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十二章 唐家家训
    唐心倚在门上看着一脸笑容的叶辰熙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叶辰熙微笑的站起来,乖乖的跟在唐心的屁股后面。

    走到车前,唐心将钥匙交给叶辰熙,“你来开车吧,我有点困。”

    叶辰熙接过钥匙照做,发动着车,问,“你们同事好像都还在忙,你先走没有关系吗?”

    唐心系好安带,头靠在窗户上,扭了扭身体,找了一个最佳位置,合上双眼,“我已经快42个小时没合眼了。”

    “你们当警察的是不是都是这样?昨天下午在商场见到你也是在执行任务吗?难怪你让我别过去,你当时身边的那个人是不是今天那个兵哥,我看着很像。我怎么没有想到你是警察呢?”叶辰熙一边开车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可是唐心却没有回答一句。

    叶辰熙侧头一瞥,唐心早已会周公去了。

    虽然临海市没有冬天,夜晚的气温也在20度左右,可是叶辰熙还是将车内的暖风打开。

    这个小女人,一定是太累了。

    到了别墅,叶辰熙将车子挺稳,唐心依旧在睡梦中。

    他俯身看着身边这个女人,以前他觉得女人是柔弱的像夏筱雪,也有高贵大气的像他的母亲,有如楼晴一般冷艳型,还有那些如朋友身边不停更换的女票妩媚型。可是唐心,她与她们都不同,婚礼初见时,她温婉大方,与他在书房里签合同谈条件时,她睿智幽默,那日在商场见到时,她又活波可爱,今天在见到,会所里她穿着礼服坐在那风情万种,后来换了一身警服,立刻又英姿飒爽。尽管如此,这么多商标贴在她身上也不觉得矛盾,仿佛她就是这样百变神秘。

    叶辰熙看着唐心仔细打量她。

    唐心的皮肤很白皙,没有胭脂粉底显得更加干净纯粹,长长的睫毛垂在眼前……

    突然唐心睁开了双眼盯着他,“你干嘛”

    “我看你睡着了,已经到家了,想着需不需要把你抱进去。”叶辰熙紧张的回答。

    唐心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谢谢你啦,还挺像一个老公的,不用了,几步路,我自己走进去。”

    说着打开车门就往下走,叶辰熙紧随其后。

    进了门,玄关的灯开着,是兰姨特意留下的夜灯。

    “那我先去睡了,明天起来你要跟我去医院看望一下阿青,顺便感谢人家不追究你打断人家三根肋骨。”唐心压低嗓音对叶辰熙说。

    “好的,你起来了叫我。”

    “我明天不上班,多睡一会,你先忙你的,我起来了给你打电话。”

    说完,唐心就进房了,她实在是太累了。

    叶辰熙却久久不能入睡,以前爷爷管的很严,在大家都找女朋友的时候他忙于各种功课,后来又忙着管理公司,对于男女情爱之事他并不感兴趣。夏筱雪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同情她的身世,欣赏她敢作敢当的个性,后来他觉得夏筱雪很好,很听话。如果娶妻,他想过娶夏筱雪,至少婚后不会有那么多事。两年的接触下来,他习惯了夏筱雪温柔,他知道夏筱雪爱他,娶她变成了一种责任。

    唐心却像一阵春风不经意间吹开了他的情窦,他突然很想了解唐心,觉得她很有趣,他想知道她的一切。

    或许只是一种好奇,叶辰熙这样对自己说。

    第二天,叶辰熙和唐心都华丽丽的赖床了。

    唐心一觉睡到了中午,起来梳洗好之后,第一件事是给叶辰熙打电话。

    “你在哪?”

    “我在床上。”

    “啊?”唐心没有反应过来。

    “在你隔壁房间的床上。”

    “哦,那你还要继续睡还是……。”唐心小心询问着。

    “我马上起来,你等我一会,先吃早饭吧,哦,对,是午饭。”

    “好的!”

    唐心补了一觉立刻满血复活,活蹦乱跳的到厨房去找兰姨觅食去了。

    吃完饭,叶辰熙穿着一身西装头发也专门吹了一个造型出现在她面前。

    唐心看了一眼叶辰熙,我靠,这家伙今天收拾的这么帅是要干什么?还喷香水,这家伙是要去约会吗?管他的,反正也跟我没关系。

    “你今天很帅!”

    唐心诚心夸赞,因为不上班,唐心穿的很休闲,一条牛子裤配了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

    “谢谢,那我们走吧。”

    “你不吃点东西吗?我可以等你。”

    叶辰熙点点头,坐下来盛了一碗米饭细嚼慢咽起来。

    一顿饭大概吃了半个多小时,唐心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玩起手机。

    “走吧”

    专门玩手机的唐心被头顶上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害的自己明明马上就可以过关的消消乐又没有过关。

    收起手机和叶辰熙出门去了。

    今天不上班,唐心没有开车,坐的叶辰熙的车子,一辆阿斯顿马丁。

    “你很喜欢收集豪车?”唐心问。

    叶辰熙微笑着说,“车子是代表身份的象征。”

    “哦”唐心点点头,其实她很喜欢车子,可是不能买,不能开,唐家的人会骂死她。爷爷的车是一辆红旗,大伯和二伯的车稍微好点,是辆迈腾。唐正的没有车,出入都是警车,其他人的车都是日系的三菱或者丰田。唐爱国时常教育她,车子就是代步的,那么好有什么用,又不在车里住。

    “我只知道大哥唐正是警察,还真不知道你也是警察。”叶辰熙突然对唐心说,“我也知道岳父和岳母是教授,却怎么也没想到你是警察。”

    唐心听了心里纳闷,自己是警察很让叶辰熙意外吗?

    “我从小就敬佩大哥,所以小时候就励志做一名警察。”

    叶辰熙点点头,说,“很了不起。”

    唐心听叶辰熙夸赞自己,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忍不住说,“这有什么啊,我五姐才厉害,她是法医,你知道吗?这年头女法医特别少,很多人都瞧不上,所以到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我二姐也很厉害,是著名的脑外科医生,她和我二姐夫在安泽第一医院号称神刀侠侣。”说到这唐心停顿了十几秒,“其实我六哥也不错,那么年轻当上检察长,就是性格太像我二伯,闷不粗粗的从来都不笑。其实四姐也不错,是人民教师,那算起来除了小八还在读研,我家最没用的就是我三哥。”

    “三哥是做什么的?”叶辰熙问。

    “他受爷爷的言传身教,小时候就去当兵了,现在好像是少将。”

    唐心的话让叶辰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一个少将,而且她三哥看起来顶多三十五六,以后前程似锦,怎么到了唐心的嘴里变成最没用的了。

    “我觉得你三哥也很厉害,年纪轻轻就当了少将。”

    “厉害什么。”唐心撇了撇嘴,继续说到,“现在天下太平,又没有战争,爷爷从小教导我们要随时准备为国家捐躯,那他要等到猴年马月。现在也就在家里对我们几个小的动动武,要不是那天他抓住我,硬把我扛酒店,你的叶太太还指不定是谁呢。”

    叶辰熙突然想起那天结婚时在地下车库看到的一幕,原来扛人的是她三哥,被扛的就是旁边的唐心。

    叶辰熙笑了,这大概就是缘分,因为自己当时心情不好没有阻挠,要不他和她也就没有这份缘分了。

    “你笑什么?”唐心不明白叶辰熙为什么会突然笑起来,好奇的问。

    “我笑你说报国捐躯。”叶辰熙搪塞一句。

    “这有什么笑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是我们唐家的家训,我选择警察就是为了能够为国家为人民尽一份力。”

    唐心说的很认真,叶辰熙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他突然对唐家从心底敬意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