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四十二章 重新办案
    跟着张子悦和顾勇进了隔壁的房间,一股烟味扑鼻而来,呛的唐心直咳嗽。

    张子悦连忙打开窗户换空气。

    顾勇拉过一把椅子招呼唐心坐下,“唐小七,你这速度可以啊,才调过来几个月,老公都找下了。”

    唐心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开口就问,“师兄,你们这次来是不是办年前的那个无名女尸案。”

    顾勇点点头,刚要开口,张子悦将一瓶纯净水递给唐心,说“那个死者是我们同行。”

    唐心惊讶的问“她是卧底?”

    “嗯!她叫彭丹丹,今年才23岁。”

    唐心心里暗自悲伤起来,23岁,多好的年华,也许她还没有结婚,也许她还有很多没有实现的梦想,可是却被人身赤裸的弃尸在海里。想到当时发现她的场景,唐心的眼眶湿润了。

    “张子悦,她是我来临海市正式接的第一个凶案。”

    顾勇激动的问,“那正好啊,我们到临海市局,你们局长说接案子的刑警队忙的很,顾不上这个案子,给我们就分配了两个派出所提上来的菜鸟。你也知道,他们跑跑腿还行,办案真不行。”

    “忙?我们不忙啊,我就是刑警三队的队长,我们现在闲的慌,干的都是派出所干的事。”

    顾勇一脸疑惑,“那就怪了!我们来了都快一个星期了。一直没人给我们协调,这不,我和张队才搬到这来住,说自己查案子。”

    唐心立刻明白了,自己之所以现在这么闲,肯定是叶家给领导打了招呼。碍于顾勇在,唐心憋着一肚子火,问“现在案子你们办到哪一步了?”

    顾勇将一沓资料递给唐心,唐心一边翻看,一边听顾勇说,“我们现在所有线索都指向临海市,我和张队这次来是先来摸底,因为彭丹丹最后给我们的情报指出,毒果应该是从临海市的港口进出。”

    唐心想起之前在夜总会见到过毒果,说“毒果我接触过,年前协助我大哥派来的警员在一次海天一日游里见过。”

    张子悦说,“我们一直以为这种新型毒品是从国外流传进来,可是近几个月的调查发现,这种毒品应该就是在临海市和华南两地进行的培育。”

    “可是这种培育应该是很大的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才能做到。我六哥之前也跟我说过,他手上有个毒贩的案子,可是被上级压下来,他曾担心打草惊蛇,还让我私下帮他调查过。”

    张子悦问,“你调查的结果呢?”

    唐心摇了摇头,“毫无头绪,很多关键线索查到最后都断了。”

    张子悦叹了口气,“既然我们手上唯一的线索是临海市的港口,那就从这先查起来吧。”

    唐心点了点头,说,“行,我回去就立刻给局里打报告,配合你们这次任务。”

    顾勇听唐心这么说,高兴的直拍手,“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唐家小七么。咱们终于不用窝在这受气了。”

    张子悦送唐心走出房间,见唐心一脸愁容,忍不住安慰道,“你现在是临海市天成集团的少奶奶,叶家也是为了保护你。”

    唐心立时发火,“我原来在安泽,也是唐家的七小姐,怎么不见我爷爷去打招呼保护我,不见我大哥去打招呼保护我?”

    张子悦拍了拍唐心的肩膀,轻声道,“叶辰熙是真的爱你,不想让你出事,这种心情,我懂。”

    唐心听张子悦这么说,情绪平复下来,想到叶辰熙那一句句我爱你,心里一阵甜美,可是又想到自己明明是个警察,拿着纳税人的钱却不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心里顿时矛盾起来。

    “张子悦,我回去会跟叶辰熙说清楚,如果他真的爱我,那他就必须接受我是警察这个事实,我不是温室的花朵。”

    张子悦抿着嘴,良久才开口说,“其实我也很担心你会遇到危险。”

    唐心愣了愣,板着脸回复,“张子悦,我已经结婚了。”

    张子悦尴尬的笑了笑,“小七,我知道,看到你现在这样,我也很高兴,为你高兴。”

    唐心白了他一眼,“那就好。唐敏来这了,要我告诉她吗?”

    张子悦连连摆手,“算了算了,你家那个小八,我见了都害怕。”

    正说着,叶辰熙打开门,走出来,对张子悦说,“这个酒店确实不隔音,你和你同事搬到我的酒店去住吧,隔音效果好,环境也比这里好。”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子悦。

    张子悦接过看了,笑着说,“五星级大酒店,我们报不了那么多,还是算了。”

    唐心在一旁说,“你们搬过去住两天吧,修整一下,等我回局里报告后,你们还是搬回警队宿舍住。”

    张子悦问,“那是不是你们请客呢?”

    叶辰熙笑着说,“你也算是唐心的娘家人了,放心,所有费用都免费。”

    三人又寒暄了几句,叶辰熙才拉着唐心离开。

    一上车,唐心就从一直紧紧握着自己的叶辰熙手中抽出,“你为什么要干涉我的工作?”

    叶辰熙握着方向盘,表情凝重的看着前方,“心心,当我知道你受过伤我就开始担心,担心你会发生危险,开始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去干涉你的生活,后来我才知道,我爱你,我怕失去你。”

    一句话让唐心哑然,她不懂这种心情,她除了害怕有一天爷爷会离开自己,还从不曾担心过其他人。在她的意识里,人总要离开,或者一死,可这是大自然的规律啊。

    叶辰熙腾出右手,握住唐心的手,“唐心,我知道你热爱你的职业,可是警察是一项高危行业,我这么做是想保护你,你明白吗?”

    唐心侧头看着叶辰熙,他说话时的表情严肃,眉头紧锁,不知道为什么,唐心的心有点疼。“叶辰熙,你能让我做警察该做的事吗?我答应你,尽量不让自己受伤,可以吗?”

    叶辰熙抓起唐心的手,放在嘴边轻吻,“保护好自己,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