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灰雾迷城 > 稿子
    江枫此时感到天旋地转,一时站不稳,便歪倒在地上。

    此时,却极不和谐的传来了“哧溜”的一声。

    江枫好奇的撑起来看了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只见顾诗嫣正披着棕色风衣,穿着睡裤不伦不类地坐在一旁的小板凳上,拿着盘子,专心致志地的吸吮着葡萄。咕噜正眯着眼,缩卷着身子趴在在一旁打着呼噜。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江枫是感到又气又好笑。

    ......

    “嗯~你继续啊...”顾诗嫣抱起咕噜,毫不客气地在它身上使劲地抹了抹手,用完过后就随手把咕噜丢到一旁。

    继续你个头喂。江枫无语的想着,大半夜的吃着葡萄来看他出丑,存心的吧。

    “你这破猫,害得我一手的毛,快滚。”顾诗嫣有些恼火地看着手上粘着的毛,不耐烦地伸出修长的腿,一脸嫌弃地把咕噜挪开。

    ...你这翻脸速度,太可怕了把。江枫有些为咕噜感到可怜了。

    “喵喵喵?”咕噜幽怨地叫了一声,然后只好低头丧气地转身离开,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竹林里。

    “你怎么还没睡觉,虞婆婆呢?”

    “嗯,现在都凌晨3点多了,姥姥有事先走了,一天到晚神神秘秘地。她说她明天回来。我来负责监督你练习...”顾诗嫣看了看四周歪着脑袋想了想,便走了过来,很自然地在江枫的衣服上擦了擦手。

    “怎么都是汗~脏死了。”

    ......

    江枫盯着她看着。

    “喂,你干嘛露出那种可怕地表情。反正要洗的....”

    “好啦好啦,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喝喝茶~你现在这样子没法再继续下去的。”

    “唉,好吧。”江枫也感觉现在的心态不是很适合在继续下去了,脑袋还是觉得有些昏昏沉沉的。

    嗯?咕噜呢,不管它了么?江枫看了看咕噜逃走的方向,暗暗想着。真是个可怕的主人......

    “啊切~”顾诗嫣突然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喷嚏,她慢慢转过脑袋,一脸狐疑的眯着眼睛看着江枫。

    “我怎么感觉,有人在说我坏话。”

    ......

    “你是不是熬夜熬出幻觉了,赶紧回屋休息吧。“江枫有些心虚的催促道。

    费劲的把顾诗嫣哄回去睡觉后,江枫去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身衣服。

    休息是不可能休息的,江枫明白自己的时间实在太赶了,必须赶紧再试一次。

    等虞婆婆他们离开了北阳市,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虽然道士协会听起来条件不错,但是怎么都觉得顾诗嫣和虞婆婆两人都对道士协会没什么好感。

    江枫喝了点茶,便又来到了这片竹林里。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真是块宝地。就算他是个凡人,也能感觉得到此地的灵气充沛,身体的疲惫很快的一扫而空,又觉得精神了起来。

    江枫轻车熟路的再次进入到那个玄之又玄的状态。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江枫抵御住了记忆中那片模糊的人影中发出的喃喃细语。在江枫感觉自己下沉到心灵的深处时候,那些模糊的人影都消失了。

    江枫此时处于一片浓郁地黑暗之中。心中的悸动伴随着一股莫名的恐惧传来。

    黑暗中,逐渐显示出一只只各式各样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随着黑暗中的眼睛出现的越来越多,江枫就感觉自己的心波动的越来越厉害。

    随着眼睛越来越多,他们组成了一副古怪的图案。他们也不眨,就是直勾勾的看着,不带任何表情。却显得异常的诡异和神秘。而江枫此刻却感觉自己的魂都仿佛要被那些眼睛吸了进去一样。不由得感到一丝恐惧开始蔓延开来。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呼唤着江枫向它们走来。

    一直七彩而绚丽的蝴蝶毫无征兆地飞了过来。在一片黑暗而深邃的世界中,显得格外的显眼。蝴蝶轻盈灵动的画出一串优雅的轨迹之后,轻轻地停在了江枫的面前。

    江枫又重新清醒了过来,他枫努力地拉回了自己的意识和灵魂,不让自己再被那个可怕的巨眼所吸引过去。

    那些眼睛,所组成的画面,实在太过于诡异。江枫感觉自己几乎是毫无抵抗般的就被吸了过去。如果不是这只蝴蝶,恐怕自己这次不仅仅是失败这么简单了。

    感受着这只美丽的精灵,江枫突然感到一阵彻底的放松和宁静。

    在这无尽的黑暗与梦魇之中,他并非孤独一人。

    冥冥之中,传来一丝难以言喻的温暖。

    随着再次下沉,黑暗逐渐消失,一团温暖的光芒将他包裹了起来。

    江枫终于来到了那扇门的面前。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迈过这道门,他突然觉得心里似乎被点燃了一束烛火。

    江枫看道了一面湖,湖面上清澈见底。一路上那些人影和风景,竟然部都一块一块的沉寂在湖底。江枫忍不住走向前,望着广阔无边,波澜起伏的湖水。

    灵魂仿佛解放了一般,可以感知着远处的花草,山川树木,还有那湖水的每一丝波澜。整个世界的一草一木,都在冥冥之中显现出越来越清晰的轮廓。那只蝴蝶扇了扇翅膀,便欢快的在这片世界飞舞了起来。

    “谢谢你...“

    江枫用意识轻轻的对蝴蝶说着,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得懂。

    江枫又看了看自己,此时的自己仿佛是透明的一样,血肉中,无数的线条埋在其中,甚至可以看到气血的流动,经脉的路线。这就是传说中的众妙之门,修道者所迈出的第一步。江枫曾以为自己一辈子也摸不到这扇门,随想到,今天居然站在了这里。

    他甚至能够感知到随着他的灵魂呼吸,周围的灵气便缓缓的从百汇灌入,流向各个脉络。就仿佛一具死尸重新被注入了鲜血一样。

    直到江枫感觉体内的真气饱满,精神状态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状态。

    江枫有些激动的看着湖水中的自己。

    一片朦胧的身躯,看起来像是幽灵一样。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真实了,江枫想着还以为自己会再失败几次才能达到这里。

    湖面微微的泛起一丝波澜,江枫看到水面倒映出一个俏皮可爱的女孩...

    一丝温凉如玉的触感传来,一只手指触到了他的额头。

    江枫这次却是平静的睁开了眼睛。却对上一双清澈而温柔的双眸。江枫愣了一下,微微张开嘴,刚想说些什么。

    下雨了,天也亮了。

    一个充满古典气息的油纸伞上,水墨着色高山流水,孤梅盛开。雨水打在伞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顾诗嫣不知何时来的,就这么打着伞在他旁边静静地等着。

    “好啦,都9点半啦,我们去吃早饭。”顾诗嫣伸出一根晶莹的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笑着说:“怎么感觉你突然变得傻乎乎的。我还是觉得你吓得满地乱爬的样子可爱一点。”

    江枫和顾诗嫣说笑着并肩往别墅走去,雨伞外面,一直淋得湿透的大黑猫可怜兮兮的跟着后面。

    '喵~?“

    然而并没有人理它...

    江枫一路上确是心绪复杂。喜的是,自己终于在一个晚上就迈入了修行者的大门,悲的是,他和顾诗嫣这一分别,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再次相见。如果,自己能在这场变故中活下来的话。

    他们在豪宅里好好的吃了一顿,这回是梁若芸给大家做的吐司和牛奶麦片,还有几片熏肉。梁若芸今天换了一身黑色的皮夹克,和紧身牛仔裤,高挑而又性感的身材几乎让苏云挪不开眼睛,早餐时一直偷偷的瞄着她。

    顾诗嫣则是一边吃着,一边端着一盆子猫粮递给一直幽怨的叫着的咕噜。

    他们吃完后,就在客厅看着电视,玩手机聊天。

    下午三点的时候,虞婆婆终于带着一个穿着黑色背心,一身精壮肌肉的大汉回来。

    当他们进来的时候,江枫突然感觉到了这个大汉的身上,传来一股惊人的气势,仿佛在他面前的是一只苏醒的猛兽一样。江枫下意识的从玄关处引出一股热流涌向意识,才没有被这个人的气势所震慑。

    那个大汉似乎立刻感到了江枫的异常,饶有兴致的看了过来。

    “你开了玄关?“虞婆婆楞了一下,一脸震惊的看着江枫。

    “嗯,应该是吧,我也不太清楚。不过这肯定是多亏了虞婆婆教导有方。”江枫尽管也觉得这速度确实有点吓人,难道是我天赋异禀吓到他们了么?

    虞婆婆的面色古怪的抽动了一下,刚要开口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一脸狐疑的看着江枫,就像看着一个怪物一样。

    看着虞婆婆的眼神,江枫突然感觉有些心虚了。

    “虞姥,这就是您说的那小子?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这个大汉突然开心的大笑着,由于一半的脸被烧毁,看起来甚是吓人。

    “我们在路上出了点意外,现在时间紧急,我们得赶紧提前离开了。”

    “不是说好明天走的么?”顾诗嫣有些不乐意的撇撇嘴,又看了看江枫。

    “呵呵,小女娃,等明天你可就走不了咯。”大汉大大咧咧的从桌子上拿了一瓶饮料,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虞婆婆走过去直接一把吧顾诗嫣拉了过去。

    “我前几天已经帮你吧你的东西收拾好运车上了,你就不用找理由收拾了,我们赶紧出发。”虞婆婆看着顾诗嫣正要开口,直接怼了回去。

    “......你!”顾诗嫣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但是看了看虞婆婆严厉的眼神,最终还是乖乖的服软了。

    “唉,咕噜,我走了你要自己一个喵好好活下去。后山应该还有老鼠和兔子的,实在饿的不行了就去吃树叶吧。”说完就果断地把咕放在了地上。

    “喵喵喵?”咕噜不可置信的看着养了自己有10多年的主人。

    “江枫你要好好保重自己,若芸姐姐到时候肯定会越来越美丽。”

    “我呢?”苏云一脸懵逼的问道。

    虞婆婆脸色变得更阴郁了...二话不说,抓着顾诗嫣直接把她赛进门外停着的越野车里。

    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向江枫走了过来。

    苏云和梁若芸两个就去吧行李搬上车,然后把车开出车库,在外面等着。

    虞婆婆看了看这个外面忙碌的几人,似乎是在很困难地组织着语言。

    “这两本书是给你的,看完后就烧了。本来还有两本的是要一起给你的,但是现在......你已经不需要了。”虞婆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然后从行李中取出两份手写的书籍,慎重的吩咐道。

    然后虞婆婆一脸古怪地看了江枫一会,足足看了有十多秒。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幽幽的开了口。

    “小伙子,我给你的心法没给完整...你是怎么在一个下午开通玄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