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灰雾迷城 > 第二十五章 妖魔鬼怪
    瞎子愣愣的看着她,感觉整个人的魂仿佛都要丢了一般。

    猛然惊醒,瞎子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头,鲜血染红了他的嘴唇。剧烈的痛苦得以让瞎子重新恢复了理智和身体控制权。

    一只巨大的狐狸,光是脑袋就跟民房的大门一样大。她的身躯,和一辆载货的大卡车差不多大。前爪就要挖掘机的铲子一样,在泥土里留下几道深深的沟壑。她一身火红的毛发,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妖怪。。。”蛛女颤抖着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咬牙切齿的说道:“是你让我们迷路的?我说其他人怎么还没有找到我们。。。还有那只老虎,也是你们一伙的?”

    “嘻嘻,阿福说要好好玩玩你们,它太喜欢人类了。至于我,我可没兴趣对你们耍什么阴谋诡计。我就是觉得你长得太丑了,想顺道清理一下环境。”

    老狐狸笑了笑,眼睛几乎要眯成了一条缝。渗黄的眼瞳露出凶狠恶毒的光芒,不怀好意的看着蛛女。

    “你应当庆幸是我,阿福太喜欢玩了。上次抓了一个,它足足玩了他四天才给他个痛快。而我,就仁慈的多了。你自行了断,这样大家都省事。”狐狸的声音听起来慵懒妩媚,显得懒洋洋的。

    老狐狸身后,一只火红的小狐狸贼头贼脑的探出脑袋,好奇的看着他们。

    “怎么可能,为什么你们能成精?乱世之后,天下安定。这世道不可能让你们成精的。。。”蛛女似乎极为震惊,她不断向后退去,可是过了一会,却是依然发现自己还在原来的地方。糟了,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就着了道。

    “畜生,我警告你们最好别参与我们的事情,否则师尊来了,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些畜生的。”蛛女面露狠厉,身体泛起一股幽黑的鬼雾。仿佛是有着剧毒一般,随着黑雾的扩散,四周的花草急速的凋零着。

    “嘻嘻,瞎子,这玩意有点棘手,我们两个联手如何?我保证对你们没有恶意,这些人来到山里一路上都是我们暗中保护的。我们不是敌人。”狐狸抬起尖锐利爪的前肢,舔了舔。然后笑容看向瞎子。

    “好,那多谢了。”瞎子墨尺一挥,他此时怀着满腔的怒火和仇恨。墨尺挥过发出了一声嗡鸣声,一道无形的风扑了过去,将那块浓郁的鬼雾分开。

    看见蛛女似乎在黑雾里隐约布置着什么,瞎子猛然冲了过去。

    蛛女正准备施展秘术,却是突然有一双手从背后轻轻的抱住了她。

    “阿朱。”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该死!”蛛女刚刚施展到一半的法术顿时发生了停顿。她看了看眼前快速冲了过来瞎子,勃然大怒的对着狐狸咒骂到:“你胆敢对我用幻术?我要扒了你的皮!”

    “阿朱,当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死的好无辜啊!”一名清秀的男子,满脸是血,把脑袋搭在了蛛女的肩膀上,双手越抱越紧。

    “滚!要怪就怪你挡了我的前程,为了能更进一步,我什么都愿意付出!再说,当年你也是自愿为我而死的!”蛛女面对幻像,变得嘶声竭力起来。

    青铜面具的人脸露出了狰狞诡异的表情,双眼中留下两行血泪。

    四周阴风骤然挂起,无数的鬼影呼啸而出。身后的那名男子被黑色的鬼气所覆盖,顿时化为了烟雾。

    “唔,这些魔徒。到底杀了多少人。。。”狐狸似乎感觉到了一丝吃力,眯着眼睛呲了呲牙,露出了一脸认真的表情。

    。。。。

    “你是谁?”

    一身黑袍显得有些凌乱,兜帽落下,一头苍老的白发随风飘散。他看起来有些狼狈,胸口的袍子被蛮力撕开,所幸没有造成很大的伤害。

    他刚刚看到了阿牛,阿牛似乎已经疯掉了。满口胡言乱语,傻笑着看着黑袍男子,像是完不认识他了一样。他的嘴角不停的流着口水,咿呀咿呀的说着人听不懂的话语。他的钢叉被卷成了一团麻花,孤零零地被扔在一边。

    在他面前,一个显得有些年轻木讷的壮汉,他憨厚的挠了挠脑袋。他的脑袋乱蓬蓬的,额头紧锁,皮肤褶皱着,显示出一个王字。

    “怎么会这么快...”黑袍中的男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木讷的老实人。刚刚的动作,他竟然没有看清,差点被他一抓掏出了心脏。

    “俺也不知道咧。他们都叫俺阿福。嘿嘿,它们都说俺太老实了,不愿意和俺玩。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肯陪俺玩的人。可不能让你走了。”壮汉憨厚的笑了笑,然后活动了一下筋骨。手掌上赫然长出刀锋般锐利的爪子。脸上和身上也长出了橘黄色的毛发。

    “我还是不明白,你们这些妖怪,为什么会对我们发难。。。我们一直井水不犯河水。”黑袍人谨慎的往后退了一步,他感觉到一股暴虐的煞气从这个老实人模样的身上散发出来,显得异常的不和谐。

    “嘿嘿,你吧那个宝贝给俺,俺就告诉你。”老实人憨厚的笑了笑,一脸贪婪的看着黑袍男子。

    “原本只以为是一只快要成精的老虎,谁知道这里竟然有这么一只实力强大的妖王。”黑袍人咬了咬牙,终于明白了什么。“你之前骚扰他们,都是在隐藏实力,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活着回来。你的真正目的是引出我?”

    “嘿嘿,俺可是老实人,不懂什么阴谋诡计的咧。是一个小丫头告诉俺这么做的。俺觉得好玩,就答应了。”

    老虎憨厚的挠了挠头,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平板电脑,把电脑放在一边。

    “丫头真是好人呐,弄死你,就再给俺一个手机。嘿嘿”半人半虎的妖怪依然是那副憨厚的模样,但是此时的双眼却是充满了戏虐和杀意。两种相互矛盾的气质集合在一起,显得特别的诡异。

    黑袍隐隐作怒,这妖怪根本就不老实,先是隐藏实力,袭击骚扰出村的队伍,然后配合其他妖怪用幻术分离了蛛女和猴子。然后又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隐藏了气息,埋伏在村子门口,袭击了他。

    如果不是他平时小心谨慎,恐怕就在刚刚已经凉。

    “俺是老实人,见不得流血。要不你自杀吧。”老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但是自己却是步伐沉稳,流着口水对着黑袍男子走了过去。

    “老实你妈逼。”黑袍情绪激动,再也忍不住了。他们辛辛苦苦,隐姓埋名谋划了几十年。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被这样突然冒出来的妖王给盯上了。

    先不说祭品肯定没法带回去了,花了这么多年培养的下属和徒弟恐怕都将付之一炬。

    甚至自己,也没有把握能赢的了这个血气充沛,满身暴戾之气,却又看起来憨厚朴实的妖魔。

    。。。。。。

    林地中,江枫和顾诗嫣不可思议的烤着刚刚送来的野猪和哈士奇。

    刚刚丛林里,一个一身肌肉,憨厚老实的猎人看到了他们,送了他们一只野猪和被吓的腿脚发软的二哈。

    顾诗嫣大大咧咧和江枫分享着野猪,他们实在是饿坏了。二哈一脸惊恐的看着对着他不停的流哈喇子的王大叔,不停的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二哈的脚却是不听使唤的软成一摊烂泥,根本动弹不得。二哈的脑袋上湿漉漉的,像是被什么东西舔过一样,看起来样子狼狈极了。

    “阿福,这个哈是不能吃的哦,你吃了它会变得和它一样笨的。”顾诗嫣赶紧把二哈接了过来,白了大叔一眼。

    大叔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口水,憨厚的笑了笑。

    江枫对那个大叔映像特别好,一看就是老实人。长得浓眉大眼,一脸忠厚老实的模样,只是额头的褶皱的一个王字显得特别的霸气显眼。顾诗嫣就用一个水果平板跟他换了一个野猪。那个憨厚老实的猎人拿着平板显得异常的开心,不停的给他们两道谢着,还说以后给他们多送点野猪过来。但是江枫心里却是感激不尽,毕竟,一个这个大个的野猪,市场上可以卖好几万了。

    “诗嫣,你们认识么?他真是好人啊。”江枫一边把一块野猪肉撕下来,塞进嘴里。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那个大汉突然从树林里出来的时候,让江枫吓了一跳。不过顾诗嫣却是开心的叫他王叔,仿佛和他很熟的样子,这才让江枫放下警惕心。

    “嗯,他也是山里的猎人。我以前来这里认识过他。大叔人很好的。”顾诗嫣拍了拍胸脯,一本正经的保证到。

    二哈趴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顾诗嫣和江枫,不停的示意着什么。但是两人都没有理会它的意思。

    “是么?”江枫突然清醒了过来。这不对劲啊,这种三百公斤大的野猪,那个王阿福能一只手拖着在山里好不费劲的走路?看着野猪,头骨碎裂,脖子被撕开。而老王背着一把破旧的弓箭,背上连个箭壶都没有。。。

    他是绝对不相信有人能用弓箭去面对这样一只重型坦克的野猪。

    “不对劲啊,诗嫣,这么大一只野猪,王叔怎么弄到的?”江枫感觉有些想不通,直接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叔离开的方向。

    “这不是重点,有肉给你吃就行了,不要想这么多。”顾诗嫣用油腻的手指拉着江枫坐下,埋怨的看了他一样,继续撕下一块烧的熟透的野猪肉,狠狠的塞进了他的嘴里。

    “呜呜”江枫含着入口及化的酥软猪肉,再也没法思考,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现在手机信号又恢复了,警察和救援队马上就会过来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就行啦。”顾诗嫣一边吃着肉,一边往二哈的身上擦了擦油腻的手指。似乎显得异常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