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十六章 小心我吃了你
    正说着,唐敏走进来“谁进火坑了。”

    唐军厉声道,“小八,你进来怎么不敲门。”

    唐敏立刻退出门外,在门框上敲了敲,“三哥,我能进来吗?”

    唐军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说,“进来吧。”

    唐敏笑着又走进来,“你们刚才说谁进火坑了。”

    “没谁”唐军可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件事,他打定主意,过两天要提点一下唐心。

    “走吧,吃饺子去。”说着就拉着张子悦和唐敏向堂屋走去。

    堂屋满满的摆了三桌子,长辈们以及后来的孙部长和张子悦的父母坐了一桌,唐家的兄弟姊妹连着三个小辈们坐了两桌。

    满屋子除了弥漫着阵阵的饺子香还充满着欢声笑语。

    吃过饭,听着电视里播放的难忘今宵的曲子,大家才纷纷散去。

    叶老爷子和叶母应唐老爷子的盛情挽留住在了四合院里。

    叶辰熙因为和唐心是夫妻,自然要随唐爱国夫妇和唐敏回自家房子住。

    唐爱国夫妇住在安泽大学分配的教师房,是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原先唐心没有结婚时,唐爱国夫妇住了一间,唐心唐敏各一间,房子也到够用。

    如今唐心带着叶辰熙回来,突然感觉自己的房子好小,想了想,可能是最近住大别墅住习惯了。

    李淑珍拿来洗漱的东西站在房门口笑盈盈的说,“床还没来得及换,过完年了,我和爱国去重新买张床。”

    唐敏站在李淑珍身后笑着说,“换双人床这房子也摆不下啊,三妈,你就别操心了,小两口挤着睡不是更甜蜜。”

    李淑珍轻轻敲了一下唐敏的头,笑道,“你个鬼灵精,快去睡吧。”

    唐敏对叶辰熙和唐心道了晚安就回房去了。

    李淑珍放下东西又叮嘱了几句,唐爱国也过来看了看,才和李淑珍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唐心从衣柜里拿了一套出嫁前穿的居家服,“我去卫生间换,你就在这换吧。”

    叶辰熙拉过行李箱就开始翻衣服。

    不一会,唐心换好衣服,抱着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又回到房间,叶辰熙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床上翻看摆在床头柜的照片。

    “你小时候比现在好看。”

    唐心白了一眼叶辰熙,“你懂不懂欣赏,我现在可是我们局里的警花呢。”

    唐心放下衣服,躺在了床上的另一边,伸手拿过眼罩,准备戴上。

    叶辰熙立刻坐起身,“孤男寡女,你就这么大方的躺在这了。”

    唐心也坐起来,扑闪着眼睛说,“这里是北方,我们家又不是地暖,难不成你要睡地上。”

    叶辰熙语塞,还没来得及回答,唐心又说,“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而且我是女的,总不能我睡地上吧,我也是关心你,估摸着你这个大总裁从来没有打过地铺,又担心你冻病了,所以才没有赶你下床。”

    叶辰熙心里暗骂,这是个什么女人啊。虽然她说的都对也是实情,可是至少也要推让一下吧,装都不会装一下么?叶辰熙扯了扯被子,“可是只有一床被子。我是无所谓,就怕你……”

    唐心突然靠近叶辰熙,吓的叶辰熙向后靠了靠,“你干什么?”

    唐心一脸坏笑,“你说的对,一床被子,所以晚上睡觉老实点哦,小心我吃了你。”

    说完戴上眼罩重新躺下,还扯了扯被子,为自己盖好。

    唐心的话让叶辰熙觉得又好笑又好气,他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还怕她一个小姑娘,拽了拽被子索性躺下。

    身边的唐心渐渐的已经进入梦乡,均匀的呼吸声让他忍不住侧过身看她,被眼罩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小小的鼻尖和一张娇艳欲滴的薄唇,叶辰熙竟有一种冲动想一亲芳泽。

    叶辰熙为自己的念头惊了一跳,转身背对着唐心。

    唐心的房间不大,除了依墙而立的一个衣柜,就在没其他家具,墙边码起了一摞摞书,虽然有些拥挤却十分干净整齐。叶辰熙想不通像唐家这种家庭不说住别墅了,至少家具也该是十分奢华。在唐老爷子那里吃年夜饭时,除了让他惊叹能在市中心有这么一个四合院至少目前市值十几亿,可是家里的摆设都是朴素极简的。而此时唐爱国的家竟然还是学校分的房子,家里的家具也都很简单,与他家里那些出自意大利设计师手中的家具有着天壤之别。可是又不能说穷酸,因为唐爱国的客厅里挂着的那一副字画就值几千万。

    叶辰熙想着想着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唐心躺在身边,叶辰熙竟梦了一晚上的唐心,梦见她因抓捕犯人牺牲,自己抱着她的尸体在雨中痛哭。一个激灵惊醒,睁开眼睛却看见唐心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你干嘛这么看我?”

    唐心托着下巴侧躺着,一脸认真,“难怪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关键是人要长的好看。”

    叶辰熙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夸奖,可是你这样看着一个男人就不害怕吗?”

    “有什么害怕的?”唐心想了想又说,“还是你害怕我一口吃了你?”

    说完爽朗的笑了起来,翻身起来,一边下床一边说,“放心吧,我既然知道你有心上人,怎么可能再把你吃了,只是单纯的欣赏一下而已。起来吃早饭吧,我妈在门口走来走去好几次了。”

    看着唐心离开的背影,叶辰熙有一种说不出的憋屈,什么叫放心,什么叫单纯的欣赏,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还是她根本没把他当男人?

    想到这叶辰熙恨恨的咬了咬牙,这个女人根本没把他当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