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十一章 你是警察
    叶辰熙和一帮已经光着上半身的牛郎坐在拘留室里,想想都窝火。

    原本在打靶场打把,突然接到林栋洋的电话,说看到他的保时捷往皇家会所开去了。还告诉他今晚那里被海天一日游的包场了,他立刻明白是唐心这个大小姐耐不住寂寞找乐子去了。

    杀到会所,原本他就是想抓到唐心出轨的证据,然后回去跟爷爷说。可是当一个自称是海天一日游老板的男人出现后,笑着说叶太太绝对不可能在这,这里都只是一些有钱有空虚的少妇而已。说话时还不停的打量他,好像他就是不能满足自己妻子的无能丈夫。气的叶辰熙硬要往里冲,那老板知道叶辰熙在临海市的地位,也不好惹恼,只说先带他进来看看,可没成想老板说要先和一个包间的美女打个招呼,这个要打招呼的包间里坐的就是唐心,身边还坐着一个牛郎。突然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感觉,气得他顾不得其他上去就揍。

    等他被人拉开,唐心早已不知去向,一帮警察站在他面前,黑着脸把他拷过来了。

    从小到大,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都怪那个唐家七小姐,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出去一定要告诉爷爷唐心的品德,说什么都得把这婚离了。

    市局里热闹非凡,这次行动抓起来的一共有百十号人。乌泱泱一片被安置在各个审讯室以及办公室里审问。

    唐心因为穿着的裙子撕烂了,在办公室换了身警服,洗掉了浓妆。

    “头,那个袭警的是叶氏的总裁,他好像和这次一日游没什么关系,这会嚷嚷着要找律师要见你。”兵哥站在办公室门口大声汇报。

    唐心打开门,问,“他是要见唐心还是要见领导?”

    兵哥一脸纳闷,反问,“他要见领导,你不就是领导。”

    唐心点点头,说,“走,我跟你过去见他。”

    刚走到审讯室门口,就听见叶辰熙在里面喊,“你知道我是谁吗?现在把我关着算什么意思?我要见你们领导。”

    唐心推开门,见小花正在给叶辰熙做笔录,笑盈盈的对叶辰熙说,“听说你要见我啊!”

    叶辰熙先是一愣,又仔细打量了唐心一番,一身警服的唐心看起来除了漂亮气质更是出众。

    “你,你是警察?”叶辰熙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兵哥毫不客气的说,“好好说话,这是我们唐队。”

    唐心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我和小花来审吧,兵哥你先去忙。”

    唐心在小花身边坐下,看了看笔录,居然什么也没记。于是抬头问叶辰熙,“叶先生去那干什么了?”

    叶辰熙还沉浸在震惊中,没有反映过来。

    唐心又问了一遍。

    他才靠在椅子上说,盯着自己的双手不吱声。

    唐心突然注意到他被铐着手铐,于是对小花说,“小花,先帮叶先生把手铐去了吧。”

    小花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将手铐取掉。

    叶辰熙揉了揉手腕,淡淡的说,“我去找人。”

    “找谁?”

    “找我太太?”

    “你太太叫什么名字?”小花一边记录,一边问。

    “唐心。”

    小花突然停笔,抬头看了一眼叶辰熙,又看了看唐心。

    唐心依旧笑容满面,手指敲了敲桌子,对小花说,“继续写啊。”

    小花大囧,想了想又继续记录。可这次她不敢问了,她很强烈的感觉到,自己的头和这个叶辰熙有点什么。

    见小花不在发问,唐心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袭警?”

    “他也是警察?我怎么知道他是警察。”袭警罪可不小,吓的叶辰熙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光着膀子搂着你……”

    小花突然抬起头看着他,唐心也收起笑容看着他,立刻改口说,“我看他光着膀子搂着我老婆,我怎么知道他是警察。”

    “现在阿青被你打的断了三根肋骨,叶先生,你下手够狠的啊。”

    唐心看着叶辰熙,虽然嘴边挂了点彩,可是其他的地方并没有明显伤痕,心里不得不佩服这家伙,居然能把一个练家子打趴,自己却没什么事。

    叶辰熙委屈的说,“我也受伤了。”

    唐心一时心软,问,“你哪受伤了?”

    叶辰熙站起来,转过身,掀起衣服。他的后背被阿青狠狠的挠了几条血痕。

    唐心一拳砸在桌上,“阿青这小子,这么多年没长进,打架怎么跟了个女人一样。”

    小花噗嗤一声笑出来,她原以为唐队是心疼叶辰熙被阿青打了,敢情是责怪阿青打架方式不对。

    叶辰熙也一样,心里白白空欢喜一场,可是突然发现,自己为什么希望得到唐心的心疼呢?

    “我要见我律师,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叶辰熙沉着脸问。

    “你现在是袭警,先扣留48小时吧。”

    “唐心,你敢!”叶辰熙拍着桌子站起来。

    “我有什么不敢,我是依法办事。”唐心也不示弱的站起来。

    “好啊,那就让你这个同事评评理,我找我自己老婆有什么不对,我老婆和别人鬼混我不能去找了吗?我怎么知道那个牛郎是警察,他身上又没有纹着警察的标识。唐心,你要是敢扣留我48小时……”

    “你怎么样?”唐心直视着叶辰熙。

    “我,我……”叶辰熙憋了半天,终于大声说出,“我就打电话给我老丈人,告诉你爸妈,让他们评评理。”

    唐心听到这一下心虚起来,瞪了叶辰熙一眼,转身出去了。

    小花见状抱着笔录,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堆着笑脸说,“那个,姐夫,你先等等,我去给我们唐队说说,你别急。”

    说完也溜出了审讯室。

    “她是警察,她居然是警察!”叶辰熙看着天花板突然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的所有谜团一下部被解开,他的心也跟着泛起一丝丝涟漪。

    办公室外一帮警察在得知叶辰熙居然是唐心的老公时,都八卦的跑过来围观。办公室里,唐心踌躇的望着电话,她应该先给阿青打个电话,作为施暴者的家属,她应该先取得受害者的原谅。

    “喂,阿青,你怎么样了?”

    “七姐,我跟你这么久了,还没这么被暴打过,妈的,纯粹是想要老子的命呢。啊哟,疼啊,现在只能躺着不能动。”

    “嗯,阿青,真是对不住了。”

    “七姐,你道什么歉,跟你没关系,都是那个神经病,哎呦……”

    “怎么了?很疼?”唐心皱了皱眉。

    “断了三根肋骨呢,七姐,那家伙就是个神经病,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阿青,我真的诚心想你道歉,代替叶辰熙向你道歉。”

    “叶辰熙,那个打我的家伙?

    “是。”唐心举着电话头已经快埋到桌子底了,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那句话,“阿青,真的很对不起,打你的那个人是我老公。”

    “啊……你说啥?七姐,你说打我的人是你老公?”阿青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调动到临海市主要是因为我嫁到这面了,……阿青,你有听我说话吗?喂?”

    “七姐,都是误会误会,我当时没穿衣服,姐夫也不知道我是警察,你说是不。”

    唐心心里暗笑,这小子变得可真快,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这个人情她记下了。

    “阿青,真的很对不起,我一会带着叶辰熙来医院让他亲自给你赔礼道歉。”

    “别……”阿青还没说完,唐心已经挂断电话了。

    她要先去审讯室将叶辰熙放了,这会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估计折腾了一晚,这个大名鼎鼎的叶总早已累的不成样子了。

    从办公室到审讯室的路上发现同事们都怀着一种特别的笑意看着她,唐心猜到,叶辰熙因为自己大闹皇家会所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到了审讯室,发现叶辰熙依旧坐在原位,脸上的神情却轻松愉悦。

    “你可以走了,阿青说这是一场误会。”

    唐心靠在门上淡淡的说,她真不知道这个叶辰熙愉悦个什么劲。

    “是吗?我就说了,这是个误会。”叶辰熙得意的扬了扬眉。

    “得意什么劲,走吧,我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