝廷中的中流砥柱。你其实是想一石二鸟吧,想让我帮你杀掉丞相,然后,、朝廷帮你铲除罗刹阁。你这算盘打的可真响。”她冷笑。

    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喽啰,如今背上了这个叛徒的罪名,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她想要是被慕容枫知道了是她背叛了,或许会亲手杀死她吧?呵呵……

    “不错,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既能除掉许老贼又能把罗刹阁搞个天翻地覆,想想也是好玩的。”陌瞿似是有些丧心病狂,杯子里的水被他打翻,原本褐色的眼眸不知何时变了颜色,像是染了墨一样漆黑,让人不禁有些发颤。

    “你到底是想要干嘛?”她有些诧异,难道是自己说穿了他,恼羞成怒吗?

    “我想干什么?我想要那些龌龊卑鄙无耻之人,落得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场”他突然对沐颜夕大吼,陌瞿双手握拳,甚是痛苦的表情,眼中充血。

    “你怎么了?”沐颜夕大惊,上前稳住他。

    “走,不然,啊……”他推开她,把桌子掀翻了。

    陌瞿没想到的是居然这么快又发作了,看来这身体是压抑不住这体内的戾气了。他痛苦的撑着头。

    沐颜夕有些不知所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陌瞿双眼越来越红,似乎要滴出血来。

    她平静下来,看见屏扇后有一盆水,大概是他早上洗漱用的。她冲过去把它拿起来泼到了他身上。

    霎时间他安静下来,不敢自信的看着沐颜夕,红色的眼眸回复到原本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