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灰雾迷城 > 1 故事的开始
    夜色中,江枫静静的看着指尖上燃烧的灰色火焰。

    他好奇的拿出一张纸,小心翼翼的试着点着纸张。

    突然,这张白纸像是突然腐朽了一样,很快的缩卷起来,变得褶皱腐烂了起来。

    不一会,江枫便感到手指微微的有些抽搐,一股滚烫酸麻的感觉从经脉中传来。整个人顿时觉得有些疲惫了起来。

    果然,外放气息的话,消耗太大了。如果只是在体内流转的话,可以持续的时间长的多。

    自从凉山归来后,他就一直在学着控制这股莫名的力量。那个叫做阿福的大叔临走时发现了江枫的秘密,特地的教了江枫如何控制体内那股气息的经验,和锻炼能力的方法。

    时间仓促,王大叔只来得及教他一套强身健体的虎拳,配合他体内的那股灼热气流运转,能起到锻炼身体和疏导经脉的作用。

    江枫感到自己的力量似乎变的更大了。他昨天去拳馆打工,发现自己的力量几乎提高了一个档次。连资深的拳击教练都说江枫已经可以去参加比赛试试了。

    当然,江枫是有意克制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否则突然一个月的时间力量将近翻了一倍,会吓到所有人的。并且,谨慎一点终归不是坏事,太过招摇的话,万一被人发现自己的能力就麻烦了。

    正常的成年人卧推大概是70-80公斤的力量,运动员和身体素质很强的能到90-110这个阶段,而一些特别强壮的人卧推甚至能够达到120以上。

    江枫以前试过,自己大概是90这个左右的水平。但是这次却是发现自己很轻松的推动110公斤。这种神速的进步几乎让教练吓了一跳。江枫琢磨着自己的力量现在极限应该能推动150公斤左右。如果自己持续锻炼的话,应该还可以继续进步。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成为一个活生生的超人,江枫忍不住感到异常的兴奋。

    不过他还是想起了阿福叔的告诫,这类人都是极少数,不要让普通人发现自己的秘密为好。江枫一想到自己躺在实验室里,一堆白大褂围着自己开刀解剖的样子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一想到马上要到来的业余拳击比赛,5万元的奖金对江枫来说还是很具有诱惑力的。江枫想着,自己不仅是力量,反应速度也有了超强的进步。他可以用技巧和自己的反应速度取胜,不至于会表现的特别夸张。

    今天室友都出去逛街去了,只有江枫一个人在寝室呆着。他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准备去冲个澡。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从学校宿舍出来,还有许多学生正在外面的操场上锻炼。一些情侣们挽着手,依偎着向着校外走去。

    江枫穿过操场,看到对面的街道上,一家兽医店还开着门。

    昏暗的路灯下,四周的树影被拉的长长的,显得张牙舞爪的。

    江枫站在玻璃门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一股淡淡的花香味迎面而来,还有不知名的动物混合的气味。

    “喵?”一只毛发柔顺的小黑猫抬起毛茸茸的脑袋,一双机灵呆萌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江枫。

    只见柜台处,一个纤瘦而修长的女子正好抬起头来,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散落,又被一只洁白优雅的手挽到身后。女孩的脸色稍微有点苍白,看起来很秀气,纤细的柳眉下,清澈灵动的双眸正好与江枫四目相对,嘴角轻轻地上扬,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小黑猫趴在顾诗嫣的大腿的羊毛毯上,表情似乎极为享受和惬意。

    “额,顾医生......我吧二哈弄丢了。”江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那疯狗简直是撒手就没,江枫想着就来气。好心带它出去跑步,那贱货居然顺手抢了一个小朋友的棒棒糖,还充满恶意的把小孩推到在地上。顿时那小朋友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的家长和周围的热心肠围观群众都过来围攻江枫。

    所幸小孩没受什么伤,江枫赔了小屁孩一根棒棒糖后,二哈早就挣脱了绳索,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狗要不是顾诗嫣的,江枫发誓绝对会把它送到狗肉馆去。

    “没事的,我也经常弄丢它。它自己玩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的。你就叫我诗嫣吧,不用这么拘束。”顾诗嫣看着江枫一脸郁闷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的笑了笑。她继续说道:“它又给你惹麻烦了吧?”

    女孩轻轻合上书,江枫无意间看到封面上写着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这正是著名的心理学作品,费洛伊德所著《梦的解释》。当然,江枫也只是听过费洛伊德的这本书,并没更深的了解过。顾诗嫣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是江枫每次觉得她看的书都是很高大上的心理学和哲学。那种厚的像砖头一样的书,她有时候就能安静的坐着看上一整天。这让江枫对她很是敬佩。

    她拿起羊毛毯,裹着黑猫放在了柜台上。顾诗嫣今天穿着短裤,拿开毯子后,便露出了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女孩的大腿显得结实紧凑,充满着青春的灵韵,皮肤光滑如玉,让人忍不住遐想纷飞。

    “好白的。。。猫。”江枫下意识的说道,他愣愣的看着那双勾魂夺魄的大长腿,感觉大脑像是宕机了一样。

    “喵?”黑猫抬起稚嫩的脑袋,一脸困惑的看着江枫,又转过头,看了看主人。

    “额,不是,我是说,这是猫好长。”江枫一下子感到有些慌乱和呼吸急促,赶忙辩解。

    小猫站了起来,它似乎更加困惑了,它看了看自己短小的身躯,一脸呆萌的看着江枫。

    “喵?”

    女孩白了江枫一眼,转身过去给她到了一杯茶。

    “好吧,那以后就叫你长白咯。”顾诗嫣笑着揉了揉小猫的脑袋,鄙视的看了江枫一眼。

    江枫接过茶杯,一股轻柔的芬芳扑面而来。喝了一口香气四溢的热茶后,顿时觉得一股暖流流过酸痛的四肢百骸,一扫疲惫。

    “额,这茶好香。”江枫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不想再长白这个名字上纠缠。

    江枫给顾诗嫣讲述了二哈这段时间惹下的麻烦,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唉,你太惯着它了,多揍它才会听话的。”顾诗嫣听到二哈闯祸,笑盈盈的看着江枫,似乎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咦,对了,诗嫣。你最近生意怎么样?”

    顾诗嫣叹了口气,神态显得慵懒。她撑着身子,俏皮的坐在柜台上,手指轻轻地捋了捋长白柔顺的毛发。有些苍白的脸蛋上微微带有一丝红润的气色,清澈的双眼静静的看着他,直到江枫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头。

    “你也看到了,生意时越来越差~”顾诗嫣叹着气,轻轻扶了扶秀发,轻轻摇晃着纤细双腿,一脸忧伤的说到:“现在学校禁止学生养宠物,没多少生意了。流浪猫流浪狗倒是越来越多。”

    “唉,它们挺可怜的。人们因为好玩,一时冲动就养着它们。但是等他们厌倦了,毕业了,或者宠物生病,却不想给他们救治,于是就随便的把他们遗弃在这个城市。”顾诗嫣淡淡的看着门外,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狗从路边的草丛里没入,看起来很是狼狈。

    “没事的,学校的学生都挺善良的,他们经常给流浪的动物喂吃的。你就别多愁善感了。”江枫看着女孩似乎有些忧伤,心疼的安慰着。

    “你别误会,我是说这样就没人给我付钱了。”顾诗嫣白了江枫一眼,然后缓缓说道:“忘了告诉你,我店子已经有人买下来了,我马上就要搬走了。”

    “啊,这么快?”这倒是出乎江枫意料之外。

    “那你有住的地方么?你接下来准备去哪?”江枫有些焦急的问道。他心地有些害怕,怕顾诗嫣突然决定离开这座城市。

    “你不用担心啦,我住在一个朋友那里。”顾诗嫣像是看穿了江枫心中所想,轻柔的笑了笑。

    “洛芸姐在学校里开了一间咖啡屋,我和她说好了,先去她那打工。”顾诗嫣捧着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一脸温柔的看着江枫:“你的伤势还好么?”

    江枫乐呵呵的笑了笑,一听女神还会留在这里,心里感觉乐开了花。他兴奋地挥舞着右手,开心的示意到:“你看,已经好的不能再好了!”

    “那正好,帮我收拾一下店子。”顾诗嫣吐了吐舌头,然后便转身去锁上柜台和关闭电脑。江枫也赶紧去帮忙整理东西,关好玻璃柜。

    他们收拾好后,顾诗嫣把还在打着呼噜的长白递给江枫。

    “额,你真叫它长白么?”江枫有些心虚的说道。

    “就叫这么名字啦,反正是你起的。”女孩狡黠的嘲讽着。

    “呵呵。”看着咕噜一脸傲娇的样子,顾诗嫣忍不住笑出声来。

    顾诗嫣锁好柜台后,便关上了电源。只剩下街道对面的几盏路灯投射过来一抹昏暗的光亮。看到幽静的街道,两人并肩走出店子,夜里的微风偶尔卷起几片枫叶,从干枯的枝头飘落。

    顾诗嫣歪着脑袋想了想,便若有所思的说到:“现在都9点了,你确定要送我回去么~你回来的时候差不多要11点的,不怕宿舍锁门么?”

    一缕淡淡的幽香,江枫有些慌乱地躲闪着那双清澈的眼睛。

    “没事啦,我和宿管很熟的。”江枫有些心虚的说道。

    最近......郊区的治安变得很差。江枫叹了口气,最近郊区发生了好几起人员失踪案件。顾诗嫣临时租了西郊楼岗区的一间公寓,江枫总感觉不那儿太放心。

    两人的影子,在昏暗的灯光下被拉的很长。随着微风吹过,光秃秃的树枝的投影在街道上微微地晃动着。在他们路过一颗高大梧桐树时,粗壮的树干旁,阴影中一颗惨白的眼瞳缓缓露出来,冷冷地看着逐渐走远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