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灰雾迷城 > 第二十章 狠人
    “你们是什么人?”江枫咬着牙,刚刚硬碰硬的来一下,巨大的力量竟然震的他有些手臂发麻。砍刀和匕首碰撞着迸发出一丝火花,随即两人的兵器都各自蹦开了一个缺口。他看到顾诗嫣,曹萍萍,还有张之峰三人受伤的样子,感到无比的愤怒。曹萍萍衣衫褴褛的晕倒在地上,脖子处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勒痕。

    农夫满脸的络腮胡,显得有些不修边幅。但是他的模样看起来却像是个年轻人,大概二十来岁的样子。他没有刚刚那个汉子壮实,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结实精明。一双浓浓的眉毛下,锐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江枫,丝毫没有半分松懈。

    农夫没有回答,似乎在他眼里,江枫已经和死人没有什么区别。他突然向前一步,主动用匕首向江枫的胸口刺过来。

    江枫知道现在这个局面恐怕是不死不休了。看着他们甚至对顾诗嫣和曹萍萍这么柔弱的女孩都能痛下狠手,恐怕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反正江枫现在也没有选择,干脆不闪不避,也向前撞了过去,同时一刀对着农夫的脑袋劈了过去。江枫仗着自己刀长,估算着可以先行一步把农夫给砍了。

    “小心啊!”顾诗嫣尽管很是虚弱,但是却是从农夫的动作和眼神上发现了异端,她焦急的喊道,声音有些沙哑。

    农夫眼中散发着一股冷冽的气息,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匕首迅速的收回,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如同毒蛇一样划过一道轨迹,直扑江枫握着刀的右手刺了过来。

    呲的一声,冰冷的匕首贯穿了江枫的右手手腕。与此同时,在剧烈的痛苦下,江枫大吼一声,暴怒的扑倒了农夫。

    这个人无论是力量还是手法都是极其强悍,江枫尽管从噩梦中获得了超自然的力量,但是一路上对付厉鬼早已让体内那股气息消耗殆尽。现在只能拼这幅身体。虽然江枫在力量上和对付不分上线,但是在技巧上两人确是有些差距。如果单纯的拼刀子,江枫感觉自己绝对会死。

    手腕上的剧痛被暴怒和杀意强行压制了下去,现在江枫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顾一切的要弄死这个可怕的农夫,否则顾诗嫣,曹萍萍他们三人恐怕都活不下去。甚至其他的那些同学也会有性命危险。他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当年那个凶狠暴戾的小混混,不过这回,他却是要保护自己的同学。

    尤其是顾诗嫣,想到这个表面高冷,实则温柔善良的女孩,江枫绝对不允许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江枫猛地伸出红肿的左手死死的掐住了农夫的脖子,借着冲击力把农夫一把撞到再了角落里。农夫大吼着狠狠地握住匕首,在江枫的手腕里转动着。他想要用这股剧痛让人失去斗志。但是这股血肉与骨头的疼痛和江枫在噩梦中所受到的那股身血液和脑浆的沸腾之苦所比较也就是个热身而已。剧烈的痛苦更加刺激了江枫的凶性和杀意。

    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一起!江枫赤红着双眼,充斥着疯狂的杀意。他乘着农夫倒地,重心不稳的一瞬间,一把咬住了农夫的脸,狠狠地撕下了一块肉。

    农夫再也保持不了冷静,眼前的年轻人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不顾疼痛的攻击着自己。他当机立断,迅速拔出匕首,想要刺向江枫的脑袋。

    江枫疯狂的榨干着体内所有的力量,他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又再次的沸腾了起来。他有右手手臂挡住了匕首,任由匕首刺入他的肌肉。同时用脑袋狠狠的对着农夫砸了过去。可能是农夫有些惊慌失措,匕首的力道和准确度都大不如之前。并没有对江枫造成更大的伤害。

    农夫疯狂的用左手击打着江枫,右手毫无章法的胡乱刺着。他的脸突然被江枫咬下了一块肉,此时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再也无法保持冷静。无论是刀扎还是拳头击打,似乎都没法让眼前这个疯子感到一丝的停顿。

    江枫感觉额头上一股热,一股鲜红的液体淹没了视线,把整个世界染成了红色。也不知道是农夫的还是自己的鲜血。他刚刚抓住了农夫左手挥拳的空隙,对着农夫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

    突然,江枫的左手上布满了黑色,像是被墨水浸没了一样。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得更轻了一些,左手的脉搏微微的跳动着,似乎被什么东西充满了一样。

    “啊!!!”

    农夫疯狂的嚎叫着,他剧烈的挣扎着,双手胡乱挥舞着,甚至匕首都被扔到了一边。他只感觉整个世界突然变得一片黑暗,两根手指成了他最后看到的画面。

    江枫的左手狠狠的插进了农夫的眼睛里,他暴怒之下,力气变得更加的惊人。

    农夫疯狂的扭动着身躯,一双手胡乱的扣抓着江枫的手臂,但是江枫根本没有任何放松的打算。农夫的双手狠狠地抓向江枫的左手。但是此时整个散发着黑色的左手硬如铁石,农夫把自己的指甲都扣翻了,也就只能在江枫的手臂上留下几道浅浅地抓痕和血迹。但是农夫的挣扎更加刺激到了江枫,让江枫的力气变得更大。

    砰的一声,手指狠狠的扣着两眼间的骨头,把年轻农夫的脑袋给提了起来,任由血水和粘稠的液体沾满手臂。挣扎之下,农夫胸口的衣服被撕开,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纹身。那纹身像是一个古怪的咒印,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芒。

    二哈愣愣的看着农夫的眼眶里不停的冒出浑浊的液体和血迹混淆着,吞了吞口水,它感觉自己要是上去帮忙,恐怕第一个被撕成碎片的就是自己。这幅画面对于它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暴。它甚至都觉得四肢都有些发颤。

    “砰”的一声,江枫集中身的力气,靠着化为黑色的左手把农夫的脑袋拉起,然后重重的撞在地板上。

    农夫被这么一弄,顿时手一松,整个身体开始剧烈抽搐了起来。江枫用完最后一丝力气,感觉到身一股虚脱感,视线逐渐的变得模糊了起来。他努力的回头看了看,顾诗嫣正在焦急的爬过来,正在大声呼喊着什么,但是江枫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清楚。他感觉整个世界一黑,便昏倒在了农夫的尸体之上。

    尽管江枫已经晕倒,但是左手仍然死死的抓在农夫的眼眶里,里面不停的流出浑浊的液体。农夫的抽搐逐渐的减弱,随即剧烈的挺动了一下,便彻底的没有了生机。胸口的咒文逐渐变得暗淡,随之彻底的消失。

    。。。

    二哈有些畏惧的躲在角落不敢吭声,它为了防止再有人过来,把吊桥给拆了。

    可是谁知道,现在村子里的鬼怪似乎都聚集到了钟楼外面。他们也不敢把两个尸体扔下钟楼,怕激起了鬼怪的愤怒和凶性。

    “你刚才为什么不去帮他?”顾诗嫣把江枫放下,从身上拿出来一个白玉雕琢的瓶子。然后小心翼翼的给他身上几处深及见骨的伤口抹上散发着浓郁香味的粘稠膏药。她说话的声音和以往有些不一样,让二哈感到心地有些发毛。但是一闻到那股清香,二哈顿时露出一股贪婪的眼神,它舔了舔鼻子。

    “我。。。我真的吓到了。他们两个打成那样,都特么疯了。我怕,我就是只哈。。。我还晕血。再说,钟楼里面有点诡异,我使不出力气的,我要过去,恐怕他们两就会先撕了我。。。”

    顾诗嫣这回出奇的没有再跟它拌嘴,而是继续给江枫包扎着身上的伤口。

    “特么的,这回吓死我了。要不是他,我们恐怕就要凉了。。。话说,主人。我觉得他很不正常,凡人是不可能拼的过力士的。。。他不会是。。。”

    “闭嘴。”顾诗嫣给江枫包扎好后,转过头来又看了看靠在墙上,呼吸微弱的曹萍萍。曹萍萍被一个彪形大汉狠狠勒住,差点没断气。幸好江枫当机立断,把他一刀捅死。

    “嗷”二哈委屈的嚎了一声,便安静的蹲着。主人既然觉得没问题,那应该就没问题。只是它实在是好奇,江枫是在村子里得到了什么奇遇还是本来就是深藏不露。

    顾诗嫣又似乎有点不放心,拿出了一瓶呈现出淡绿色的羊脂玉瓶。二哈看着顾诗嫣倒出的一颗紫色药丸,空气中顿时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芬芳,仿佛那股清香能够透入人的肌肤,直接融进人的骨髓里一样。她到了点水,给江枫擦洗了满是污秽的脸,然后把药丸喂给了江枫。女孩看着江枫身上可怕的伤口,忍不住感到眼睛有些发红。

    “主人!你这是下了血本啊。”二哈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看着窗外,钟楼下有很多鬼怪,他们根本无路可逃。可能是钟楼里隐藏着未知的镇魔咒,鬼怪们只敢在外面徘徊,但是却没有一个进来。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二哈颤抖着问到,钟楼下有很多游荡的鬼怪,而远处似乎还有源源不断的鬼怪从村子里聚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