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 陌上花开,魂归故里 > 第七章
    北寒之地有一潭水,可净化身上的戾气,使其脱胎换骨。其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寒冰刺骨,唯有凶兽,名曰噬骨。

    月落准备一箱药材以及她亲手做的糕点,偷偷的塞进了主上的马车上。陌瞿上了马车,叮嘱她小心行事,她应允,看着远去的车马,不知不觉眼眶湿润,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殿内,灯光昏暗。侧旁几名黑衣人在暗处守候,如影一般无声无息。落坐在殿上方的男子就像是雕刻一样的精致,无论是身材还是脸庞。他就这样坐在上面眉头紧皱,一身玄衣无风自动气场惊人。殿内无声,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忽而,烛光摇曳,大门处走进一个女子,一身红衣明亮如火,高高束起的秀发有些凌乱,她停下,把散落在脸颊的秀发束落在耳后,她看向座上的男子,上挑的眼睛里有着坚决的神色,似有落寞却很快被她掩盖了。

    “属下,参见左护法!”她向前几步,离他约5丈。

    “沐颜夕,你可知罪?”那男子低压的声音,冷若冰霜的看着她,眼中有着怒气却又有些无奈。

    “属下知罪。”她坦然道

    “好,很好,好一个知罪。你可知这其中的利弊,沐颜夕,为何要这么做?”他大怒,却仍然想知道其中缘由。

    一直以来他都对她的行为不管不问,他以为她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只要她能安心留在他身边,不做背叛他的事情。只是现如今她竟然帮助那个人。

    那日暮雨受伤倒在他面前说,那日她去送丹药时,看见她与那个人密谈,她暗中偷听,却被那个人发现,被射中了手臂,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有命前来回禀。

    他听到后本该去派人把她带回来拷问,不知为何他狠不下心,最后他给了她机会,写了信让她回来。她回了,可结果却等来两个字,知罪,现如今他该如何处置她,。

    “属下那日断崖谷身负重伤,是陌瞿救了我,我向来不欠人,这是还他的。”她冷冷回道,甚至带着嘲讽的意思,她在嘲笑自己。

    “陌瞿?你可知你帮的是前朝太子。”他走下来到她的身边。

    “什么?”沐颜夕不敢相信。如果他真的是前朝太子,那自己将会是将罗刹阁推向覆灭的祸首。

    “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他冷峻这脸,没有一丝怜惜。

    “呵哈哈哈,处置?杀了我可好?。”她失魂一般,疯狂大笑,笑她明知道结果,却还是妄想得到她的怜惜。

    “你为何要这么做?”慕容枫问。

    “为何?我不是说了吗,这个欠他的,我必须要还!”她可笑。

    慕容枫无言以对,四目对望,他看着她的眼眸,却再也看不穿她的心底,似乎有面镜子,反射的是无边的恨意与无奈。

    殿内死寂一般,压抑的是两个人心里最深的情绪。

    “沐颜夕,你何时变成如今这个摸样的。”他抓住她的肩膀质问道。他不明白为何现在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言行举止甚至感觉也变了。

    “我没有,我只是做回我自己。”她低声呢喃,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自己?一入阁内便是把自己给出卖了,你有什么资格说做回自己。”他抓着她的手用力像是要把她捏碎。

    她看着他的眼眸,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她苍凉一笑,有些疯狂,她退后离他远些,踉跄几乎跌倒。他伸手去扶,却被她躲开。

    沐颜夕只觉得可笑,兜兜转转自己不过是个傀儡,曾经她帮他一心想守护的罗刹阁,可如今竟是被自己给推进了陷阱里。她笑的有些累了,只觉双眼有些模糊,泪夺眶而出。

    “慕容枫,不如你杀了我吧。”她坚定而决绝。

    “沐颜夕,你疯了”他对她怒吼,他从未见过沐颜夕这个样子,今天见她时已发觉她对自己不像以前,是感觉不一样了。他压抑住心里面的一样,甚至给了他机会,可现在她竟然这样都不肯给他一个解释。

    “我没疯,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没有比现在更清醒的了,她梦醒了,从断崖谷时就应该醒了。

    “你别逼我。”他抓住她的手,似乎想要把她捏碎。

    “我没逼你,按照罗刹阁的阁令,理应处死。”她面不改色道,她已经心如死灰了,她想这一生总算解脱了吧?

    “你可还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他不知为何心中一阵刺疼。

    “我记得,我的命是你的。没有你也没有我。”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累了,不想再这样活着,与其背负太多,还不如一死了之。”她眼中含着泪,头发散落下来,那一瞬间她就像是一副失了魂魄的躯壳,一碰就散了。

    “一入罗刹阁除你便不是你了,颜夕,你不是很清楚吗?你妄想还有其他的道路可以走,可是你别忘了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想要一死了之,你都没有资格死。”

    “我从不屈服命运,可它总是事与愿违,我活着如同行尸走肉,其实也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你这一生这一世都摆脱不了,你说事与愿违,这世上又有那些事是岑心如意的。今日你来无非就是来送死的对吗?你比谁都清楚你来的这一遭必定凶多吉少。”

    “慕容枫,你有没有想过来世做个普通人,无忧无虑,平安一生。”她忍着许久的泪,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她看着他。

    “没有,只有今生便无来世”慕容枫沉声道,转身背对着她,手掌紧紧握住微微颤抖。

    “可是我有”沐颜夕忍不住的落泪,心就像被针刺痛一般。

    “好,那我成你。”他忍下这苦涩,你想要的,给你便是了。

    慕容枫一掌打在她的心脉上,她只觉一股甜腥味从喉咙涌出,倒在地上。

    这一掌,他用了三成功力,虽不伤及性命却也是伤及心肺,伤她的手掌,不知为何到现在都有些颤抖。

    “从今日起,沐颜夕将不再是罗刹阁中人,废除武功,扔到北寒之地自生自灭。”他下达命令。

    他从未想过会有今天,她会背叛他,更想不到这一天会令他如此难过罢了。

    沐颜夕,这,就当做是我能给你的最后一件事,也是唯一一件。

    ——

    他想起少时初见她的模样,当时的她在一群比她年长身形比她强壮的少年之中,一眼就能看到她。一身脏兮兮的衣裳,瘦小的只剩下骨头了,可是吸引她的却是她的眼神,那样的无所畏惧,那样的坚决,就如今天她的眼神。

    慕容枫想起年少时的他,历经生死权谋才坐上了现在这个位置。而他就是罗刹阁的训练基地出来的,与其说是训练倒不如说是弱肉强食。训练基地每月都会有场比试,胜者得到食物。如果你在比试中输了,你就只能活活饿死,或者变得更强去抢夺别人的食物。

    那时的他已经是一个颇有盛名的暗卫,他被派到训练地挑选最新一批暗卫。

    那年战事连连,前朝覆灭,新帝登基,继而民不聊生。很多流离失所的小孩,被贩卖到罗刹阁。

    而他就是在那时候遇见她的。

    潮湿隐晦的牢笼,腐烂刺鼻的味道,一群面黄肌瘦,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子,而她正在其中,站在最角落,守着她的一亩三分地。

    “你们若是今日抢到这个令牌,便可以得到这一袋粮食。”话毕,这群小孩蜂拥而至。

    她没有冲上出,反而是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那群人纷纷抢夺,打的头破血流,纷纷倒下,一个身手比较好的孩子眼看就要抢到,忽而冲出一个瘦弱的孩子,直冲向前把粮食抢到。

    原来她一直在等,等的就是其他人最后倒下的一刻。等到所有人的精力都耗完的那一瞬间。

    他勾起的一抹笑,那时候,她真是像极了以前的自己。

    被抢的那个小孩,愤怒了直接伸手把她抓起来。她被举的高,衣物紧勒她的脖子,脸上憋得通红,可她偏偏面无表情,眼里甚至有些令人颤抖的寒冷。举高他的小孩有些心里发麻,他反应过来又被愤怒填满更是把手勒的更紧。

    她被勒地喘不过气,她用尽力气踢到那人的肚子上,他被踢得卷缩起来,松开了手。她不待那人反应转手又一拳打在他的太阳穴。那人晃了几步倒下了。

    她转身去拿了那袋粮食,不料那倒下的人,扑上来从地上拿来一根尖头树枝扎在了她的肩头,她吃疼转身踢开了他。

    眼看她要倒下,瘦弱的身子半跪在地上手里依然握着那粮食。那人又扑了上来,这次她的速度甚快,躲开了他,甚至绕到了他的身后面,一脚踢到那人的膝盖上,扑通一声应声而倒。

    她来到那人的身前,手里不知何时也拿了一根树枝,那人趴着地面惊恐的求饶,她未曾动摇,发力插进了他的肩头,跟她的伤口一模一样的位置。

    她如愿拿到了粮食,走出了这片狼藉,不带一丝痕迹,不漏一丝情绪,踉跄着带着残破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