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隐婚成瘾 > 第二十章 晚宴
    叶辰熙洗过澡换了一套西装走下来,“你看到我手机了吗?”

    唐心头也不抬的指了指茶几,“刚才你女朋友给你打电话了。”

    叶辰熙拿起手机,果然上面显示着夏筱雪的通话记录。心中有一丝不悦,“你接我电话干嘛?”

    唐心仍旧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你电话响了三四次了,都是一个人打的,我以为对方有什么事,谁知道接起来是你女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当唐心说‘你女朋友’的时候,叶辰熙心里都不是滋味,“你别动不动女朋友,你怎么知道她是我女朋友。”

    “电话里一听声音就知道。”说着唐心突然坐起来,看着站在沙发边的叶辰熙,“你女朋友都知道我姓唐,凭什么上次我问你女朋友名字你不告诉我。”

    叶辰熙没有在理会唐心,拿着手机向大门走去,唐心见状也重新瘫回沙发上,嘀咕道,“夏筱雪,一般出生在节气的姑娘长得都好看,啧啧!”

    叶辰熙愣住,站在门口回头看着瘫在沙发上的唐心突然笑了。这个女孩太聪明了,他曾经问过夏筱雪,是不是出生在下雪天,夏筱雪笑着说,“当然不是,那生在刚好冰雹天,是不是要叫夏冰雹?我是因为出生那天刚好是24节气里的小雪,所以叫夏筱雪。”

    叶辰熙出了门,发动着车才给夏筱雪拨通电话,“喂,我现在来接你。”

    夏筱雪早已为自己的身世和前途哭的死去活来,这会接到叶辰熙的电话说来接她,破涕而笑,“唐小姐怎么……”

    还没说完,叶辰熙就挂断了电话,他本来是想让唐心在安泽多呆两天,可这丫头当着唐家人面说舍不得和自己分开,说什么也要回来,唐军觉得唐心开窍了,很支持唐心跟着他一起回来,免得分居两地给别人机会。临走的时候,还专门把叶辰熙叫到一边,语重心长的叮嘱,“辰熙,我别看我妹妹多,就唐心跟我关系最好,虽然从小欺负她,但是你知道我心里最疼的也是她。她虽然是个没心没肺的人,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脾气又犟,人又不温柔,又贪吃……”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唐心的缺点,正当叶辰熙要问唐军到底想表达什么的时候,唐军突然话锋一转,“但是,唐心是个专情的人,她一旦爱上你就会爱你一辈子。她以前不敢谈恋爱,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也有我的一部分原因,导致她不太相信人,害怕背叛。所以请好好珍惜她。”

    叶辰熙通过唐军的一番肺腑之言在飞机上想了很多,他甚至都想过和夏筱雪分手,和唐心就这么将就着过一辈子。可是到了家,当他问唐心要不要去参加晚宴时,唐心却告诉他,“我才不要去,一帮人虚情假意做做样子,累死了。我跟着你回来,就是为了要好好享受一下剩下的假期。”

    原来,她跟他回来只是为了她那天说的,想洒脱自由的没人约束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叶辰熙想到临走时唐心瘫在沙发上的一幕就忍不住笑,他认识的女人里多数都是名媛,就算不是名媛见到他也都是坐有坐相站有站相,从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能这么随意的瘫在沙发上,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晚宴时,看着身边各个穿着珠光宝气闪闪发光的女人们更与唐心的形象成了鲜明的对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辰熙脑里却始终徘徊着唐心不修边幅的样子,以及她的那句话,虚情假意。

    包括看到身边夏筱雪时不时向人展现自己新包的样子都觉得格外刺眼。

    “辰熙,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夏筱雪关切的问。

    “没什么,有点闷,我去吸烟室抽根烟,你在这坐会。”

    “好,那你快点回来。”

    他用抽烟为借口,想去换换心情,告诉自己别再想着唐心。可是到了吸烟室,见到一帮商场上的竞争对手,依旧与自己谈笑风生的样子那句虚情假意又让他想到了唐心。叶辰熙第一次有一种想逃离这种场合的念头,他走出宴会厅,去停车场取了车,漫无目的的沿着海边开。海风让他的思绪静了下来,远离那一场灯红酒绿让他感到轻松惬意。然而清醒的头脑里却不断的跳出一个人,唐心。他开始回忆每一次唐心不同的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唐心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眼神,甚至那一次蜻蜓点水般的吻。

    叶辰熙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开车回到了别墅。

    叶辰熙将车停在了车库,连抽了两根烟也没有鼓起勇气下车,这一瞬间竟有点害怕见到唐心,或许害怕直视自己的内心。

    手机突然响起,是夏筱雪打来的,叶辰熙这才想起夏筱雪还在晚宴的宴会厅里。

    “喂,辰熙,你去哪了?我等了你好久都没有回来。”

    叶辰熙揉了揉头,低沉的回答,“我不舒服,先回家了,你一会打车回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夏筱雪举着电话愣在当场,自己穿的是礼服,打车,怎么打?这个叶辰熙到底在搞什么?

    “夏小姐,怎么一个人?”

    夏筱雪抬头看见正是下午见到的雷一杰正笑眯眯的站在身边。

    “雷先生,你好,没想到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你。”夏筱雪立刻收起一肚子怨气。

    雷一杰拉开夏筱雪身边的位置坐下,“这次晚宴是家母举办的,作为儿子当然要捧场了。”

    夏筱雪听了流露出羡慕的神情,“是吗,这次伯母操持的啊,这个宴会真的办的很好,肯定用了不少人力物力。”

    雷一杰淡淡一笑,“家母在临海的人缘关系比较好,都是各界朋友赏光。”说着拿起面前的桌牌,上面赫然三个字,叶辰熙。

    “辰熙坐在这啊,怎么没见他人?”

    “他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夏小姐是和辰熙一起来的?这个辰熙也是,怎么能把这么一个大美女独自留在这里呢。”

    夏筱雪尴尬的笑了笑,“没关系,我一会打车回!”

    雷一杰立刻一副怜香惜玉的表情,“那怎么能行,我一会送夏小姐回去吧,当然如果夏小姐放心雷某的话。”

    夏筱雪当然喜不胜收,立刻说,“雷先生这是什么话,有雷先生保护我求之不得。”

    雷一杰微笑道,“夏小姐以后不要叫我一杰就行了,我和辰熙是小学初中的同学,算的上是发小了,只是这几年我一直在国外,回来也是在别的城市待的多,父母都老了,所以才打算常驻临海市。”

    “哦,难怪很少见到你。”

    两人又絮絮叨叨聊了许多,直到宴会结束,雷一杰帮母亲送完宾客才载着夏筱雪离去。

    叶辰熙坐在车里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不知过了多久,才看到不远处一个纤弱的身影走近,却没有走向车库,而是直接开了大门进屋。

    原来唐心刚才出去了,叶辰熙收拾好心情,这才下了车。

    唐心看了一下午电视,因为过年放假兰姨不在,自己煮了点东西吃就出去跑步了,沿着海边一边吹着海风一边听着歌,这种跑步的感觉比以前在安泽的健身房里不知道好多少倍,就是有点热,浑身黏糊糊的汗水夹杂着因海风吹到身上的海水的腥咸味让唐心一进屋就脱掉了外套,只穿了一个运动式内衣。

    叶辰熙跟在唐心的身后,装着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你去跑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沙发上看电视到明天早上呢。”

    可是唐心并没有回头答话,反正脱掉了外套直奔厨房。

    叶辰熙看着唐心只穿着运动式内衣的背影,竟看的出了神,也许是经常运动的原因,唐心的背很美,没有一处多余的脂肪,细腻白皙的皮肤上挂着一颗颗晶莹的汗珠。

    下意识的,叶辰熙伸手想将唐心背上的汗珠抹掉,却在手指刚触及光滑的皮肤时,唐心突然一把抓住他,顺势一个过肩摔。

    “哎呀。”