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赶尽杀绝
    龙家太子,在南州名声不显,因为龙家占据的是东洲之地。

    然而在东洲修真界,龙霄的名头可大得惊人,龙家太子跺跺脚,整个修真界都得震三震。

    龙霄在东洲大名鼎鼎的缘由不止龙家太子的身份,还有他金丹巅峰的修为。

    在东洲,龙霄从未遇过对手,除非元婴出手,否则没人能战败这位身怀绝学又一身异宝的龙家太子。

    打斗刚一开始,上官柔的压力就变得无比巨大。

    龙霄用剑。

    极品法宝龙啸剑好似一条游龙,不断轰击着上官柔。

    一面面灵丹变化的巨盾被轰成粉碎。

    一件件丹鼎法宝被震开。

    一道道法术在互相轰击后化作漫天烟火与冰屑洒落。

    上官柔没想到龙霄如此难缠,龙家的剑法凌厉至极,她不得已动用青丝袍,挡下了几次致命的斩杀。

    接连的拼杀,终于杀到了最后的决战,上官柔其实累得不轻,反观龙霄,一路杀进魁首之战根本轻而易举。

    尽管有极品法宝护身,上官柔依旧渐渐不敌。

    峰顶,常生的拳头捏得越来越紧。

    上官柔是能否得到百寿丹的关键,一旦输了,苟使就得一命呜呼。

    “好冷……风好大啊……”

    一旁的苟使声音越来越弱,将大脑袋靠在常生身上,眼皮一个劲的打架。

    他很困,很疲惫,很想睡去,可是一旦睡去,就再也无法醒来。

    擂台上,上官柔一边倒退一边施法,接连十八道烈火形成高大的火柱出现在擂台,在这些火柱中,藏着一道极淡的火焰。

    这股火焰十分特殊,犹如空气般令人难以察觉。

    那是丹火,从金丹衍生而出的特殊火焰,可炼丹炼器,也可在关键时刻对敌。

    祭出丹火,说明柔先生打算拼命了。

    丹鼎腾空,无数灵丹从其中洒落,丹药落地后形成法阵,配合十八道火柱变化成更强的连环阵,困死了龙家太子。

    “丹法大阵,千云宗的人还算有点手段,不过很可惜,对我没用。”

    龙霄冷笑着在阵中行走,龙啸剑不断的划出锐利的剑气,每道剑气炸起,都会出现龙啸之音。

    极品法宝的剑气,斩得十八道火柱摇摇欲坠,斩得上万粒丹药四分五裂。

    四周观战的修士在看到金丹境最后一场比斗的时候都觉得大为可惜。

    被斩碎的可是实实在在的灵丹啊,最次都有下品程度,这两位就不是打斗,根本是打钱呢!

    一些脸皮够厚的炼气期修士甚至跑到擂台下方,等着接那些被斩碎的灵丹碎屑。

    灵丹即便碎了,药效大减,也能被当成弃丹服用。

    “千云剑阵!”

    台上的上官柔突然一声大喝,以数柄上品飞剑施展出千云绝学,剑阵一起,立刻阻断了龙霄进逼的脚步。

    “和我比剑,你还差点火候……什么东西?”龙霄催动起龙啸剑与上官柔的剑阵对轰,结果闷响刚起,他的脚下突然缠绕上一团火焰。

    这团火焰有些透明,一旦缠住龙霄顿时连成一片,在龙霄的身上燃烧起高温。

    “丹火!”

    龙霄已经出剑,此时收不回来,顷刻间被恐怖的丹火困成了火人。

    上官柔终于长出一口气。

    她用出了所有手段,就是为了最后这道丹火做准备,如今成功困住了龙霄,她有把握将其战败。

    被丹道大家的本命丹火困住,很少有人能身而退。

    上官柔探出单掌隔空拍向龙霄,打算以灵力将其拍飞出擂台。

    只要龙霄出了擂台,这一局上官柔就赢了。

    隔空的单手刚刚拍出,上官柔就觉得一股吸力传来,她身形不稳向前冲去,竟是被龙霄探出的灵力扯了过去。

    大惊之下上官柔急忙运转灵力稳住身形,等她刚刚站稳,心窝处遭遇了重创。

    轰隆一声闷响,龙啸剑直接斩在了上官柔的心窝,将其轰进地面,口喷鲜血。

    “区区丹火,就想胜我?做梦吧。”

    龙霄说话间浑身一震,丹火快速退去,形成一小团被他捏在手里。

    此时的龙霄,浑身浮现出一身铠甲,左臂上的花纹是一条金龙,右臂上的则是一头巨象。

    “你有极品法宝护身,我也有极品法宝,这件龙象战衣如何。”

    龙霄将长剑再次祭起,由上至下斩去。

    又是一声轰鸣,被打落地面的柔先生再遭重创,眼前一黑,差点没昏死过去。

    虽然有青丝袍防御,但龙霄运转的也是极品法宝,这种同阶法宝之间的对抗,很难将互相损坏。

    法宝轻易不会坏,人就不行了。

    上官柔穿着青丝袍,她所承受的力量完是龙啸剑透过青丝袍传来的巨力。

    龙霄不仅修为强大,还心狠手辣,御剑的手法力大势沉,他就是要隔山打牛,隔着极品法宝将上官柔震成肉饼。

    一连三剑下去,上官柔再无还手之力,彻底败北。

    台下,一众千云宗长老目瞪口呆。

    百鸦船上,温玉山心疼得无以复加,怒道:“早知如此,何必元婴!”

    后悔元婴,是因为如今的金丹擂台,元婴可无法插手。

    扶摇峰顶,常生缓缓闭眼。

    希望,就此破灭。

    刚刚闭起的眼睛,又再度睁开,常生的眼底涌动出危险的光泽。

    不能放弃。

    兄弟的生死就捏在他的手里。

    随着常生狠狠捏起的双手,擂台上,龙霄再度举起了龙啸剑。

    剑锋,对准了上官柔的脑袋。

    “你已经赢了!何必赶尽杀绝!”

    台下,厉剑鸣急急吼道,上官柔是他的师姐,此时遭遇了生死危机。

    没人料到龙霄居然要杀人。

    杀的还是千云宗的柔先生。

    东洲擂上不论生死,这是历届的规矩,死在擂台上的大有人在,只不过击杀落败之人不该是龙家太子的作风。

    “赶尽杀绝?是你们的小师叔赶尽杀绝才对。”

    龙霄冷笑着一点手取出一个漆黑的瓷瓶,瓷瓶里浮现出一道黑色的神魂,这道神魂渐渐凝聚出一个人形。

    “常恨天!你敢杀我,龙家不会放过你!你们一宗都要给我陪葬!”

    嘶吼的神魂,正是药王龙血云的元神,当年被天风宗朝西望收起,送到了龙家。

    一个龙血云,算不上龙家嫡系,龙霄本没在乎,结果在听闻是常恨天下的杀手后,龙血云的元神便被他截了下来。

    龙霄料到常生不会上台比试,此时正好用龙血云的元神,逼其登台。

    龙霄要斩的可不是上官柔,他要杀的,是当年让他吃了大亏的那个假冒的蛇族圣子,南州斩天骄。

    有龙血云的元神作证,龙霄斩杀千云宗长老成了名正言顺。

    谁让你们千云宗先杀了龙家人。

    上官柔无力的一闭眼,已然等死。

    她没了办法,只能用自己这条命来陪给龙家以命抵命,只希望自己死后,龙霄不再找小师叔的麻烦。

    法宝临头,上官柔只剩绝望,台下的千云长老更没有办法,远处的温玉山面白如纸,这种时候,谁也救不了柔先生。

    龙家占着个理字,即便当场杀人,别人也说不出什么。

    “好冷……我好困啊,让我睡吧……”苟使的气息已经弱得如风中残烛,将死在即。

    “别睡,兄弟,该我登台了,你要好好看着。”常生将苟使靠在一株老树上,起身,道:“看我如何,斩天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