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灰雾迷城 > 第十一章 往生路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阿黄飞扑了过来,狠狠的咬住了已经变成怪物的耗子。

    变得不人不鬼的耗子一时分心,一抓抓空。李狗子赶紧趁机爬起来,不要命的向着前方跑去。

    “阿黄!”李狗子一边跑,一边回头大喊着让阿黄跟上。

    阿黄见那怪物突然调转目标,顿时吓得撒腿就跑。可是耗子此时的速度确实形同鬼魅一般不可思议。他极快的滑行过去,闪电般抓住了老黄狗。

    “不!”李狗子悲伤的停顿了一下,眼睁睁地看着“耗子”把老黄狗活活的掐死。那双猩红的眼睛,在黑夜中发出恶毒的令人恐惧的光芒。

    老黄狗从小陪伴他长大,对于李狗子来说就和亲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老黄狗为救自己身亡,李狗子感到极大的痛苦和自责。老黄狗最后的悲鸣让他想起了以往种种陪伴的日子,但是此刻的情况却是容不得他在继续伤感下去。

    李狗子继续亡命的奔跑着,他不能辜负老狗的牺牲。

    都怪自己贪心着几千块钱,没想到会把阿黄和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与此同时,他拼命的回想着以往老人们说过的故事和传说,希望找到逃避这个怪物追杀的办法。

    不知道为何,李狗子下意识的往浓雾的深处跑去。如果按照正常的路径,他绝对会被这个化身为厉鬼模样的耗子给追上。唯有赌上这个迷雾能同时对它能产生一定的阻碍来拖延一段时间。

    李狗子拿下主意,便当机立断的力向着迷雾浓郁的方向冲刺。

    不一会儿,李狗子发现身后那股阴风和爬行声逐渐隐没了在浓郁的雾气中,似乎那个怪物被浓雾所阻碍。

    随着迷雾的能见度越来越低,李狗子突然感觉到四周的温度逐渐变得寒冷了起来。尽管李狗子感觉自己似乎接着迷雾摆脱了那个怪物,但是心里却是又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月影桥,二字分;阴风口,莫入前;往生路上留思念,不见天明莫回头。”这是村里当时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教给他当年的一句童谣。

    传说中的往生路是中凉山深处的一处神秘的道路,这是一个生死两界交汇之处。往生路在凉山出现的位置往往不固定,但是一般都是在凉山和邙山交界的一处山沟里,传说中那里是聚阴之地,地底还有一条暗河。

    老一辈人常说,那里有亡者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迷茫,那里大雾弥漫,活人一进去就会迷失方向,被亡灵带入那个世界。往生路上徘徊着无法堕入轮回的亡魂,他们会呼喊生者的姓名。如果活人回头,就会被亡灵扑灭人肩膀上的火焰,被它们拉入另一个世界,再也回不来。这句歌谣的前两句的意思已经没有人知道,但是据说也是和凉山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就在李狗子在浓雾中毫无方向的瞎跑时,似乎感觉到浓雾四周,似乎有着无形的人也步履蹒跚的往某个更加阴冷和模糊的方向行走。弥漫的雾气中,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又有人在呼喊着什么。

    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有点失去了原有的敏锐知觉,像是失去了重力,变的轻飘飘的一样。这浓雾中的寒冷有些不太寻常,像是从人的骨子里和心脏里蔓延出来一样。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把李狗子冻得浑身僵硬,几乎快失去了知觉。

    李狗子此时只能凭借着自己强烈的求生欲走下去。

    传说中,走入此地的人九死一生,那些死人,是绝对不会放任活人回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狗子感到迷雾已经浓郁到让他看不清自己眼前伸出的手指了。只是感觉到,周围似乎开始多了许多稀稀疏疏的走动的人影。

    连续的遭遇灵异事件,此时的李狗子已经能够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了。他强装镇定的往前走着,努力迫使自己保持清醒。

    可是不管他从哪个方向走,似乎都在感觉温度变得越来越冷,而周围的人影变得越来越清晰,而且还离得他越来越近。

    他迷迷糊糊地走着,身体越来越冷,意思开始变得有些麻木。

    “李军啊。”

    一个温柔而慈祥的声音突然在李狗子的身后突唐的响起。

    母亲....

    李军颤抖着停顿了一下,这竟然是他小时候就病逝的母亲!

    尽管母亲已经逝去了快有16年了,但是李军绝对不会忘记母亲的声音和神情。

    下意识地正要回头,他却猛的一个激灵,及时的清醒了过来。

    “不!绝对不可以回头!我的母亲早就死了。这里是往生路,只有满怀怨恨的亡灵。人死如灯灭。这里,都是亡魂的引诱,我不回应它们,它们不会拿我有什么办法的!”李军狠狠地咬了咬舌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的走下去。

    此时,李军的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无数的人影在四周走动着,他们从李军身边擦肩而过。

    “小军,你长大了。”

    身后的声音显得有些欣慰,一双慈祥而温暖手轻轻地抚摸着李军的脸颊。

    此时的李军终于忍不住呜咽了起来,停了下来。他想起了那个在风雪中给他编织棉衣的母亲,那个在重病缠身地时候还在努力逗着他开心的妇人。

    他好想再见上她一面。往事如潮水般涌来,李军对逐渐的淹没在无尽的思念与渴望中。

    就在李军正要转头的一瞬间,腿部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阵微风吹过,浓郁的白雾微微散开了一些。

    再一看,这抚摸在自己脸上哪是人的手,一只浮肿而苍白的手爪,不耐烦地抚摸着自己的脸庞,身后那个慈祥和蔼的声音此刻变得极为恶毒而又尖锐。

    而李军的脚下,一只火红的狐狸正狠狠地咬着他的左腿,一双狭长灵动的眼睛急切地看着李军。

    “是你叫醒了我?”

    狐狸见他清醒,便松开尖尖的嘴巴,对他露出了一个狐狸特有的笑容。火红的尾巴摇晃着,像是一团火把一样。

    李军强行忍住才没有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俯下身把这只火红的狐狸抱了起来。任凭身后传来的恶毒声音不为所动。四周的人影此时不知为何,又开始避开了李军,离他们远远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李军抱起这个狐狸的时候,觉得身子逐渐地暖和了起来。狐狸像是极其信任李军一样,任由李军把它抱起来,歪着脑袋安心地躺在了李军的怀里。李军将它抱起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狐狸的腿上,有一道浅浅地伤疤,像是被兽夹夹住的痕迹。

    看着这火红的毛发,一轮弯弯的眼睛,李军突然想起了年轻的时候,在父亲的兽夹里放生过一只小狐狸。当时它的父母,也是这一身火红的毛发,看起来漂亮极了。当时狐狸的父母胆怯地躲在林子远处,焦急地看着李军。而这只小狐狸则水汪汪地看着李军,恐惧地叫喊着。

    当时的李军想起了自己逝去的母亲,看到小狐狸的父母焦急的模样,便动了恻隐之心,放了这只狐狸。谁知道后来被父亲发现,将李军打了个半死。那时候山里人穷,一只完好无损的狐狸毛皮,能够卖上很多钱的。

    “谢谢你。”

    李军忍不住笑了笑,觉得心里升起一股温暖的感觉。没想到当年的无心之举,居然现在救了自己一命。但是看着狐狸,他又忍不住想起了从小陪伴自己的老伙计阿黄惨死恶鬼的手中,便忍不住鼻子一酸。

    狐狸看着他,眼睛眯成一条线,狡黠地笑了。

    石村里有个老瞎子,据说以前是个高人,但是战乱年代,生活动荡不知在哪丢了一只眼睛。以前镇子里遇到了什么邪门事情,都会去请石村的瞎子来看看。不过步入工业文明之后镇子再也没有遇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镇子里的人也渐渐的淡忘了这些封建迷信。但是李军小时候却是见过石老瞎子扎纸人做法,给李军的老爹治疗癔症。当年他老爹在山上打了几只野兔,准备拿去卖个镇子里的大户人家。可是第二天早上却是发现被黄鼠狼咬死了好几只。事后气的老李疯狂的追杀着黄皮子。打死了几只黄皮子后,老李终于出了这口恶气。可谁知道紧接着老李当天晚上就发病了,哭喊着说有东西在梦中咬他。

    李军小时候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但是唯独对老瞎子当年的作法念念不忘。当时老瞎子弄了一个纸人,摆着铜钱和雄黄酒。在屋子里念叨着神神秘秘的咒语。李军但是胆子大,心也好奇,偷偷接着窗子的空隙瞄见了老瞎子作法的过程。事后,整个纸人似乎被空气中未知的力量撕咬着,最后散成了碎片。而老李也终于再也没有发癔症了。

    李军想着,如果能逃到石村,能请老瞎子出马的话就好了,如果老瞎子还活着的话....老爹以前和老瞎子交情不错,看在旧人的份上,老瞎子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只是不知道队伍里其他的几个人怎么样了,希望他们都平安无事才好......

    疯子哥一向果敢聪明,小时候就是镇子里的孩子王。李军从小就崇拜和信任江枫,认为他一定会平安无事。只是队伍里的其他人就不好说了,赵阳虽然胆子还比较大,但是这人刚愎自用,苏云虽然有不错的领导力,但是遇到真正未知的恐怖时却会惊慌失措。倒是粱洛芸这个女孩给李军印象最为深刻,不仅是她在众人中无双的美貌,而是她在各种突然情况时都能保持着镇定和果断。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粱洛芸能就能压制的住这两个领头的人。队伍应该不会出现太多的危险。

    火红的狐狸安静的躺在李军的怀里,用爪子给李军指引着方向。

    李军有了方向,便恢复了镇定。现在只能去石村里把老瞎子请来,这一路上遇到的各种邪门事,总让李军心里感到有些不安。往生路在传说中是介于凉山和邙山之间的一条道理,石村正好位于凉山和邙山交汇处的地方,按道理离这边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