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 陌上花开,魂归故里 > 十一章
    “关你什么事!”沐颜夕没有再理他,既然对方救了她,自然臻逸也是好好的。

    沐颜夕扯了被子盖过头,闷在被子里继续睡觉,不再理他,这些天她整日绷紧的状态,当看见是陌瞿的时候莫名的心安,大概是觉得堂堂前朝太子,应该是心怀天下?浆糊似昏沉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火炉实在是太多了,她被闷醒了,翻开了被子,却见陌瞿还在她的床前,只不过已经撑着头熟睡了。

    沐颜兮语塞,看着他那祸国殃民的脸,感叹世道不公啊,男子长成这样,然后深叹一口气,现如今是在他人的底盘,又没有内力,还是收敛一下,讨好才是正道。

    陌瞿醒了,活动了一下被压倒的半个身子,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坦的睡上一觉了。

    然而正对着他的沐颜兮,一直盯着他,未曾移开过。见他醒来,拿起桌上的杯子,倒了杯茶,似乎像是准备彻底谈判的意思。

    “这杯茶没下毒吧?”陌瞿挑眉,坏笑道。

    “你放心,我没有想要毒死你”虽然她心里确实想要这么做。

    “恩,泡茶的功夫还是这么差。”他拿起来小抿了一口,摇摇头。

    “那就别喝了,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去北寒”沐颜兮直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现在你内力没有了,武功也废了,你也就没有利用价值了,这么说我还救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陌瞿忽然觉得自己变得有点厚颜无耻,堂堂一主上,居然在威胁一弱女子。

    他起身靠近沐颜夕,说话的气息轻拂沐颜夕的脸颊上,微痒。

    沐颜夕身子后仰,看着他的唇,慕然间又想起了上次那个缠绵悱恻的吻,身由内而外更觉得闷热,吞了口唾液,推开他,倒了杯茶喝下,才缓过来。

    ----------

    另一边,臻逸正蹲在角落里,研究这一箱药材,时而深思,时而展颜。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般医者,能够使毒药如此精准的加在调理内息的药方里,从而使内息调养,毫无副作用。”他欣喜称赞。

    “不过比起我还是差那么一点,嘿嘿”

    臻逸的得意的笑笑,拿起笔,在药方画上一笔。

    “公子,和你一起来的姑娘醒了,正找你呢。”

    “哦,好,谢谢。”

    他立马起身,跑了出去,心里不免责怪自己怎么一看见药材,就忘了时间了。

    臻逸来的时候,沐颜夕正在喝药,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你来啦”

    “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谢你。”

    “医者父母心,应该的。”

    沐颜夕拿出一块玉佩给他,那是一块月牙形的玉佩,泛着青翠的绿光,上面的花纹可能时间已经被磨得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这是我母亲留下给我和弟弟唯一的东西,本来我是要给我的弟弟的,但是在小时候我们就分开了,如今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在看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他回来了,所以,我想把它送给你。”

    “这可能对于你来说它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这。。。你是把我当弟弟了?”臻逸问。

    “啊?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要占你便宜。。。”沐颜夕连忙回道,生怕他以为自己在攀关系,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

    “那我收下了,就当做是你给我的礼物,今天其实是我的生辰。”臻逸接过玉佩,对上沐颜夕的眼眸说道。

    “生辰?”

    “是啊,怎么了?”

    “哦,没事,祝你生辰快乐!”

    “谢谢,这是我这十年来,最开心的一次生辰了。”臻逸紧握着玉佩,微微苦涩道。

    沐颜夕看着他,心里泛起一片联系,今天也是他弟弟的生辰啊,正是如此,她才诧异,这世上竟是有如此巧合之事。

    ----

    第二天,他们随着陌瞿等人前去北寒深处-寒潭。

    那天沐颜夕跟陌瞿聊了许久,陌瞿才肯带着他们一同前往。原因有三:第一,他们没有任何的威胁性。第二,正是因为臻逸是位医者,在这一路上,正好有用。第三嘛,当然是陌瞿觉得带上沐颜夕似乎是这一路上不错的一个解闷乐趣。

    在马车里,沐颜夕无语的看着陌瞿,此人一开始就是利用她,现在她是个废人,却还要被他威逼给他当仆人。

    “我渴了”某人慵懒的侧躺在马车里看书,明明茶水就在前面,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离他很远似的。

    “自己倒。”沐颜夕没好气的冷冷道。

    “我倒是可以的,但是呢,这马车也不是白坐的是不?”

    “....请喝茶!”

    不一会。

    “没茶水了”

    得,马上沏茶。

    “有点饿了”某人抬眼看着沐颜夕,指了指桌上的点心

    “难不成你还要我喂你?”沐颜夕咬牙切齿,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只见陌瞿眉峰一挑,继续看书。

    无奈,沐颜夕还是屈服了,拿起糕点就往他嘴里塞,陌瞿也不客气,来多少吃多少,结果就是整盘糕点塞到他的嘴里,硬是吃了下去。看着陌瞿鼓鼓的肚子,沐颜夕满意的拍了拍手,笑的天花乱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