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灰雾迷城 > 第九章 哈士奇永不为奴
    寂静的坟地,似乎有一股莫名的风。几只鬼火想要远离这里,却是被一股未知的气流给扰乱的方向,不仅没有跑远,反而越来越近了。

    “汪,那司机有点东西,被他耽误了点时间。不过没事,我接下来会把他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二哈一把将鬼影扑倒,尖锐的爪子死死的把鬼影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它一脸淡定的回答者,一边贪婪的看着鬼影,咽了咽口水。

    “主人,这家伙没事吧...下一任铲屎官不会就这么嗝屁了?”二哈看了看江枫,有些惋惜的说道。这男生给它买过香肠,给它喂过肉包子。二哈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闭上你的乌鸦嘴。”顾诗嫣冷冷地看了二哈一眼,露出一丝危险的气息。此时的女孩神情显得有些冷冽,似乎与之前的判若两人。

    二哈看到主人的眼神有杀气,便赶紧闭嘴。它知道主人最近在看怎么给动物阉割的书,已经给好几只动物做过阉割手术了。。。

    “赶紧解决。我们还有事情要做。”顾诗嫣摸了摸江枫的脑袋,感到一阵灼热,像是有些发烧,但是身体却是在轻微的颤抖着,像是很冷一样。他的脖子处赫然显示一块青色的掐痕,气息变得极为虚弱。

    “嘶哑”鬼影发出一声沙哑的吼叫,随即不甘看了看远处一个坟包。那座孤零零的坟包在坟地的角落,上面压着一块石头,杂草丛生,显得很不起眼。鬼影畏惧的看了看二哈,又看了看突然性情大变的女孩。

    砰的一声,鬼影突然炸开,化为了一阵黑雾。但是它还没来得及飘走,二哈的身形就发生了变化。它逐渐的站立起来,身上毛发变得更加的浓厚,原本圆润猥琐的眼睛突然变得犀利冷冽。一双前肢慢慢伸长,变成一双长着乌黑毛发的利爪。

    “嗷呜”变身后的二哈扬天长啸,似乎感到了久违的自由。它狰狞的看了看化为黑雾的鬼影,突然张开布满利齿的嘴巴。

    一股猛烈的妖风刮起,黑雾来不及逃避,就被化身为狼人模样的二哈一股脑儿吞了进去。

    随着气流的涌动,几只鬼火飘了过来。它们剧烈的挣扎着,想要逃离,却是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来。而阿黄此时失去了鬼火的阻挠,终于可以喘口气休息了。但是阿黄一看到眼前这股散发着妖气的狼人,顿时吓得对江枫呜咽了一声,便仓皇逃走了。那声呜咽,仿佛在对江枫说着祝你好运。。。

    阿黄知道虽然眼前这个散发着妖气的怪物虽然看起来很危险,但是似乎对江枫和它没有恶意。阿黄担心着主人还在营地里睡觉,便赶紧回头沿着原路返回了。

    顾诗嫣捡起了手电,扶着江枫看了看远处那个坟包。四周旋转的气流将女孩及腰的秀发吹起。秀美柔顺的头发飘舞着,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它们分成几束,分别探像不同的方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

    其中一缕秀发轻轻的卷起,然后好奇地向着江枫脸蛋上伸过去。只是这缕头发刚刚碰到江枫的脸蛋,就被另外几缕头发卷住,把它硬生生的拉了回来。这缕被硬生生拽回的发丝便有些灰心丧气的垂落在女孩的胸前。

    “你们别胡闹,赶紧把那几只鬼火抓过来,手电筒坏了。”顾诗嫣皱了皱眉,恼火的拉开几节正在打架而缠成死结的发束。

    其他的几束头发听到指令,立马停止了打闹。它们被空中飞舞的鬼火吸引了注意力,好奇的抬起了发丝。

    鬼火在混乱的气流中飞动着,想要躲避着,它们仿佛感觉到自己被无数条的毒蛇给盯上了。

    女孩的头发突然像是蓄势待发的蛇一样,精准的卷住了每一只鬼火,然后乖巧的把鬼火递在主人的面前。

    “唔...正好手电坏了。将就用下。”

    女孩把四只鬼火部塞进了手电里,然后摇了摇。

    原本损坏的手电此时确实发出诡异的低语声,紧接着一道诡异的青绿色光芒从手电里照射出来。

    “走,我们去和它的本体聊聊。”女孩背着江枫,提着发出诡异光亮的手电向着那个孤僻的坟包走去。

    ....一刻钟后

    一处凄凉的坟地,被粗暴的挖开。一只体型硕大的二哈在吐着舌头,奋力地刨着土坟。

    顾诗嫣无聊的蹲在一边,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江枫脸色发青的躺在旁边的地上,一动不动。

    “刚刚不是玩的很带劲么,怎么现在不出来了?”顾诗嫣叹了口气,委屈地看了看黄土中露出的朱红色棺木。

    不一会儿,棺材旁边的土被二哈刨开了。二哈面色兴奋地看着这尊精美秀丽的朱红棺木,顿时感到热血沸腾,像是看到家里的沙发一样。这么好看的东西,待会拆起来肯定会很带劲!

    就在二哈准备大展身手的时候,棺木旁的一处泥土里突然传来沙沙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土里蠕动一样。

    只见土地上涌起一缕极为腥郁的血迹,血迹从泥土里流出,竟然开始写字了。

    “住手”

    “汪。开棺不?”

    二哈看了看这股带着明显警告意味的字迹,然后回头看了看主人。它刚刚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但是它一想到这样的厉鬼身上,肯定会有非比寻常的好东西。

    顾诗嫣突然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向着棺材走去。二哈突然看到主人笑,顿时吓的汗毛倒立,往后退去。虽然这棺材拆起来很带感,但是终归没有自己的小命来的重要。它深知这个主人如果暴虐起来有多么恐怖。

    那天如果不是正好有生意,恐怕它就是第一个做阉割手术的试验品了。。。

    一双洁白如玉,修长细腻的手在棺材上轻轻地拍了拍。

    “小心,有东西要进去了哦。”

    一缕长发似乎被棺木所吸引,好奇的伸了出来,似乎想从棺木的缝隙处溜进去看看。

    朱红的棺材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似乎合的更加严实了。

    但是这一缕头发,却是像无形的水一样,顺着一丝空隙流了进去。

    顾诗嫣用手掐断了这缕头发,放任它自由活动。

    不一会,棺材便剧烈的抖动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沙沙的摩擦声。仿佛有一个庞然大物在贴着棺木爬行。

    随即砰的一声,棺材似乎受不了这股巨大的力量裂开。棺木中不断的发出咔嚓声,随之碎裂成一块一块的不断坍塌。里面露出一道腐臭的气味。

    一道幽红色的光芒飞从里面了出来。

    “咦?”女孩敏捷的抓住了那道红光。微微张开手,只见是一块雕刻着“秀语”二字的血玉。血玉的背面隐约浮现着一张怨毒的人脸。

    “轰隆”的一声,棺材彻底的碎裂开来。一股腐臭的霉味散发出来,随即被一股妖风吹散。

    一具古怪的女尸露了出来,只是看起来异常的狰狞恐怖,无数的黑发刺穿了她的身体,从尸体的眼瞳,嘴巴,还有躯干里生长出来。黑发疯狂的生长着,像是无数的毒舌和蚯蚓在蠕动着。。。

    “这里有坟地的话,附近肯定有村子。。。”

    顾诗嫣一把拉起江枫,把他背起。两人一狗离开了这片坟地。

    可是他们走了一会,却是在树林里迷路了。

    顾诗嫣感觉有些饿了,又看了看江枫的脸色变似乎得好些了,便让二哈去找一些食物,她扶着江枫躺在地上休息。

    二哈不满的看了看他们,暗暗的骂了一句就走开了。它随时可以感应到主人的位置,倒不用担心自己走丢。

    顾诗嫣皱着眉头看了看远去的二哈,思考着是是不是要找个时间给他做个阉割手术了。据说,动物阉割过后会变得性情温顺听话一些。

    看着脸色有些发黑的江枫,女孩小心翼翼的把江枫的头抬了起来,给江枫喂了点水。此时还没天亮,顾诗嫣感到有些无聊就拿出了江枫的手机,用江枫的手刷了指纹后就开心而又兴奋的开始查看江枫手机里的相册和记事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化为人形的二哈抱着一堆果子从树丛里走了过来。

    “挪,给你们找了些吃的。”

    “好气哦,我养你这么多年,你现在就用这个报答我?不是让你去抓野兔野猪么?”她又看了看地上的一些野果,几颗果子上甚至还有一排二哈的牙印,还有一个果子被二哈咬了一口,像极了某个手机品牌的logo。

    女孩愤怒的质问:“还有!这是给人吃的么?上面都是你的牙印和口水,我怎么吃?”

    “妈蛋,张嘴就是野兔,野猪。我就是一只哈,你吧我当老猫呢?荒郊野岭的,我又不会狩猎。还养我。我出去找小姐姐卖萌都能吃的好好的,你还有脸说养我,看看你买过的那些过期狗粮?我简直是毙了狗了。”二哈一边愤怒地用脚爪刨着土,一边口吐人言地骂道。他弄掉嘴套后,好久没有痛痛快快的和主人大吵一架了。一路上它早就憋坏了。

    “我什么时候给你吃过期狗粮了,你不要血口喷人。还有,你抓不到兔子,连野猪都抓不到么?废物。”顾诗嫣越看越不顺眼,气的站起来。她把几个被咬过的果子扔到地上,然后一脚把那些果子踩成烂泥。“我不管,我要吃肉。江同学现在身体也很虚弱,这些果子只能当零食。。”

    “汪!你特么简直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吧狗粮的过期日期涂改了么?不是你一直把我当二哈养才把我弄成这个样子的。你还有脸说?”

    “还特么野猪,我这体型去刚野猪就是送了这条哈命好吧。给你摘这么多果子也是很幸苦的好吧。你不仅不感激,还把我的果子踩烂,我去,早知道我就自己都吃了。”

    “早就看你不爽了,臭丫头,我今天就要翻身农奴把歌唱!哈士奇永不为奴!”

    二哈越吵越起劲,主人说一句它立马反驳三句。它感觉自己的气势在不断的攀升着,即将赢的这场骂战的胜利!

    “呵呵,给你看个宝贝。”

    顾诗嫣觉得这样吵下去恐怕无法维护身为主人的威严,眯着眼睛思考了一会露出了一个危险的表情,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根又粗又硬的钢管。

    “砰!”的一声,钢管狠狠地抽在二哈的脑门上。

    “嗷呜,汪”二哈捂着肿了一个大包的脑袋气的跳了起来,嘴里发出凄惨的哀嚎。

    “有话好好说,干嘛动手!君子动手不动口,额,不对,动口不动手!”

    “汪,卧槽,住手!不要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