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阴眼(下)第二更!(第1/2页)
    “那一块巨大的黑曜石应该是一个陷阱,上面布置的一大片玉泥是诱饵。吸引那些潜入阴眼附近搜寻宝物的修士。

    能够抵达那个距离的修士至少也是知命境,捕捉到这样强大的修士之后,再以秘法炼为妖物……好残忍、好阴损!”

    他心中却仍旧疑惑难解:“到底是什么势力,隐藏在太极湖附近,却行着妖族的事情?”

    “太极湖乃是洪武天朝龙脉之眼所在,内外上下监察极严,又是谁暗在中保护着这些势力?”

    宋征之前将四位百户喊到湖边也并非随意而为,同样是为了验证一些猜测,并且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现在再看,情况实在太复杂,一时半会理不清头绪。他轻轻用手指敲动一枚同音骨符,节奏特定。

    在湖州城中,有长者长身而起,瞬息出现在了湖边别院。

    ……

    正午时分,烈阳高照。世间一切阴冥在此时都遁逆无踪,封锁太极湖的官兵也都躲在了树荫下,不断擦着头上冒出来的汗水。

    湖边的官道上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

    官道一侧的别院中,院墙外面栽种着一圈垂柳。有一道淡淡的虚影隐藏在垂柳的阴影中。它悄然从一道围墙的缝隙中渗透进去,身躯好像液体一般。

    贾实真并没有在别院中布置什么奇阵,龙仪卫急切之间也只能以阵盘、阵桩一类笼罩了几个关键位置,整个别院在真正的强者眼中,如同不设防一般。

    湖州城中隐秘所在,教主有所感应:“丧刹进去了。”

    幽暗的空间十分广阔空旷,正中央矗立着一座高达七丈的巨大石像,石像狰狞凶恶,怒目圆瞪,手爪宛若厉鬼。

    而教主的声音却是从这座石像当中传出来的。

    石像面前站着一个人,面对这样恐怖的石像和强大的意志,他却一身平静,开了口问道:“丧刹可以吗?”

    “区区一个明见境后期,哪怕是他有些神异,实力远超一般的明见境,可是丧刹是神教目前最强的一头神物,实力比肩玄通老祖,只要出手,他必死无疑。”

    那人却没有这么乐观:“可是湖州城中,龙仪卫还有一位三品供奉。”

    “等他反应过来,那小儿早已经被杀。即便是舍弃了丧刹,神教也是值得的。正好趁此机会收回真龙,神教在湖州已经暴露。

    好在我们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也到了转移的时候。你放心,整件事情,神教早已经有了最为周的谋划,可以应付任何意外情况。宋征,还不够资格成为神教计划的绊脚石。”

    那人只是淡淡道:“我也是希望教主能够慎重,毕竟之前利用鬼蛇陷害班公氏的计划失败了。”

    “不能算做失败。”教主的声音宏远凝重:“那小千户和班公氏闹僵了,他在湖州城中增加了一分阻力。”

    那人皱眉问道:“班公氏那边没问题吗?这等于是耍了班公氏一次,中古世家岂能善罢甘休?”

    “放心吧,那条线索本座亲自出手斩断了,班公氏不会追查到的。”

    “好,咱们什么时候转移?”

    “马上。本座已经命所有能够撤走的子弟分批离开了。你留下继续大计,以后,这湖州城,便是你的龙兴之地。”

    “好。”他一点头,又道:“教主放心,大事若成,某许下的承诺一定会兑现的。”

    湖边别院中,丧刹所化的阴影已经潜行到了宋征的院子外。有着玄通老祖的实力,龙仪卫的这些守卫对它而言形同虚设。

    而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宋征轻轻叩响了同音骨符,齐丙臣收到了讯号,从湖州城中凌空而至,双眼当中有金芒照耀,一切邪魔无所遁形。

    他将手中的大印高高举起,喝了一声:“镇!”

    那大印乃是龙仪卫的制式法器,秉承了洪武天朝各衙门制式法器的一贯特性,有王朝气运加持。

    龙仪卫乃是洪武天朝如今最有权势的衙门,体现在制式法器上,就是同阶的制式法器,他们的威力要远远超过别的衙门。

    而此地是太极湖,龙脉之眼加持下,这一枚三品供奉大印,轰的一声砸出了三阶灵宝的威势,对于一切邪佞有着极强的压制作用。

    丧刹虽有老祖的实力,毕竟不是真正的老祖,以邪术炮制出来的怪物,面对这种法器天生就受到了压制。再加上齐丙臣的实力远远超过它,大印落下的瞬间,丧刹顿时现形。

    这是一头人形的妖物,有点像是守宫妖,一张大嘴恐怖的咧到了脑后,肩膀下面混乱的生着七只利爪,身漆黑布满了蛇鳞。

    它恐惧嘶吼,想要从大印下挣脱出去。

    可是这大印秉承着整个龙仪卫的气运,当头压制下来,丧刹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随着大印轰然落下,丧刹连连嘶吼,七只手臂用力撑起来,却一次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